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九章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家三三两两地缓步走进餐厅,闷不作声,好像达成了共识:着急坐下来吃饭是一种冷血和无情的表现。游客们都满脸歉意地一个跟着一个走进来,在餐桌面前坐下。

🍱 鲲+弩+小+说+ w w w ~ k u n n u ~ co m-

蒂姆·阿勒顿比他母亲晚几分钟才进餐厅入座,看上去情绪糟糕透了。

“真希望我们没参加这次倒霉的旅行。”他怒吼着。

他母亲忧伤地摇摇头。“哦,亲爱的,我也是这么想的。那个漂亮的女孩,她死得真不值!真没想到有人会这么冷血地打死她。居然有人会做这种事情,太可怕了。另一个姑娘也很可怜。”

“杰奎琳?”

“是的,我真替她惋惜。她看上去真是太难过了。”

“这是教育她再也别玩那种玩具手枪了。”蒂姆拿起奶油,冷淡地说道。

“我猜她小时候没有受到好的教育——”

“哦,看在上帝的分上,妈妈,别表现得像个善良的母亲了。”

“你今天脾气很坏,蒂姆,我很吃惊。”

“没错,我脾气很差,现在谁不是这样?”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发脾气,我只是觉得很伤心。”

蒂姆愤愤地说:“你的想法可真浪漫!好像你并没有意识到,跟一宗凶杀案有牵连可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事。”

阿勒顿夫人有些惊讶。“可是,当然——”

“就是这样。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是当然’的,这条该死的船上的每一个人都被怀疑了——包括你和我,我们跟别人一样。”

阿勒顿夫人抗议说:“从技术上来说我们确实都是,可实际上这很荒谬!”

“要是跟谋杀案有关,那就没什么荒谬的!亲爱的妈妈,你大可以坐在这儿,表现得很高尚,很正直,可是谢拉尔和阿斯旺那些让人讨厌的警察不会相信你的这些表现。”

“也许还没到那儿就真相大白了。”

“怎么可能?”

“波洛先生会侦破的。”

“那个老江湖骗子?他什么也发现不了。他就是个留着一撮胡子,夸夸其谈的骗子,仅此而已。”

“好吧,蒂姆,”阿勒顿夫人说,“也许你是对的。就算如此,我们也得去面对,既然这样,我们就尽量高高兴兴地经历这些事吧。”

不过她儿子的悲观情绪可是一点都没消除。

“而且,那串该死的珍珠项链不见了。”

“琳内特的珍珠吗?”

“是的,好像是被人偷了。”

“我觉得这就是杀人动机。”阿勒顿夫人说道。

“为什么?你把这两件完全没联系的事情弄混了。”

“谁告诉你珍珠不见了?”

“弗格森。他那个在轮机舱里工作的粗鄙朋友告诉他的,而他朋友是听女仆说的。”

“那串珍珠很漂亮。”阿勒顿夫人说道。

波洛向阿勒顿夫人微微鞠躬,然后在桌边坐了下来。

“我迟到了几分钟。”他说。

“我知道你一直在忙。”阿勒顿夫人回答。

“是的,就没闲过。”

他问侍者要了一瓶刚刚开启的酒。

“我们的口味很多样化,”阿勒顿夫人说,“你总喝葡萄酒,蒂姆喝威士忌加苏打,而我,我会尝试各种品牌的矿泉水。”

“没错!”波洛说道。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小声说:“这是个想法,这个……”

之后,他不耐烦地耸耸肩,摆脱了那种突然间占据他大脑的令人心烦的念头,开始轻松地说起了别的事情。

“多伊尔先生的伤势严重吗?”阿勒顿夫人问。

“是的,挺严重的。贝斯纳医生急着想赶去阿斯旺,给他的腿照个X光,把子弹取出来。他希望多伊尔先生不会变成永久性的跛子。”

“可怜的西蒙,”阿勒顿夫人说,“昨天看上去还是个快乐的男孩,世界上他想要的都拥有了。可是现在,美丽的妻子被杀害了,而他自己则无助地躺在床上。我真希望——”

“你希望什么,夫人?”看阿勒顿夫人没再说下去,波洛问道。

“我希望他别太责难那个可怜的小姑娘。”

“责怪杰奎琳小姐吗?恰恰相反,他很替她着急。”他转向蒂姆,“你知道,这是心理学上一个非常微妙的问题。杰奎琳小姐不停地跟踪他们,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他几近暴怒;可是现在,当她对着他开枪,把他伤得很严重,可能会一辈子残疾,他的愤怒却似乎消失不见了。你能理解吗?”

“是的,”蒂姆若有所思地说,“我想我可以理解。一开始,这件事让他觉得很难堪——”

波洛点了点头。“没错,这有损他男人的尊严。”

“可是现在——如果你换个角度看,现在是她很难堪。所有人都指责她,所以——”

“他就慷慨地原谅了她。”阿勒顿夫人接过话头,“男人就像个孩子似的!”

“女人总这么说,可事实不是这样的。”蒂姆嘟囔着说。

波洛微微一笑,接着对蒂姆说道:“告诉我,多伊尔夫人的表妹,乔安娜·索思伍德小姐,跟多伊尔夫人长得像吗?”

“你弄错了,波洛先生。她是我表妹,是琳内特的朋友。”

“啊,抱歉——我弄混了。我经常可以在报纸上看到这位年轻小姐的名字,我对她一直很感兴趣。”

“为什么?”蒂姆尖锐地问。

波洛半站起来,对着刚刚进餐厅的杰奎琳·德·贝尔福特打了个招呼。后者经过他们的餐桌,来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她脸颊红红的,眼睛明亮,呼吸急促。波洛坐回位子上之后,好像是把蒂姆的问题给忘了,含混地喃喃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佩戴珍贵珠宝的年轻女士都像多伊尔夫人一样粗心大意。”

“这么说,那串珍珠真的是被偷了?”阿勒顿夫人问道。

“谁告诉你的,夫人?”

“弗格森说的。”蒂姆主动回答。

波洛严肃地点点头。“是真的。”

“我想,”阿勒顿夫人紧张地说道,“这会给我们所有人带来不愉快。这是蒂姆说的。”

这时候的蒂姆好像心烦意乱,不过波洛还是转向他。

“啊,也许你之前有过这样的经历?在一间被抢劫了的房子里面待过?”

“从来没有。”蒂姆说。

“哦,有的,亲爱的,那时候你在波塔林顿家——那个讨厌的女人的钻石被偷了。”

“你总是把问题彻底弄乱,妈妈。我在那儿的时候他们刚刚发现戴在她那肥脖子上的钻石是假的!可能几个月以前就被换掉了。其实很多人都说是她自己换的!”

“我猜是乔安娜说的。”

“乔安娜那时不在那儿。”

“可她跟他们很熟,而且很有可能是她暗示别人的。”

“母亲,你一直对乔安娜有偏见。”

波洛连忙转移话题,说自己打算去阿斯旺的一家商店里大采购。一家印度人开的店里有不少漂亮的紫色和金色的料子。当然要缴税,不过——

“他们对我说,他们可以……怎么说的来着?可以帮我运走,费用不是很高。你觉得呢,他们能安全地把货物送到吗?”

阿勒顿夫人说,根据她听到的,很多人在那种店里买了东西之后,商店会直接把物品安全地送到英国。

“太好了,那我也这么做。不过如果你在国外的时候,收到从英国寄来的包裹,那就不巧了。你们有过这种经历吗?你们出门旅行时收到过包裹吗?”

“我想没有,对吗,蒂姆?有时候你会收到一些书,当然,寄书并不麻烦。”

“是的,不麻烦,书是不一样的。”

大家吃完点心,突然,瑞斯上校毫无征兆地站了起来,开始说话了。

他讲了一下案情,还宣布了珍珠被盗的事情,说要马上开展一次全船大搜查,如果所有的游客都愿意留在餐厅等搜查结束,他将会很感激。在这之后,如果他们同意——他相信他们会同意的——会对每个人进行搜身。

周围响起了一片小小的嗡嗡的骚动声,怀疑的、生气的、激动的……波洛快速走到正要离开餐厅的瑞斯身旁,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瑞斯听着,点头表示同意,招呼侍者过来,跟他说了些话,然后和波洛一起走出来,到了甲板上,并随手关上门。

他们在栏杆上靠了一会儿。瑞斯点了一支香烟。

“你的主意不错,”他说,“我们很快就会知道里面有什么问题了。我给他们三分钟。”

餐厅的门开了,他们之前吩咐过的侍者走了出来,对着瑞斯敬了个礼,然后说道:“非常对,先生。有位小姐说有紧急的事要告诉你,一刻也不能拖延。”

“哦!”瑞斯脸上露出满意的神色,“是谁?”

“鲍尔斯小姐,先生,那位护士。”

瑞斯显得有些惊讶,说:“带她去吸烟室,别让其他人走开。”

“他们不会走的,先生——另一个侍者看着他们呢。”

他返回了餐厅。波洛和瑞斯走向吸烟室。

“唔,鲍尔斯小姐?”瑞斯嘀咕着。

他们刚走进吸烟室,侍者就带着鲍尔斯小姐进来了,然后关上门离开。

“怎么了,鲍尔斯小姐,”瑞斯上校看着她问道,“什么事?”

鲍尔斯小姐看上去和平时一样镇定从容又自我,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情绪。

“请原谅,瑞斯上校,”她说,“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最好还是马上找你谈谈,”她打开自己那轻巧的黑色手袋,“并且把这个还给你。”

她取出那串珍珠,放在桌子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