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证词 第三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男仆的证词

美国人走了之后,进来的是那个脸色苍白、面无表情的英国人。波洛在前一天就注意到这个人了。他端端正正地站在那儿。波洛示意他坐下。

“我知道你是雷切特先生的仆人。”

“是的,先生。”

“你的名字是?”

“爱德华•亨利•马斯特曼。”

“多大了?”

“三十九岁。”

“家庭住址?”

“克拉肯威尔,福莱尔大街二十一号。”

“你的主人被杀害了,你听说了吗?”

“是的,先生,非常令人震惊。”

“现在可否请你告诉我,你最后一次见到雷切特先生是在什么时候?”

仆人回想着。

“应该是昨晚的九点钟左右,或者再晚一点。”

“请你回忆一下当时发生的事。”

“和平时一样,我去找雷切特先生,伺候他。”

“你的职责都是些什么?”

“帮他把衣服叠好或者挂起来,把他的假牙泡到水里,看看他睡前还有什么需要的。”

“他的举止跟平时一样吗?”

仆人考虑了一阵子。

“呃,先生,我觉得他很心烦。”

“心烦?什么表现?”

“为了他正在看的一封信。他问是不是我把那封信放在他房间的。当然,我跟他说我什么也没做过。他骂了我一顿,无论我做什么他都能挑出错来。”

“这很不寻常吗?”

鲲`弩-小`说 🌕 Ww w # K u n N u # c o m

“哦,算不上,先生,他很容易发火——我说过,他心烦的时候就会这样。”

“你的主人吃过安眠药吗?”

康斯坦汀医生身子往前靠了靠。

“坐火车旅行的时候就吃,先生。他说不吃他就睡不着。”

“你知不知道,他常用的安眠药是什么?”

“我不知道,先生,真的。瓶子上没有药名,只写了‘睡前服用安眠药’。”

“昨晚他服用过吗?”

“服了,先生。我把药倒进杯子里,给他放在梳妆台上了。”

“你没有看到他喝下去吗?”

“没有,先生。”

“后来呢?”

“我问他还需要些什么,还问了早上几点叫他起床。他说如果不按铃就不要去打扰他。”

“平时也这样吗?”

“很常见的,先生。他要起床的时候就会按铃叫列车员过去,让他再来叫我。”

“通常他是早起还是晚起?”

“这要看他的心情,先生。有时候他会起来吃早饭,有时候会一直睡到午饭时间。”

“所以一早上都没叫你,你也不觉得奇怪了?”

“是的,先生。”

“你知道你的主人有仇人吗?”

“知道,先生。”这人无动于衷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

“我听见他跟麦奎因先生说过几封信,先生。”

“你对你的主人有感情吗,马斯特曼?”

马斯特曼的脸色变得比平时更加漠然了。

“我不想说,先生,他是个大方的主人。”

“可你不喜欢他?”

“能不能说成我不太喜欢美国人,先生?”

“你去过美国吗?”

“没有,先生。”

“你有没有看过报纸上刊登的阿姆斯特朗绑架案?”

他的两颊微微有些发红。

“确实看过,先生,还是个小女孩儿,是吗?一件让人震惊的案子。”

“你知不知道你的主人,雷切特先生,在那个案子中是主谋?”

“我真不知道,先生。”这个仆人的声音里第一次流露出热度,“简直令人难以相信,先生。”

“然而这是真的。现在,说说你昨晚的活动。例行程序,你明白的。离开主人之后,你做了些什么?”

“先生,我告诉麦奎因先生,主人叫他。然后我就回自己的房间看书去了。”

“你的房间是?”

“二等车厢的尽头,先生,靠着餐车。”

波洛看着平面图。

“我知道了。你在上铺还是下铺?”

“下铺,先生。”

“是四号吗?”

“是的,先生。”

“有人跟你一起住吗?”

“有,先生,是个意大利大块头。”

“他说英语吗?”

“呃,英语的一种,先生。”仆人的语气里有种挖苦的味道,“我知道,他在美国的芝加哥待过。”

“你跟他经常聊天吗?”

“不,先生,我宁愿看书。”

波洛笑了。他能想象这幅景象——一个高大、爱说话的意大利人和一个冷若冰霜的“绅士中的绅士”。

“我能问问你读的是什么书吗?”他问。

“现在我正在看《爱的俘虏》,阿拉贝拉•理查森夫人写的。”

“写得好吗?”

“我觉得很好看,先生。”

“好,我们继续吧。你回到房间,看《爱的俘虏》看到什么时候?”

“大约是十点三十分,先生。那个意大利人想睡觉了,所以列车员就过来铺床。”

“然后你就上床睡觉了?”

“我上床了,先生,但是没睡着。”

“你为什么没睡着?”

“我牙疼,先生。”

“哎呀呀,那很疼的。”

“非常疼,先生。”

“你没有吃点药什么的?”

“我抹了一点丁香油,先生,疼痛缓解了一点,可还是睡不着。我打开床头灯继续看书——好让自己忘记疼痛。”

“那你就根本没睡着?”

“不,先生,早上四点钟的时候我睡着了。”

“你的同伴呢?”

“那个意大利家伙?哦,他一直打呼噜。”

“整个晚上他都没离开房间吗?”

“没有,先生。”

“你呢?”

“也没有,先生。”

“晚上你听到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先生。我是说没听见什么异常的动静。火车停了,四周很静。”

波洛沉默了片刻才说道:

“嗯,我还有个小问题要问。你对这个惨剧一点头绪也没有吗?”

“恐怕是这样的,很抱歉,先生。”

“就你所知,你的主人和麦奎因先生之间有过争吵或者仇怨吗?”

“哦,没有,先生。麦奎因先生是位很好的绅士。”

“你在服侍雷切特先生之前,在哪里工作?”

“跟亨利•汤姆林森爵士,先生,在格罗夫诺广场。”

“你为什么离开他?”

“他打算去东非,先生,不再需要我的服侍了。但是我肯定他会为我作证明的,先生,我跟随他好几年了。”

“那么,你跟随雷切特先生多久了?”

“只有九个多月,先生。”

“谢谢你,马斯特曼。顺便问一句,你抽烟斗吗?”

“不,先生,我只抽卷烟——廉价的,先生。”

“谢谢你,就这些。”

波洛向他点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仆人犹豫了一会儿。

“请原谅,先生,但是那位美国老太太——我该怎么说呢——情绪很激动。她说她知道关于凶手的一切。她激动得不行,先生。”

“既然这样,”波洛笑笑,“最好下一个就问她。”

“需要我去告诉她吗,先生?她要求见相关负责人有一阵子了。列车员正努力安抚她。”

“让她过来吧,朋友,”波洛说,“现在我们听听她的说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