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八章 查尔斯·肯特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29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半小时后,波洛、我,以及拉格伦警督乘上前往利物浦的火车。警督非常激动。

“起码能摸到一些和敲诈事件有关的线索,”他喜形于色,“电话那头说,这家伙很野蛮,还吸毒。估计从他嘴里挖出点东西不难,只要抓到一丝动机,基本就可以锁定他是杀害艾克罗伊德先生的凶手了。但既然如此,佩顿那小子怎么还藏着不出来呢?整个案子真是一团乱麻。对了,波洛先生,关于那些指纹,你的看法是对的,的确是艾克罗伊德先生本人的指纹。我一开始也这么想,但后来觉得可能性不大,就忽略了。”

我心中暗笑,拉格伦警督显然急于挽回颜面。

“说到这个家伙,”波洛说,“他还没被逮捕吗?”

“没有,只是作为嫌疑人先拘留。”

“那他是怎么辩解的?”

“他说不出什么。”警督咧嘴笑道,“据说他爱耍滑头,警惕性很高,骂人骂得很凶,但基本没有实质内容。”

一到利物浦,波洛受到的热情接待便令我吃了一惊。前来迎接我们是海耶斯警司,多年前曾和波洛合作办过案。他把波洛的侦破能力捧上了天。

“既然有波洛先生出马,破案只是时间问题。”他高兴地说,“我还以为您退休了?”

“确实退休了,亲爱的海耶斯,但退休后的生活太枯燥了!你无法想象一天又一天消磨时间有多无聊。”

“说得对。所以您就来关注我们的重大发现啦?这位就是谢泼德医生?您应该能认出他吧?”

“我也不敢保证啊。”我有些迟疑。

“你们是怎么抓住他的?”波洛问。

“那家伙的模样在报纸上铺天盖地,大家也议论得那么起劲,他能逃到哪儿去?他带有美国口音,而且他不否认那天晚上人在金斯艾伯特附近,只是拼命追问那到底关我们什么事,只有搞清楚我们的意图,他才肯回答问题。”

“让我见见他可以吗?”波洛问道。

警长心照不宣地眯起一只眼,“那就太好了,波洛先生。我授权您可以采取任意行动。苏格兰场的贾普警督那天还问起过,他听说您以非官方的身份参与了此案的调查。波洛先生,您能不能告诉我佩顿上尉躲在什么地方?”

“现在谈这个问题恐怕不合适。”波洛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使劲咬着嘴唇才忍住笑。

这个小矮子真是深谙此道。

又讨论了一会儿,警长带我们去见那名被拘留的嫌犯。

这人很年轻,估计最多二十二三岁。高个子,很瘦,两手有点哆嗦;健康状态良好,但此刻疲态尽显。他一头黑发,眼珠子却是蓝色的,目光闪烁,不敢直视我们。我记得那天晚上遇到的陌生人给我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如果是面前这人,那我当时肯定搞错了,我完全想不出认识的人当中有谁和眼前之人存在相似之处。

“喂,肯特,”警长说,“起来,有人来看你。认得他们吗?”

肯特恼怒地瞪着我们,不吭声,目光在我们三人中来回扫视了几圈,最后又落在我身上。

💄 鲲^弩^小^说 w w w*k u n n u*c o m *

“好吧,医生,”警长对我说,“你看呢?”

“个头差不多,”我说,“总体感觉,有可能就是我遇到的那个陌生人。但我只能辨识到这个程度。”

“你们发什么神经?”肯特质问道,“你有什么证据指控我?说呀,有屁就放!你们以为我犯了什么事?”

我点点头:“就是他,这声音我记得。”

“你记得我的声音?你啥时候听我说过话?”

“上星期五晚上,芬利庄园大门外。你问我去庄园怎么走。”

“我问了,不是吗?”

“你承认了?”警督问道。

“我什么都不承认。除非我搞清楚你们要把我怎么样。”

“读过这几天的报纸了吗?”波洛第一次开口。

对方眯起眼睛。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在报上看到芬利庄园死了个老财主。想把这事儿栽赃给我是吧?”

“那天晚上你去过那里。”波洛平静地说。

“你怎么知道?”

“这就是证据。”波洛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递了过去。

那是我们在凉亭里发现的鹅毛管。

对方脸色骤变,战战兢兢地半伸出手。

“白粉。”波洛沉吟道,“不,我的朋友,管子里是空的。那天晚上你把它掉在凉亭里了。”

查尔斯·肯特迷惑地望着他。

“外国矮冬瓜,看来你他妈的全知道了。还记得不,报上说那老头是在九点四十五分到十点之间被干掉的?”

“没错。”波洛答道。

“好,真是这样吗?我就想问这个。”

“让这位先生告诉你。”波洛说。

他指了指拉格伦警督。警督稍一迟疑,瞄了海耶斯警长一眼,又瞧了瞧波洛,感觉是获得了批准,这才回答:“对,九点四十五分到十点之间。”

“那你们就没理由关着我,”肯特说,“我九点二十五分就离开芬利庄园了,你们可以去‘狗哨’问。那个酒吧在去克兰切斯特的路上,离芬利庄园起码一英里。我还记得在那儿跟人吵了一架,时间差不多就是九点四十五分。怎么样?”

拉格伦警督在本子上记录着。

“怎么样?”肯特又问。

“我们会去调查,”警督说,“如果你说的是实话,就没你什么事了。不过,你去芬利庄园到底有什么目的?”

“去见一个人。”

“谁?”

“你管不着。”

“说话最好客气点,年轻人。”警司警告道。

“客气个屁。我不就办点私事嘛。既然谋杀发生前我就走人了,那剩下的问题该是你们警察自己处理。”

“你名叫查尔斯·肯特,”波洛说,“你出生在哪里?”

那家伙看了他半天,笑了。

“地地道道的英国佬。”他说。

“对,”波洛沉吟道,“我想也对。我猜你出生于肯特郡。”

对方眼睛一瞪。

“为什么?就因为我姓肯特?这关谋杀案屁事?难道姓肯特就非得生在肯特郡?”

“基于某种特殊原因,有这个可能,”波洛特意又重复一遍,“某种特殊原因,你明白我的意思。”

他话里有话,意味深长,两位警官听得莫名其妙。查尔斯·肯特则面红耳赤,我一时以为他要扑向波洛。不过他终究稳住了阵脚,反倒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波洛点点头,似乎很满意,转身出门。两位警官连忙跟上。

“得去核实一下他的话,”拉格伦说,“不过我看他没撒谎。然而他总该交代清楚去芬利庄园干了些什么,才能洗清嫌疑。我看敲诈犯我们是逮着了。另一方面,如果他刚才说的全部属实,那他就和谋杀不沾边了。被捕时他身上有十英镑,数额相当可观,估计那四十英镑就落在他手里——虽然钞票编号不对,但他搞到钱后第一件事肯定是去兑换掉。他肯定是从艾克罗伊德先生那里拿到钱,然后脚底抹油就溜。他是否出生在肯特郡重要吗?和案子有什么关系?”

“不值一提,”波洛温和地答道,“我的小计谋而已,没什么。我这人最拿手的就是这些小计谋。”

“真的?”拉格伦疑惑地审视着他。

警司放声大笑。

“我听贾普警督说过好多次,波洛先生的小计谋!他说他实在参不透其中的奥妙,但每次您的计谋都能奏效。”

“您是在取笑我,”波洛笑道,“不过没关系,有时笑到最后的反而是老家伙们,到时候聪明的年轻人却笑不出来了。”

他煞有介事地朝他们点头致意,往街上走去。

我们在一家饭店吃了午餐。现在我才明白,那时他就已经理清了全案的头绪,组成真相的最后一块拼图也捏在他手心里了。

但那时我还没察觉这一点。我之前总看不惯他那自信满满的做派,还自认为既然案情令我百思不得其解,肯定也难倒了他。对我来说,最大的谜团就是查尔斯·肯特在芬利庄园究竟干了些什么。我反复琢磨了无数次,始终找不出满意的答案,最后只好厚着脸皮去探波洛的口风,他的回答倒也干脆。

“我的朋友,我可不是凭空猜测,我就是知道。”

“真的?”我将信将疑。

“真的,不骗你。如果我告诉你他那天晚上去芬利庄园,是因为出生在肯特郡,你肯定还是稀里糊涂吧?”

我傻眼了。

“这是什么逻辑,恕我理解不了。”我冷冷答道。

“啊!”波洛深表遗憾,“哎,不要紧。我的小计谋我自己掌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