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六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是的,她过得不开心。”

“可怜的女孩。”蒂姆嘀咕着,转而看着瑞斯。

“好了,先生,接下来做什么?我承认我从琳内特房间拿了珍珠,而且你们可以从你们推测的地方找到它。我是有罪。至于索思伍德小姐,我可没有承认任何事。你没有对她不利的证据。怎么拿到假项链是我自己的事。”

波洛咕哝道:“态度正确。”

蒂姆有些幽默地说:“永远都绅士!”

他又补充道:“也许你能想象得到,当我母亲对你产生好感的时候,我是多么烦恼。我并不是那种心肠狠毒的罪犯,当然不会在冒险作案之前,舒舒服服地坐在那儿跟著名侦探亲密地聊天。也许有人觉得这样很惬意,可我不是。坦白说,我都快要打退堂鼓了。”

“但不足以让你放弃作案吧。”

蒂姆耸耸肩。“还没到那个程度。早晚都得做这件事。我在这条船上找到了一个最佳机会——她和我的房间中间只隔了两间,而且琳内特正忙于处理自己那些麻烦事,不太可能注意到珍珠已经被换掉了。”

“我对此表示怀疑——”

蒂姆警觉地抬头看着波洛。“你是什么意思?”

波洛按了电铃。“请奥特本小姐到这儿来一下吧。”

蒂姆皱了皱眉,没说话。一个侍者走进来,接到口信便走了。

几分钟之后罗莎莉来了。一双因为刚刚哭过而通红的眼睛,看到蒂姆之后变得更大了。原来她身上的那种怀疑和蔑视已经消失了。她坐了下来,温和地看着瑞斯和波洛。

“很抱歉打扰你,奥特本小姐。”瑞斯很礼貌地说道。他有点生波洛的气。

“没关系。”女孩低声说道。

波洛说:“还有一两个问题需要弄清楚。我问过你,今天凌晨一点十分在右舷甲板上有没有看见什么人,你说没有。虽然你没能帮助我,但幸好我已经找出真相了。阿勒顿先生已经承认自己昨天晚上去过琳内特·多伊尔的房间了。”

她瞥了一眼蒂姆。蒂姆一脸冷峻,简单点了点头。

“我说的时间对吗,阿勒顿先生?”

阿勒顿回答道:“很对。”

罗莎莉瞪着他——嘴唇哆嗦着——终于张开了……

“可是你没有——你没——”

他飞快地说道:“是的,我没杀她。我是个小偷,但不是杀人凶手。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所以你还是知道为好。是我偷了她的珍珠项链。”

波洛说:“阿勒顿先生的说辞是,昨天晚上他进了她的房间,用仿品换走了真的珍珠。”

“是吗?”罗莎莉问道。她的眼神流露出严肃、悲伤和稚气,还带着一种质问。

“是的。”蒂姆说。

一阵沉默。瑞斯上校心神不宁地扭动着身子。

波洛的语气很奇怪。“就像我说的,阿勒顿先生的话部分地被你证实了。也就是说,有证据能证明他昨天晚上溜进了琳内特·多伊尔的房间,不过没有证据能证明他这么做的原因。”

蒂姆瞪着他。“可你知道!”

“我知道什么?”

“呃——你知道我拿了珍珠。”

🍎 鲲l弩x小x说s = w w w * ku n Nu * Co m

“当然,我知道你拿了珍珠,可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拿的。也许是在昨天晚上之前……刚才你说过,琳内特没有注意到那是个仿品。我就不会这么肯定。万一她注意到了呢?万一她连是谁干的都知道了呢?万一她昨天晚上威胁你要揭发这件事,而你又知道她确实打算这么做……万一你听见了杰奎琳·德·贝尔福特和西蒙·多伊尔在大厅里的吵闹,等到里面没人了,你偷偷进去拿了手枪,等了一个小时,等全船都安静下来之后,悄然走进琳内特·多伊尔的房间,想要确保将来不会再有什么风险……”

“天哪!”蒂姆大喊。铁青色的脸上,一双因备受折磨而痛苦的眼睛呆呆地看着波洛。

波洛继续说道:“可是有个人看见你了,就是路易丝这个女孩。第二天,她找到你,勒索你。你必须给她一大笔钱,不然她就会说出去。你意识到,勒索意味着一切都要毁了。你装作同意了,说好在午饭之前拿着钱去她房间。然后,就在她数钱的时候,你刺死了她。

“可这次你的运气仍然很差。有个人看见你走进她的房间了,”他半转过身对着罗莎莉,“就是你母亲。你不得不又采取行动——危险而愚蠢的行动——可这是唯一的机会了。你听彭宁顿谈论过自己的手枪,于是溜进他房间,拿了手枪,在贝斯纳医生房门口听着,不等奥特本夫人说出你的名字就打死了她。”

“不!”罗莎莉大喊,“他没做,他没做!”

“接着,你做了唯一能做的事——跑到船尾那儿绕过去。我从你后面跑过来的时候,你转过身,假装是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的。你是戴着手套去拿手枪的,所以我问你要手套的时候,你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蒂姆说:“我对上帝发誓,你说的全都是假的,没一句是真的。”可他说话的声音又颤抖又不自信,根本没有说服力。

就在这时,罗莎莉·奥特本让大家吃了一惊。

“这当然不是真的!而且波洛先生知道这不是真的。他这么说是出于某个目的。”

波洛看着她,嘴边泛起一丝笑意。他摊开双手,表示认输。

“小姐你很聪明……但你同意——这是个好想法吧?”

“到底……”蒂姆开了口,怒火中烧。但是波洛抬起了一只手。

“这个案子对你很不利,阿勒顿先生。我想让你知道这一点。现在,我告诉你一些开心的事。我还没去你房间检查念珠。如果现在就去,可能查不到什么。而且,既然奥特本小姐坚称自己昨天晚上并没有在甲板上看见过任何人,啊,那就没有证据可以指控你了。珍珠是被一个有盗窃癖的人拿走又送回来的,就在门口桌上的小盒子里,如果你愿意跟小姐一起去查看一下的话。”

蒂姆站起来,立在那儿,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终于开口时,虽然话不多,或许他的听众还是满意的。

“谢谢,”他说,“你不需要再给我第二次机会了。”

他为女孩拉开门,她走了出去。蒂姆拿起小纸盒也跟着出去了。

他们肩并肩走着。蒂姆打开小纸盒,拿出假珍珠,用力远远地扔进了尼罗河里。

“这下好了,”他说,“假的没了。我把盒子还给波洛的时候,真的就会在里面。我可真是蠢透了!”

罗莎莉小声地问:“你怎么会做这种事?”

“你是说,我是怎么开始的,对吗?哦,我也不知道。无聊——懒惰——觉得好玩。这种谋生之道远比那种一辈子忙活一份工作有吸引力得多。也许你会觉得很卑鄙,但这种事情很有诱惑力——主要是冒险性,我觉得。”

“我想我明白一点了。”

“没错,可你永远也不会干这种事!”

年轻的罗莎莉严肃地低下头想了一会儿。“不,”她简单地说,“我会。”

他说:“哦,亲爱的——你太可爱了……可爱得不得了。你为什么不承认你昨晚看见我了?”

“我想——也许他们怀疑你。”罗莎莉说。

“那你怀疑我吗?”

“不,我不相信你会杀人。”

“对,我生来就不是杀人的那块料。我只是一个可悲的小偷而已。”

她害羞地伸出一只手碰了碰他的手臂。“别那么说……”

他抓住她的手。“罗莎莉,你会不会——你懂我的意思吗?或者你会永远蔑视我、责备我?”

她微微一笑。“你也可以责备我……”

“罗莎莉——亲爱的。”

但是她踌躇了一小会儿。“那个——乔安娜?”

蒂姆突然大喊起来:“乔安娜?你跟我妈妈一样坏。我根本不在乎乔安娜,她长了一张马脸和一双带着掠夺性的眼睛。一个极其丑陋的女人。”

接着,罗莎莉说道:“你母亲永远都不需要了解这件事。”

“我不确定,”蒂姆若有所思地说,“我觉得我得告诉她。你知道,我妈妈很宽容,她能应付各种变故。是的,我要打破她对我的猜测。要是她知道我和乔安娜之间只不过是一种合作关系,她肯定会松一口气的,然后就会原谅我其他的错误。”

他们来到阿勒顿夫人的门前,蒂姆使劲敲了敲门。门开了,阿勒顿夫人站在门槛上。

“罗莎莉和我——”蒂姆欲言又止。

“啊,亲爱的孩子们。”她把罗莎莉拥进怀里,“我亲爱的亲爱的孩子……我一直希望——可蒂姆总是很讨厌……假装自己不喜欢你。但是我当然能看出来!”

罗莎莉断断续续地说:“你对我真是太好了——一直都是。我曾希望……希望……”

她说不下去了,幸福地靠在阿勒顿夫人的肩上抽泣起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