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悬崖山庄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波洛,”我说道,“我一直在想……”

·鲲·弩…小·说

“思考是一项可贵的运动,我的朋友,继续思考下去吧。”

我们面对面坐在靠窗的一张小桌子上吃午饭。

“这一枪一定是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打的,我们竟然没听见?”

“在只有海涛声的宁静环境下,你觉得我们应该听见枪声才对?”

“是啊,很奇怪。”

“不,一点儿也不奇怪。有些声音听惯之后你就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了。我的朋友,今天整个上午,那些赛艇都在下面的海湾里开来开去。刚开始你听了烦得要命,但很快就习惯了,根本就不会注意到。只要有一艘赛艇还在海湾里开,就算打机关枪也不容易被人发觉。”

“那倒也是。”

“啊,瞧,”波洛轻声说道,“小姐和她的朋友们!他们好像要到这里来吃午饭。看来我不得不把帽子还给她了。不过没关系,事态很严重,我还是要到她家里去的。”

他敏捷地站起来,匆匆穿过餐厅,在巴克利小姐他们正要就座时把帽子递过去,还不失风度地鞠了一躬。

他们一共四个人,尼克·巴克利、查林杰中校,另外还有一男一女。从我们坐的地方不大容易看清他们,但不时听到那个海军军官的大笑。他似乎是个开朗活泼的人,我对他已经有了不错的印象。

吃饭时,我的朋友有些心不在焉,不怎么说话。他捏着面包,偶尔突然会自言自语几句,发出一些奇怪的响声,还下意识地把餐桌上的每样东西摆得整整齐齐。我试图跟他说话,他却没什么反应,我只好作罢。

吃完了奶酪,他又在餐桌旁坐了很久。但是,当那四个人一离开餐厅,他也马上站起身来。这四个人走进休息室,刚在桌旁坐下,波洛就以他最标准的军人方式走过去,直截了当地对尼克说道:“小姐,我可不可以跟你说几句话?”

姑娘皱起了眉头。我想她肯定感到厌烦了,生怕这个古怪的外国佬纠缠不休。从她的眼神里我可以看得出来,我不禁对她产生了些同情。她很不情愿地走开了几步。

波洛简简单单地跟她说了几句话,我立刻发现她脸上现出惊异的表情。

与此同时,我感到有些难堪,觉得浑身不自在。幸亏查林杰过来请我抽烟,并和我闲聊起来,我这才不再感到尴尬。我们彼此打量着对方,觉得颇为投缘。我觉得查林杰和他们当中的另一个男人不大合得来,还不如跟我在一起更自在一些。现在我可以好好瞧一瞧与查林杰一起吃饭的那个男人了。那是一个高个子、白皮肤的年轻人,头发有些黄,鼻子显得比较大,着意强调自己的英俊外貌。他态度傲慢,有点儿懒散倦怠。我尤其不喜欢他那故作优雅的样子。

接着我又打量起坐在我对面的那位女士。她坐在一张大椅子里,刚刚扔下她的帽子。她不是那种常见的女郎,也许用“疲倦的圣母马利亚”来形容再恰当不过了。一头淡得几乎没有颜色的头发从中间分开,直直地垂下来遮出了耳朵,在脖子旁绾了个结。她脸色苍白,略显憔悴,但也散发出一种妩媚。她有着一双瞳人很大的淡灰色眼睛,脸上显露出一种超然淡漠的表情。她凝视着我,突然开口说道:“请坐,等你的朋友跟尼克把话讲完。”

她说起话来也是无精打采的,有些做作,但语调婉转,倒是怪吸引人的。她几乎是我见过的最委靡不振的人了——不是指身体,而是指心灵。似乎她觉得世上的一切都是空虚的,毫无价值的。

“早上我朋友扭伤脚脖子的时候,巴克利小姐帮了大忙。”我一边说,一边依言坐下。

“尼克跟我说过,”她看着我,眼神有些恍惚,“现在他的脚没事了吧?”

我觉得脸上有些发热。

“只不过崴了一下。”我解释道。

“哦!看来这次尼克说的倒是真话。你知道吗,她最会说谎了。真奇怪,这也是天生的。”

我简直无话可说。我的狼狈相似乎让她觉得很好玩。

“尼克是我的老朋友,”她接着说道,“我一向认为诚实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美德,你觉得呢?像苏格兰人那样讲究节俭和守安息日多不容易呀。但是尼克总是撒谎,吉姆,你说是不是?比如汽车刹车失灵之类耸人听闻的说法,吉姆说根本就没那么一回事。”

“我是懂一点汽车的。”那个淡黄色头发的男人用温柔而浑厚的声音说道。

他侧了侧头。外面停了许多汽车,当中有一辆车身颀长的红色轿车,似乎比所有的汽车都长,颜色也更红一些,引擎盖闪闪发亮,的确是一辆超级豪车。

“那是你的车?”我脱口而出。

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

我竟然愚蠢地吃了醋,加了一句:“我看也是!”

这时波洛走了过来。我站起身,他拉住我的胳膊,很快地对大家鞠了一躬,就把我拖走了。

“已经约好了,我的朋友。六点半我们到悬崖山庄去拜访那位小姐。那时她会回去的。嗯,她肯定会平平安安回去的。”

他有些焦虑,语气也显得很不安。

“你对她说了什么?”

“我要求她尽快安排一次见面。当然她有些不太愿意。我看得出来,她肯定在想‘这个矮个子是什么人?一个鲁莽人?暴发户?还是电影导演?’她想拒绝我,但我提出的要求太突然了,一时间她还不知该怎么应付。她答应在六点半钟回去。大功告成!”

我回答说这下子我们只要等待就行了,可是他却不以为然。波洛真是片刻没有安宁。整个下午他都在客厅里踱来踱去,时不时地自言自语,一会儿弄弄这个,一会儿弄弄那个,把房间里的各种小摆设挪来挪去。我想跟他说话,他却朝我又是摆手又是摇头。

好不容易到了六点钟,于是我们离开了旅馆。

“简直不可思议,”我们走下旅馆的台阶时,我说道,“竟然在旅馆的花园里开枪杀人!只有疯子才会干这种傻事。”

“我倒不这么看。条件允许的话,这么干完全是可行的。”波洛说道,“首先,这个花园很荒芜,游客们又像一群羊似的,习惯坐在大露台上观海。只有我……非同凡响的赫尔克里·波洛,却坐在偏僻的小露台上欣赏花园!可是就算这样,我还是没能发现开枪的人。有许多东西挡住了我的视线,树、棕榈、开花的灌木什么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很舒服地把自己隐藏起来,耐心等待小姐经过。而且尼克小姐一定会走这条路,因为从悬崖山庄到旅馆的大路要远得多。说不定这位小姐就是这样一种人——总是迟到,结果不得不抄近路。”

“但不管怎么说,凶手这么干还是很冒险,他有可能被人看见。况且,被枪杀不怎么像是一次意外。”

“不,不像是意外……”

“你的意思是……”

“哦,没什么。我的想法也可能不对。先搁在一边吧,不过我刚才说的那个情况对凶手还是很有利的。”

“什么情况?”

“黑斯廷斯,你这是明知故问嘛。”

“哈哈,我是不想让你失去拿我取乐的机会呀。”

“得啦,别冷嘲热讽了!不过有一点是很清楚的:凶手的动机一定不明显,否则这么做就太冒险了。人们会说:‘我怀疑是某个人干的。开枪的时候某个人在什么地方?’所以,凶手——应当说是未遂凶手——的动机一定藏得很深。而这,黑斯廷斯,正是我最担心的。是啊,此时此刻我就十分担心。我只能安慰自己……‘他们有四个人,在一起是不可能出事的。’假如还是出事了,就真的只能是疯子干的了。但我还是放心不下。这些‘意外事故’还没结束呢。”

突然他转过身来。

“时候还早呢,我们换条路走吧。走花园这条小路不会有什么发现的,我们去瞧一瞧到悬崖山庄的正路吧。”

我们沿着大路走出旅馆的正门,向右拐上了一座陡峭的小山丘。在小山丘顶上有一条小路,路旁的墙上有个告示牌,上面写着:此路仅通悬崖山庄。

沿着小路往前走了几百码之后,小路突然折了个弯,尽头出现了两扇年久失修、油漆剥落的大门。

进门之后的右边是一座门房。小屋同那两扇大门和荒草丛生的小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周围是一个小花园,看得出有人精心照料。小屋的窗框和窗棂都是最近新油漆的,窗子上还挂着干净的浅色窗帘。

一个穿着退色诺福克夹克衫的人正在花坛上弯腰干活。听到大门发出的吱嘎声,他直起身来,回头看着我们。这个人大约有六十岁,至少六英尺高,身材魁梧,一脸风霜。他的头顶差不多全秃了,天蓝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看上去颇为忠厚。

“下午好!”当我们从他身旁经过时,他打了个招呼。

我也照样回了一声,接着和波洛一起继续往前走,但总是觉得那双天蓝色的眼睛始终在打量着我们,充满了好奇。

“我在想……”波洛若有所思地说道。

但是他没告诉我他在想什么,刚开了个头就说完了。

我们看到的这座悬崖山庄是一幢又大又沉寂的房子,四周是浓密的树木,树枝都要碰到屋顶了,很明显没有人打理。波洛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去拉门上的拉铃。要把这种老式的拉铃拉响可不容易,得花很大的力气才行。可是一旦拉响了,凄切的回声便久久回荡。

出来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人——“一袭黑衣的端庄妇人”——也许我应该这样形容她。在我看来,她令人尊敬,却又愁容满面,一副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样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