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五章 弗蕾德丽卡的反常之举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波洛借口跟郡警察局局长有约看来并非完全是谎话。刚吃过午饭,韦斯顿上校就来拜访我们了。

他是个有军人风度的高个子,外表英俊,跟波洛显得相当熟,对他所取得的成就也表现出恰如其分的敬意。

“有你在这儿,真是我们的幸运啊,波洛先生。”他说了一遍又一遍。

他担心自己不得不求助于苏格兰场,其实他一心想独力侦破此案,抓获凶手。所以,有波洛在附近,令他颇感欣慰。

而波洛呢,就像我所断定的,也完全信赖这位上校。

“真是奇怪呀,”上校说道,“从没听说过这样的案子。嗯,那姑娘待在疗养院是足够安全了,但你不可能一直让她住在那里。”

“上校先生,难就难在这里。要解决,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我们必须逮到凶手。”

“这可不太容易。”

“啊,这我知道。”

“证据!找到证据是极为可能的。”

他茫然地皱起眉头。

“没有一个案子不是困难重重,根本就没有定例可循。如果我们能找到那把手枪……”

“手枪很有可能在海底。也就是说,如果这个凶手稍微有点常识的话。”

鲲+弩-小+说+ ww w +k u n n u - c o m +

“唉!”韦斯顿上校说道,“但凶手常常没有。有些人干出来的蠢事往往会叫你诧异。我说的不是凶手——这一带不常发生凶杀案,我很高兴能这么说——我说的是治安法庭的案子。这些人会蠢到让你叹为观止的地步。”

“他们的心智大概不同吧。”

“是的……也许吧。如果维斯就是凶手,呃,我们就很难继续了。他很谨慎,也是个稳健的律师,不会再轻举妄动的。如果是那个女的就好办多了,十有八九她还会再犯。女人是没有耐心的。”

他站起身来。

“明天上午验尸,验尸官会跟我们合作,尽量不会声张的。我们现在要暗中进行。”

他朝门口走去,突然又转身走回来。

“天哪,我几乎忘了一件事,你肯定会感兴趣的,并且我要听听你的意见。”

他又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有字迹的纸片,递给了波洛。

“我的手下在搜查花园时找到了这个,离你们看焰火的地方不远,这是他们找到的唯一有点儿用的东西。”

波洛把纸片摊平。上面的字写得很大,而且零零散散的。

“……必须马上弄到钱,不然的话,你……就将发生。我警告你。”

波洛皱起眉头,把纸片看了一遍又一遍。

“很有意思,”他说道,“可以交给我吗?”

“当然可以。上面没有指纹,如果你能有所发现,那我就太高兴了。”

韦斯顿上校又站了起来。

“我真的要走了。明天就要验尸了。对了,你不会被请去做证人,只会请黑斯廷斯上尉。我们不想让记者知道你也在办这个案子。”

“我明白。那个可怜的姑娘有什么亲戚吗?”

“她父母今天会从约克郡赶过来,大概五点半到。真可怜哪,我实在同情他们。他们打算第二天就把遗体带回去。”他摇了摇头,“这是件不愉快的事,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它,波洛先生。”

“谁会喜欢呢,上校先生?正如你所说的,这件事让人不愉快。”

他走了之后,波洛又检视了一遍纸片。

“有重要线索吗?”我问道。

他耸了耸肩。

“怎么说呢?这是一封勒索信!在那天晚上的晚会中,我们里面的某个人因为某种很不愉快的事而急需一笔钱。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不认识的人。”

他透过一个小小的放大镜查看字迹。

“黑斯廷斯,你觉得这种笔迹眼熟吗?”

“我有点儿印象……啊!想起来了……是赖斯太太的信。”

“没错,”波洛缓缓地说道,“是很像,确实很像。这就奇怪了。不过我想这不是赖斯太太的笔迹。”这时有人敲门,他说道,“请进。”

来的是查林杰中校。

“我只是顺便过来看看,”他解释道,“想知道你们有没有什么进展。”

“哎呀,”波洛说道,“现在我倒觉得退步了,大踏步后退。”

“太糟了。但我不相信,波洛先生。我听说过你的事迹,你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大家都说你从没有失败过。”

“那不是事实,”波洛说道,“一八九三年在比利时我就失败过。还记得吗,黑斯廷斯?我跟你讲过,那个巧克力糖果盒的案子。”

“记得的。”我微笑着说道。当时波洛跟我讲了那件事情之后,又指示我说,如果今后我发现他得意忘形了,就跟他说“巧克力糖果盒”。而就在他刚说完仅仅过了一分零十五秒我就用上了,这下子令他恼羞成怒。

“哦,”查林杰说道,“那是老早以前的事了,不算。你会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的,不是吗?”

“这我可以发誓,赫尔克里·波洛是说话算数的。我是一条嗅到味道就绝不放弃追踪的猎狗。”

“好!那有什么想法没有?”

“我怀疑两个人。”

“我想我不该打听吧?”

“我也不会告诉你。听我说,我也可能弄错了。”

“我相信我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查林杰微微眨了眨眼睛说道。

波洛冲着面前这张古铜色的脸宽容地笑了笑。

“你是八点三十几分离开德文波特的,到达这里是十点过五分,也就是案发后二十分钟。但德文波特离这儿只有三十几英里,因为道路通畅,这段路程通常你只要一个小时就够了。所以,你瞧,你的不在场证明还是有漏洞的。”

“啊,我……”

“你要知道,我得查明每一件事情。依我看,你的不在场证明并不完美。不过除了不在场证明,还有其他一些情况对你有利。我想,你很想跟尼克小姐结婚吧?”

这个水手的脸一下子红了。

“我一直就想娶她。”他嗓音沙哑地说道。

“没错,是啊。但尼克小姐已经和另一个人订婚了。也许它会成为杀掉情敌的理由,但其实没有必要了……他已经像一个英雄似的死了。”

“这么说是真的了……尼克跟迈克尔·斯顿订过婚了?今天早上城里传得沸沸扬扬的。”

“是呀,消息传这么快可真有趣。你以前就从来没有怀疑过?”

“我知道尼克跟别人订了婚,两天前她告诉我的。但她没有说那个人是谁。”

“是迈克尔·斯顿。而且我想他给她留下了一大笔财产呢,不过这一点请不要让别人知道。唉!我敢肯定,现在杀掉尼克完全不是时候。从你的角度来看。眼下她正在为恋人抹眼泪呢,但她的心总会平静下来。她还年轻,我想,先生,她对你又是青睐有加……”

查林杰沉默了一会儿。

“如果是……”他喃喃地说道。

这时传来敲门声。进来的是弗蕾德丽卡·赖斯。

“我一直在找你,”她对查林杰说道,“他们告诉我你在这儿。我想知道你有没有把我那块表拿回来。”

“哦,拿回来了,今天上午我去拿的。”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表交给她。这块表的样子很少见——圆圆的像个球,还配有黑色波纹图样的表带。我记得在尼克·巴克利的手腕上也见到过一块很像的表。

“我希望它现在能走得准一些了。”

“真烦人,它老是出毛病。”

“这玩意儿只是为了好看,太太,一点儿也不实用。”波洛说道。

“不能两全其美吗?”她挨个儿打量着我们,“我是不是打断了你们的谈话?”

“没有,太太,真的,我们只不过聊聊流言飞语……没有谈那件凶杀案。我们在说消息怎么会传那么快……现在每个人都知道尼克小姐跟死去的飞行勇士订婚了吧?”

“这么说尼克确实跟迈克尔·斯顿订婚了!”弗蕾德丽卡惊叫道。

“你大吃一惊,对吧?”

“有一点儿,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确实知道去年秋天他对尼克有好感。他们老是在一起。但后来,圣诞节之后,他们之间好像冷淡下来了。据我所知,他们几乎不见面了。”

“这是个秘密,他们一直守口如瓶。”

“我猜是马修老爵士的缘故,他真有点老糊涂了。”

“你始终没有猜疑过吗,太太?你和小姐可是亲密无间的知己呀。”

“只要有必要,尼克一定会守口如瓶的,”弗蕾德丽卡喃喃地说道,“我终于明白了最近她为什么老是紧张不安了。唉!从她前几天说的话里我应当猜到的呀!”

“你那位年轻的朋友很迷人呢,太太。”

“吉姆·拉扎勒斯那小子有段时间也是这么想的。”查林杰冒失地大笑着说道。

“唉!吉姆……”她耸了耸肩,但我想她是生气了。

她转向波洛。

“告诉我,波洛先生,你有没有……”

她不再说下去,修长的身子摇晃起来,脸色也更加苍白了。她的双眼直盯着桌子的中央。

“不大舒服吗,太太?”

我拉了一把椅子过去,扶她坐下。她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好了,没事了。”

然后她身子往前凑了凑,双手捧住了脸。我们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一会儿之后,她坐直了身体。

“多荒唐呀!亲爱的乔治,别那么担心。我们来说说那件凶杀案吧。说些刺激的话题。我想知道波洛先生是不是找对了路。”

“现在说还为时太早,太太。”波洛不置可否地说道。

“但你总有想法了吧,是吗?”

“也许吧。但我需要更多的证据。”

“哦!”她的声音听起来很含糊。

突然她站起身来。

“我头疼,得去躺一躺。也许明天他们会让我见尼克的。”

她很快就离开了房间。查林杰皱起了眉头。

“女人的心思永远也猜不透。尼克可能喜欢她,但我不相信她喜欢尼克。不过女人的事总是说不准,成天喊‘亲爱的’,心底却可能在骂‘该死的’。你要出去吗,波洛先生?”

这时波洛已经站了起来,正小心翼翼地掸着帽子上的零星灰尘。

“是的,我要进城去。”

“我没什么事,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当然可以。很荣幸。”

我们离开了房间。波洛说了一声抱歉又转身回去。

“我的拐杖。”出来后他说道。

查林杰微微后退了一步。那根拐杖镶着金色花边,的确很华美。

波洛首先去的是花店。

“我得给尼克小姐送一些花。”他解释道。

他是个相当挑剔的顾客。最后他终于选中了一个华丽的金色花篮,又买了许多橙红色的康乃馨,然后要求用蓝色的丝带扎起来,还打了一个巨大的蝴蝶结。

女店员给了他一张卡片,他在卡片上用花体字写道:“赫尔克里·波洛敬赠。”

“今天早上我送了一些花过去,”查林杰说道,“我应该再送一点水果才好。”

“没用的!”波洛说道。

“什么?”

“我说没用的。吃的东西不能送。”

“谁说的?”

“我说的。我定的规矩,尼克小姐已经牢牢记住了。她懂的。”

“老天!”查林杰说道,他怔怔地瞪着波洛,“原来是这样!你还在……害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