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40 第二十二条军规 · 2

[美]约瑟夫·海勒2020年03月06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听到“耻辱”两个字,卡思卡特上校惊得一缩,似乎想也没想,就将他那个细长的玛瑙象牙烟嘴恶狠狠地往办公桌的木制桌面上使劲一扔。“他妈的!”他突然叫道,“这该死的烟嘴真可恨!”烟嘴从桌面蹦到墙上,接着飞过窗台,落到地下,最后滚到卡思卡特上校的脚边不动了。卡思卡特上校低头瞪着烟嘴,暴躁地皱着眉头。“不知道它对我到底有没有好处。”

“在佩克姆将军看来是你的荣耀,但在沙伊斯科普夫将军看来却是你的耻辱。”科恩中校告诉他,一脸不谙世故的调皮模样。

“好吧,我应该讨哪一个的欢心呢?”

“两个都要。”

“我怎么能够同时讨两个人欢心?他们互相憎恨,我怎么可能既从沙伊斯科普夫将军那里得到荣耀,又不至于在佩克姆将军面前坏了名声?”

“操练。”

“是啊,操练,这是唯一讨他欢心的方法。操练,操练。”卡思卡特上校闷闷不乐地做了个鬼脸,“有些将军!他们真给那身军装丢脸。像这样两个人都能当上将军,我看不出我怎么就不能当。”

“你会飞黄腾达的,”科恩中校安慰他说,语调因缺乏信心而降了半度。说完他轻声笑着转身面对约塞连,当他看到约塞连敌视、怀疑的固执表情时,他倨傲的快乐越发高涨了。“这下你知道问题的症结了。卡思卡特上校想当将军,我想当上校,这就是我们必须送你回国的原因。”

“他为什么想当将军?”

“为什么?跟我想当上校的原因一样。我们还要做什么呢?人们都教导我们要有更高的追求。将军比上校高,上校又比中校高,所以,我们都在往上爬。你知道,约塞连,我们有追求是你的幸运。你的时机掌握得绝对完美,但我想,你已经把这个因素考虑进你的算度中了。”

“我根本没有什么算度。”约塞连反驳道。

“是的,我真是欣赏你说谎的方式,”科恩中校回答说,“难道你不感到骄傲吗——你的指挥官被提拔为将军,你所在的部队平均每人完成的战斗任务比其他任何部队都多?难道你不愿意获得更多的通令嘉奖,为你的空军勋章赢得更多橡叶奖章吗?你的团队精神哪儿去了?难道你不想飞更多战斗任务,对这项伟大纪录做出进一步贡献吗?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说是。”

鲲^弩^小^说 🐪 w w w*k u n n u*c o m *

“不。”

“这样的话,你就让我们无路可走了——”科恩中校说,他好像没有什么怨恨。

“他应该为自己感到羞耻!”

“——那我们只好送你回国了。只要为我们做几件小事情,而且——”

“什么样的事情?”约塞连挑衅而疑惧地打断他。

“噢,极小的琐碎事情。真的,我们要跟你做的是一笔非常慷慨的交易。我们会下达送你回美国的命令——真的,我们会——而作为回报,你要做的不过是……”

“什么?我必须做什么?”

科恩中校轻轻一笑。“喜欢我们。”

约塞连惊愕。“喜欢你们?”

“喜欢我们。”

“喜欢你们?”

“正是。”科恩中校点了点头。约塞连不加掩饰的惊奇和困惑让他得意非凡。“喜欢我们。加入我们。做我们的伙伴。无论在这儿,还是回美国以后,都要替我们说好话。成为我们中的一员。好了,这个要求不算过分,是吧?”

“你只是要我喜欢你们?就这些吗?”

“就这些。”

“就这些?”

“不过是下定决心喜欢我们。”

约塞连终于明白科恩中校讲的是实话,他大为惊奇,只想放声大笑一番。“这可不太容易。”他冷笑道。

“噢,比你想象的容易多了。”科恩中校反唇相讥,并没有因约塞连这句尖刻的话而泄气,“一旦开了头,你会惊奇地发现,喜欢我们是件多么容易的事情。”科恩中校往上提了提他那松弛、宽大的裤子。他露出有点嘲讽意味的笑容,方下巴和面颊之间那道深深的黑色皱纹又一次弯曲了。“你瞧,约塞连,我们要让你过得富足。我们要提拔你当少校,甚至再给你一枚勋章。弗卢姆上尉已经在写作几篇热情洋溢的通讯了,他要好好描述你在弗拉拉上空的英勇事迹、你对所在部队深厚持久的忠诚,以及你恪尽职守的彻底献身精神。顺便说一句,这些全都是通讯里的原话。我们要表彰你,把你作为五角大楼为了鼓舞士气和协调公众关系而召回国的英雄送回去。你将过上百万富翁的生活。人人都将追捧你。人们将为你举行游行,你将发表演说,为战争债券筹款。你一旦成为我们的伙伴,一个全新的奢华世界就等着你了。还不美妙吗?”

约塞连发现自己在专注地倾听这番迷人的详细说明。“我说不准想不想发表演说。”

“那我们就不提演说的事了,重要的是你对这儿的人说什么。”科恩中校诚恳地前倾身子,收起了笑容。“我们不想让大队里任何人知道我们送你回国是因为你拒绝执行更多飞行任务。我们也不想让佩克姆将军或沙伊斯科普夫将军听到我们之间存在摩擦的风声。这就是我们要结成好伙伴的原因。”

“要是有人问我为什么拒绝执行更多飞行任务,我怎么说呢?”

“告诉他们,有人已经向你私下透露就要送你回国了,所以你不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再多飞一两次任务。不过是好伙伴之间一点小小的分歧罢了,就这么回事。”

“他们会相信吗?”

“他们一旦看到我们成了何等亲密的朋友,又看到那些通讯,读完你吹捧我和卡思卡特上校的那些话,自然就相信了。别担心这些人。你走了以后,他们是很容易管教和控制的。只有当你还在这儿的时候,他们才难以驾驭。你知道,一只好苹果可以坏了一大筐。”科恩中校有意说着反话结束道,“你知道——这可真是太棒了——你甚至会成为激励他们飞更多任务的动力呢。”

“要是我回国以后公开谴责你们呢?”

“在你接受我们的勋章、提拔和所有的吹捧之后吗?没人会相信你,军方也不会允许你,再说你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你将成为我们中的一员,记得吗?你将过上富裕、奢华的生活,有报偿又有特权。仅仅为了一条道德准则就抛弃这一切,那你就是个大傻瓜,可你不是傻瓜。成交吗?”

“我不知道。”

“要么接受,要么上军事法庭。”

“我这不是在对中队的弟兄们玩一个相当下流的骗局吗,是不是?”

“令人作呕。”科恩中校和蔼地同意道,等待着,耐心地望着约塞连,眼里闪烁着暗自高兴的微光。

“不过算了吧!”约塞连叫道,“如果他们不想飞更多任务,就让他们站出来,照我这么做。是吧?”

“当然。”科恩中校说。

“我没有理由为他们冒生命危险,对吗?”

“当然没有。”

约塞连立即咧嘴一笑,做出了决定。“成交了!”他喜悦地宣布。

“好极了,”科恩中校说,似乎没有约塞连期待的那么热情。他滑下卡思卡特上校的办公桌,站到地板上。他使劲拉拉裤子和衬裤上的褶子,从胯部扯扯松,这才向约塞连伸出一只软绵绵的手。“欢迎入伙。”

“谢谢,中校。我——”

“叫我布莱基,约翰。我们现在是伙伴了。”

“没问题,布莱基。我的朋友叫我约—约。布莱基,我——”

“他的朋友叫他约—约,”科恩中校向卡思卡特上校喊道,“你为什么不祝贺约—约迈出了这么明智的一步?”

“你的确迈出了非常明智的一步,约—约。”卡思卡特上校说着笨拙而热情地使劲握住约塞连的手。

“谢谢你,上校,我——”

“叫他查克。”科恩中校说。

“当然了,叫我查克。”卡思卡特上校热诚而尴尬地哈哈一笑说,“我们现在都是伙伴了。”

“没问题,查克。”

“笑着出门。”科恩中校说。他将两手分别搭在他们两人肩上,三人一起朝门口走去。

“哪天晚上过来,我们一块吃顿饭吧,约—约。”卡思卡特上校殷勤相邀,“今晚怎么样?就在大队司令部餐厅。”

“非常乐意,长官。”

“查克。”科恩中校责备地纠正道。

“对不起,布莱基。查克。我还不太习惯。”

“没关系,伙计。”

“好的,伙计。”

“谢谢,伙计。”

“别客气,伙计。”

“再见,伙计。”

约塞连亲热地向他的新伙伴挥手告别,漫步出门上了楼厅走廊,等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他差点大声唱起来。他可以回家了:他达到了目的;他的反抗行为成功了;他平安了,而且没有任何对不起别人的地方。他洋洋得意、兴高采烈地朝楼梯走去。一个身穿绿色杂役服的大兵朝他行礼。约塞连愉快地还礼,好奇地盯着那个士兵。他看上去出奇地面熟。就在约塞连还礼时,这个身穿绿色杂役服的士兵突然变成了内特利的妓女,手里拿着一把骨柄厨刀凶神恶煞地朝他扑来,一刀刺在他扬起的胳膊下的腰胁。约塞连一声尖叫倒在地上,只见那女人又举刀朝他砍下来,他万分惊骇地闭上了眼睛。就在这时,科恩中校和卡思卡特上校从办公室冲出来,吓跑了那女人,这才救了他的性命,而他早已失去了知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