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事实 第三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波洛拒接案子

第二天,波洛稍晚了一些才去餐车吃午饭。他起得很早,一个人吃了早饭,整个上午都在阅读那些让他回伦敦办案的文件,没怎么见过他的旅伴。

布克先生已经坐在了桌边,招呼波洛坐在对面的空位上。波洛坐了下来,马上发现自己正坐在最佳的位置上——头一个享受餐点,而且种类丰富,味道出奇的好。

直到他们开始享用美味的奶油干酪时,布克先生的注意力才从美味佳肴转移到其他事物上来。人在吃饭的时候感慨最多了。

“啊,”他叹口气,“如果我有巴尔扎克的文笔,就能好好描述一下这番景象了。”他挥挥手。

“是个不错的想法。”波洛说。

“啊?你也同意?我想还没人写过吧?不过——这适合传奇的氛围,我的朋友。我们周围的人,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国籍、不同的年龄段,三天的旅程把这些互不相识的人聚集在一起,在同一个屋檐下吃住,谁也离不开谁,三天后,他们各奔东西,也许再也不会见面了。”

鲲~弩~小~说~w ww -k u n n u - Co m

“除非,”波洛说,“发生什么事故⋯⋯

“啊,不,我的朋友⋯⋯

“你觉得这很糟,我同意。我们只是暂且假设一下,那么,这儿的所有人没准就——被死亡——联系在一起了。”

“再来点儿酒吧,”布克先生说着,急忙斟酒,“你太吓人了,我的朋友,也许是消化不良了。”

“确实,”波洛同意道,“叙利亚的食物也许不太适合我的胃。”

他抿了口酒,然后向后一靠,环视着餐厅陷入沉思。这里坐了十三个人,正如布克先生所说,来自不同的阶层和国家。他开始研究起他们来。

他们对面那一桌坐着三个男人,他猜他们三个是独自旅行的,经过餐车服务员的准确判断之后被安排在这里。一个高大而黝黑的意大利人正起劲儿地剔着牙,他对面是个瘦削而整洁的英国人,一看就知道是个受过良好训练的仆人,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英国人旁边是个大块头美国人,穿着俗气的西装——可能是个旅行推销员。

“要做就做大!”他声音洪亮,鼻音浓重。

意大利人拔出牙签,随意地捏着。

“当然,”他说,“只是时间问题。”

英国人看着窗外咳嗽了几声。

波洛转过视线。

在一张小桌子旁边,笔挺地坐着一位他见所未见的丑到极点的老太太。那是一种显而易见的丑陋,与其说令人厌恶,还不如说是令人不解。她腰板儿挺得很直,脖子上戴着一条硕大的珍珠项链,看着不像是真的。两只手戴满了戒指。貂皮大衣披在肩上,一顶小巧、珍贵的无檐丝绒帽和下面那张蜡黄的、癞蛤蟆似的脸极不相称。

她正在跟餐车服务员说话,声音清晰、礼貌,但透着一种专横。

“劳驾,请在我的房间放一瓶矿泉水和一大杯橙汁,晚餐我要炖鸡肉,不加盐——再要一点白煮鱼。”

服务员恭敬地回答会照做的。

她礼貌性地微微一点头,站起身来,正好迎上了波洛的目光。她一副贵妇的气派,冷漠地扫了他一眼。

“那是德拉戈米罗夫公主,”布克先生小声说道,“是个俄国人。她丈夫在革命前变现了所有的钱,投资到海外,如今她非常富有,环游世界,四海为家。”

波洛点点头,他听说过德拉戈米罗夫公主。

“是个名人,”布克先生说,“丑成那副样子还要引人注目,对吧?”

波洛表示认同。

在另外一张大桌子旁边,玛丽•德贝纳姆和另外两个女人坐在一起。其中一个是高个子的中年妇女,穿着方格子上衣和粗花呢裙子,一头浅黄色的头发像个大面包似的奇怪地盘在脑后。她戴着眼镜,一张和蔼可亲的长脸像山羊脸,正在听一个结实的、满脸笑容的老女人说话。后者的声音清晰缓慢而单调,完全没有停下来喘口气的意思。

⋯⋯所以我女儿说,‘唉,’她说,‘美国的方法在这儿行不通。懒惰是这个民族的本性。’她说:‘他们没有一点精神头——’你要是知道我们那儿的大学的情形,仍然会很惊讶。他们有一批优秀的教师,没什么比教育还重要。我们应该教东方人认清我们西方的思想。我女儿说⋯⋯

列车钻进隧道,平淡单调的声音淹没在其中。

旁边一张小桌旁坐着阿巴思诺特上校,独自一人。他紧紧地盯着玛丽•德贝纳姆的后脑勺儿。他们没有坐在一起。可其实座位并不难安排。为什么呢?

波洛想,也许是玛丽•德贝纳姆不愿意。家庭教师是很小心的,外表举止很重要。一个靠此生活的女孩得格外谨慎。

他的视线转向了车厢的另一边。尽头靠着墙壁,坐着一位身穿黑衣、面无表情的宽脸中年妇女。他猜也许是德国人或斯堪的纳维亚人。多半是那个德国女仆。

波洛的目光越过她,看到一对身体前倾、谈笑风生的情侣。男人穿着宽松的花呢英式服装,但不是英国人。波洛只能看见他的后脑,但是脑袋的形状和肩膀的模样,透露出此人身形魁梧匀称。他突然转过头,波洛看到了他的侧面。是个英俊的、三十多岁的男人,蓄着一大撮漂亮的胡子。

他对面的那位是个妙龄女郎——也就二十岁。她穿着黑色紧身的小外套和裙子,白缎衬衫,小巧时髦的黑帽子很别扭地戴在头上。她长着一张精致的外国人的脸,皮肤白皙,棕色的大眼睛,乌黑的头发,修剪过的、涂着深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夹着一根长烟嘴香烟,戴着一枚镶祖母绿的白金戒指。无论长相还是声音,都十分娇媚。

“很漂亮啊,”波洛嘀咕着,“是夫妻吗,嗯?”

布克先生点点头。

“我想是匈牙利大使馆的,”他说,“天造地设的一对。”

还有两个人在吃午饭——波洛的旅伴麦奎因和他的主人雷切特先生。后者面朝波洛坐着,于是波洛再一次研究起那张讨人厌的脸来,那对眉毛和恶毒的小眼睛都流露出假仁假义。

不用说,布克先生看出了老朋友的表情变化。

“你在看你的野兽吧?”他问。

波洛点点头。

波洛的咖啡端上来时,布克先生站起身,他比波洛吃得早,结束得也早。

“我回房间了,”他说,“等一会儿过来聊天吧。”

“非常乐意。”

波洛啜着咖啡,还点了一杯甜酒。服务员捧着他的钱盒子各个桌子收费。这时,那位年长的美国太太尖利而哀怨地说了起来:

“我女儿说:‘买本餐券就省得麻烦了——一了百了。’现在可不是这样了。得付一成的小费才给一瓶矿泉水——还有股子怪味道。而且他们连依云和薇姿都没有,真是奇怪。”

“没错——他们只能——你怎么说的来着——提供本国的水。”山羊脸太太解释说。

“哼,真是奇怪。”她十分不满地看着桌上那些找给她的零钱,“看看他给我的这些形状奇怪的玩意儿,第纳尔 还是什么,看着就像堆垃圾!我女儿说——”

玛丽•德贝纳姆向后推开椅子,站起身向另外两人微微点一点头,走了。阿巴思诺特上校也起身跟在后面出去了。那位美国太太收起了她十分厌恶的零钱,和山羊脸太太一前一后地走了。那对匈牙利恋人也离开了。除了波洛、雷切特和麦奎因,餐厅里别无他人了。

雷切特跟他的同伴说了几句话,那人便站起来离开了餐厅。接着,他也站了起来,但没有和麦奎因一同出去,而是出人意料地坐在了波洛对面的椅子上。

“能借个火吗?”他说,声音很柔和,还有点鼻音,“我姓雷切特。”

波洛微微欠了欠身,伸手进口袋掏出一盒火柴递了过去,可对方接过去后并未点燃。

“我想,”他接着说,“我有幸跟赫赫有名的赫尔克里•波洛先生说话,对吗?”

波洛又欠了欠身。“您所知正确,先生。”

在那人再次开口讲话之前,侦探早已留意到对方那双古怪而精明的眼睛正在打量着他。

“在我们国家,”他说,“说话一向开门见山。波洛先生,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一个委托。”

赫尔克里•波洛扬了扬眉毛。

“先生,如今我的顾客十分有限,我很少接案子了。”

“啊,当然,我明白。不过波洛先生,这可是一大笔钱。”他用柔和而颇具说服力的声音重复说道,“一大笔。”

波洛沉默片刻,然后说道:“您想让我为您做什么,呃,雷切特先生?”

“波洛先生,我是个有钱人,非常有钱。高处不胜寒啊。我有个敌人。”

“只有一个敌人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呢?”雷切特尖锐地问道。

“先生,以我的经验来看,如果一个人到了你说的那个地位,往往不止有一个敌人。”

听到波洛的回答,雷切特松了口气,他赶紧说道:

“啊,没错,我同意你这个观点,一个或多个敌人都没有关系,要紧的是我的安全问题。”

“安全?”

“我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波洛先生。我是个很爱惜自己的人,”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型自动手枪,在波洛眼前晃了晃,冷冷地继续说道,“我认为自己还不至于遭人暗算,但我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万无一失。我认为你值得我支付这笔钱,波洛先生。请记住,这可是——一大笔钱。”

波洛沉思着注视他好一阵子,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对方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很遗憾,先生,”他终于开口说道,“我不能答应你。”

那人精明地看着他。

“你开个价钱吧。”他说。

波洛摇摇头。

“你不明白,先生。我在事业上很走运,所赚的钱完全可以满足我的现实需要和各种任性的想法。我现在只接受——感兴趣的案子。”

“你可真有勇气,”雷切特说,“两万美元能打动你吗?”

“不能。”

“如果你还想多要,那可不成,我是个识货的人。”

“我也是,雷切特先生。”

“我的提议有什么问题吗?”

波洛站起身。

“容我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不喜欢你那张脸,雷切特先生。”

说完,他离开了餐车。

 

共一条评论

  1. 匿名说道:

    有脾气的小老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