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章 巴纳德一家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伊丽莎白·巴纳德的父母住在一幢极其狭小的平房里,这样的房子那里大概有五十幢,是一个做投机生意的建筑商在小镇的边缘地带匆匆建成的。小镇的名字叫兰达尔诺。巴纳德先生是个矮胖子,年纪大概在五十五岁上下,他一脸困惑,看到我们向他家走来,就站在门口等我们。

“进来吧,先生们。”他说。

凯尔西警督主动介绍说:

“这位是苏格兰场的克罗姆警督,先生。”他说,“他是来帮我们破案的。”

“苏格兰场?”巴纳德先生满怀希望地说,“太好了。那个杀人的恶棍就该坐牢。我可怜的女儿——”他的脸因突然流露的悲伤变了形。

“这位是赫尔克里·波洛,也是从伦敦来的,还有——”

“黑斯廷斯上尉。”波洛说。

“很高兴见到你们,先生们,”巴纳德先生木然地说,“快进屋吧。我不知道我可怜的太太能不能见你们。她太难过了。”

然而,当我们在这幢平房的客厅里坐定时,巴纳德太太还是露面了。显然,她大哭过,眼圈发红,脚步摇晃,一副受到沉重打击的样子。

“哎呀,好了。”巴纳德先生说,“你确定没事吗?”

他轻轻拍拍她的肩膀,把她拉到一把椅子前坐下。

“警长人很好,”巴纳德先生说,“通知我们这个消息后,他说,等我们的情绪恢复过来以后,他再来问别的问题。”

“太残忍了,哦,太残忍了。”巴纳德太太眼泪汪汪地喊道,“这是世上最残忍的事。”

她的语调有点儿像吟唱,我原以为是外国口音,直到我想起门上的名字,才意识到,她的某些发音实际上证明了她原籍威尔士。

“是很痛苦,夫人,我知道。”克罗姆警督说,“我们非常同情你,但我们想了解所有的事实,以便尽快开展工作。”

“有道理。”巴纳德先生边说边点头表示赞同。

“我了解到,你女儿今年二十三岁。她和你们住在一起,在姜黄猫咖啡馆上班,对吗?”

“是这样的。”

“这座房子是新建的吧?你们以前住在哪儿?”

“我以前在肯宁顿做五金生意。两年前退休了。一直想住到海边来。”

“你有两个女儿?”

“是的。我的大女儿在伦敦做职员。”

“昨天晚上你女儿没回家,你们是不是很担心?”

“我们不知道她一夜没回来。”巴纳德太太泪盈盈地说,“我和她爸爸有早睡的习惯,九点钟我们就上床休息了。直到警察来了,我们才知道贝蒂昨天晚上没回家,他们说,说……”

她情不自禁地痛哭起来。

“你女儿经常很晚才回家吗?”

“你知道现在的女孩经常是这样。警督,”巴纳德说,“她们都很独立。夏天的晚上她们不会着急回家的。贝蒂也一样,通常她十一点钟到家。”

“她怎么进门?你们给她留门吗?”

“钥匙就放在门垫下面——我们一直这么做。”

“我听到一些传闻,说你的女儿已经订婚了。”

“现在人们不用这么正式的说法了。”巴纳德先生说。

“那个小伙子叫唐纳德·弗雷泽,我很喜欢他,非常喜欢他,”巴纳德太太说,“可怜的孩子,他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很难过。不知道他听说了没有?”

“我听说他在考特—布伦斯基尔公司工作?”

“是的。做房地产经纪人。”

“你女儿晚上下班后,他们经常见面吗?”

“不是每天晚上都见面,一个星期差不多见一两次吧。”

“你知道她昨天晚上要去见他吗?”

“她没说。贝蒂向来不怎么说她做什么,要去哪儿。但她是个好姑娘,贝蒂是个好孩子。哦,我不敢相信——”

巴纳德太太又开始抽泣。

“振作一点儿,老伴。忍着点儿。”她的丈夫劝她,“我们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

“我相信唐纳德永远不——永远不——”巴纳德太太呜咽着说。

“现在振作一点儿。”巴纳德先生重复道。

“我多么希望能给你们一点儿帮助,但事实上,我一无所知,我一无所知,根本没办法帮你们找到那个该死的恶棍。贝蒂是个可爱、快乐的姑娘——她和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呃,我们年轻的时候叫相恋。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有人会杀死她呢?这实在是说不通。”

“你的话非常接近真相,巴纳德先生。”克罗姆说,“现在我想去看一下巴纳德小姐的房间。也许我们能在那儿找到点儿什么,信或者日记本什么的。”

“请过去看吧。”巴纳德先生说着站起身来。

巴纳德先生带路。克罗姆跟在他身后,然后是波洛,接着是凯尔西,我走在最后。

我停了一分钟系鞋带,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口,一个女孩从车里跳下来。她付了车费,然后急匆匆地沿着小路走过来,手里提着一只小箱子。进门时,她看见我,突然停住了脚。

“你是谁?”她说。

我下了几个台阶,觉得很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我应该自报家门吗?还是说我是和警察一起来的?然而,这个姑娘不给我时间作决定。

“哦,好吧。”她说,“我能猜出来。”

她摘下白色的小羊毛帽,随手扔在地上。稍微转了一下身,阳光正好照在她身上,现在我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她的模样了。

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我的姐妹们儿时玩过的荷兰式活动关节木玩偶。她一头黑发,短发波波头,剪了个齐刘海儿。颧骨很高,整个人给人的感觉有一种怪异的时髦的棱角,但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说她不吸引人。她其实不好看,长相很普通,但她身上有一种强烈的东西,让人无法忽视她。

“你是巴纳德小姐吧?”我问。

“我是梅根·巴纳德。你是警察吧,我猜?”

“呃,”我说,“也不尽然——”

她打断我的话。

“我想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我妹妹是个聪明的好女孩,她没有男性朋友,早上好!”

她短促地大笑了一声,用挑衅的目光注视着我。

“这个说法很准确,是不是?”她说。

“我不是记者,如果你指的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谁?”她环顾四周,“我母亲和我父亲呢?”

“你父亲带警察去看你妹妹的房间了。你母亲在那边。她很难过。”

女孩似乎做了个决定。

“到这边来吧。”她说。

她拉开一扇门,走了进去。我跟在她后面,发现我们来到了一个整洁的小厨房。

我刚要关上身后的门,不想遇到了阻力。波洛悄悄闪身进来,并随手关上了门。

“巴纳德小姐?”他迅速鞠了一躬,说。

“这位是赫尔克里·波洛先生。”我说。

梅根·巴纳德迅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我听说过你,”她说,“你就是那个时髦的私人侦探,对不对?”

“这个形容不算美好,但也可以。”波洛说。

姑娘坐在餐桌沿上,接着,她把手伸进包里摸烟,然后把烟放在唇间,点着,在两口烟的间隙开口说:

“我不太明白,赫尔克里·波洛先生怎么会对我们这个不起眼的小案子感兴趣呢?”

“小姐,”波洛说,“你不明白的东西和我不明白的东西加在一起都够写一本书了。但这一切都没有现实意义。有现实意义的是那些不容易找到的东西。”

“什么东西?”

“小姐,很可惜死亡会引发偏见。而偏见对死者有利。我听见刚才你对我的朋友黑斯廷斯说的话了。‘她是一个聪明的好女孩,没有男性朋友。’你这么说是在嘲笑报纸。确实如此,一个年轻的姑娘死了,人们会这么说。她很聪明。她很快乐。她性情温和。她无忧无虑。她没有讨厌的熟人。人们总是对死者表现得宽容大度。你知道此刻我想做什么吗?我想找到一个熟悉伊丽莎白·巴纳德,但不知道她已经死了的人!这样我才能听到对我有用的话——真话。”

梅根·巴纳德抽着烟,静静地看了他几分钟。她终于开口了。她的话吓了我一跳。

“贝蒂,”她说,“是个十足的小傻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