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章 埃及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1

“那就是赫尔克里·波洛,那个侦探。”阿勒顿夫人说。

她和儿子正坐在阿斯旺瀑布旅馆外面鲜红色的柳条椅上,注视着离去的两个身影——穿白色丝绸套装的矮个子男人和苗条的高个子女孩。蒂姆·阿勒顿异常警觉地坐直了身子。

“那个滑稽的小个子?”他满腹狐疑地问道。

“就是那个滑稽的小个子!”

“他来这儿干什么?”蒂姆问。

他母亲大笑。“亲爱的,你好像很激动啊。怎么人们都对犯罪这么有兴趣?我讨厌侦探故事,而且从来不看,但是我觉得波洛先生此行并非另有目的。他赚了很多钱,我猜他是出来享受生活的。”

鲲 # 弩 # 小 # 说 # 🐙 w ww # ku n Nu # co m

“他似乎很懂得鉴赏我们这里最美丽的姑娘。”

阿勒顿夫人微微侧过头,看着波洛先生和女伴远去的背影。

波洛身边的女孩差不多比他高三英寸。她走路的姿势很优美,灵动而有活力。

“我觉得她挺漂亮的。”阿勒顿夫人说。

她斜睨了蒂姆一眼。鱼儿立刻上钩了,她觉得有些好笑。

“她相当漂亮,可惜脾气不怎么好,面带愠色。”

“也许那只是表象,亲爱的。”

“是个让人不愉快的小鬼,不过长得确实漂亮。”

他们谈论的对象此时正缓缓走在波洛身边。罗莎莉·奥特本手里旋转着一把没撑开的阳伞,表情正如蒂姆说的那样,面露不快,心情似乎也不好。她愁眉紧蹙,猩红色的嘴唇向下撇着。

他们走出旅馆大门,向左拐去,来到公园的树荫下。

赫尔克里·波洛温和地和她闲聊着,表情亲切、幽默。他穿着一套熨烫得很仔细的白丝绸衣服,戴着一顶巴拿马草帽,拿着一根手柄上装饰着假琥珀的拂尘。

“真让人着迷,”他说,“大象岛的黑色岩石、阳光、河里的小船。啊,活着真好。”他顿了顿,又补充道,“你不这么觉得吗,小姐?”

罗莎莉·奥特本简短地说:“还不错。我觉得阿斯旺是个阴沉的地方,旅馆有一半的房间是空的,人人都跟一百岁——”

她打住了,咬着嘴唇。

赫尔克里·波洛眨了眨眼睛。“没错,我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里了。”

“我……我不是说你,”女孩说,“对不起,那样说很不礼貌。”

“没关系,你当然希望有年纪相仿的同伴。啊,其实,至少有一个年轻人。”

“那个一天到晚跟母亲坐在一起的人?我喜欢他母亲,不过我觉得他看起来很讨厌——很自负!”

波洛微微一笑。“那么我——也是很自负吗?”

“哦,不是的。”

显然她对这个话题没什么兴趣,不过波洛好像并不生气。他只是平静而满足地说:“我最好的朋友说我非常自负。”

“哦,”罗莎莉含糊地说,“我想你有值得骄傲的地方。可惜我对犯罪一点兴趣也没有。”

波洛严肃地说:“你没有什么罪恶的秘密可隐藏,这一点让我很高兴。”

她疑惑地扫了波洛一眼,就在这一瞬间,她不快的脸色起了变化。波洛似乎并没注意到,只是继续说:“小姐,你母亲今天没吃午饭。不是哪里不舒服吧?”

“她不适应这个地方,”罗莎莉简单地说,“我就盼着早点离开。”

“我们是旅伴,对吧?我们会一起坐船去瓦迪·哈勒法(注:苏丹北部边境城市,在尼罗河右岸。) 和第二大瀑布吧?”

“是的。”

他们走出公园的树荫,走到尘土飞扬的环河路上。五个警觉的卖念珠的小贩、两个兜售明信片的、三个卖石膏护身符的、两个出租驴子的男孩,以及零星几个心存希望的乞丐朝他们拥了过来。

“要念珠吗,先生?质量很好,很便宜的。”

“小姐,要护身符吗?看——伟大的女王——非常幸运。”

“你看,先生,真正的宝石,非常好,非常便宜……”

“你想骑驴吗,先生?非常棒的驴子,‘威士忌苏打’驴子,先生……”

“你想去采石场吗,先生?这是一头好驴子,其他驴都很差,骑上去会摔倒的……”

“买明信片吗?很好很便宜——”

“你瞧,小姐,只要十皮阿斯特(注:埃及辅币名。) ,很便宜……还有象牙——”

“这是很好的拂尘。这个,全都是琥珀。”

“你要坐船吗,先生?我有很好的船,先生……”

“想骑着驴子回旅馆吗,小姐?这是一等一的驴。”

赫尔克里·波洛胡乱地挥着手,似乎是在驱赶像苍蝇一样簇拥在身边的这些人。罗莎莉则梦游般地穿过人群。

“最好是装聋作哑。”她说。

小乞丐们跟在他们旁边跑,悲切地小声说着:“施舍点?施舍点?乌拉万岁!行行好——行行好……”他们那破烂而花哨的破衣服在地上拖着,苍蝇成群地落在他们的眼皮上。它们才是最顽固的。他们退了回去,向下一拨游客展开新的攻势。

波洛和罗莎莉在两排商店中间走着,殷勤讨好的劝诱声此起彼伏。

“今天来我店里看看吗,先生?”

“想要象牙做成的鳄鱼吗,先生?”

“你还没来过我的店里吧,先生?给你看看精美的东西。”

他们走进第五家店铺,罗莎莉递出几卷底片——这是他们散步的目的。

然后,他们走了出来,向河边走去。

尼罗河上一艘轮船刚刚停靠在岸边,波洛和罗莎莉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些游客。

“人很多,是吧?”罗莎莉说。

蒂姆朝他们走近,她回头看看他。他有些气喘吁吁的,可能是走得太快了。

他们在那儿站了一会儿,蒂姆说话了。

“和平时一样,乱哄哄的。”他轻蔑地指着从船里出来的人说。

“是很可怕。”罗莎莉表示同意。

作为先到的三个人,他们都有那种打量后来者的优越感。

“嘿!”蒂姆忽然兴奋地大喊道,“我敢说那就是琳内特·里奇卫!”

波洛对这个消息无动于衷,不过罗莎莉来了兴趣。她向前探着身子,脸也不再紧绷着了,问道:“在哪儿?穿白衣服的那个吗?”

“没错。和一个高个子男人。他们上岸了,我猜那就是她的新婚丈夫,一时忘了他叫什么了。”

“多伊尔。”罗莎莉说,“西蒙·多伊尔。所有报纸都报道过。她很有钱,不是吗?”

“全英国最富有的女人。”蒂姆兴致勃勃地回答。

三个人默默地注视着上岸的旅客。

波洛颇感兴趣地盯着他的同伴所谈论的对象,咕哝着说:“她很漂亮。”

“有的人什么都拥有了。”罗莎莉恨恨地说。当那女孩登上跳板的时候,罗莎莉的脸上浮现出一种莫名的耿耿于怀的表情。

琳内特·多伊尔的外表完美无瑕,就像轻歌舞剧舞台上的女主角,也像著名的女演员那样自信满满。她习惯了人们的欣赏和羡慕,习惯了走到哪儿都是人群的焦点。

她能感觉到他们投来的热切目光,但同时她又表现得毫不知情。人们的夸赞就是她生活的一部分。

虽然是无意识的,但一上岸,她就不自觉地扮演起了一个角色:闻名于社交界、富有而美丽、正在欢度蜜月的新娘。她转过身,微微笑着,轻声对身边的高个男人说了几句话。他回答了,不过他的声音倒是引起了赫尔克里·波洛的兴趣。他眼睛一亮,眉毛一皱。

这对夫妇从身边走过时,他听见西蒙·多伊尔说:“我们尽量找时间,亲爱的。如果你喜欢这儿,我们完全可以待上一两个星期。”

他转向她,满脸的热情、爱慕,还有些恭顺。

波洛若有所思地端详着他——宽阔的肩膀,古铜色的脸庞,深蓝色的眼睛以及孩子般纯真的笑容。

“幸运的家伙!”他们走过去之后蒂姆说道,“居然找到了一个没有腺状肿大和平足的女继承人!”

“看上去他们挺幸福的。”罗莎莉语带妒意地说,“这不公平。”她忽然加上后面这句,声音很小,蒂姆没有听见,不过波洛却听到了。方才还疑惑地皱眉的波洛,快速地扫了她一眼。

蒂姆说:“现在我得给我妈妈买些东西去了。”

他抬了抬帽子,便离开了。波洛和罗莎莉缓缓地朝旅馆的方向往回走着,挥着手打发走新一拨蜂拥而至的驴贩。“不公平是吗,小姐?”波洛温和地问道。

女孩气得脸色发红。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只是在重复你刚刚说过的话。哦,是的,你是说过。”

罗莎莉·奥特本耸了耸肩。

“对一个人来说这太过分了。金钱、美貌、窈窕的身材,还有——”

她停住了。波洛说:“那爱情呢?呃?爱情?不过你并不知道——也许他是为了钱才娶她的!”

“你没看到他看她时的神态吗?”

“哦,我看到了,小姐。我什么都看到了——而且我还看到了一些你没看到的东西。”

“是什么?”

波洛缓缓地说:“小姐,我看到了她脸上的黑眼圈;我看到了那双紧握阳伞、握得指关节都发白了的手……”

罗莎莉吃惊地瞪着他。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是说,并不是事事都像金子那样发光;我是说,虽然那位夫人富有美丽、备受宠爱,可仍然有些事情不太对。而且我还知道些别的。”

“什么?”

“我知道,”波洛皱着眉头说,“我以前在某个时间、某个地方听到过那个声音——多伊尔先生的声音——希望我能记得是在哪儿。”

不过罗莎莉没在听。她停下脚步,用阳伞的伞尖在松软的沙滩上来回画着。

忽然,她尖声喊了出来:“我太可怕了,太讨厌了!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禽兽。我想撕破她的衣服,踩在她那张可爱、傲慢、自信的脸上。我是一只妒火中烧的猫——但我就是这么感觉的。她那么成功、沉稳、自信!”

对于这种突然的情绪爆发,赫尔克里·波洛微微有些吃惊,他友好地摇摇她的胳膊。

“说吧——说出来会好过一些!”

“我就是恨她!我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初次见面的人。”

“很好!”

罗莎莉困惑地看着他,然后动了动嘴唇,笑了。

“非常好。”波洛说着,也笑了。

接着,他们愉快地走回旅馆。

“我要去找我妈妈。”走进凉爽、昏暗的门厅后,罗莎莉说。

波洛从另外一侧出去,到了可以俯瞰尼罗河的阳台上。那儿摆有喝下午茶的小桌子,不过现在时间还早。他站在那儿,眺望了一会儿尼罗河,然后漫步走到下面的花园中。

有几个人正在炙热的阳光下打网球。他停下来观看了片刻,接着走到陡峭的小路上。他看到了在“姑妈们”餐厅见过的那个女孩。此时她正坐在一张长凳上,凝望着尼罗河。他立刻认出了她。她的容貌和那天晚上波洛看到的一样,深深地烙印在他的脑海中。但现在,这张脸上的表情变得大为不同,她更加苍白消瘦,脸上的表情显露出极度的疲倦和痛苦。他退后了一些。她并没有看到他,于是他观察了她好一阵子,而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还有别人在场。她那双小小的脚不耐烦地踢踏着地面,怒火冉冉的黑眼睛里闪烁着痛苦和胜利交织的光芒。她远望着尼罗河,河面上有白色的帆船在滑行。

这张脸,还有那个声音,他全记起来了。这女孩的脸和他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新郎的声音……

就在他站在那儿思索这个没有觉察到他的女孩时,戏剧性的一幕上演了。

有声音从上面传过来,座位上的女孩跳了起来。琳内特·多伊尔和她丈夫出现在小路上。琳内特的声音充满幸福和自信,不安和紧绷的神色都消失了。琳内特是快乐的。

站在旁边的女孩向前走了一两步,另外两个人都呆住了。

“你好,琳内特。”杰奎琳·德·贝尔福特说,“你也在这儿!我们好像走到哪儿都会见面。嘿,西蒙,你好吗?”

琳内特·多伊尔轻轻地叫了一声,退缩着靠在一块岩石上。西蒙·多伊尔那张帅气的脸忽然显得怒气冲天,他向前走过去,好像要攻击这个纤细的女孩似的。

女孩像只机灵的小鸟一样把头快速一扭,示意自己发现有陌生人在场。西蒙转过头,发现了波洛。他尴尬地说:“你好,杰奎琳,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语气很假。

女孩冲他们露齿一笑。

“很惊讶吧?”然后,她微微一点头,走上小路。波洛也很合时宜地朝相反的方向走去,他听见琳内特·多伊尔说:“西蒙,看在上帝的分上,西蒙,我们该怎么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