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章 尼克的秘密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醒来时已经是大白天了。

波洛还是坐在昨天晚上的那个老地方,仍然是那个姿势,但脸上的表情不同了,他的眼睛闪烁着我熟悉的绿光,就像猫的眼睛一样。

我勉强坐直了身子,觉得浑身僵硬,怪不舒服的。像我这样的年龄,确实不宜坐在椅子上睡觉。它至少造成了一个后果——醒来之后毫无舒适感,仍然是之前昏昏欲睡的感觉。

“波洛!”我叫道,“你想出了什么没有?”

他点了点头,向前凑了凑,手指敲着面前的桌子,说道:“黑斯廷斯,回答我三个问题。为什么最近尼克小姐睡眠不好?为什么她买了件黑色的晚礼服?——她从来不穿黑色的!为什么那天晚上她说‘我现在不想活了’?”

我怔住了,对这些提问摸不着头脑。

“回答这些问题吧,黑斯廷斯,请回答吧。”

“好吧。先说第一个问题。她说过她最近很担忧,所以睡不好。”

“对。那她担忧什么呢?”

“至于黑色晚礼服……嗯,每个人都想换换口味吧。”

“你是一个结了婚的人,可是对女人的心理却几乎不懂。如果一个女人认定某种颜色不适合自己,她就再也不会去穿这种颜色的衣服。”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受了惊吓之后说这话本来就很正常嘛。”

“不,我的朋友,这么说并不正常。被堂妹的死吓得半死,并为此而自责,这的确很自然。但是说出那样的话来,就不自然。她用厌恶的口吻说到生命……从此生命对她来说不再可贵。然而,不久之前她绝对不是这种态度。她一直就玩世不恭,什么都不当回事。然后,当那些事情发生之后,她害怕了。注意,是害怕了,因为生命是甜美的,她不想死。但是说到厌世——不!绝对不可能!甚至在那天吃晚饭之前还不是这样。黑斯廷斯,这反映出她心理上的一个变化。太有意思了。是什么导致她对生命的看法发生了改变?”

“是她堂妹之死的惊吓。”

“我表示怀疑。惊吓让她打开了话匣子。但如果她的心理在以前就发生了变化,那么又是什么引起了这种改变呢?”

“我想不出。”

“想一想,黑斯廷斯,动动脑筋吧。”

“真的想不出……”

“我们最后一次有机会观察她是在什么时候?”

“嗯,大概是在吃晚饭的时候。”

“完全正确。在那之后,我们只看到她招呼客人,而且礼数周全。吃完晚饭,发生了什么事?”

鲲`弩`小`说ku n Nu . c o m

“她去打电话了。”我缓缓说道。

“很好,你总算想到了。她去打电话,去了很长时间,至少有二十分钟。这个电话打得也太长了点儿。她在跟谁通话?说了些什么?是不是真的去打了电话?我们都要查明,黑斯廷斯,要查明那二十分钟里发生了什么事。我相信,只要查清楚,我们就会找到想要的线索。”

“你真的这样想?”

“没错,没错!黑斯廷斯,我一直跟你讲,尼克有些事没跟我们讲。她认为那些事跟谋杀无关,但是我,赫尔克里·波洛,懂得更多!我一直感觉少了一环。如果不是少了什么,为什么我现在还没搞清楚?既然我现在还没弄明白……是啊,那么我还没掌握的那个情况就是解开这个谜团的关键!我不会弄错的,黑斯廷斯。我必须知道那三个问题的答案,然后……然后……我就会明白的。”

“好啦,”我一边说着,一边伸了伸僵硬的手脚,“我得去刮刮胡子,洗个澡了。”

洗完澡换好衣服之后,我感觉好多了,因为睡得不舒服而造成的困顿感也一扫而光。我来到早餐桌前,心想喝上一杯热咖啡我就会完全恢复过来。

我瞟了一眼报纸,上面除了说迈克尔·斯顿之死已被证实之外,几乎没有可读的。唉,那勇敢的飞行员死了。我暗想,说不定明天的头条新闻会出现这样的惊人标题:《神秘惨案——焰火晚会红颜殒命》。

我刚刚吃完早饭,弗蕾德丽卡·赖斯就走到我的桌旁。她穿了一件软褶白领的黑色平纹绉纱朴素长裙,显得更白净漂亮了。

“黑斯廷斯上尉,我要见波洛先生,他起床了吗?”

“我现在就领你去,”我说道,“他应该在客厅。”

“谢谢。”

“我希望,”我们一起走出餐厅时,我说道,“你睡得还好吧?”

“我吓坏了,”她说道,仿佛有心事,“但是,当然啦,我不认识那位可怜的姑娘。不像我跟尼克那么熟。”

“我猜你以前从没见过那姑娘吧?”

“就见过一次……在斯卡伯勒。她过来跟尼克一起吃午饭。”

“这对她父母真是巨大的打击。”我说道。

“太可怕了。”

但是她说这话时显得非常冷淡。我觉得她太自私了,只要事不关己,就毫不在乎。

波洛已经吃过了早饭,正坐在那里读报。他站起身来,用他习惯性的法式礼仪欢迎弗蕾德丽卡的到来。

“太太,”他说道,“欢迎,欢迎!”说着他拖了把椅子过来。

她微微一笑表示感谢,然后坐了下来,两只手搁在扶手上。她直着身子坐在那儿,双眼直视前方,没有急于开口。这种沉默让人感觉有些不自在。

“波洛先生,”她终于开口说道,“我想,毫无疑问……昨天晚上发生的不幸同以前的没有什么两样,我是说……凶手针对的是尼克?”

“太太,当然毫无疑问。”

弗蕾德丽卡微微皱了皱眉头。

“尼克总是有神灵保佑。”她说道。

我听得出她话里有话,但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大概是所谓的好运连连吧。”波洛说道。

“有可能。和命运对抗是没有用的。”

此时她的声音里只有厌倦。过了一会儿,她接着说道:“我必须请你原谅,波洛先生,也请尼克原谅。直到昨天晚上,我才相信这一切。我做梦也想不到竟然这么危险。”

“是吗,太太?”

“我知道每件事情都要仔细……调查,并且尼克身边的人都会成为怀疑对象。虽然可笑,但的确是实情。波洛先生,我说得对不对?”

“你非常聪明,太太。”

“那天你问了我一些塔维斯托克的问题,波洛先生。既然你迟早会知道,我还是现在就告诉你实情吧。当时我不在塔维斯托克。”

“不在,太太?”

“上星期一我和拉扎勒斯先生就开车到这一带来了。我们不想引起别人的闲话,于是就住在一个叫谢拉科姆的小地方。”

“那儿离这里大约有七英里远吧,太太?”

“差不多……是的。”

她的声音还是充满倦意。

“我可以冒昧问一问吗,太太?”

“现在还有什么冒昧不冒昧的?”

“太太,也许你是对的。那么,你跟拉扎勒斯成为朋友有多久了?”

“我是半年前认识他的。”

“你……喜欢他,太太?”

弗蕾德丽卡耸了耸肩。

“他……很有钱。”

“哦!”波洛叫道,“这话说出来就不大好听了。”

她好像觉得挺有趣。

“那还不如我自己来说吧,总比你替我说要好。”

“嗯……当然总是这样的。容我再说一遍,太太,你非常聪明。”

“你大概要送我一张奖状了吧。”弗蕾德丽卡说着站起身来。

“没别的事要告诉我吗,太太?”

“我想没有了……没了。我要带些花儿去看看尼克,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啊,你真是太好了。太太,谢谢你的坦率。”

她眼神锐利地瞥了他一眼,欲言又止,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我为她打开了房门,她冲我淡淡一笑。

“她很聪明,”波洛说道:“但赫尔克里·波洛也不傻!”

“你这话什么意思?”

“她是要强迫我接受‘拉扎勒斯很有钱’这个印象……”

“我得说这让我很反感。”

“我亲爱的朋友,你总是把正确的观点用错了地方。现在不是争论情操是否高尚的问题。如果赖斯太太有一个富有并且能满足她一切欲望的挚爱男友,她根本没必要为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钱财去谋害她最要好的女友。”

“哦!”我说道。

“现在才明白过来?”

“你为什么不阻止她到疗养院去?”

“何必我来插手?是赫尔克里·波洛不让尼克小姐会见朋友吗?太笨了!是医生和护士。那些讨厌的护士!只知道规章制度,听从‘医生命令’的护士。”

“你不怕护士会让她进去?尼克有可能坚持要见她的。”

“亲爱的黑斯廷斯,除了我们两个,谁也进不去。说到这个,我们现在还是就去看看尼克吧,越快越好。”

客厅的门被撞开了,乔治·查林杰闯了进来,满面怒容。

“喂,波洛先生,”他说道,“这是什么意思?我打电话到尼克住的那家该死的疗养院,想问问她的情况,还想知道什么时候方便去看她,但他们说医生不让任何人进去探望。我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直说吧,是不是你干的好事?还是尼克真的吓出大病来了?”

“我跟你说吧,先生,我无权干涉疗养院的事;我没这个胆量。你为什么不打电话问问那个医生……他叫什么来着?哦,是格雷厄姆医生。”

“我打过了。他说尼克的情况跟预料的一样好——都是老一套。我知道这些把戏,我叔叔就是个医生,在哈利街(注:伦敦哈利街有许多名医居住。),是神经科专家、心理分析师……还懂其他一些什么。说一些安抚的话好把亲朋好友挡回去,这些我都知道。我不相信尼克的状况还不适合会客,肯定是你在里面捣鬼,波洛先生!”

波洛冲他温厚地笑了笑。的确,我总是发现波洛对热恋中的人向来有一种好感。

“现在听我说,我的朋友,”他说道,“要是一个人可以进去,其他的人就挡不住了。你明白了吗?要么全都可以进去,要么一个也不可以进去。我们希望尼克安全,你和我,对不对?没错!那你就明白了:一个都不能进。”

“我懂了,”查林杰慢吞吞地说道,“可是……”

“啧!别再说了,甚至刚才说过的话也要忘掉。谨慎,绝对的谨慎,这才是现在特别需要的。”

“我可以守口如瓶。”水手轻声说道。

他转身走到门口,又停下来说:“花总可以送吧?只要不是白花。”

波洛笑了。

“现在,”见查林杰关上门,波洛说道,“趁查林杰、赖斯太太,也许还有拉扎勒斯,他们都跑到花店去,我们赶紧悄悄地去疗养院吧。”

“去搞清楚那三个问题的答案?”我说道。

“是的,我们要问一问。不过其实我已经知道了。”

“什么?”我大叫道。

“是的。”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在我吃早饭的时候,黑斯廷斯,答案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告诉我吧。”

“不,你还是亲耳听听小姐的回答吧。”

然后,似乎为了引开我的好奇心,他把一封拆开的信递给我。

这是波洛请来鉴定老尼克·巴克利肖像画的专家寄来的鉴定报告。报告明确指出,那幅画最多值二十英镑。

“瞧,一个疑点澄清了。”波洛说道。

“这个老鼠洞里没有老鼠。”我说道,想起了以前波洛曾经说过的隐喻。

“哈,你还记得?对,正如你所说,这个老鼠洞里没有老鼠。只值二十英镑但拉扎勒斯却出价五十英镑。这个看似精明的年轻人,他的判断力可真糟糕。不过,我们该出发了。”

疗养院坐落在一个小山头上,可以俯瞰整个海湾。一个白衣看护领着我们走到楼下的一个小会客室,然后又来了一位手脚麻利的护士。

她一眼就认出了波洛。显然她已经得到了格雷厄姆医生的指示,并且知道这位矮个子侦探的外貌。她面露微笑。

“巴克利小姐晚上睡得很好,”她说道,“请跟我来吧。”

在一间阳光充足,布置得十分舒适的房间里,我们见到了尼克。她躺在一张窄小的铁床上,看起来像个疲倦的孩子。她脸色苍白,双眼却有些发红,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你们来了真好。”她毫无生气地说道。

波洛握住了她的双手。

“勇敢些,小姐,活着总是好的。”

这些话令她一惊。她仔细端详波洛的脸。

“哦,”她说道,“哦……”

“你现在还不肯告诉我,小姐,是什么事让你近来郁郁寡欢?是要我来猜吗?小姐,请允许我对你表示最深切的同情。”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原来你知道了。啊,现在谁知道了都无所谓,一切都成了过眼云烟,我永远也见不到他了。”

她失声痛哭起来。

“勇敢些,小姐。”

“我再也没有勇气了,在这几个星期里全用完了。我一直就抱着希望……直到最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我怔怔地看着他们,一个字也没听懂。

“瞧可怜的黑斯廷斯,”波洛说道,“他不知道我们在说些什么。”

她和我四目相对。

“迈克尔·斯顿,那位飞行员,”尼克说道,“我跟他订婚了……可现在他死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