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二章 尾声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要我解释一下吗?”

波洛环顾左右,脸上带着志得意满的笑容,却还假意装出谦卑的模样,对他这一套我最熟悉了。

我们已经移到客厅来了,人数也少了几个。用人们识趣地退了出去,克罗夫特夫妇也被警察带走了。只有我、弗蕾德丽卡、拉扎勒斯、查林杰和维斯留了下来。

“是啊,我得承认……我被愚弄了,被耍得团团转。用你们的话来说,我被小尼克牵着鼻子到处走。哈!太太,你说过你那位朋友是个小骗人精。你说得多么正确啊!一点儿没错!”

“尼克总是说谎,”弗蕾德丽卡镇定地说道,“所以我才不相信她那些死里逃生的奇闻。”

“而我,这个大白痴,竟然相信了她的鬼话!”

“那些意外到底有没有过呢?”我得承认,直到现在我还有一些莫名其妙。

“全是假的。但是设计得很巧妙,所以给人造成了一种印象。”

“什么印象?”

“让人觉得尼克小姐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但我还要从更早的时候讲起。让我把这个故事从头到尾、原原本本地讲给你们听——而不是浮光掠影。

“起先,我们这位尼克小姐是这么一个人:年轻漂亮、轻佻放肆,盲目地迷恋着她的悬崖山庄。”

查尔斯·维斯点了点头。

“我对你说过的。”

“你说得对。尼克小姐热爱悬崖山庄,但她没有钱。房子被抵押出去了。她需要钱——简直做梦都想要——但就是没有办法。后来她在勒图凯遇到了年轻的斯顿,斯顿为她倾倒。她知道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斯顿都是他叔叔的继承人,而且他那位叔叔是个大富豪。好,她觉得自己时来运转了。但是斯顿并非完全被她迷住了,他只是逢场作戏而已。他们在斯卡伯勒见面时,他带她坐上那架飞机兜风,而此时……天公不作美,斯顿遇到了玛吉,两人一见钟情。

“尼克小姐惊得目瞪口呆。在她眼里,玛吉丝毫不解风情,但在斯顿看来就不同了,他觉得玛吉才是唯一。于是他们俩秘密订婚了。只有一个人知晓内情,那个人就是尼克小姐。可怜的玛吉……对她无话不谈。毫无疑问,尼克还读过她堂妹的未婚夫的情书,于是尼克小姐便获悉了斯顿遗嘱的内容。当时她并未留意这个遗嘱,但她并没有忘记这件事。

“接着马修·斯顿爵士突然去世,同时传来迈克尔·斯顿失踪的传闻。于是这位年轻小姐便心生邪念。斯顿并不知道尼克的真名也叫玛格黛勒,他以为她的名字就是尼克。而他的遗嘱非常不正规,仅仅提到了人名。可是在人们眼中,斯顿却是尼克的朋友!别人都认为他们俩才是一对。如果她宣称说自己是斯顿的未婚妻,谁也不会感到意外。但是要想成功,就必须把玛吉除掉。

+鲲-弩+小-說 🍏 w ww· k u n n u· c om·

“时间紧迫。她首先安排要玛吉来陪她几天,然后制造那几起死里逃生的意外。那幅画上的绳子是她自己弄断的,汽车刹车也是她自己动的手脚。而悬崖上的那块滚石……也许是自己掉下来的,也有可能是她捏造的。

“而在这时,她从报纸上看到了我的名字。(我跟你说过,黑斯廷斯,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她的胆子真大,竟然想要利用我!那颗子弹射穿帽檐落在了我的脚边。嘿,多么滑稽,我就这样被拉了进来!我竟然相信她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好啊,她有了一位有分量的见证人在她一边。而我要她去请一个朋友来同住,这也正中了她的下怀。

“她抓住了这个机会,叫玛吉提早一天到圣卢来。

“作案过程其实非常简单!她先离开餐厅,从收音机里证实了斯顿的死讯,然后开始把计划付诸实行。她有足够的时间把斯顿写给玛吉的情书翻出来,并且从中挑选了几封拿到自己的卧室。后来,她和玛吉离开看焰火的人群,回到屋里。她叫她堂妹披上她的披肩,然后悄悄尾随在后,趁机朝她开枪。接下来,她马上跑回屋,把枪藏在秘密的壁龛里(她以为谁也不知道这个壁龛),再转身上楼。她一直等到有人意识到不对,发现了尸体,这时才出来。她一直等的,就是外面有没有动静。

“下楼后她穿过落地窗跑进了花园。当时她的表演多出色呀!了不起!没错,她策划了一出好戏。那个女佣埃伦说这是一幢邪气很重的古屋。我深有同感。尼克小姐的犯罪灵感就来自这幢古屋。”

“可是那些下了毒的巧克力,”弗蕾德丽卡说道,“我还是没弄明白。”

“这也是整个计划中的一环。难道你看不出,如果玛吉死了之后尼克的生命仍然受到威胁,那么就可以证明玛吉之死乃是误杀?于是,当她认为时机成熟时,她就给赖斯太太打了个电话,请她送一盒巧克力过来。”

“那么电话里是她的声音?”

“是的!最简单的解释往往最接近事实,是不是?她稍微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嗓音——就这么简单。这样,当别人问你时,你就吃不准了,你就会受到怀疑。当巧克力送到之后,同样也是非常简单。她在其中的三块巧克力当中下了可卡因(她身边偷偷地藏有可卡因),吃了其中一块,于是就中毒了——但又不是很严重。她很清楚吃多大剂量就能够显示出症状而又不会有危险。

“然后是那张卡片——我写的卡片!她胆子可真大!这张卡片就是我连同鲜花一起送过去的。很简单,是不是?但一般人是想不到的。”

一时间谁也没做声。后来弗蕾德丽卡问道:“她为什么要把手枪放到我的外套里?”

“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太太。你问得正是时候。告诉我……你有没有觉得尼克小姐不再喜欢你了?甚至感觉她开始恨你了?”

“这很难说,”弗蕾德丽卡慢吞吞地说道,“我们之间并非真心实意的。她过去是喜欢过我。”

“告诉我,拉扎勒斯先生——现在不是客套的时候了——你和尼克小姐之间是不是有过瓜葛?”

“没有,”拉扎勒斯摇了摇头,“有一段时间我确实被她吸引住了,但后来……我也不知为什么……我就跟她疏远了。”

“嗯,”波洛颇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这就是她的不幸。她能吸引人……但后来他们又‘跟她疏远’。没有人会对她越来越好,反倒是爱上了她的朋友。她开始恨赖斯太太了——被一个有钱人追求的赖斯太太。去年冬天她立遗嘱时还是喜欢赖斯太太的,但后来就不同了。

“她记得她那份遗嘱,却不知已经被克罗夫特扣押了。这份遗嘱永远也到不了该去之处。赖斯太太有谋害尼克的动机(或者说别人都这么认为)。因此她就打电话给赖斯太太要她去送巧克力。今天晚上宣读遗嘱,太太会被指定为剩余财产继承人……然后又在太太的外套里发现手枪——杀死玛吉的手枪。如果是你自己在衣服里发现手枪并且打算把它扔掉,你就更加摆脱不了嫌疑。”

“她一定恨死我了。”弗蕾德丽卡喃喃地说道。

“是的,太太。你拥有她没有的东西……不仅能够得到爱情,并且能够保持爱情。”

“我大概是太笨了,”查林杰说道,“我还是不明白尼克遗嘱的事。”

“不明白吗?虽然是另外一码事,但也很简单。克罗夫特夫妇躲藏在这里。恰巧尼克小姐要动手术,而她没有立过遗嘱,于是他们发现有机可乘。他们说服她立了一个遗嘱,然后拿去说要把它寄掉。如果尼克发生了意外——假如她死了——他们就可以伪造一份遗嘱,借口说曾经帮助过在澳大利亚待过的菲利普·巴克利,从而谋取尼克的钱财。

“但是尼克小姐的手术很顺利,所以伪造遗嘱就没有了意义。当时的确是这样。但不久就发生了那些意外,尼克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于是克罗夫特夫妇又看到了希望。最后,当我宣布尼克小姐中毒死亡之后,他们再也不会浪费这个机会了。于是伪造的遗嘱马上就寄到了维斯先生手里。当然啦,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尼克比她看上去的还要富有,对房子抵押的事情一无所知。”

“我想知道,波洛先生,”拉扎勒斯说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尼克小姐的?”

“唉!说来惭愧,我钻入圈套的时间太久了……实在是太久了。有一些事情令我困惑不已……事情看起来很不对头。尼克小姐跟我说的和别人告诉我的总是有矛盾。不幸的是,我总是相信她。

“后来我突然得到了一个启示。尼克小姐犯了一个错误。她太过聪明了。当我敦促她找一个朋友来同住时,她答应了,但她却隐瞒了早已叫玛吉过来的事实。在她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可疑之处,但其实这是一个错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