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一章 英国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0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6

加斯顿·布隆丁先生——“姑妈们”这家时髦小饭馆的老板——并不是一个喜欢取悦顾客的人。富人、美女、名人或者贵人,想让他对他们有所表示或者大加款待,简直是白费心机。只有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布隆丁先生才会屈尊去礼貌地欢迎一位客人,陪他到特别的座位上去,跟他说上几句得体的话。

在这个特别的夜晚,布隆丁先生行了三次隆重的大礼——一次是接待一位公爵夫人,一次是一位有名的赛马迷贵族,一次是一个样子滑稽、留着一大把黑胡子的小个子。旁人要是不细心,肯定会认为此人这副尊容不会在“姑妈们”餐厅受到什么好招待。

🐸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然而布隆丁先生却殷勤得过头了。虽然半个小时之前顾客们就被告知已经没有空位子了,可现在却神秘地出现了一张空桌子,而且位置极佳。

布隆丁先生热情周到地把客人带到桌前。

“那是当然,永远为您留着空位子,波洛先生!希望您能经常光临本店。”

赫尔克里·波洛微笑着,回想起一件往事:一具尸体、一名侍者、布隆丁先生,还有一位很可爱的女士。

“您太客气了,布隆丁先生。”他说。

“就您一个人吗,波洛先生?”

“是的,就我自己。”

“哦,好的,朱尔斯会为您准备一桌诗一般的饭菜——优美的诗歌!再迷人的女人也会有个缺点:分散你对食物的注意力!但我向您保证,这顿饭一定包您满意。至于酒——”

随后就是酒水和烹饪层面的谈话,领班朱尔斯也帮忙提建议。

离开之前,布隆丁先生逗留了片刻,秘密地压低声音说道:“您手头有大案子吗?”

波洛摇了摇头。“唉,我是个闲人,”他遗憾地说,“在工作中赚了一些钱,现在总算可以过几天悠闲的日子了。”

“真羡慕您。”

“不不,你要是这么想就不明智了。我可以向你保证,这可没有听起来那么开心。”他叹了一口气,“为了避免思考,人类不得不发明了工作这件事。这话说得真对啊。”

布隆丁先生两手一举。

“但是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可以去旅行!”

“对,去旅行。这方面我做得还不错。今年冬天我想去埃及,都说那里的气候很棒,可以远离灰蒙蒙的大雾,以及下个没完的无聊的雨。”

“啊,埃及!”布隆丁先生深吸一口气。

“我认为现在搭乘火车就可以去,除了海峡这一段,其他路程都不用经过大海。”

“哦,大海。你不习惯海上旅行吧?”

赫尔克里·波洛摇摇头,微微一颤。

“我也是,”布隆丁先生感同身受地说,“让胃不舒服。”

“但只是针对特定的胃!有些人完全不在意船只的摇晃,实际上还很享受!”

“这就是上帝不公平的地方。”布隆丁先生说。他伤心地摇摇头,思忖着刚才那些不敬的想法,走开了。

脚步轻盈、动作娴熟的侍者把饭菜摆上桌:梅尔巴吐司、黄油、放香槟的冰桶,都是一顿一流晚餐的附属品。

黑人乐队突然奏出奇怪而不和谐的音乐,伦敦城也随之翩翩起舞。

赫尔克里·波洛静静地看着,把这些景象深深印进他那整洁而有序的脑袋里。

这些脸孔可真是乏味无聊啊!有几个胖男人,自己倒是乐在其中……可他们的舞伴却流露出不得不忍受的表情。那个穿紫色衣服的胖女人看上去容光焕发……不用说,胖子在生活中也会得到某种补偿,那种热情与兴致是时髦的苗条人士难以拥有的。

零零散散的几个年轻人,有的茫然,有的无聊,还有的不开心。青春是人生最欢乐的时光,这种说法真可笑。青春,是生命中最脆弱的阶段啊!

一对特别的年轻人映入眼帘,波洛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很般配的一对儿:高大挺拔的男子,纤细曼妙的女子。两人的身体伴随着美妙的节奏幸福地移动着,享受着此时此刻,以及彼此的陪伴。

舞曲骤停。响起一阵掌声,然后音乐再起。跳完第二支舞,这对年轻人回到他们的座位,就在波洛邻座。女孩脸色绯红,开心地笑着,然后坐下来,仰面对着同伴,因此波洛得以仔细观察她的面孔。在她的眼中,除了笑意,还有其他一些东西。

赫尔克里·波洛疑惑地摇了摇头。

“她爱得太深了,这个小姑娘,”他自言自语道,“这不安全,不,这可不安全。”

接着,他听见一个词:埃及。

他们的说话声清晰地传进他耳朵里:女孩的声音年轻、清脆、高傲、温柔,略微带些外国卷舌口音;男孩则操着一口悦耳、低沉、有教养的英国腔。

“我没有高兴过头,西蒙,我跟你说过,琳内特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我可能会让她失望的。”

“胡说,这份工作正适合你。”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一点也不怀疑自己的能力。而且我也准备努力工作——为了你!”

女孩温柔地笑了,笑声中幸福满满。

“我们等三个月,确保你不会被解雇——然后——”

“然后我会把一切财产都给你,这就是要领,对吧?”

“然后,就像我说的,我们去埃及度蜜月,管他贵不贵呢!我一生中就想去埃及,尼罗河、金字塔、沙滩……”

他的声音中有些不确定。“我们会一起去参观,杰姬……我们一起。是不是很棒?”

“我不知道。你会像我一样感兴趣吗?你真的在乎——像我这样在乎吗?”

忽然,她的声音尖锐起来,双眼圆睁,表情近乎恐惧。

男人立即快速有力地说道:“别乱想了,杰姬。”

可女孩嘴里重复着:“我不知道……”

接着,她耸了耸肩。

“我们跳舞去吧。”

赫尔克里·波洛对自己咕哝着说:“‘总有一个在爱,而另一个被爱。’(注:原文为法语。) 是啊,我也不知道。”

7

乔安娜·索思伍德说:“那如果他是一个可怕的恶棍呢?”

琳内特摇了摇头。“哦,不会的。我相信杰奎琳的眼光。”

乔安娜嘀咕着:“啊,可人一旦恋爱了就会改变的。”

琳内特不耐烦地摇着头,换了个话题。“我得去跟皮尔斯先生研究一下那些计划了。”

“计划?”

“是啊,几座脏得要命的老房子。我要拆掉它们,把住在那儿的人迁走。”

“亲爱的,你可真是既爱整洁又热爱公益啊!”

“无论如何他们都要搬走。从那些房子里往下看,能看到我的新游泳池!”

“住在那儿的人愿意搬吗?”

“大部分都还挺高兴的,只有一两个脑筋不开化——太烦人了。他们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居住环境会有多大的改善!”

“不过我猜在这件事上你的态度会很强硬的。”

“亲爱的乔安娜,这对他们真的有好处。”

“是的,亲爱的,我相信这一点。强制受益。”

琳内特皱了皱眉。乔安娜大笑起来。

“得了,承认了吧,你就是个暴君。仁慈的暴君,如果你喜欢这个说法。”

“我一点都不像暴君。”

“但你喜欢我行我素。”

“这没什么。”

“琳内特·里奇卫,你能当面告诉我,有哪一次是你没有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的?”

“很多次。”

“哦,没错,‘很多次’——就像这样——可没有具体的实例。你一个都想不出来,亲爱的,不管你怎么使劲去想。琳内特·里奇卫一直坐在她金色的汽车里胜利前行。”

琳内特尖厉地说:“你觉得我自私?”

“不——只是让人无法抗拒。有了金钱和魅力的共同影响,一切事物都会臣服在你脚下。金钱买不到的,你用微笑就可以买到。我们已经看到了结果:琳内特·里奇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别乱说了,乔安娜!”

“那么,你是不是一切都得偿所愿呢?”

“我想是的……不知怎么,这听起来很讨厌。”

“当然让人讨厌了,亲爱的!渐渐地,你会觉得很无聊,很厌烦,尽管与此同时,你也很享受坐在金色汽车里品尝胜利的滋味。不过我想知道——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你想上街,路上却有一块‘此处禁行’的牌子,那会发生什么。”

“别傻了,乔安娜。”这时,温德尔沙姆勋爵向她们走了过来,琳内特转向他说,“乔安娜正在数落我呢。”

“算了吧,亲爱的,算啦。”乔安娜闪烁其词地说着,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没有说再见就走了。她看到温德尔沙姆眼中微光一闪。

他沉默片刻,然后开门见山地说:“你决定了吗,琳内特?”

琳内特缓缓说道:“我很残忍吗?我在想,如果我不确定,应该说‘不’——”

他打断了她的话。

“别这么说,你有的是时间——你想拖多久就多久。但是我认为,你知道,我们在一起会幸福的。”

“你知道,”琳内特抱歉地说道,甚至带有一点孩子气,“我过得很好——特别是有了这一切。”她挥了挥手,“我要把沃德庄园打造成我心中理想的乡间住宅,而且我确实认为自己做得不错,你觉得呢?”

“非常好。你计划得很棒。一切都尽善尽美。你很聪明,琳内特。”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你也喜欢查尔敦伯利庄园,对吗?当然,它需要更加现代化一些,做些改造什么的——你很擅长做这种事,你会喜欢的。”

“哦,当然,查尔敦伯利很美。”

表面上说得很热情,可是内心深处却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一个异样的声音响起,破坏了她对生活的心满意足。当时她并未详加分析这种感觉,然而温德尔沙姆离开房间之后,她开始努力探寻内心深处的想法。查尔敦伯利——对,就是这个原因——她憎恨别人提起查尔敦伯利。可是为什么呢?查尔敦伯利太有名气了。从伊丽莎白时代起,温德尔沙姆的祖先就拥有这座庄园。查尔敦伯利的历代女主人在社会上都享有崇高的地位。温德尔沙姆是英国最理想的夫婿人选之一。

自然,他不会看重沃德庄园的——无论如何它都无法跟查尔敦伯利媲美。

啊,可是沃德是属于她的!她看中了它,买了下来,重建、改造,投入了大笔金钱。这是她自己的财产——她的王国。

但是,如果她嫁给了温德尔沙姆,它就没有意义了。他们为什么要两座乡村别墅?在两者之中,沃德庄园肯定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她,琳内特·里奇卫,也将不复存在。她会成为温德尔沙姆勋爵夫人,给查尔敦伯利和它的男主人带去丰盛的嫁妆。她将成为一个皇后,而不再是女王。

“我真是可笑。”琳内特自言自语道。

奇怪的是,她居然如此厌恶这种遗弃沃德庄园的念头……

还有别的什么在她脑海中盘旋不去?

杰姬那种令人费解的模糊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要是不能嫁给他,我就会死的!我会死的!我会死的……”

如此确定,如此恳切。她,琳内特,对温德尔沙姆也有这样的感觉吗?

无疑,没有。也许她永远也不会对任何人有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肯定……非常美妙……

汽车引擎的声音从敞着的窗户里传了进来。

琳内特不耐烦地抖了抖身子。肯定是杰姬和她的男朋友。她得出去见他们。

她站在大门口,杰奎琳和西蒙·多伊尔从车上下来。

“琳内特!”杰姬跑向她,“这是西蒙。西蒙,这是琳内特。她是全世界最可爱的人。”

琳内特看到一个肩膀宽阔的高个子年轻人,深蓝色的眼睛,卷曲的棕色头发,方下巴,以及单纯而孩子气的微笑……

她伸出一只手。握住她的那只手有力而温暖……她喜欢他看她的样子,那是一种纯粹而真诚的钦慕。

杰姬跟他说过她很美,现在他真切地觉得她确实很美……

一种温暖、甜蜜,令人陶醉的感觉流遍她全身。

“这不是很好吗?”她说,“进来吧,西蒙,欢迎我的新地产经纪人。”

她转过身在前面带路,心想:“我真是太……太开心了。我喜欢杰姬的男朋友——我真的很喜欢他……”

接着,她忽然感到一阵痛苦。“幸运的杰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