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七章 邻居的职业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一早我草草地结束巡诊,十分愧疚。不过这一天没有人身患重病,算是我的借口吧。刚到家,卡洛琳便到客厅迎接我。

“弗洛拉·艾克罗伊德来了。”她兴奋地耳语。

“什么?”我竭力掩饰自己的惊讶。

“她急着要见你,已经来了半小时了。”

我紧跟卡洛琳走进小客厅。

弗洛拉坐在靠窗的沙发上,一袭黑衣,双手紧张地绞在一起。一见她的脸我就吓了一跳,她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但当她开口时,却还能勉强维持平静和果断的口吻。

“谢泼德医生,我有件事拜托你。”

“他当然乐意帮忙,亲爱的。”卡洛琳抢着说。

我觉得弗洛拉其实并不愿意当着卡洛琳的面谈话,她肯定非常希望和我私聊。但她也没工夫再拖延,只能抓紧时间直入主题。

鲲 kun弩nu小 xiao说 shuo

“我想请您陪我去一趟‘落叶松’。”

“‘落叶松’?”我相当意外。

“去见那个滑稽的小矮子?”卡洛琳惊讶地问。

“是的,您知道他是谁吗?”

“我们猜测,可能是个退休的理发师。”我说。

弗洛拉那双蓝眼睛瞪大了。

“嗨,他是赫尔克里·波洛呀!你们知道我说的是谁吗?他是个私人侦探。人们都说他破获了好多了不起的案子——和小说里那些侦探一样。一年前他退休了,现在隐居在我们村子里。伯父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答应不告诉任何人,因为波洛先生想过清闲日子,不愿意被人打扰。”

“原来他是干这个的。”我慢条斯理地说。

“您以前肯定听说过他吧?”

“按卡洛琳的说法,我是个老古板,”我说,“不过这个人我还真的听说过。”

“不可思议!”卡洛琳在一旁大叫。

我不清楚她指的是什么事——多半是自责未能早一步挖出真相吧。

“你想去拜访他?”我又慢腾腾地问道,“为什么?”

“当然是请他出马调查谋杀案嘛,”卡洛琳尖声道,“别傻了,詹姆斯。”

我可真不傻。卡洛琳时常不理解我的用意。

“莫非你不信任戴维斯警督?”我接着问。

“那还用说,”卡洛琳说,“我也不信任他。”

换了别人,说不定会认为被谋杀的是卡洛琳的伯父呢。

“那么你怎么知道他会愿意接手此案?”我问,“别忘了,他已经退休了。”

“问题就在这儿,”弗洛拉简明扼要地答道,“我要说服他出马。”

“你确定这么做是明智的?”我正色道。

“她当然确定,”卡洛琳说,“要是她愿意,我可以亲自陪她去。”

“谢泼德小姐,如果您不介意,我还是想请谢泼德医生和我一起去。”弗洛拉说。

她很明白在某些场合就该直截了当。任何拐弯抹角的暗示对卡洛琳都是白费工夫。

“您瞧,”随即她又采取迂回战术,“谢泼德医生毕竟是医生,而且又是尸体的发现者,他可以把所有细节都讲解给波洛先生听。”

“也对,”卡洛琳酸溜溜地说,“这个我懂。”

我在房里来回踱了两圈。

“弗洛拉,”我严肃地说,“如果你听我的劝告,就不要把这位侦探扯进来。”

弗洛拉站起身来,脸涨得通红。

“我知道您这么说的原因,”她喊道,“可正因如此我才急着要求助于他。您在害怕!但我不怕。我比您更了解拉尔夫。”

“拉尔夫!”卡洛琳惊呼,“这和拉尔夫有什么关系?”

我们俩都没有回应她。

“拉尔夫也许很没出息,”弗洛拉继续说,“也许他过去干了很多荒唐事——甚至坏事——但他绝不会杀人。”

“不,不,”我连声喊道,“我可从没怀疑他。”

“那您昨晚为什么要去‘三只野猪’?”弗洛拉追问,“就在您回家的路上——伯父的尸体被发现以后?”

我一时哑口无言。本来还希望没人发觉我的行动呢。

“你怎么知道?”我只好反问。

“我今早也去过那儿了,”弗洛拉说,“听仆人们议论说拉尔夫就待在那里——”

我打断她的话:“你之前不知道他在金斯艾伯特吗?”

“是啊,当时我就惊呆了。我根本想不通,于是跑去找他,可他们告诉我——估计和昨晚对您的说法一样——他昨晚九点左右出去以后就……就再也没回来。”

她底气十足地与我对视片刻,随后像是要回答我目光中某种无声的疑问,猛然高喊:“好吧,他凭什么不能走?他可能是去了——随便去哪儿都行,甚至有可能回伦敦。”

“连行李也不要了?”我温和地问。

弗洛拉急得跺脚:“我才不管,肯定有某种简单的解释。”

“所以你就想求助于赫尔克里·波洛?顺其自然岂不更好?你要记得,最起码警方并没怀疑拉尔夫。他们正往另一个方向侦查。”

“麻烦就在这里,”弗洛拉叫嚷着,“他们确实怀疑他了。今早从克兰切斯特来了个人——拉格伦警督,个头不高,贼眉鼠眼,不像个好人。我发现,今天上午他赶在我之前去过‘三只野猪’。他们把警督去过那儿的事、还有他问过的问题一五一十都告诉我了。他肯定认准凶手是拉尔夫。”

“这么说来,他们推翻了昨晚的思路,”我慢慢地说,“所以他不采纳戴维斯的帕克凶手论?”

“居然说是帕克。”姐姐愤愤不平地哼了两声。

弗洛拉过来挽住我的胳膊。

“哦,谢泼德医生,咱们马上就去拜会这位波洛先生吧,他会查出真相的。”

“亲爱的弗洛拉,”我柔声说着,握住她的手,“你确信我们所需要的就是真相?”

她望着我,认真地点点头。

“您不能肯定,”她说,“但我能。我比您更了解拉尔夫。”

“他当然不会干出那种事,”憋了半天没开腔的卡洛琳终于忍不住了,“拉尔夫可能是大手大脚了点儿,但他是个好孩子呀,又那么有礼貌。”

我想告诫卡洛琳,许多凶手平常都彬彬有礼,但碍于弗洛拉在场不便开口。既然这姑娘心意已定,我只好投降,趁着姐姐还没用她的口头禅“当然”开始长篇大论之际,说走就走。

一个头戴一顶硕大的布列塔尼[1]式帽子的女人为我们拉开了“落叶松”的大门。波洛先生好像在家。

[1]法国西部的一个地区。

我们被领进一间小小的会客室,室内的陈设井井有条。几分钟后,我昨天刚认识的朋友就现身了。

“医生先生,”他微笑致意,“小姐。”

他又朝弗洛拉微微鞠躬。

“也许您已经听说了昨晚发生的悲剧。”我开门见山。

他的表情顿时一沉。“听说了,真可怕。弗洛拉小姐,请接受我最深切的哀悼。不知我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艾克罗伊德小姐是想,”我说,“想请您去……去……”

“去找出凶手。”弗洛拉朗声说道。

“明白了。”小矮子说,“但这难道不是警方的工作吗?”

“他们可能会犯错误啊!”弗洛拉说,“我看他们现在的侦查方向就通向错误的结论。求您了,波洛先生,帮帮我们好吗?如果……如果是钱的问题……”

波洛抬起一只手。

“不是这个问题。千万别这么说,小姐。倒不是我不喜欢钱,”他的双眼中闪过一道光芒,“钱对我很重要,一直都很重要。不过,有件事您必须搞清楚——如果我插手此案,我会一直查到水落石出才肯罢休。记住,我一旦出手,绝不半途而废!也许到头来您会觉得,还不如把案子留给本地警方处理更好。”

“我就是想知道真相。”弗洛拉直视着他。

“所有真相?”

“所有真相。”

“那我就接受您的请求,”小矮子平静地说,“希望您不会为今天说过的话而后悔。那么,请把来龙去脉都告诉我。”

“还是请谢泼德医生介绍更好,”弗洛拉说,“他了解得比我详细。”

既然受此嘱托,我便将前面记叙过的所有事实又详细陈述了一番。波洛听得很认真,不时提出一两个问题,但大多数时间他都静坐不语,盯着天花板。

我一直讲述到昨晚警督和我离开芬利庄园为止。

“现在把拉尔夫的情况也都告诉他。”我话音刚落,弗洛拉就说。

我有点踌躇,但在她焦虑的眼神注视下,也只能照办。

“昨晚你在回家的途中去了这家小旅馆——这个叫‘三只野猪’的地方?”当我介绍完毕后,波洛问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顿了一顿,谨慎地酝酿措辞。

“总该有人去通知那小伙子他继父的死讯。我离开芬利庄园后才突然想到,除了艾克罗伊德先生和我,没人知道他躲在村子里。”

波洛点点头。“有道理。这就是你唯一的动机,嗯?”

“这就是我唯一的动机。”我毫不让步。

“该不会——这么说吧,该不会你也想打消对这个年轻人的某些疑虑?”

“打消什么疑虑?”

“医生先生,我看你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只是故意装糊涂罢了。在我看来,你只有确认佩顿上尉一整晚都没出去,才能松一口气。”

“没有这回事。”我厉声反驳。

小矮子侦探严肃地对我连连摇头。

“你可不像信任弗洛拉那样信任我啊!”他说,“但这不要紧。需要引起重视的是——佩顿上尉失踪了,在目前的情况下,这需要一个解释。不瞒你说,问题好像很严重;不过也有可能有某种简单而又合理的答案。”

“我就是这么说的!”弗洛拉焦急地大喊。

波洛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建议立即赶往本地警局。他认为弗洛拉最好还是先回家,由我陪同他前去,并帮他引见负责此案的警官。

我们按照这一计划行动起来。在警局门外,我们遇见了面色阴沉的戴维斯警督,和他在一起的是警察局局长梅尔罗斯上校;至于另一位,根据弗洛拉那句“贼眉鼠眼”的描述,我轻而易举地认出他就是来自克兰切斯特的拉格伦警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