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芬利庄园的晚宴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帕克刚刚关上门出去了,否则我不会这么问。

艾克罗伊德稍过片刻才回答。

“我要完蛋了,”半晌,他缓缓说道,“不,不必拿那些该死的药片。刚才我只是故意说给帕克听的。仆人们的好奇心很重。过来坐下。门也已经关紧了?”

“嗯,没人偷听,别紧张。”

“谢泼德,没人知道我这二十四小时是怎么熬过来的。即便亲眼目睹自家房子坍塌成废墟,也比不上我所受的打击。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拉尔夫干的好事。不过暂且不谈这个,我说的是另一件事——另一件——真不知该怎么办,而且我必须立即下定决心。”

“出什么问题了?”

艾克罗伊德沉默了一会儿,很奇怪,他似乎又有些难以启齿。当他终于开口时,抛过来的问题却令我无比震惊。我完完全全没料到他会提起这件事。

“谢泼德,阿什利·弗拉尔斯最后发病时是你去照料的,对吗?”

“没错,是我。”

下一个问题他更加吞吞吐吐。

“你可曾怀疑过——脑海中有没有闪过这样的念头——那个——哎,他会不会是被人毒死的?”

我一时说不出话来。随即我就想好了答案,毕竟罗杰·艾克罗伊德和卡洛琳不一样。

“不瞒你说,”我说,“当时我并没起疑心,但自从——唔,也就是我姐姐随口说了几句,才令我滋生了那种念头,随后再也甩不掉。可是,请注意,我的怀疑并没有任何真凭实据。”

“那么他确实是被毒死的。”艾克罗伊德说。

他的语气异常凝重。

“谁干的?”我厉声追问。

“他妻子。”

“你怎么知道?”

“她亲口向我坦白的。”

“什么时候?”

“昨天!上帝呀,就在昨天!仿佛已经过了十年。”

我等了一阵,然后他又接着说道:“你要知道,谢泼德,我是偷偷告诉你这个秘密的。我不打算采取任何行动,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这千斤重担我一人可挑不起来。刚才说过,我完全不知该怎么办。”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你就不能从头到尾说清楚吗?”我说,“我还一头雾水呢。弗拉尔斯太太怎会跑来向你认罪?”

“是这样,三个月前我向弗拉尔斯太太求婚,她拒绝了。后来我再三请求,她总算答应,但却要求我严密封锁订婚的消息,直到她服丧满一年为止。昨天我登门拜访,提醒说她丈夫去世已经一年又三个星期了,我们公开订婚的消息应该不存在障碍才对。之前一段时间以来,我已察觉她的举止相当怪异,然后她突然毫无征兆地彻底崩溃,她——她把一切都抖搂出来了。她恨透了畜生一样的丈夫,渐渐爱上了我,于是——于是就铤而走险,采用了最可怕的手段。毒药!我的天,这是冷血的谋杀啊!”

憎恶与恐惧在艾克罗伊德脸上交织闪现,弗拉尔斯太太当时一定也看在眼里。艾克罗伊德并不是那种可以为爱原谅一切的情圣,他本质上还是位安分守己的好公民。内心深处的理智以及对法律的敬畏之心,使得在真相揭晓的刹那间,他对弗拉尔斯太太可谓深恶痛绝。

“不错,”他继续说道,声音低沉,不带一丝感情,“她原原本本地坦白了。看样子有人从头到尾洞悉内情——这家伙向她敲诈了很多很多钱。她快被逼疯了。”

“那个男人是谁?”

我的眼前突然浮现出拉尔夫·佩顿和弗拉尔斯太太肩并肩走在一块儿的景象。两人的脑袋还挨得很近。一阵焦虑顿时涌上心来,难道——唔,绝不可能!我记起就在今天下午,拉尔夫还大大咧咧地和我打招呼。荒谬!

“她不肯说出那人的姓名,”艾克罗伊德慢腾腾地说,“其实,她也没明确说这人就是个男的。不过当然了——”

“当然了,”我附和道,“肯定是个男人。你没有任何怀疑的对象吗?”

艾克罗伊德呻吟了一声,双手抱头。

“不可能,”他说,“哪怕往那方面稍微一想我都要发疯。不,我决不会把那一闪而过的念头告诉你。从她话里话外,我察觉到这个神秘人物说不定就在我家里——但这是不可能的,我肯定误解了她的意思。”

“你都对她说什么了?”我问。

“还能说什么?当然,我的惊慌她也看在眼里。然后问题就来了:我该怎么应对?你发觉没有,这样一来我就成了事后同谋。依我看,她比我更早一步就想到了这一层。哎,我当时慌了手脚。她要我给她二十四个小时——还要我保证在这段时间内不采取任何行动。而且她坚决拒绝透露敲诈她的那个恶棍究竟是谁。估计她怕我一怒之下直接去找那人算账,闹得不可收拾。她还说二十四小时后一定给我消息。老天哪!我发誓,谢泼德,我真想不到她会干这种傻事。自杀!是我逼她走上绝路的。”

“不,不,”我连忙劝道,“别钻牛角尖,她的死不该由你负责。”

“问题是,我现在该怎么办?那可怜的女人已经死了,就别再翻她下毒的旧账了。”

“同意。”我说。

“可另一方面,我怎样才能揪出那个逼得她走投无路的无赖?那家伙干的勾当和亲手杀害她根本没区别。他知道她的罪行,却像吸血鬼一样牢牢缠住她不放。她已经受到了惩罚,难道他就可以逍遥法外?”

“我明白了,”我缓缓答道,“你想把这个人查出来?那么很多事情就不得不摆到台面上来了。”

“嗯,这我也考虑过,在心里反复权衡了很多遍。”

“那个恶棍罪有应得,我同意。但你也得掂量掂量即将为此付出的代价。”

艾克罗伊德起身来回走了一阵,又坐回扶手椅中。

“这样吧,谢泼德,我们暂时按兵不动。如果她没留下什么遗言的话,这事就这么算了。”

“你说她留了遗言,是什么意思?”我大为好奇。

“我有种强烈的预感,她肯定在某个地方或者用某种方式传达了什么信息给我——在她自杀之前。我也说不清楚,总之一定有。”

我不禁连连摇头:“她没给你留封信?或者什么口信之类的?”

“谢泼德,我相信她肯定留过了,而且,我总觉得她选择轻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她想让整件事大白于天下,目的就是为了向逼她走上绝路的那个人复仇。我相信,如果当时能再见她一面,她一定会把那人的姓名告诉我,托我替她讨回公道。”他看了我一眼,“你不相信直觉吗?”

“哦,从某种意义上说,算是相信吧。依你的意思,如果她留下遗言——”

我收住话头。门悄无声息地开了,帕克捧着个托盘走进来,托盘上放着几封信。

“这是晚班邮件,先生。”他把托盘递给艾克罗伊德。

然后他收拾好咖啡杯,退出房去。

我的注意力分散了片刻,又聚集到艾克罗伊德身上。他如同石化般死死盯住一个蓝色长信封,其他信件都滑落到地板上了。

“是她的笔迹,”他喃喃低语,“她肯定昨晚出门寄这封信,然后——然后就——”

他撕开信封,抽出厚厚一沓信纸,忽然又抬起头。

“你确定窗户都关好了?”他问道。

“百分之百确定,”我愕然道,“怎么啦?”

“整晚都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有人在盯着我,窥视我。那是什么——”

他突然转过身去,我也一样,两人仿佛都隐约听到了门闩的轻微响动。我走过去打开门,外面空无一人。

“神经过敏。”艾克罗伊德自言自语道。

他展开这沓厚厚的信纸,压低嗓门读了起来。

 

亲爱的,我最亲爱的罗杰——一命抵一命,这我明白——今天下午你的表情我看得一清二楚。所以我面前只有一条路可走。那个让我最后一年在地狱饱受煎熬的人,就由你去惩罚他好了。今天下午我不愿说出那个名字,但此刻我准备用笔来告诉你。我没有孩子,没有近亲,连累不了任何人,所以你大可放心公开一切。罗杰,我最亲爱的罗杰,如果可以的话,请原谅我之前想拖你下水,只是事到临头,我终究还是于心不忍……

 

艾克罗伊德停下翻了翻信纸。

“谢泼德,抱歉,后面不能读给你听,”他踌躇不决地说,“这信是写给我的,只能由我一个人看。”

他把信纸塞进信封,放在桌上。“待会儿我独处时再看。”

“不,”我脱口而出,“现在就读。”

艾克罗伊德惊奇地瞪着我。

“不好意思,”我脸红了,“我不是叫你读给我听,而是想让你趁我还在这儿的时候就把信看完。”

艾克罗伊德摇头:“不,我想再等一等。”

可是出于某种原因,某种我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我依然一个劲地催他读下去。

“至少读到那家伙的名字现形为止。”我说。

艾克罗伊德性子很倔,你越催他做什么事,他越不肯照办。我争了半天还是白费力气。

信是八点四十分送进来的。而当我八点五十分离开他的时候,那封信仍然没读完。我的手搭在门把上,彷徨不定,回头望了望,寻思着是否还有什么事情没处理。我想不出来了,于是摇摇头,走出房间,随手把门关上。

刚出门便发现帕克就站在身旁,把我吓了一大跳。他一脸尴尬,我顿时发觉,他很可能一直在门外偷听刚才的谈话。

这人肥胖的脸上泛着油光,一副自鸣得意的样子,诡诈奸狡的神色明白无误地在眼珠子里游来荡去。

“艾克罗伊德先生不想被任何人打扰,”我冷冷说道,“是他交代我吩咐你的。”

“是这样,先生,我——我昏了头,误以为有人按铃。”

他明摆着是撒谎,我也懒得揭穿。帕克送我到前厅,帮我穿上大衣,我便信步走出,融入屋外的夜幕之中。月亮躲进云层,大地漆黑一片,万籁俱寂。

跨出庄园大门时,村里教堂的钟正好敲响了九下。我往左拐朝村里走去,险些与一个迎面而来的男人撞个满怀。

“这条路是去芬利庄园吧,先生?”这陌生人嗓音沙哑。

我瞥了他一眼。他的帽檐压得很低,衣领又高高竖起,根本看不清模样,但感觉是个年轻人。他的口气略显粗野,似乎不太有教养。

“庄园大门就在这儿。”我说。

“多谢,先生。”他稍停片刻,又画蛇添足地补了一句,“我对这个地方陌生得很,唉。”

他继续前行,我转身目送他走进大门。

奇怪的是他的声音听着有点耳熟,依稀令我联想到某个认识的人,可一时又摸不清是谁。

十分钟后我到家了。卡洛琳好奇心大起,迫不及待追问我怎会这么早就回家。我信口编了些无伤大雅的晚宴逸事来搪塞她,心中暗自忐忑,唯恐被她看穿这点小伎俩。

十点钟的时候我站起身打了个哈欠,说要去睡觉,卡洛琳默许了。

这天是星期五,每星期五晚上我都要给钟上发条。我上发条的时候,卡洛琳去检查厨房,见仆人们已把门锁好,十分满意。

我们上楼时已经十点十五分了。刚到楼上,楼下大厅里的电话铃声就猛响起来。

“是贝茨太太。”卡洛琳反应很快。

“我想也是。”我懊恼地说。

我跑下楼梯,拎起话筒。

“什么?”我惊呼,“你说什么?当然,我马上就来。”

我冲上楼,一把抓起提包,往里面塞了些包扎伤口的绷带和药品。

“是帕克从芬利庄园打来的电话,”我对卡洛琳喊道,“他们刚刚发现罗杰·艾克罗伊德被谋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