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六章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彭宁顿关上门走了。瑞斯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们的收获比预想的要多。承认了欺诈,承认了蓄意谋杀,不可能再深入一步了。一个人愿意或多或少地承认企图谋杀,可你无法让他招供实质性的问题。”

“有时候可以做到。”波洛说,他的眼睛很梦幻——像猫一样。瑞斯好奇地看着他。

“有计划吗?”

波洛点点头,然后扳着手指头一个一个列了出来。“阿斯旺的花园、阿勒顿先生的陈述、两瓶指甲油、我喝的那瓶酒、天鹅绒披肩、沾着血迹的手帕、留在案发现场的手枪、路易丝被杀、奥特本夫人被杀。对了,全都在这儿。彭宁顿没干,瑞斯!”

“什么?”瑞斯大吃一惊。

“彭宁顿没干这件事。他是想做来着,没错。他甚至都试着去做了。可仅此而已。在这个案子中,有些条件是彭宁顿先生所不具备的。它需要大胆、迅速、手脚麻利、勇气、把危险置之度外,以及一个足智多谋、精打细算的大脑。彭宁顿没有这些特征。除非他知道自己可以全身而退,不然不会犯案。可这个案子不是没有风险的,而且风险很大!这就需要胆量。彭宁顿没有这个胆量,他只是很狡诈。”

瑞斯看着他,有种英雄之间惺惺相惜的感觉。

“你把每种情况都想过了吧?”他说。

“我觉得是,没错。还有一两件事,比如那份琳内特·多伊尔看过的电报,我想查清楚。”

“天哪,我们忘了问多伊尔先生了,可怜的奥特本老妈过来的时候,他正跟我们说这个呢。我们还得再问问他。”

“现在,首先,我想找另一个人谈一谈。”

“谁?”

“蒂姆·阿勒顿。”

瑞斯扬了扬眉毛。“阿勒顿?好吧,我们请他过来。”

他按了按铃,然后请侍者去传口信。

蒂姆·阿勒顿一脸困惑地走了进来。

“侍者说你想见我,是吗?”

“是的,阿勒顿先生,请坐。”

蒂姆坐了下来。他很专心,但仍带些厌烦之色。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他的语气礼貌有余但热情不足。

波洛说道:“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许你能帮上忙。但我真正的要求是请你仔细听着。”

蒂姆的眉毛扬了扬,礼貌地表示自己很惊讶。“当然可以,我是世界上最好的倾听者。你完全可以相信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发出‘哦’‘啊’的赞扬声。”

“这会让人很高兴的,‘哦’‘啊’都是一些有感染力的词。好啦,我们开始了。在阿斯旺遇见你们母子的时候,阿勒顿先生,我就被强烈地吸引住了。首先,我认为你母亲是我见过的最有魅力的人之一——”

疲倦的脸上闪过一丝光,浮现出一点表情来。

“她是——独一无二的。”他说。

“但是让我感兴趣的第二件事,是你提起的一位女士。”

“是吗?”

鲲^弩^小^说 🌼 w w w*k u n n u*c o M *

“是的,一位叫乔安娜·索思伍德的小姐。你知道,我最近总是听到这个名字。”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最近三年来,有几件珠宝盗窃案让伦敦警察厅伤透了脑筋。这些案子可以称之为集团盗窃,其方法都是一样的,就是用一件仿品换掉真品。我的朋友,杰普警探得出了结论,这些盗窃案不是一个人干的,而是由两个人巧妙地合作而成。根据作案人熟悉内部情况这一点,他深信窃贼具备较高的社会地位,最终他的注意力集中在了乔安娜·索思伍德小姐身上。

“受害人不是她的朋友,就是她认识的人,并且在每一个案子里,她要么把玩过珠宝,要么就是借戴过。而且,她的生活方式所带来的消费远远超过她的收入。从另一方面来看,真正的盗窃——也就是说替换活动——并不是由她来完成的。这一点很清楚。案发的时候她都不在英国。

“于是,杰普警探的脑海中逐渐形成了一个观点:索思伍德小姐曾经跟一家现代首饰行业协会有过接触。他怀疑她拿到珠宝之后,绘制了精细的图样,然后交给某些要价不高但不诚实的珠宝匠进行仿制。第三个步骤就是由另一个人成功掉包——这个人可以证明自己从来没有碰过这些珠宝,也跟任何珠宝仿品都没有关系。杰普对这个人的身份一无所知。

“你谈话中透露的某些信息让我很感兴趣。你在马略卡岛的时候,一枚戒指不见了。事实上,你也出现在招待客人过夜的家庭聚会里,那里发生了一起用仿品替换真品的事件。你和索思伍德小姐的关系密切。还有,很明显,你讨厌我的出现,试图让你母亲疏远我。当然,这可能仅仅是因为个人喜恶,但我不这么认为。你急于用和蔼可亲的外表来隐藏你的厌恶之情。

“好吧,琳内特·多伊尔被杀之后,大家发现她的珍珠项链不见了。你能理解,我马上就想到了你!不过我不太明白,假如就像我猜测的那样,你跟索思伍德小姐(她是多伊尔夫人的好朋友)合作的话,那么盗窃手法就是掉包而不是赤裸裸的偷走。可是,忽然间,珍珠项链又还了回来。我发现还回来的是仿品。

“于是我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窃贼。被偷走又被送回来的是项链的仿品——就是你之前用来换走真正珍珠的那件仿品。”

他盯着面前这个年轻人。蒂姆深色的脸变得苍白。他不像彭宁顿那么富有斗争经验,他耐力不足。他极力维持着自己那种嘲弄的态度,说道:“真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是怎么处理项链的?”

“这一点我也知道。”

年轻人立刻变了脸色——被打败了。

波洛慢条斯理地继续说道:“那件东西只能藏在一个地方。我仔细想过了,而我的理智告诉我就是这样。阿勒顿先生,珍珠项链就藏在你房间里的那串木念珠之中。这串念珠的珠子是精雕细刻而成,我认为这是你特别制作的。这些念珠都可以打开,虽然别人看到时绝不会想到这一点。每颗念珠里都有一颗珍珠,用强力胶粘住。大部分警方搜查人员都很尊重象征宗教的东西,除非是有什么地方明显不对劲。你想到了这一点。我试图弄明白索思伍德小姐是如何给你仿品的。她必须这么做,因为你一听到多伊尔夫人会来这里度蜜月,就从马卡略岛赶过来了。我的推测是放在一本书里寄过来——在书的中间挖一个洞,书的两端是完好的,而邮局从来不打开书做检查。”

沉默——长久的沉默。然后,蒂姆平静地说:“你赢了。这原本是个好机会,但我还是输了。现在,我只能自食其果了。”

波洛微微点了点头。“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有人看见你了?”

“看见我了?”蒂姆一惊。

“是的,就在琳内特被杀的那天晚上,有人在凌晨一点钟看到你从她房间里出来。”

蒂姆说:“听着——你该不会是认为……我没杀她!我发誓!我的处境太尴尬了,正好在她被杀的那个晚上……天哪,太可怕了!”

波洛说:“没错,你肯定忧虑过那么一阵子。但是,既然真相大白了,现在你可以帮帮我们。你偷项链的时候,多伊尔夫人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我不知道,”蒂姆嗓音沙哑,“真的,波洛先生,我不知道!我设法弄清了她晚上放项链的地方——就在床边的小桌子上。我偷溜进去,在桌上轻轻地摸索到项链,放下假的,又溜了出来。我理所当然地认为她是睡着了。”

“你有没有听见她的呼吸声?你肯定要仔细听一下吧?”

蒂姆认真地想了想。

“当时非常安静——真的很静。不,我不记得有没有听见她的呼吸声。”

“空气中有没有一种烟火的气味,就像刚开过枪后散发出来的那样?”

“我觉得没有。我不记得了。”

波洛叹口气。“那我们没什么进展。”

蒂姆好奇地问道:“看见我的那个人是谁?”

“罗莎莉·奥特本。她从船的另一边走过来,刚好看见你从琳内特的房间出来,回了自己房间。”

“那么这些都是她告诉你的吧。”

波洛温和地说:“抱歉,她并没有告诉我。”

“那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是赫尔克里·波洛,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当我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你知道她说了什么吗?她说什么人也没看见。她撒谎了。”

“可是为什么?”

波洛用一种超然的语气说道:“也许,她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凶手。看上去就是这样的,不是吗?”

“那么,我认为她就更有理由告诉你了。”

波洛耸耸肩。“看起来,她不是这么想的。”

蒂姆的语气很古怪:“她是个不寻常的女孩。肯定跟她妈妈相处得不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