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悬崖山庄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她说巴克利小姐还没回来。于是波洛解释说我们跟小姐已经约好了。他颇费了一番工夫才讲清楚这件事,因为她是那种对外国人很有戒心的女人。为此我确实感到得意,因为我不是外国人,有我在一旁帮了他不少忙。我们被让进客厅,静等巴克利小姐回来。

客厅里倒没有那股阴郁的气氛。它面向大海,阳光充足,但布置上却显得不伦不类:最时髦的廉价玩意儿与古色古香的维多利亚时代的笨重家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用华美绸缎制作的窗帘已经退色;椅子上的坐垫套是新做的,色彩鲜艳,但坐垫本身却各式各样,没有两个是完全相同的。墙上挂着一些家族成员的肖像画。我觉得有几幅画得相当不错。房间里有一架留声机,唱片则扔得到处都是。还有一台手提收音机,但没有一本书,沙发上则摊放着一份报纸。波洛把报纸捡了起来,扮了个鬼脸又扔下了。这是《圣卢先驱周报》。报纸上似乎有什么内容吸引了波洛,于是他又把它捡了起来。正当波洛看报的时候,门打开了,尼克·巴克利走了进来。

“埃伦,拿些冷饮。”她回头喊了一句,然后跟我们打了个招呼。

“我回来了……把其他人甩了。我好奇得要命。我会不会就是那位‘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电影女主角?你看起来相当认真,”她对波洛说道,“所以不会有其他事了。开个高价吧?”

“哎呀,小姐——”波洛刚开口,就被她打断了。

“可别是正相反吧?”她恳求道,“别跟我说你画了些袖珍画要我买一幅。不,不会的,留着这么威严的胡须,住在全英国价钱最贵、饭菜却最糟的宏大酒店的人,决不会是个兜售画的。”

给我们开门的那位妇人端着几瓶酒进来了。尼克一边很内行地调起了鸡尾酒,一边跟我们说话。最后,大概是波洛非同寻常的沉默引起了她的注意,等她把调好的鸡尾酒倒进杯子,她停住了话头,突然问道:“嗨,怎么啦?”

“但愿你平安无事,小姐,”他从她手里接过鸡尾酒说道,“祝你健康,小姐,祝你继续健康下去,干杯!”那姑娘并不傻,听出了波洛话中有话。

“呃,有什么不对吗?”

“嗯,小姐,你瞧……”

他摊开手掌心,把那颗子弹给她看。她皱起眉头,疑惑地把子弹拿起来。

“知道这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这是子弹。”

“没错,小姐。这就是今天上午从你耳边飞过的那只黄蜂。”

“你是说,有个白痴凶手在旅馆的花园里朝我开枪?”

“好像是这样。”

“哦,真要命。”尼克真诚地说道,“看来我真的是有神灵护佑呀。这是第四次了。”

“是的,”波洛说道,“第四次了。小姐,你能不能跟我说说另外三次的情况?”

她睁大了眼睛。

“小姐,我想弄明白它们到底是不是意外。”

“当然是啦!还会是什么呢?”

🍎 鲲l弩x小x说s = w w w * ku n Nu * Co m

“小姐,你要有心理准备,我恳求你。有人想暗算你呢。”

听了这话,尼克大笑起来,好像这个说法十分有趣。

“多新鲜呀!我的大好人,你觉得会有什么人来暗算我?我又不是什么百万富翁的继承人。我倒真希望有人设法加害我,多刺激呀,但恐怕是不可能的!”

“小姐,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那些意外?”

“当然可以,但其实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些无聊的事。我床头上面挂着一幅很笨重的画,有一天夜里它突然掉了下来。要不是我碰巧到楼下去关一扇被风吹开的门,准会被砸死。这是第一次。”

波洛的脸上没有丝毫笑意。

“小姐,说下去。第二次呢?”

“哦,第二次更算不上什么。那边的悬崖边上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到下面的大海。我沿着小路下去,想到海里游泳。海边有一块岩石,刚好可以用来跳水。我刚到海边,悬崖上的一块大石头忽然松动,滚了下来,差点砸到我。第三次就完全不同了。我汽车的刹车出了毛病,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修车厂的人跟我解释过,但我听不懂。反正就是如果我开车下山,因为刹车坏了,汽车就会冲向山下的镇政府大楼,撞个粉碎。政府大楼的外墙可能会撞掉一点点,但我肯定就一命呜呼了。幸好我出门时老是忘了带东西,我还没开下去就掉头了,结果只是冲进了月桂篱笆里。”

“你说不出具体是哪儿出毛病了吗?”

“你可以去问问莫特修车厂的人,他们知道。大概很简单,是什么螺丝松了吧。我不知道埃伦的儿子——埃伦是我的用人,就是给你们开门的那个——是不是摆弄过我的车,男孩子都是喜欢捣鼓汽车的。当然,埃伦发誓说她儿子根本没靠近过汽车。不管修车厂的人是怎么说的,我想车子用久了肯定就这样吧。”

“你的车库在哪儿,小姐?”

“就在房子的另一边。”

“平时上锁吗?”

尼克吃惊地睁大了眼睛。

“哦!没有,干吗要上锁?”

“也就是说,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偷偷摆弄你的汽车?”

“是吧,我觉得是这样。但谁会做这种蠢事呢?”

“不,小姐,一点儿也不蠢。你还是不明白,你正处在危险之中……而且是极大的危险,我告诉你。我!你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你是……”尼克屏住了呼吸。

“我是赫尔克里·波洛!”

“哦,”尼克的语气显得很平淡,“哦,知道了。”

“你听说过我的名字吧?嗯?”

“哦……听说过。”

她尴尬地扭了一下身子,流露出不安的眼神。波洛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你不自在了。我猜,你还没看过我的书。”

“呃,没全部看过,但我知道这个名字,当然啦。”

“小姐,你是个客气的小骗人精(我吃了一惊,想起了那天午饭后在旅馆里跟她朋友的谈话)。我忘了……你还只是个孩子,肯定还没听说过我的大名。名气消逝起来可真快啊。我的朋友会告诉你我是谁。”

尼克看着我。我清了清喉咙,多少有些尴尬。

“波洛先生是……呃……以前是一位大侦探。”我解释道。

“喂,我的朋友,”波洛叫道,“你只会说这么几个字吗?说下去呀,你应该对小姐说,我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空前绝后、最伟大的侦探!”

“现在用不着我来介绍了,”我冷冷地说道,“你自己全说出来了。”

“哦,当然,谦虚一点总是好的,赞歌要由别人来唱才对。”

“养狗的人应当让狗去叫,而不是自己叫个不停。”尼克讽刺地表示同意,“那么谁是那条狗呢?我猜应该是华生医生吧。”

“我的名字是黑斯廷斯。”我冷冷地答道。

“一〇六六年的那次战役……就叫黑斯廷斯之战,”尼克说道,“谁说我没有文化?不过今天的事太让人搞不懂了。你真的认为有人要暗算我?的确耸人听闻,只不过这种事不会真的发生,这只是小说里的情节。我觉得波洛先生就像是一个发明了手术新方法的外科医生,急着在别人身上动刀;或者像一个发现了罕见疾病的内科大夫,希望每个人都得怪病。”

“不像话,”波洛生气地大声说道,“严肃一点好不好?如今你们这些年轻人,什么都不当回事,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小姐。如果不是你的帽子而是你的脑袋上被钻了个小洞,如果你变成一具美丽的尸体躺在旅馆花园里——那就笑不出来了。是不是?”

“太可怕了。”尼克说道,“不过说真的,波洛先生,你对我真好,但这些事情只能说是纯属意外。”

“你就像魔鬼一样冥顽不化!”

“这正是我的名字的由来。大家都说我祖父把他自己的灵魂卖给了魔鬼,所以管他叫老尼克(注:英语中尼克(Nick)也被用来称呼魔鬼。)。他是个糟老头,但很有趣。我很崇拜他,喜欢跟着他到处跑,所以大家就叫他老尼克,叫我小尼克。我的真名是玛格黛勒。”

“这个名字不太常见。”

“不错,但我们巴克利家族有好几个人都叫玛格黛勒。瞧,那个就是。”她朝墙上的一幅肖像画扬了扬头。

“哦,”波洛说道,然后又看了看壁炉架上方的一幅画像,问道,“那个是不是你的祖父,小姐?”

“对。这幅画很出彩,对吧?吉姆·拉扎勒斯想要买,但我不卖。我很爱老尼克。”

“哦。”波洛沉默了片刻,然后很认真地说道,“好吧。听我说,小姐。我恳求你严肃一点,你有危险。今天,有人用毛瑟手枪朝你开枪……”

“毛瑟手枪?”

她吃了一惊。

“嗯。怎么啦?你知道谁有毛瑟手枪?”

她笑了。

“我自己就有一把。”

“你有?”

“是的,是我爸爸的。战后他带回了家,后来随便放在哪个地方了。前几天我还看见在那个抽屉里。”

她指了指一张老式的书桌。接着,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走过去拉开了抽屉。她显得有些困惑,连声音也变了。

“咦,”她说道,“它……它不见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