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十位嫌疑人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他小心翼翼地把面前桌上的东西一件件摆放整齐。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说话,语气严肃,而且第一次显出了冷静。

“动机!”他说道,“让我们再回到这一点上,冷静并且有条不紊地研究一下。首先,谋杀动机有哪几种?是什么动机促使一个人要夺去另一个人的生命?

“我们暂且不论有怪癖的杀人狂,我绝对相信这个案件根本没有这种可能性。我们也可以排除冲动杀人。这次谋杀是冷血的蓄意杀人。那么它的动机是什么呢?

“首先是谋利。谁会因尼克之死而获利呢?直接获利或间接获利?好吧,我们先来看看查尔斯·维斯。从经济方面来说,他会继承到一笔不值得继承的财产。他也许会付清抵押款,然后在这块地上造几幢小别墅,最终得到一些薄利。这是可能的。如果这儿是他的祖屋,他对它充满感情,那么这幢房子对他还是有价值的。毫无疑问,有些人天生就依恋故土,据我所知,的确有因此而导致犯罪的案例。但是我看不出查尔斯·维斯有这样的动机。

“另外一个有可能获利的人是尼克的朋友赖斯太太。但很明显,那只有一点点钱。目前来看,除了他们两人,我实在看不出还有谁会因尼克之死而获得利益。

“下一个动机是什么呢?是仇恨……或者因爱而恨。是情杀。克罗夫特太太跟我们说,查尔斯·维斯和查林杰中校都爱上了这位年轻小姐。”

我笑着说道:“查林杰中校对尼克的爱慕之情我们都看到了。”

“对,这位老实的水手对感情没有丝毫的掩饰。至于维斯,我们只有相信克罗夫特太太的一面之词。现在想想看,如果查尔斯·维斯意识到自己处于劣势,他受到的刺激会不会让他觉得与其让尼克成为情敌的老婆,还不如干脆就杀了她?”

“这也太夸张了吧?”我疑惑地说道。

“你可能会说,听起来似乎不符合……英国人的习惯,这我同意。但英国人也有七情六欲。像查尔斯·维斯的这类人就最有可能。他是一个克制的青年人,往往不会轻易表露自己的情感,而且是内心最强烈的情感。我从不怀疑查林杰中校会因感情而杀人,不,他不是那种人。但查尔斯·维斯却有可能。只是这种怀疑并不能完全令我满意。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

“还有一种犯罪动机,就是妒忌。我把妒忌单独拎出来,是因为妒忌不一定是异性之间的情感。它可能是一种……对财富,对权力的眼红。正是妒忌驱使你们伟大的莎士比亚笔下的埃古(注:莎士比亚悲剧《奥赛罗》中的人物,设下陷阱诱使奥赛罗相信妻子不忠,终因嫉妒而杀妻并自杀。)成为一个最高明的罪犯——从专业的角度来说。”

“为什么说高明呢?”我马上岔开了话题。

“哎呀,借刀杀人呀。这样一个罪犯从来不亲自出马,要是在今天,你还真没办法将他绳之以法。但这并非我们现在要讨论的话题。反正,这个案子会不会是因为妒忌引起的?谁会妒忌尼克小姐呢?一个女人?那只有赖斯太太,但是据我们所知,她与尼克之间并没有在较劲。但这也只是‘据我们所知’而已。还有可能存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

“最后就是惧怕。会不会尼克小姐抓住了什么人的把柄?是不是她知道了足以毁掉另一个人生活的事情?如果是这样,我敢肯定她本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确实有可能。如果是这样,那就非常麻烦了。因为她掌握了线索却不自知,也就无法告诉我们。”

“你真的认为有这个可能?”

“只是一个假设。我现在实在是找不到其他合理的假设。当你排除了其他可能性时,你只有认为剩下的是对的。既然别的都不是……就一定是这个了。”

他沉默良久。

终于,他从沉思中醒转过来,拿出一张纸,开始写起来。

“你在写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我的朋友,我在列一张表,把尼克身边的人一一列出来。如果我的理论是正确的话,凶手一定在这张表里。”

他大概写了二十分钟,然后把这张纸推到我面前。

“瞧,我的朋友。说说你的看法。”

这张表是这样写的:

一、埃伦。

二、她当园丁的丈夫。

三、他们的孩子。

四、克罗夫特先生。

五、克罗夫特太太。六、赖斯太太。

七、拉扎勒斯先生。

八、查林杰中校。

九、查尔斯·维斯先生。

十、?

评述:

一、埃伦。

可疑之处:听到凶杀案时的言行举止;最方便制造意外事故;最容易知道手枪藏在哪里。但破坏汽车似乎并非她所为,并且预谋犯罪的水平超出她的能力范围。

动机:无。除非因未知的事件引起了仇恨。

备注:需要进一步调查其身世及其与尼克之间的关系。

二、埃伦的丈夫。

可疑之处及动机同上。但有可能破坏汽车的刹车。

备注:应该与他面谈。

三、埃伦之子。

可排除嫌疑。

备注:应该与他面谈,或许能发现有价值的线索。

四、克罗夫特先生。

唯一可疑之处在于我们碰到的那次——他上楼打算进卧室。他的解释是不是真话?也可能是说谎。对此人身世一无所知。

动机:无。

五、克罗夫特太太。

可疑之处:无。

动机:无。

六、赖斯太太。

可疑之处:有充分的作案机会。是她要求尼克进屋去拿披肩。试图造成尼克总是说谎的印象,她对以前发生“意外”的说法不可信。意外发生时她不在塔维斯托克,她当时在哪里?

动机:谋利?可能性非常小。妒忌?有可能,但情况未知。惧怕?也有可能,但情况未知。

备注:应该和尼克谈谈这个话题,或许能找到启示。是否与赖斯太太的婚事有牵连?

七、拉扎勒斯先生。

可疑之处:有作案机会。曾经出价买画。认为尼克的汽车刹车没问题(赖斯太太说的)。星期五之前有可能在当地出现。

动机:无,除非求画心切。惧怕?不太可能。

备注:查明他在来到圣卢之前身在何处。查明亚伦·拉扎勒斯父子公司的财务状况。

八、查林杰中校。

可疑之处:没有什么有意义的。上星期一直在附近,因此有制造“意外”的良好时机。他于凶杀案发生后半小时来到现场。

动机:无。

九、查尔斯·维斯先生。

可疑之处:旅馆花园内枪击尼克时他不在办公室。有良好的作案机会。对出售悬崖山庄的说法可疑。性情压抑。有可能知道手枪的事。

动机:谋利?可能性较少。爱或恨?有可能。惧怕?不太可能。

备注:查明悬崖山庄抵押给谁。查明维斯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处境。

十、?

有可能是个局外人,但与前面的某个人有关联。比如可能跟第一个、第四个、第五个或第六个人有关。

如果存在这个局外人,那么可以解释:

1.埃伦为什么对凶杀案不感到意外,并且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做用人的这一类人本身就对死亡事件有快感。)

2.克罗夫特夫妇为什么租下冷僻的门房。

3.赖斯太太可能存在惧怕或妒忌的原因。

波洛看着我读完纸上的这张表。

“很地道的英语,对吧?”他自夸道,“我写得比说得更好。”

“写得非常好,”我由衷地说道,“你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列得一清二楚了。”

“是呀,”他把那张纸从我手里拿回去,若有所思地说道,“有一个名字很显眼,我的朋友,是查尔斯·维斯,他最有可能作案。两种作案动机都适合他。真的……如果这是一张赛马表,他肯定最受到赌客的欢迎,不是吗?”

“他当然最有嫌疑。”

“你有一个癖好,黑斯廷斯,情愿去相信最不值得相信的东西。毫无疑问,那是因为你读了太多的侦探小说。在现实生活中,十有八九,作案的人是动机最明显、可能性又最大的人。”

“但这一次你并不真的这样认为?”

“只有一件事情不吻合,那就是凶手的胆大妄为!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正如我说的,也是因为这个,动机才不可能明显。”

“对,一开始你就是这么说的。”

“我现在还这么说。”

突然,他把那张纸揉成一团扔在地上。

“不,”他说道,我赶忙阻止,“这东西没用处了,但它帮我理清了思路。条分缕析!这是第一步。把情况逐一罗列清楚。下一步……”

“是什么呢?”

“下一步就是运用心理学,发动大脑里的灰色脑细胞!黑斯廷斯,我劝你赶紧睡觉去吧。”

“不,”我说道,“除非你也去睡,否则我不会离开你的。”

“你真是太忠诚了!但是听我说,黑斯廷斯,你没办法帮我思考。那就是我现在要做的思考。”

我还是摇摇头。

“你可能会想跟我讨论讨论。”

“好吧,好吧,你真够朋友。那至少换一把舒服点的椅子吧,算我求你了。”

我同意了。很快,房间里的一切开始模糊起来。我记得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波洛小心翼翼地把他刚才扔在地上的那个纸团捡起来,又扔进了废纸篓里。

后来,我一定是睡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