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八章 波洛发表演讲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得好。现在说说那天晚些时候——在花园里,还有去邮局的情形——”

“园丁浇花……去邮局?我差点儿撞上一个骑车的人,那个蠢女人摇摇晃晃,冲着她的一个朋友大叫。恐怕就这么多了。”

波洛转向托拉·格雷。

“格雷小姐?”

托拉·格雷用自信的语气清楚地回答。

“上午我处理了卡迈克尔爵士的信件——见过女管家。下午嘛,我想,我写了几封信,做了一会儿针线活儿。真的很难回想起什么。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我很早就上床歇息了。”

令我感到相当惊讶的是,波洛没有继续问下去。他说:

“巴纳德小姐,你能回想起最后一次见到你妹妹时的情形吗?”

“大概是在她死前两周。我回家过周末。那天的天气很好。我们去了黑斯廷斯的游泳池。”

“你们主要谈了些什么?”

“我责备了她一番。”梅根说。

“还有什么?她说了什么?”

女孩皱起眉头努力回忆。

“她谈到缺钱——刚买了一顶帽子和两条夏天穿的连衣裙。聊了会儿关于唐的事……她还说她不喜欢米莉·希格利,那个在咖啡馆工作的女孩。我们嘲笑了一番咖啡馆女老板梅里恩……别的我就想不起来了……”

“她没提过她要见什么男人吗?请原谅,弗雷泽先生。”

“这种事她是不会告诉我的。”梅根冷冰冰地说。

波洛转向那个红头发、方下巴的年轻人。

“弗雷泽先生——我希望你能把思绪拉回过去。你说过,案发当晚你去过咖啡馆。你本来想等在那里,看着贝蒂·巴纳德从里面走出来。在等她的那段时间里,你注意到什么人了吗?”

“很多人在海边走来走去。我不记得有什么特别的人。”

“对不起,你是在努力回忆吗?无论你多么心事重重,眼睛都会不自觉地注意到什么,不需要动脑子,但相当准确……”

年轻人固执地重复道:

“我什么人也不记得了。”

波洛叹了口气,转向玛丽·德劳尔。

🍵 鲲 · 弩 + 小 · 说 w Ww - k u n n u - c om-

“我猜你收到过姨妈的信?”

“哦,是的,先生。”

“最后一封信是什么时候收到的?”

玛丽想了一会儿。

“凶案发生前两天,先生。”

“信上写了什么?”

“她说那个老魔鬼那段时间经常去骚扰她,她把他骂跑了。她还说希望我星期三过去——那天我放假,先生。她说我们可以一起去电影院,那天正好是我的生日,先生。”

也许是因为想到庆祝生日,玛丽突然泪水盈眶,她吞声忍泣,表示了歉意。

“请原谅,先生。我不想做蠢事。哭也没有用。只是想到她,还有我,本来盼望一起吃顿饭。总之,我很难过,先生。”

“我很明白你的感觉,”富兰克林·克拉克说,“让我们难过的往往是小事,特别是一顿饭,或者一件礼物,那些很快乐、很自然的事。我记得有一次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女人被汽车碾过去。她刚买了一双新鞋。我看着她躺在那里,破了的包裹里露出那双可笑的小高跟拖鞋。我心里一惊,那双鞋看上去是那么的凄惨。”

梅根突然以一种急切的热情说:

“的确如此,你说得太对了。贝蒂——死后也发生过同样的事。妈妈买了一双长筒袜想送给她做礼物——就是出事当天买的。可怜的妈妈,她完全崩溃了。我看见她抱着袜子哭。她不停地说:‘这是我给贝蒂买的,这是我给贝蒂买的,可是她连看都没看上一眼……’”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身子前倾,直勾勾地盯着富兰克林·克拉克。他们之间突然产生了一种情感上的支持——那种患难的手足情。

“我明白,”他说,“我太明白了。就是这种东西想起来叫人难过。”

唐纳德·弗雷泽不安地挪动身体。

托拉·格雷转移了话题。

“我们难道不打算为将来做些计划吗?”

“当然了。”富兰克林·克拉克恢复了常态,“我想,等那个时刻到来的时候,也就是第四封信到的时候,我们应该携起手来。在那之前,我们可能要各自碰碰运气,我不知道波洛先生是否认为还有哪些要点值得重新调查一下。”

“我可以提几个建议。”波洛说。

“好,我记下来。”他拿出一个笔记本,“请讲吧,波洛先生,A——”

“我认为咖啡馆的那个女服务员,米莉·希格利,可能知道一些有用的情况。”

“A——米莉·希格利。”富兰克林·克拉克写下来。

“我的建议有两种处理办法。你,巴纳德小姐,可以尝试我所谓的攻势。”

“你认为这符合我的风格?”梅根冷冰冰地说。

“找碴儿和那个姑娘吵一架——说你知道她从来就没喜欢过你妹妹,你妹妹把她的一切都告诉你了。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她肯定会反唇相讥。会把她对你妹妹的真实想法全部告诉你!这样某个有用的事实便会出现。”

“第二个方法是什么?”

“我能否向你提议,弗雷泽先生,对那个姑娘表示出兴趣?”

“有这个必要吗?”

“没有,没这个必要。这只是一种可能的探究方向。”

“我能试一下吗?”富兰克林问,“我——的经验非常丰富,波洛先生。让我想想我能拿那个姑娘怎么办。”

“你还有自己的事要处理。”托拉·格雷愤怒地说。

富兰克林的脸沉下来一点儿。

“是的,”他说,“我有。”

“况且,我认为暂时你也没什么可做的,”波洛说,“格雷小姐呢,她更适合……”

托拉·格雷打断了他的话。

“你知道,波洛先生,我已经离开德文郡了。”

“啊?我以前不知道。”

“格雷小姐人很好,她留下来是为了帮我整理一些东西。”富兰克林说,“不过,当然了,她更喜欢在伦敦找份工作。”

波洛尖锐的目光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克拉克夫人怎么样了?”他询问道。

我正在欣赏托拉·格雷脸上淡淡的红晕,几乎没听到克拉克的回答。

“很不好。顺便说一句,波洛先生,你能不能抽时间去德文郡看望她一下?在我走之前,她向我表达了想要见到你的愿望。当然,她不能连续两天见人,不过,如果你愿意冒这个险的话,费用当然由我来出。”

“当然可以,克拉克先生。后天怎么样?”

“好。我会通知护士,她会照着准备麻醉药。”

“至于你,我的孩子,”波洛说着转向玛丽,“我想你在安德沃尔会干得不错。试试和孩子们聊一聊。”

“孩子?”

“是的。孩子不愿意和生人说话。但你姨妈那条街上的人都认识你。很多孩子在那附近玩耍。他们可能注意到了有谁出入过你姨妈的商店。”

“那格雷小姐和我呢?”克拉克问,“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去贝克斯希尔的话。”

“波洛先生,”托拉·格雷说,“第三封信上盖的是哪儿的邮戳?”

“是普特尼,小姐。”

她若有所思地说:“SW15区,普特尼,对不对?”

“说来奇怪,报纸上居然印对了。”

“这也许意味着ABC是伦敦人。”

“表面上看来,是的。”

“我们应该能吸引他的注意,”克拉克说,“波洛先生,我登一则广告怎么样?写这样几行字:ABC。紧急。H.P.你的行踪已被密切监视。用一百英镑交换我的沉默。X.Y.Z.再简略不过了——不过,你明白是什么意思。这也许能吸引他的注意。”

“这也是一个可供选择的办法——是的。”

“可能会诱使他袭击我。”

“我认为这么做很危险,也很愚蠢。”托拉·格雷严厉地说。

“你认为如何,波洛先生?”

“尝试一下也无妨。我个人认为AB C太狡猾了,不会回应。”波洛微微笑了一下,说,“我看出来了,克拉克先生,如果我这么说不冒犯你的话,你内心还是个孩子。”

富兰克林·克拉克看上去有点儿尴尬。

“好吧,”他一边说,一边查阅笔记本,“我们开始了。

“A——巴纳德小姐和米莉·希格利。

“B——弗雷泽先生和希格利小姐。

“C——安德沃尔的小孩。

“D——广告 。

“我觉得这些都没有用,不过等待的过程中总要有点儿事做。”

他站起身来,过了几分钟,大家各自散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