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赫尔克里•波洛静坐思考 第五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德拉戈米罗夫公主的教名

伯爵夫妇离开之后,波洛打量着另外两个人。

“你们瞧,”他说,“我们有进展了。”

“太棒了!”布克先生诚心诚意地说,“要是我,做梦也不会怀疑安德雷尼伯爵夫妇。我承认我认为他们跟此事完全无关。我想,毫无疑问是她作的案了?这真让人难过。但是,他们不会处决她的,这案子情有可原。监禁几年——仅此而已。”

“事实上,你非常肯定她有罪。”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我亲爱的朋友——肯定是毫无疑问的吧?我看你那种让人放心的样子,好像只要等我们从雪堆里出来,警察接手此事,一切就都妥善解决了。”

“你不相信伯爵明确地坚持——以他的名誉保证——他的妻子是清白的?”

“我亲爱的——自然了——不然他还能说什么?他爱他的妻子。他想救她!他很会撒谎——一副贵族的样子。可是除了谎言,他还能说什么?”

“唔,你知道,我有个荒谬的想法,他说的可能是真的。”

“不,不。别忘了,手帕。手帕可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哦,我不完全相信手帕的事。你记得,我总是跟你说,关于手帕的主人,有两种可能性。”

“反正——”

布克先生停住了。另一端的门打开,德拉戈米罗夫公主走进餐车,径直走向他们。三个人站了起来。

她无视其他两个人,只对波洛说道:

“我相信,先生,”她说,“你有我的一块手帕。”

波洛朝另外两个人胜利地瞥了一眼。

“是这块吗,夫人?”

他掏出了那块精致的棉纱手帕。

“就是它。角上有我名字的首字母。”

“但是,公主,这里的字母是H,”布克先生说,“您的教名——请原谅——是娜塔丽亚(Natalia)。”

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正是这个,先生。我手帕上的首字母是俄语,在俄语中,H就是N。”

布克先生有些惊讶。这个倔老太太身上有些东西让他觉得慌张和不自在。

“今天上午问您的时候您并没有告诉我们手帕是您的。”

“你没问我。”公主冷冰冰地说。

“请坐,夫人。”波洛说。

她叹了口气。“我想,好吧。”她坐了下来。

“不需要多费唇舌了,先生们,你们下一个问题会是——我的手帕怎么会在尸体旁边?我的回答是我不知道。”

“您真的不知道吗?”

“一无所知。”

“请原谅,夫人,但是对于您的回答的真实性,我们能相信几分呢?”

波洛说这话时语气十分柔和。

德拉戈米罗夫公主轻蔑地答道:“我想你的意思是,因为我没有告诉你海伦娜•安德雷尼就是阿姆斯特朗太太的妹妹?”

“您的确在这件事上故意对我们有所隐瞒。”

“当然。而且我还会这么做的。她母亲是我的朋友。先生,我相信我是忠实的——对朋友、家人、阶层。”

“难道您不认为您应该尽最大努力伸张正义吗?”

“在这个案子中,我认为,正义——严格的正义——已经得到了伸张。”

波洛俯身向前。

“您明白我的难处,夫人。在手帕这件事上,我能相信您吗?或者您是在掩护朋友的女儿?”

“哦!我明白你的意思。”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好吧,先生,我说的话很容易证明。我会给你为我做手帕的巴黎人的地址,你只要给他们看一下那块手帕,他们就会告诉你那是我一年多前定做的。这块手帕是我的,先生。”

她站起身。

“你们还有什么要问的?”

“您的女仆,夫人,上午我们给她看的时候,她认得这块手帕吗?”

“她肯定认得。她看到了可什么都没说?啊,很好,这表示她也很忠诚。”

她微微一低头,走出了餐车。

“就是这样,”波洛轻声咕哝着,“我问女仆是否知道手帕是谁的,我注意到她有一点犹豫,她不确定应不应该承认是女主人的。但是怎么才能对应到我脑中那奇特的中心理论上去呢?没错,也许可以。”

“啊!”布克先生做了个很有特色的手势,“她真是个厉害的老太太,不简单!”

“她有可能谋杀雷切特吗?”医生问波洛。

他摇摇头。

“那些刀口——用力刺入肌肉的伤口——体质虚弱的人绝对、绝对做不到。”

“但是浅一点的伤口呢?”

“没错,浅一点的。”

“我正在想,”波洛说,“今天上午的事,当我跟她说力量存在于她的意志而非手臂的时候,这句话其实是个圈套。我想看看她是否会低下头去看自己的右臂或左臂。她不是只看了一个,而是两个手臂都看了。但是她的回答很奇怪,她说:‘我一点力气也没有。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一句古怪的话。这证实了我对这个案子的看法。”

“这并没有解决左撇子的问题啊。”

“是没有。顺便问一下,你们注意到没有,安德雷尼伯爵的手帕放在他上衣右胸的口袋里?”

布克先生摇摇头。他的思绪沉浸在刚才半小时内被揭露出来的惊人的内情中。他嘟囔着说:“谎言——还是谎言。真是惊奇,今天上午我们听到了一堆谎言。”

“还会有更多发现的。”波洛兴致勃勃地说。

“你这么想?”

“不然我会很失望的。”

“这么口是心非是可怕的,”布克先生说,“可是你好像对此挺高兴的。”他带点责怪意味地补充说。

“有这么一个好处,”波洛说,“如果你用真相和说谎的人对质,通常他会承认的——往往出乎意料。只要猜对了,就能产生作用。

“这是处理这个案件唯一的方法。我依次请旅客来询问,思考他或她的证词,并且对自己说:‘如果某人在撒谎,那么他在哪一点上撒了谎,撒谎的原因又是什么?’然后我回答道:‘如果他在撒谎——请注意,是如果——只能是这个原因和在这一点上撒谎。’在安德雷尼伯爵夫人身上,这一点已经成功地得到了印证。现在我们要用相同的方法对待其他几个人。”

“如果,我的朋友,你的猜测碰巧错了呢?”

“那么至少有一个人彻底摆脱嫌疑。”

“啊!一种排除法。”

“正是。”

“那么,下一个我们要对付谁?”

“我们要对付的是那位真正的绅士,阿巴思诺特上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