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七章 目击证人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波洛突然放声大笑,完全控制不住。他的头朝后仰,高亢的法式笑声充盈着整个房间。“对不起,夫人,”他边揉眼睛边说,“我失态了。我们又是争论,又是推理,到处问问题!我们还诉诸心理学理论——结果到头来,竟然有一位目击证人!请你一五一十说给我听吧,拜托。”

“当时已经很晚了,安妮·梅瑞迪斯是那一局的明手。她起身看搭档的牌,然后在屋里逛了逛。那一局没什么意思,局势一目了然,没必要认真研究。打到最后三墩时,我抬头朝壁炉的方向看了一眼。安妮·梅瑞迪斯正俯身对着夏塔纳先生。我望去那一刻她刚好直起身——她的手搁在他胸前——那动作令我吃了一惊。她直起身时我看见了她的表情,她迅速往我们这边一瞥,神色中饱含着负罪感和恐惧。当然,我当时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是纳闷那女孩究竟在干什么。后来——我才明白。”

波洛点点头。“但她不知道你是知情人,不知道你发现了她?”

“可怜的孩子,”洛里默太太说,“她还年轻,却已经是惊弓之鸟——她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我为她保密,你觉得奇怪吗?”

“不,不,不会。”

“何况又意识到我——我自己——”她耸耸肩,没说完,“我又有什么资格指控她呢?那是警方的工作。”

“没错,但今天你又更进一步。”

洛里默太太黯然答道:“我从来不心软,从来不爱滥施同情,但是人上了年纪,难免慢慢染上这种毛病。请相信,我很少被同情心操纵。”

“同情心的指引未必可靠,夫人。安妮小姐年轻、脆弱,看上去羞怯而慌张——噢,是的,她似乎很值得同情。然而我不同意。夫人,想不想听听安妮·梅瑞迪斯小姐为什么要杀夏塔纳先生?因为他知道她以前当陪侍时做的事:她小偷小摸的毛病被女主人发现了,于是就害死了女主人。”

洛里默太太颇为震惊。

“这是真的吗,波洛先生?”

“毫无疑问。她那么温顺,那么低调——大家都这么说。呸!夫人,小安妮·梅瑞迪斯非常危险!为了自己的安全和舒适,她会凶狠地、狡诈地暗算别人。两次谋杀对安妮小姐来说绝不是终点,她会越来越有自信。”

洛里默太太厉声说:“你的话太恐怖了,波洛先生,太恐怖了!”

波洛站起身。“夫人,我该告辞了,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洛里默太太似乎有些迟疑。她勉力维持着原有的气度:“如果我愿意,波洛先生,我会彻底否定我们刚才这番谈话。记住,你没有证人。我刚才所说的案发当晚的情形——嗯,仅限于你知我知。”

波洛正色答道:“夫人,未经你同意,我不会采取行动。请放心,我自有办法。现在我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了——”

他将她的手举到唇边。

“恕我冒昧,夫人,你是全天下最了不起的女人。向你致以我最高的敬意。没错,千里挑一的奇女子。啊,你甚至没做另外九百九十九个女人忍不住会做的事。”

“什么事?”

“你没说出除掉你丈夫的原因——没有辩称他根本就该死!”

洛里默太太强打起精神。

“说真的,波洛先生,”她冷冷答道,“我的动机与别人完全无关。”

“了不起!”波洛称赞道。他再次将她的手举到唇边,然后转身离去。

外头很冷,波洛东张西望,却没找到出租车。他慢慢朝国王路的方向走,边走边冥思苦想。他时而点点头,又摇了一次头。

他回头张望。有人踏上洛里默太太家门前的台阶,那身材很像安妮·梅瑞迪斯。他踌躇片刻,不知该不该转身,但最后还是继续前行。

回到家,巴特尔警司已经走了,没留口信。他打电话给警司。

“喂,”听筒里传出巴特尔的声音,“有收获吗?”

“收获不小。朋友,我们得盯紧梅瑞迪斯小姐——事不宜迟。”

“我已经盯住她了——为什么这么急?”

鲲*弩*小*说* W ww … ku n Nu … c om

“朋友,因为她可能是个危险人物。”

巴特尔沉默了片刻,然后说:“我懂你的意思。但现在人手紧张——噢,好吧,不能抱侥幸心理。其实我给她写了封信,公事公办的口吻,说明天要去拜访她。让她担惊受怕一下也好。”

“至少有这种可能。我能一起去吗?”

“当然可以。很荣幸与你同行,波洛先生。”

波洛挂了电话,陷入沉思。

他心神不定,在壁炉前坐了很久,眉头深锁。最后,他将种种不祥的预感和深深的疑惑推到一边,上床睡觉。

“明早再说吧。”他喃喃自语。

但第二天一早的巨变,却彻底出乎他的意料。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