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一章 动机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一下子呆住了。

我转向波洛。

“你指的就是这个?”

“是的,我的朋友。今天早上我才知道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怎么猜出来的?你说吃早饭时答案就出现在眼前。”

“是这样的,我的朋友,就在报纸的头版。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吃晚饭时的谈话……就恍然大悟了。”

他又转向尼克。

“你是昨天晚上知道消息的?”

“是的,听收音机。我借口说要去打电话,其实是想一个人去听听收音机……万一……”她把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然后我就听到……”

“我知道,我知道。”波洛握住了尼克的双手。

“太可怕了。可是客人们都来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过去,就像一场噩梦。我似乎灵魂出窍……举止却和往常一样,但是有些不自然。”

“是的,是的,我完全理解。”

“后来,当我去拿弗莱迪的披肩时……我一下子崩溃了,但还是马上振作了起来。玛吉一直在说要找她的外套,最后她拿了我的披肩出去了。我稍微补了点妆,也跟着出来了,可是她却……已经死了……”

“嗯,一定是严重的打击。”

“你不懂,当时我气极了!我宁愿死的是我!我想死……但我却活着,还不知要活上多久!迈克尔死了……淹死在太平洋里。”

“可怜的孩子。”

“我告诉你,我不想活了,我讨厌活着!”她失声痛哭起来。

“我明白,我全都明白。对我们每个人来说,小姐,总会遇到生不如死的时刻。但总会过去的……悲痛和忧伤都会过去的。我知道,你现在不会相信的,像我这样的老头子讲什么都没有用,都是废话。你是这样想的,废话连篇。”

“你以为我会忘记……然后嫁给别人吗?绝不!”

她坐在床上,双手紧紧地绞在一起,双颊泛着红晕,看上去十分凄美。

波洛温柔地说道:“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非常幸运,小姐,曾经被这么勇敢的人——一个英雄爱过。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在勒图凯……去年九月,快一年了。”

“后来你们订婚了。什么时候的事?”

“刚过圣诞节。不得不保密。”

“为什么呢?”

“因为迈克尔的叔叔,马修·斯顿老爵士。他只爱飞鸟,痛恨女人。”

“唉!真是不可理喻。”

“是呀,但我不全是这个意思。老马修脾气非常乖戾,认为女人会毁了男人。而迈克尔完全依靠他。他很喜欢迈克尔,为这个侄儿感到自豪。那架水陆两用飞机和环球飞行的费用都是他出的。这次环球飞行是他和迈克尔一生中最大的希望。只要迈克尔飞行成功了,他就可以在叔叔面前有求必应。就算到时候,老马修对我们的事大发雷霆,也不会真正有事。因为迈克尔已经成为世界闻名的探险英雄,他叔叔到头来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是的,是的,我明白。”

“但是迈克尔说,如果事先走漏了风声,那就非常糟糕了。我们必须守口如瓶。我做到了,对谁也没讲……哪怕是弗莱迪。”

波洛叹息了一声。

“要是你告诉我就好了,小姐。”

尼克凝视着他。

“有什么区别吗?这跟神秘的谋杀案有什么关系呢?我向迈克尔保证过,我会守口如瓶。当然,这太痛苦了,焦虑和不安一直折磨着我。每个人都说我神经过敏,但我却有口说不出。”

“是的,我完全理解。”

“他以前也失踪过一次,是去印度飞越沙漠的途中。当时真叫人绝望,但后来化险为夷,他修好了飞机。我一直对自己说,这一次的情况也跟上次一样。大家都说他必死无疑……但我始终给自己鼓气,对自己说他一定会没事。然后……昨天晚上……”

她的声音越来越轻。

“直到那时你还一直抱着希望?”

“我也说不清,也许是不愿相信吧。最痛苦的是对谁也不能说。”

“是啊,我想象得到。你从没想过告诉谁吗?比如赖斯太太?”

“有时我非常非常想。”

“你想她会不会猜到了?”

“我想不会,”尼克思忖着说道,“她从没提过。当然她有时会做一些暗示,说什么我们是推心置腹的好朋友之类的。”

“当迈克尔的叔叔去世时,你也从没打算告诉过她吗?他大概是一个星期前死的。”

“我知道,他是动手术之后死的。我原本是想说的。但这个时候说是不是太那个了?我是说,这么做是不是在显摆……在这么敏感的时候,所有的报纸都在报道迈克尔的消息。如果我说出来,记者们就会蜂拥而至。这么做太丢人了,迈克尔知道了肯定会不高兴。”

“我赞同你的想法,小姐。你不能公开宣布。但我想你可以私下里告诉朋友。”

“我确实对一个人暗示过,”尼克说道,“我觉得这样才公平。但不知道那个人听懂了没有。”

波洛点了点头。

“你和你表哥维斯先生的关系好吗?”他突然换了个话题。

“查尔斯?你怎么会想到问他?”

“随便问问而已。”

“查尔斯是个好心人,”尼克说道,“当然他也非常古板,从没有离开过这一带。我觉得他对我并不是很满意。”

“唉!小姐,小姐!但我听说他也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呢!”

“对一个人不满意并不妨碍对这个人充满热情。查尔斯觉得我的生活方式是不安分的。他不满意我的鸡尾酒会、我的梳妆打扮、我的朋友圈子和我的言谈举止。但他还是觉得我很有魅力。我想,他总是希望改造我。”她顿了顿,然后眨了眨眼睛问道,“这些事你是从哪儿打听来的?”

“你可不要把我说出去,小姐。我和那位澳大利亚女士,克罗夫特太太聊过几句。”

“她倒是个可爱的老太太……只要你有时间听她瞎讲。都是些多愁善感的话题:爱情啦、家庭啦、孩子啦……婆婆妈妈的事情。”

“我也是一个守旧的多情绅士呀,小姐。”

“是吗?我倒觉得你们两位当中,还是黑斯廷斯上尉更多愁善感一些。”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

“他生气了,”波洛幸灾乐祸地说道,“不过你说得对,小姐。没错,你是对的。”

“胡说。”我生气地说道。

“黑斯廷斯有非常少见的纯洁天性,经常让我伤透了脑筋。”

“别胡说了,波洛。”

“首先,他见不得邪恶存在。然后,一旦真的见到,他就会表现出十足的正义凛然。总之,是非常少见的善良天性。不,我的朋友,我不会让你反驳的,你就是我说的这种人。”

“你们俩对我都非常好。”尼克温柔地说道。

“唉,小姐,这没什么。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做呢。首先,你还得住在这里,你要服从命令,照我说的去做。这一点是没有商量余地的。”

尼克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

“你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无所谓了。”

“现在你不能见任何朋友。”

“我无所谓,谁也不想见。”

“这对你来说是消极,但对我们来说却是积极的。好了,小姐,我们要走了,不再打扰你了,节哀顺变吧。”

他走到门口,握住门把手,然后又转过头来问道:“顺便问一下,你以前提到过你立了一份遗嘱。这份遗嘱在什么地方?”

“哦,大概放在什么地方了吧。”

“是在悬崖山庄吗?”

“是的。”

“是在保险柜里,还是锁在抽屉里?”

“唉,我真的不知道。总会在某个地方吧,”她皱起了眉头,“我的东西是随便乱放的。文件之类的东西很可能放在书房的写字台里,大多数的账单也是放在那里。遗嘱也可能在里面。要不然就是在我的卧室里了。”

“我可以去找找吗?”

“如果你想去,当然可以。随便翻好了。”

“多谢了,小姐。那我就打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