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四章 遗嘱失踪之谜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们直接回到了疗养院。见到我们,尼克相当惊讶。

“是啊,小姐,”见尼克投来吃惊的目光,波洛说道,“就像变魔术一样,我又冒出来了。首先我要告诉你,我们把你的那些东西收拾好了,现在井井有条了。”

🌵 鲲+弩-小+說k u n n u - c o m +

“是该整理一下了。”尼克忍不住微笑道,“波洛先生,你一直是一丝不苟的吧?”

“你问问我的朋友黑斯廷斯好了。”

那姑娘充满好奇地望着我。

我就跟她讲了一些波洛无伤大雅的怪癖——烤面包非得是从方方正正的一整条面包上切下来的不可;鸡蛋的个头要大小一致;反对打高尔夫球,认为只是“胡闹、全凭运气”,唯一还不错的竟然是开球区!最后我又跟她讲了一个著名的案件,侦破那个案件完全归功于波洛有收拾壁炉架上的装饰品的习惯。

波洛含笑听着。

“他像是在讲故事,不过,”等我说完,他说道,“总的来说是真话。你想想看,小姐,我总是苦口婆心地劝黑斯廷斯要把头发中分而不是侧分。你瞧他那个样子,一点儿都不对称,怪模怪样的。”

“那你看我也一定不顺眼啦,波洛先生,”尼克说道,“我的头发也是侧分的。想必你一定满意弗莱迪,她的头发是从中间分开的。”

“难怪那天晚上他对赖斯太太大献殷勤,”我不怀好意地说道,“现在我才明白了。”

“得啦,”波洛说道,“我到这儿来是有正经事要办的,小姐。你那份遗嘱我没找到。”

“哦,”她皱起了眉头,“真的很要紧吗?毕竟我还没死。人死了,遗嘱才重要,是吧?”

“说得对。不过我对你的这份遗嘱很有兴趣,而且我还有几个想法。小姐,再想一想。你会把它放在什么地方?你最后一次看到它是在哪儿?”

“我好像没有特别把它收起来,”尼克说道,“我从来就没有固定放东西的习惯。可能塞在哪个抽屉里了吧。”

“你有没有把它放进壁龛里?”

“哪里?”

“壁龛。你的女佣埃伦说,在客厅或者书房里有一个秘密的壁龛。”

“胡说,”尼克说道,“我从来没听说过。埃伦是这么说的吗?”

“对。她好像很早就在这幢房子里帮忙了。有人把那个壁龛指给她看过。”

“我倒是头一次听说。大概我祖父是知道的吧,但他从没跟我说起过。如果真有壁龛的话,我相信他会告诉我的。波洛先生,你肯定埃伦不是信口开河?”

“不,小姐,我也吃不准。我觉得你那位埃伦有一些古怪。”

“哦?我倒不认为。威廉是个白痴,他们的儿子凶恶残忍,不过埃伦很好,值得尊敬。”

“小姐,昨天晚上你允许她出去看焰火,是吗?”

“当然啦。他们总是先出去看焰火,然后才回来收拾饭桌的。”

“可是她没有去看。”

“不,她出去了。”

“你怎么知道的,小姐?”

“哦……哦……其实我并不知道。我叫她出去看焰火,她还说谢谢我……所以,我想她一定出去了。”

“恰恰相反,她待在了屋子里。”

“可是……多怪呀!”

“你觉得怪?”

“是的,我敢肯定她以前不是这样。她有没有说原因?”

“我想她没有说出真正的原因。”

尼克疑惑地看着他。

“这……很重要吗?”

波洛摊开双手。

“我也说不出,小姐。这很奇怪,我只能这么说。”

“那个什么壁龛,”尼克琢磨着说道,“我也觉得古怪……叫人无法相信。她指给你在哪儿了吗?”

“她说她想不起来了。”

“我绝不相信有这种东西。”

“但听她的口气,好像是有的。”

“她一定是快疯了,可怜的人。”

“但她讲得相当详细。她还说悬崖山庄不吉利。”

尼克微微打了一个寒噤。

“这倒有可能被她说中了,”她慢吞吞地说道,“有时我也这么想。在那幢房子里总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她的眼睛睁大了,黑色的瞳人显露出呆滞的、自觉命已注定的神情。波洛赶紧换了个话题。

“我们离题太远了,小姐。还是说说遗嘱吧。玛格黛勒·巴克利小姐的遗嘱。”

“我把这句话写进了遗嘱,”尼克有些得意,“我还写了‘付清所有的债务和费用’。这句话我是从一本书里看来的。”

“你没有用正规的遗嘱纸?”

“没有,时间不够了。我当时正要住到疗养院去,况且克罗夫特先生说用遗嘱纸相当危险,不如写个简单的遗嘱,用不着那么正规。”

“克罗夫特先生?他也在场吗?”

“是的。就是他问我有没有立过遗嘱。我自己从来没想过这事。他说万一我死了——”

“没有遗嘱。”我插了一句。

“对,他说万一我死了却没有遗嘱,大部分财物就会充公,那太可惜了。”

“他的提醒很对啊,这位出色的克罗夫特先生!”

“是啊,”尼克热情地说道,“他还把埃伦和她丈夫叫来做见证人。唉!我多糊涂啊!”

我们困惑地看着她。

“我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糊涂虫,竟然叫你们到悬崖山庄去找。遗嘱在查尔斯那里,是的,在我表哥查尔斯·维斯那里!”

“嗯!这就说得通了。”

“克罗夫特先生说,律师最适合保管遗嘱了。”

“太对了,克罗夫特先生人可真好。”

“男人有时挺有用处的,”尼克说道,“律师或者银行家……他是这么说的。我就说查尔斯最合适了,后来我们就把遗嘱装进了信封,直接给他寄去了。”

她叹了一口气,身子往后靠在枕头上。

“很抱歉我竟然这么傻。好在总算想起来了,查尔斯拿了遗嘱,如果你们想看,他当然会交给你们的。”

“这需要有你的授权。”波洛微笑着说道。

“不至于吧。”

“不,小姐,只是为了谨慎。”

“好吧,我还是觉得多此一举。”她从床头的一个小架子上拿出一张纸。“我该怎么写?‘请让人家也看看’?”

“什么?”

波洛露出一副怪相,我不禁大笑。

波洛只好口授,尼克一一写在纸上。

“谢谢,小姐。”他接过字条说道。

“抱歉给你们添了这么多的麻烦。但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有时候人会突然忘事儿的。”

“如果脑子里井井有条,就什么也不会忘记了。”

“教训得对,”尼克说道,“你让我很自卑。”

“这没必要。再见了,小姐。”他打量了一下房间,“你的花很美呀。”

“是吗?康乃馨是弗莱迪送的,玫瑰花是乔治送的,百合花是吉姆·拉扎勒斯送的,再看这个……”

她揭开了身边盖在一个大篮子上面的包装纸,里面满满地装着温室里种出来的葡萄。

波洛脸色一变,急忙走上前去。

“你没吃过吧?”

“还没有。”

“千万别吃。小姐,凡是外面送进来的都不能吃。懂吗?”

“哦!”

她怔怔地看着他,脸上渐渐地失去了血色。

“我懂了。你觉得……你觉得事情还没完。你觉得他们还会动手?”她低声说道。

波洛握着她的手。

“别去想了。这儿是安全的。不过记住……外面送来的东西千万不能吃!”

离开房间时我回头看了一眼,只见尼克靠在枕头上,脸色苍白,满脸的不安。

波洛看了看表。

“不错,时间刚刚好,还来得及在查尔斯·维斯出去吃午饭之前见到他。”

一到维斯的事务所,我们马上就被领进他的办公室。

这位年轻的律师起身迎接我们,和往常一样不动声色。

“早上好,波洛先生,有什么可以效劳的吗?”

波洛直接拿出了尼克写的纸条。他接过去看了看,然后抬起眼睛,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们。

“对不起,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巴克利小姐写得不够明白吗?”

“这里写的是,”他用指甲弹着那张纸,“她要我把去年二月份她立的,并委托我保管的遗嘱交给你。”

“不错,先生。”

“但是我亲爱的先生,她并没有把什么遗嘱交给我保管过!”

“什么?”

“据我所知,我表妹从没有立过遗嘱,我也根本没有为她起草过遗嘱。”

“她是自己写的,写在一张便笺纸上,并且寄给了你。”

律师摇了摇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只能说我从来就没收到过。”

“真的,维斯先生……”

“我从没有收到过这样的东西,波洛先生。”

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波洛站起身来。

“维斯先生,那没什么好多说的了。肯定是出了什么岔子。”

“肯定的。”他说着也站起身来。

“再见,维斯先生。”

“再见,波洛先生。”

当我们又回到大街之后,我对波洛说道:“竟然会这样。”

“没错。”

“你认为他在撒谎吗?”

“不好说。维斯先生不仅脸上不动声色,而且他的内心也很难捉摸。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他不会改口。他从没有收到过那份遗嘱,他会坚持这一点的。”

“尼克邮寄遗嘱,总该有一张收据吧。”

“这个孩子才不会想到要收据呢,她把它寄出去就抛到脑后了。就是这样。何况那天她急着要住到疗养院去割盲肠,哪里还顾得了别的。”

“那我们怎么办?”

“哎呀,我们去找克罗夫特先生,看看他还能想起什么。这件事就是他弄出来的。”

“无论如何,他从中也得不到什么好处。”我想了想说道。

“是的,是的。我确实看不出他有利可图。他可能只是好管闲事……喜欢去管邻居的闲事。”

我觉得这确实符合克罗夫特的性格。就是这种包打听的人让我们的生活是非不断。

我们来到克罗夫特家时,他正卷起袖子在厨房忙着。小屋里香气四溢。见我们进来,他马上放下了手中的锅铲,急着要跟我们聊一聊那桩凶杀案。

“请等一会儿,”他说道,“我们到楼上去吧。孩子他妈可有兴趣啦,要是我们在这里说,她肯定会恼火的。喂,米莉,两位朋友上来啦!”

克罗夫特太太热情地迎接我们,急着打听尼克的消息。相比她的丈夫,我更喜欢她一些。

“你说那可怜的姑娘还住在疗养院里?”她说道,“我敢肯定她一定是崩溃了。多可怕呀,波洛先生,可怕至极。一个无辜的姑娘被枪杀了,简直无法想象,真的。而且不是发生在什么蛮荒之地,就发生在这古老国家的中心!搞得我一晚上都睡不着。”

“现在我都不敢出门把你一个人留在这儿,老伴,”她的丈夫穿上外套也加入了谈话,“一想到昨天晚上你一个人待在家里,我就有些发抖。”

“你可不能再离开我一个人出去了,我跟你说,”克罗夫特太太说道,“天黑之后无论如何不可以。我还想离开这个地方呢,越快越好。我对这儿的想法再也不会跟以前一样了。我想,可怜的尼克·巴克利以后肯定不敢睡到她那幢老房子里了。”

把话题转到我们此行的目的看来有一些困难。克罗夫特夫妇非常健谈,而且急于知道一切。死者的家属来了没有?什么时候举行葬礼?会不会验尸?警方怎么想?有没有找到线索?据说在普利茅斯有人被捕,是不是真的?诸如此类。

在回答了所有这些问题之后,他们坚持要留我们吃午饭。波洛只好找了个借口,说是已经约好中午要赶回去和郡警察局局长一起吃午饭,他们这才作罢。

终于谈话出现了一个暂停,于是波洛赶紧提出了他的疑问。

“哦,”克罗夫特先生拉了拉窗帘绳,又把它放下,心不在焉地皱起了眉头,“我当然记得。大概是我们到这儿不久的事。我想起来了。盲肠炎……医生是这么说的……”

“可能根本就不是盲肠炎,”克罗夫特太太插嘴说道,“这些医生,只要可能,他们总是想给你来一刀,而你的病根本就不需要动刀。她大概只是消化不良什么的,他们就给她照X光,说还是开刀的好。就这样,那可怜的丫头就赶到那儿去了。”

“我只是随便问了一下,”克罗夫特先生说道,“问她是不是立过遗嘱。基本上是开玩笑吧。”

“后来呢?”

“她就马上动笔写了,还说要到邮局去买一张遗嘱纸,但我劝她不必小题大做了。有人跟我说过,立一份正式的遗嘱相当麻烦。反正她表哥是律师,以后他也可以为她起草一份正式的。当然,我知道不会有事的,只不过是预防万一而已。”

“见证人是谁?”

“哦,埃伦,就是那个女用人,还有她丈夫。”

“后来呢?这份遗嘱怎么处理的?”

“哦,我们把它寄给了维斯,就是那个律师,你知道的。”

“确实寄出去了吗?”

“我亲爱的波洛先生,是我亲自寄的。就投在门口的那个信箱里。”

“那么,如果维斯先生说他从没收到过这份遗嘱……”

克罗夫特怔住了。

“你是说邮局把它弄丢了?哦,这不可能。”

“反正你肯定是寄出去了?”

“千真万确,”克罗夫特先生认真地说道,“我可以发誓。”

“好吧,”波洛说道,“其实也不要紧,尼克小姐还活着呢。”

我们告辞返回旅馆。波洛说道:“好啊!谁在撒谎?克罗夫特先生,还是查尔斯·维斯先生?我得承认,我看不出克罗夫特先生有什么理由要撒谎。把遗嘱藏起来对他毫无好处,何况立遗嘱还是他的建议。不,他没有问题,他说得够清楚了,而且跟尼克讲的也吻合。但是……”

“怎么啦?”

“但是我很高兴我们去的时候他正在烧菜。在厨房桌子上的那张报纸上,他留下了油腻腻但相当清晰的拇指和食指指纹。我趁他没留意撕了下来。我会把指纹送到苏格兰场的杰普督察那里,请他去查一查。他有可能会告诉我们一些情况的。”

“什么情况?”

“听我说,黑斯廷斯,我总觉得这位和蔼可亲的克罗夫特先生有点好得过分了。现在,”他又加了一句,“我们去吃午饭吧,我饿得都快昏倒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