鲲弩小说

1 得克萨斯人 · 2

[美]约瑟夫·海勒2020年03月04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约塞连遇见随军牧师的前一天,餐厅里一只炉子爆炸了,烧着了厨房的一侧。一股强烈的热浪迅速弥漫于这片地方。甚至在约塞连的病房,差不多三百英尺以外,他们也能听到火焰的咆哮和木头燃烧发出的刺耳爆裂声。浓烟快速漫过已染上橘红色的窗户。大约十五分钟后,机场的空难救援车赶来现场救火。半个小时的狂乱中,形势相当危急。然后救火员开始渐占上风。忽然空中传来返航的轰炸机单调而熟悉的嗡嗡声,于是救火员只得卷起水龙带,火速返回机场,以防有飞机坠毁起火。飞机全都安全降落。最后一架飞机一着陆,救火员便立刻掉转车头,急急奔回山坡上,准备继续扑救医院里的大火。等他们赶到那里时,大火已经熄灭。火是自己熄灭的,而且灭得非常彻底,甚至没有留下一处余烬需要用水浇灭。满心失望的救火员无事可做,只好喝喝温咖啡,四处转转,看看能不能搞搞护士。

火灾后的第二天,随军牧师来到医院。约塞连正忙着净化信件,删去一切,只保留甜言蜜语,这时牧师在病床之间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来,问约塞连感觉如何。他的坐姿微微偏向一侧,于是约塞连唯一能看到的便是他衬衫领子上的上尉领章了。约塞连全然不知他是什么人,只是想当然地认为,他不是另一个医生就是另一个疯子。

“哦,还不错,”约塞连答道,“我的肝有一点痛,而且我猜想,也不是最常见的那种情况,不过话说回来,我得承认感觉还算不错。”

“那就好。”牧师说。

“是的,”约塞连说,“是的,那就好。”

“我本打算早点来的,”牧师说,“可是近来身体实在不大好。”

🐕 鲲·弩*小·说 w w w ·k u n n u · c om

“太糟糕了。”约塞连说。

“只是感冒头疼。”牧师马上补充道。

“我一直在发烧,一百零一度。”约塞连同样快捷地补上一句。

“太糟糕了。”牧师说。

“是的,”约塞连表示同意,“是的,太糟糕了。”

牧师有些躁动不安。“我能为你做点什么吗?”过了片刻,他问道。

“不用,不用。”约塞连叹息道,“我想,医生已经尽力了。”

“不,不,”牧师微微有些脸红,“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我指的是香烟……书……或者……玩具。”

“不,不,”约塞连说,“谢谢你。我需要的东西都有,我想——什么都有,缺的只是健康。”

“太糟糕了。”

“是的,”约塞连说,“是的,太糟糕了。”

牧师又动了一下身子。他左右顾盼好几回,然后抬头凝望天花板,又低头盯着地板。他深吸了一口气。

“内特利中尉向你问好。”他说。

听说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朋友,约塞连心里有了点歉意。看来,他们的谈话总算有了基础。“你认识内特利中尉?”他抱歉地问道。

“认识,我跟内特利中尉很熟。”

“他有些疯疯傻傻,是不是?”

牧师的微笑变得尴尬起来。“恐怕我说不上来。我想,我还没跟他熟到那个份儿上。”

“相信我的话,”约塞连说,“没有比他再疯傻的了。”

随后的片刻沉默里,牧师费劲地斟酌了一番,然后打破沉默,问了一个突兀的问题:“你就是约塞连上尉,对吗?”

“内特利起点就不好。他来自一个富裕家庭。”

“请原谅,”牧师畏怯地追问,“我这样问也许极不恰当。你就是约塞连上尉?”

“是的,”约塞连承认道,“我就是约塞连上尉。”

“二五六中队的?”

“是他妈二五六战斗中队的,”约塞连答道,“我不知道还有别的约塞连上尉。就我所知,我是唯一一个我认识的约塞连上尉,不过那只是就我所知。”

“我明白了。”牧师不凑趣地说。

“那就是二的他妈八次方,”约塞连指出,“如果你想要拿我们中队写一首象征诗的话。”

“不,”牧师喃喃道,“我没想拿你们中队写一首象征诗。”

约塞连猛地挺直了身子,他发现了牧师衬衫领子另一边那枚小小的银色十字架。他惊异极了,因为他还从未跟随军牧师真正谈过话。

“原来你是随军牧师,”他欣喜若狂地大叫起来,“我不知道你是随军牧师。”

“噢,是,”牧师答道,“你真的不知道我是随军牧师?”

“噢,不,我真的不知道你是随军牧师。”约塞连盯着牧师看,又咧开大嘴神魂颠倒地笑,“我以前还真没见过随军牧师呢。”

牧师又红了脸,低头盯着自己的双手。他是个三十二岁左右的纤瘦男人,褐色头发,一双羞怯的棕色眼睛。他的脸瘦窄且相当苍白,两颊的凹处满是昔日青春痘留下的瘢痕。约塞连很想帮助他。

“我还能为你做点什么吗?”牧师问道。

约塞连摇摇头,还是咧嘴笑。“不用,很抱歉。我需要的东西都有,我过得很舒服。其实,我根本没什么病。”

“那就好。”牧师话一出口就懊悔了,几声尴尬的傻笑之后,他忙把指节塞进嘴里,可是约塞连依然沉默不语,令他失望了,“我还得去探望飞行大队的其他人。”他终于道歉说,“我还会来看你的,也许明天吧。”

“请一定来。”约塞连说。

“你真的想要我来,我就来,”牧师说着羞怯地低下了头,“我发觉我让好多人不自在了。”

约塞连热情洋溢。“我真的想要你来,”他说,“你不会让我不自在的。”

牧师感激地绽开笑容,随即低头窥视了一下一直握在手里的纸条。他嘴唇轻动,依次暗暗数着病房里的床位,而后犹疑不决地将注意力集中到了邓巴身上。

“请问,”他轻声低语,“那位是不是邓巴中尉?”

“是的,”约塞连高声回答,“那位是邓巴中尉。”

“谢谢你,”牧师低声说,“非常感谢。我要跟他聊聊,我要跟飞行大队所有的住院人员聊聊。”

“其他病房的也要聊?”约塞连问。

“其他病房的也要聊。”

“去其他病房可得小心,神父,”约塞连告诫道,“那是他们关精神病人的地方,里面塞满了疯子。”

“不必叫我神父,”牧师解释道,“我是再洗礼派教徒。”

“其他那些病房的事,我可绝对不开玩笑,”约塞连冷酷地继续道,“宪兵不会保护你,因为他们是疯子中的疯子。我本来想陪你一起去的,可我害怕死了。精神错乱是传染的。这是整所医院唯一精神健全的病房。人人都是疯子,除了我们。说起来,这也许是整个世界唯一精神健全的病房了。”

牧师敏捷地站起来,侧着身子离开约塞连的病床,随后抚慰地微笑着点点头,答应将以适当的谨慎行事。“现在我得去跟邓巴中尉聊聊了。”他说。他还在犹豫着,挺懊悔的样子。“邓巴中尉还好吧?”终于,他问道。

“好得不得了,”约塞连向他保证,“真正的贵族。全天下最优雅、最缺少献身精神的人之一。”

“我不是这个意思,”牧师又低声细语地回答道,“他病得厉害吗?”

“不,他病得不厉害。其实他根本没什么病。”

“那就好。”牧师叹道。他松了口气。

“是的,”约塞连说,“是的,那就好。”

“随军牧师,”牧师见过他并离开之后,邓巴说,“你看见了没有?随军牧师。”

“瞧他多和蔼,”约塞连说,“也许他们应该给他三张选票。”

“他们是谁?”邓巴疑惑地问道。

病房尽头一小块隐蔽空间里的病床上,是一位严肃的中年上校,绿色三合隔板后面,他总是在忙个不停。一个性格温柔、长相甜美、有一头金灰色鬈发的女人每天都来探望他,她不是护士,不是陆军妇女队成员,也不是红十字会姑娘,但是每天下午必定出现在皮亚诺萨岛上的这所医院。她穿一身色彩浅淡柔和而又非常时髦雅致的夏装,腿上总是接缝笔直的尼龙长袜,外穿一双半高跟白色皮鞋。上校隶属通讯部门,昼夜忙碌地把内部传来的一大堆信息记录到用方形纱布做封面的记录簿上,然后非常细致地封好,再放到床头柜上一只白色的有盖提桶内。上校面相颇有丘壑:他有着洞穴般幽暗的嘴,洞穴般凹陷的脸颊,洞穴般深邃、暗淡、发霉的眼睛。他的脸色呈灰白色。他咳嗽起来总是小心翼翼的,之后用纱布垫慢慢轻拍嘴唇,带着一种无意识的厌恶神情。

上校被一群专家围绕着,他们仍在进行专门研究,以确定他到底所患何症。他们以强光照射他的眼睛,看他能否看见,用钢针扎进他的神经,听他有无感觉。有泌尿学家研究他的尿,淋巴学家研究他的淋巴,内分泌学家研究他的内分泌,心理学家研究他的心理,皮肤病学家研究他的皮肤,又有病理学家研究他的病理,囊肿病学家研究他的囊肿,还有一位哈佛大学动物系的秃顶而学究气的鲸类学家,因为一台IBM机器的电极故障,他被无情地掳掠进了部队医院,他一次次陪伴这位垂死的上校,试图跟他讨论小说《白鲸》。

上校真的是被研究了个遍。他身上没有哪个器官没有上过麻药动过刀,撒过药粉清过污,被手摸又被拍照,被挪移、被劫掠又被装回原处。那个女人整洁、修长而秀挺,坐在床边的时候常常抚摸他,她每次微笑都体现着一种庄严的忧伤。上校高瘦而有些驼背,他起身行走时,向前弯曲得更厉害,身体拱成一个深深的空洞,而他挪步时异常小心,只用小腿一点点地向前移。他的眼睛周围还有黑眼圈。女人说话十分轻柔,比上校的咳嗽还轻,病房里谁也没有听见过她的声音。

不出十天,得克萨斯人便把病房清理一空。炮兵上尉最先脱逃,随后,大逃难便开始了。邓巴、约塞连和战斗机上尉飞行员都是同一天上午逃掉的。邓巴不再晕眩,上尉飞行员擤通了鼻子。约塞连告诉医生,他的肝痛已经消失。就这么容易。连那位二级准尉也逃之夭夭了。不到十天,得克萨斯人就把每个人从病房赶回了岗位——除了那个刑事调查部的密探,他从上尉飞行员那儿染上了感冒,随后转成了肺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