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罗伯茨医生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早上好,巴特尔警司。”

罗伯茨医生从椅子上站起来,伸出带有消毒肥皂水气味的粉红色的大手。

“进展如何?”他问。

巴特尔警司环视舒适的诊疗室,然后才回答:“哎,罗伯茨医生,严格说来,完全没有进展。案情停滞不前。”

“报上披露的信息不多,我很高兴。”

“‘知名人士夏塔纳先生在自家的晚宴上突然死亡’,暂时只到这个程度。验尸已经结束了——我带来一份报告,你也许有兴趣。”

“非常感谢,我看看。嗯——第三颈椎骨……如此等等。对,很有趣。”

他把报告还给巴特尔。

“我们咨询过夏塔纳先生的律师,得知了他的遗嘱内容。没什么特别的,他似乎有亲戚在叙利亚。当然,我们也查了他所有的私人文件。”

是幻觉吗?还是眼前这张刮得干干净净的宽脸有些紧绷——表情略显僵硬?

“结果呢?”罗伯茨医生问道。

“一无所获。”巴特尔警司审视着他。

对方没有直接长出一口气——没那么露骨。不过医生坐在椅子上的身体似乎稍微放松和舒坦了一些。

“所以你来找我?”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

“对,所以我来找你。”

医生的眉毛微微一挑,精明的目光直视巴特尔的双眼。

“想查我的私人文件——呃?”

“有这个打算。”

“拿到搜查令了?”

“还没。”

“哎,反正你很容易就能搞来一张,我就不为难你了。惹上谋杀的嫌疑可不是好事,但既然你是职责所在,我也不怪你。”

“谢谢,先生。”巴特尔警司发自肺腑地说,“我非常欣赏你的态度,真的。但愿其他的人也同样配合。”

“治不好的问题就只好忍着。”医生不失幽默。

他又说:“今天的病人都接待完了,我正准备出去探望病人。我把钥匙留给你,跟秘书打个招呼,所有资料你尽管翻查。”

“太好了,这就方便多了。”巴特尔说,“你走之前,我还有几个问题。”

“那天晚上的事?真的,我知道的都说了。”

“不,不谈那天晚上。谈谈你自己。”

“啊,老兄,那就问吧。你想知道什么?”

“请简要回顾你的职业生涯,罗伯茨医生。还有家庭出身、婚姻状况等等。”

“我就当是为登上《当代名人录》热热身吧。”医生故作严肃,“我的履历很简单。来自施洛普郡,出生在卢德罗,父亲是当地的医生。我十五岁那年他去世了。我在施鲁伯里上学,继承父业当了医生,奉圣克里斯托弗为守护神——不过这方面的细节你应该都调查过了。”

“查过。你是独生子,还是有其他兄弟姐妹?”

“独生子。父母亲都去世了,我目前单身。需要介绍这方面情况吗?我来这里和埃默里医生合伙开诊所,他大约十五年前退休,现在定居爱尔兰。如果你要他的地址,我可以给你。我这儿还有一个厨师、一个客厅女仆和一个女佣。秘书只有白天来上班。我的收入不错,经我治疗后不幸死亡的病人数目也在合理范围内。怎么样?”

巴特尔露齿一笑:“这话真是意味深长,罗伯茨医生。你很有幽默感,这是好事。现在我再问一个问题。”

“在私生活方面,我的道德标准很严格,警司。”

“噢,我不是指这个。不不,只是想请你列出四位朋友的名字——那种私交多年的好朋友,作为参考。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嗯,我懂了。让我想想。在伦敦的人是不是好一点?”

“这样比较方便,不过也无所谓。”

医生想了一两分钟,用自来水笔在一张纸上潦草地写下四个名字和相对应的地址,推给书桌对面的巴特尔。

“这些可以吗?一时只想起这几个合适的人。”

巴特尔仔细看一遍,点头表示满意,将纸张收进内侧衣袋。

“只是为了排除嫌疑而已。越早排除一个人,就能越快接着查下一个,对涉案人士也比较有利。我必须百分之百确认你和死者夏塔纳没有过节,也没有私交或生意往来;确认不存在他得罪过你、你怀恨在心的情况。你说和他只是点头之交,这我相信,但我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取得实证。”

“噢,我完全理解。没证明我说的是实话之前,必须先假设我撒了谎。警司,这是我的钥匙。这是书桌抽屉的——这是柜子的——这把小钥匙开的柜子里放的东西有毒,检查完务必锁好。我还是跟秘书交代一下吧。”他摁了桌上的按钮。

门立即开了,一个外表十分干练的年轻女子走进来。“有事吗,医生?”

“这位是伯吉斯小姐,这是苏格兰场的巴特尔警司。”

伯吉斯小姐冷冷瞟了巴特尔一眼,仿佛在说:“天哪,这是什么怪物?”

“伯吉斯小姐,请尽量解答巴特尔警司的问题,按他的要求予以配合。”

“医生,既然你这么说,没问题。”

“那好,”罗伯茨站起身,“我要走了。吗啡放进我的公文包了吗?名叫洛克哈特的那个病人需要——”

他边说边匆忙走出去,伯吉斯小姐紧跟在后。过了一两分钟,她回来说:“巴特尔警司,需要我效劳的时候请按铃好吗?”

巴特尔警司道谢并答应了,然后开始办事。

他搜得很详细,很有条理,虽然他并不指望有什么重大发现。罗伯茨非常配合,实际上就排除了这种机会。罗伯茨不傻,他知道警方迟早要上门搜查,肯定早有防备。不过,罗伯茨并不知道巴特尔此来的真实目的,所以他仍有一丝希望找到线索。

巴特尔警司把抽屉开了又关,翻查文件夹、支票簿,估算了还没付款的账单——记下这些账单的支出用途,仔细检查罗伯茨的存折,翻阅他的诊疗档案,几乎没落下任何一份书面文件,但基本没有收获。他又查看了毒药柜,记下医生从什么地方批发药品,以及大致的往来账目,重新锁好药柜,转而检查橱柜。橱柜里大都是私人物品,但依然找不到他想要的东西。他摇摇头,坐进医生的椅子里,按下电铃。

伯吉斯小姐立即出现。

巴特尔警司客气地请她坐下,打量了她一会儿,才决定要用什么办法对付她。他立刻感受到了她的敌意,但还拿不准是该刻意强化这种敌意、以便激得她在盛怒之下疏于防备,还是采用比较柔和的态度迂回试探更好。

“伯吉斯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今天来的理由。”最后他说。

“罗伯茨医生说过了。”伯吉斯小姐马上答道。

“目前的形势很微妙。”巴特尔警司说。

“是吗?”伯吉斯小姐应道。

“哎,案子难办。四个人都有嫌疑,其中一定有一个凶手。请问你是否见过这位夏塔纳先生?”

“从没见过。”

“有没有听罗伯茨医生谈起过他?”

“没有——不,我记错了,大约一星期前,罗伯茨医生叫我记录一次晚宴的具体时间。夏塔纳先生,十八号八点十五分。”

“那是你第一次听说夏塔纳先生的名字?”

“对。”

“没在报上看过他的名字?社交界的新闻里常有他。”

“我有正经事可做,才不去看什么高等社交新闻呢。”

“我还以为你看过。”警司温和地说。接着他又说:“是这样,四个人当然都只肯承认和夏塔纳先生不怎么熟,但其中一个人肯定和他交情不浅,才会到了要杀他的地步。我的任务就是查出究竟是哪一个人。”

于事无补的冷场。伯吉斯小姐对巴特尔警司的工作似乎毫无兴趣。她的职责是服从老板的指令,坐在这儿听巴特尔警司说话,并答复他直接提出的问题。

“伯吉斯小姐,”虽然屡屡碰壁,警司仍锲而不舍,“你可能不太了解我们的难处。比如说,别人难免有些流言飞语,虽然我们可能一句都不相信,但又不能不予以重视。尤其是这类案件。我不想对女人说三道四,但女人一激动起来,真的口无遮拦,管不住嘴,无凭无据就随口议论别人,暗示这个那个,还爱挖掘多年以前种种与案件无关的是非。”

“你是说有人讲医生的坏话?”伯吉斯小姐追问。

“其实也没什么,”巴特尔小心地周旋,“不过嘛,我总得留意一下。什么病人死得很可疑之类的,也许都是无中生有。为这种事给医生添麻烦,真不好意思。”

“估计又有人拿葛雷弗斯太太那件事做文章。”伯吉斯小姐气冲冲地说,“真是人言可畏,不了解的事情也敢胡乱议论。很多老太太都疑神疑鬼,以为所有人都想毒死她们——亲戚啦、用人啦,甚至她们的医生。葛雷弗斯太太来找罗伯茨医生之前已经换过三个医生,后来又用同样的理由无端猜疑他,转去请了李医生。罗伯茨医生还求之不得呢,他说这种事只能这么办。李医生之后,她又换了斯蒂勒医生、法默医生——直到她去世,可怜的老家伙。”

“你绝对想不到再小的细枝末节也能引来满城风雨。”巴特尔说,“病人死后如果医生得了点好处,就会被人议论得非常不堪。可是病人为了答谢医生,留给他一点小东西,甚至一大笔钱,又有什么不妥?”

“还不是那些亲戚嘛,”伯吉斯小姐说,“我总认为死亡最能引出人性卑鄙的一面。死者尸骨未寒,亲戚们就为分家产大闹起来。幸好罗伯茨医生没遇到这种麻烦。他老说最好病人什么也别留给他。记得他得过一笔五十镑的遗赠,还有两根手杖、一只金表,没别的了。”

“专业人士的日子不好过,”巴特尔叹道,“特别容易被敲诈。即便你再清白,有时也难免被人说闲话。医生尤其需要避嫌,这就需要随时留心,反应要快。”

“有道理,”伯吉斯小姐说,“对医生来说最难应付的就是歇斯底里的女人。”

“歇斯底里的女人,没错。我个人感觉问题就出在这儿。”

“我猜你是指可怕的克拉多克太太吧?”

巴特尔装出冥思苦想的样子。

“我想想,三年前?不,不止。”

“有四五年了。那个疯女人!她出国的时候我简直高兴坏了,罗伯茨医生也是。她对她丈夫撒了那么可怕的谎。当然啦,这种人总是如此。那可怜的人完全变样了,落得一身病。哎,最后他患炭疽热死了,是刮胡子的时候感染的。”

“这我倒忘了。”巴特尔故意装傻。

“后来她出国了,也没活多久。不过我始终觉得这女人很贱——特别爱缠着男人,你懂的。”

“我知道那种人,”巴特尔说,“非常危险。当医生的最好离她们远一点。她死在国外什么地方来着——我印象中——”

“我想是埃及吧。她患了败血病——当地的一种传染病。”

“还有一类情况,也让医生的处境很为难,”巴特尔突然转移话题,“如果他怀疑某个病人被亲戚毒死,他怎么办?他必须有十足把握——否则就闭嘴。但一旦后来传出流言,医生自己也撇不清。不知罗伯茨医生是否遇到过这种事?”

“应该没有,”伯吉斯小姐沉思着,“从没听说过。”

“从统计学角度说,研究某个医生执业期间平均每年死了多少病人,也挺有意思的。比如说吧,你和罗伯茨医生一起工作了——”

“七年。”

“七年。那这期间死过多少病人?”

“这可不好说。”伯吉斯小姐开始心算,这时她的敌意已经消失了,戒心全无,“每年也就七八个吧——当然我记得不太确切——总共应该不超过三十个。”

“看来罗伯茨医生的医术比大多数同行来得高明。”巴特尔和蔼地说,“估计他的病人大都来自上流社会,有钱保养身体。”

“他是口碑很好的医生,诊断很精确。”

巴特尔叹着气站起来。“我跑题跑得有点远了,本来是想查查医生和夏塔纳先生的关系。你确定他不是罗伯茨医生的病人?”

“完全确定。”

“没准他是用另一个名字来看病?”巴特尔递给她一张照片,“认识吗?”

“这人看着太像演员了!不,从没在这儿见过他。”

“好吧,那就这样。”巴特尔再次叹息,“算我欠医生一个人情,真的,各方面都这么配合。代我转达这句话,好不好?告诉他我去查二号嫌疑人了。再见,伯吉斯小姐,感谢你的协助。”

他与伯吉斯小姐握手道别,边走上大街边掏出小本子,在字母“R”字底下记了几行字。

 

葛雷弗斯太太?不可能。

克拉多克太太?

没有遗产。

没结婚(可惜)。

调查病人的死因。有难度。

 

他合上小本子,转入“伦敦和威塞克斯银行兰开斯特门分行”。他出示了正式名片,得以与银行经理密谈。

“早上好,先生。据我所知,杰弗瑞·罗伯茨是贵行的客户。”

“是的,警司。”

“我想查查他这些年的账户记录。”

“我安排一下。”

忙了半小时,最后巴特尔叹口气,收起一张用铅笔抄写的数字表格。

“找到你需要的资料了吗?”银行经理好奇地问。

“不,没有。参考价值不大。但还是谢谢你。”

同一时间,罗伯茨医生正在诊疗室边洗手边扭头问伯吉斯小姐:“我们这位木头侦探怎么样,嗯?是不是把这里翻了个遍,没完没了地盘问你?”

“告诉你吧,他没从我这儿套出什么话。”伯吉斯小姐紧抿着嘴。

“好姑娘,其实没必要少说,我不是让你把他想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他吗?对了,他都问了些什么?”

“噢,他一直唠叨说你认识那个夏塔纳先生——还暗示他可能用假名字来这里看病。他拿了张照片给我看。那人也太像演员了吧!”

“夏塔纳?噢,是啊,长得就像现代的恶魔,挺能吓唬人的。巴特尔还问了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除了——哦,对了,有人跟他提过葛雷弗斯太太的疯话——你也知道她那一套。”

“葛雷弗斯?葛雷弗斯?噢,对,葛雷弗斯老太太!太可笑了!”医生乐不可支,开怀大笑,“实在太可笑了。”

他心情大好,进里屋去吃午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