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四章 五个问题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为什么会问起卡罗尔小姐关于埃奇韦尔男爵会不会再次结婚的问题?”在乘车回家的路上,我有些好奇地问。

“我的朋友,我只是忽然想起有这么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我一直在想,埃奇韦尔男爵忽然完全地改变对离婚这个事情的态度,应该怎么解释?这多少有些古怪,我的朋友。”

“是的。”我思考着说,“确实相当古怪。”

“你看,黑斯廷斯,埃奇韦尔男爵证实了他太太告诉我们的事情。她找了各种律师,但是他一步也没有退让。不,他不会同意离婚的。但是忽然之间,他就这么让步了。”

“或者说,他只是这么说而已。”我提醒他。

“说得没错,黑斯廷斯。你刚刚说的完全是可能的。他只是说说。不管怎么样,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他写过那封信。那么,总归有些部分这位先生是说了谎。出于某种原因,他对我们说了些捏造、夸张的东西。是不是这样?为什么这样,我们也不知道。但是,假设他确实写了那封信,那么他这么做一定有一个原因。能想象的最显而易见的原因就是他忽然遇到了一个他很想娶的人。这可以完美地解释他为什么忽然改变态度。所以,很自然地,我得问清楚。”

“卡罗尔小姐很坚决地否定了这个想法。”我说。

“是的,卡罗尔小姐⋯⋯”波洛用一种沉思的声音说。

“你究竟想说什么?”我有些恼火地问道。

波洛是个用语调来暗示怀疑的好手。

“她会有什么理由在这件事上说谎?”我问道。

“没有——确实没有。但是你要知道,黑斯廷斯,我们很难相信她提出的证据。”

“你觉得她在说谎?但是为什么呢?她看起来是个很正直的人。”

“就是因为这样。有意的欺骗和无心地做出不太准确的表述,这中间的差别有时候是非常难区分的。”

“你的意思是?”

“有意的欺骗是一回事。但是对事实、想法和主要的真相非常有把握,以至于觉得细节不再重要——这个,我的朋友,是特别正直的那些人共有的一个特点。你要记住,她已经对我们说过一次谎了。她说她亲眼看到简·威尔金森的面孔,但实际上她不可能看到。为什么会这样呢?不如这么看这件事。她自上往下看到简·威尔金森站在大厅里,脑中丝毫没有怀疑这是不是简·威尔金森,她确信这人就是。她说自己清楚地看到了她的脸,那是因为她对事实如此确信,细枝末节的事情根本不重要。事实摆在面前,她根本不可能看到简·威尔金森的脸,对不对?但是,她有没有看到那张脸有什么关系?她确信那个人就是简·威尔金森。其他的事情也是一样。她觉得自己知道,那么她的回答都是根据自己的想法来的,而不是她所见的真相。对那些言之凿凿的证人应该总是以怀疑的态度对待,我的朋友。那些记不太清而不是很肯定的证人,因为不肯定,所以会思考一会儿——啊!对了,事情是这样的——这样的回答才更加可靠。”

“我的天哪,波洛。”我说,“你算是把我之前对证人的想法全部推翻了。”

“在回答我关于埃奇韦尔男爵会不会再婚的问题时,她觉得这个提法很可笑——这只是因为她从未考虑过这个情况,也就不会费心去想想是不是有过迹象暗示了这种可能。所以我们问过她之后,其实也没有知道更多。”

“当你指出她不可能看到简·威尔金森的脸时,她似乎一点也不吃惊。”我回想起来了。

“没错,也就是那时,我确定她是那种正直但是不准确的证人,而不是一个有意说谎的人。我看不出她有什么故意说谎的动机,除非——真的,这倒是一个想法。”

“怎么说?”我急切地问。

但是波洛摇了摇头。

“只是忽然出现了一个想法,但是太不可能了——是的,太不可能了。”

·鲲·弩…小·说

然后他就不愿再多说了。

“她看起来很喜欢那个女孩。”我说。

“是的。在我们谈话的时候她显然是想帮上忙的。黑斯廷斯,你对那位可敬的杰拉尔丁·马什小姐是什么样的印象?”

“我很同情她——深深地同情她。”

“你总是那么心软,黑斯廷斯。美人落难总是会让你感到悲伤。”

“难道你不这么觉得?”

他严肃地点点头。

“是的,她的生活并不幸福。这非常明显地写在她脸上。”

“无论如何,”我热心地说,“你应该看出简·威尔金森的说法有多么荒谬了——我是说,她说那女孩和这案子有关。”

“毫无疑问的是,她的不在场证明不会有问题,但是杰普到现在也没有和我谈过这一点。”

“我亲爱的波洛——你是想说,即使是和她见过、谈过之后,你还是不太满意,一定要有一个不在场的证明?”

“嗯,我的朋友,我们与她见过、谈过之后又怎么样呢?我们知道她过得非常不幸,她承认憎恨她的父亲,甚至对他的死很高兴;她对他昨天上午对我们说过些什么非常不安。经过这样的谈话之后,你还觉得不在场的证据并不是必要的?”

“她坦率的态度可以证明她的清白。”我热切地说。

“坦率可以算是这个家庭的特点了。新的埃奇韦尔男爵——也有那种把一切都摆在台面上的态度。”

“他确实是这么干了。”我想起之前的情形,笑着说,“相当有独创性的做法。”

波洛点点头。

“他——你的那个说法是什么来着?——把我们的路都挖断了。”

“是堵死了。”我纠正他说,“是的——让我们显得挺傻的。”

“这个想法很奇怪。你可能看起来傻乎乎的,但我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是傻瓜,也不觉得我看起来傻过。恰恰相反,我的朋友,我倒是将了他一军。”

“有吗?”我怀疑地说,一点儿也想不起有过这样的情节。

“当然,当然。我听——只是听着,到了最后提出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这个你可能已经注意到了,我们那位勇敢的朋友不知所措了。黑斯廷斯,你根本没有观察啊。”

“我觉得他听到卡洛塔·亚当斯死亡的消息时那种恐慌和惊讶的情绪是真实的。”我说,“我想你可能会说那只是非常精彩的演出。”

“这个不可能分辨出来。我同意,看起来确实很真实。”

“你觉得他为什么会用那么愤世嫉俗的方式把所有的事实都倒给我们?只是为了好玩?”

“总是有这个可能。你们英国人吧,都有那种最异乎寻常的幽默感。但也可能是个手段。被隐瞒的事实总是有令人起疑的重要性;被坦率公布的真相,反而会让人低估了它们真实的价值。”

“比如说,那天上午和他叔叔之间的争吵?”

“没错。他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被泄露出去,那么不如张扬一下。”

“他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傻。”

“哈!他可是一点都不傻。他要是动脑筋的话,还是足够聪明的。他清楚地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就像我说的,他直接摊牌了。你会打桥牌,黑斯廷斯,告诉我,什么情况下会这样做。”

“你自己也打桥牌的,”我大笑着说,“你很清楚——当你确信能拿下剩下所有的墩,打算省下时间开始新一局的时候,就可以摊牌了。”

“是的,我的朋友,就是这种情况。但偶尔也会有其他的原因。我在和女士们打牌时看到过一两次,不过也可能不完全是这样。当时的情况呢,是某位女士把牌都亮出来,然后说,‘剩下的牌都是我的了’,接着动手把牌收起来,再开始发牌。有可能其他人就这么同意了——特别是在他们不是很有经验的情况下。你要注意,这个过程并不是那么一目了然,必须事后追究一下才能搞清楚。下一局打到一半的时候,某个牌手会想,‘对啊,不过不管她要不要,应该都得拿下明手的那张方片四,那么她必须再打一张梅花,而我的梅花九应该就能拿下一墩了。’”

“那你怎么想?”

“我想啊,黑斯廷斯,过于虚张声势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我还觉得现在该是我们吃饭的时间了。来个煎蛋卷,怎么样?吃完之后,九点左右,我还得去个地方。”

“去哪儿?”

“先吃饭,黑斯廷斯。到喝咖啡之前,我们都不要继续讨论这起案子了。吃饭的时候,大脑应该伺候好我们的肠胃。”

波洛总是言出必行。我们去了苏活区一间小餐馆,他是那儿的常客。我们吃了一份美味的煎蛋卷,一碟比目鱼,一盘鸡肉和一块波洛非常喜欢的巴巴朗姆酒蛋糕。

这之后,边喝着咖啡,波洛边隔着桌子对我亲切地微笑。

“我的老朋友,”他说,“我对你的依赖远比你想象得要多。”

我被这意外的话搞得有些迷惑,同时也很高兴。他之前从没对我说过类似的话。有时候,私下里,我有种受伤害的感觉。他对我智力上的轻视算得上呼之欲出了。

虽然我不认为他的头脑正在变得迟钝,但是我确实是忽然间意识到,可能他对我的帮助的依赖比他自己所知道的要多一些。

“是的。”他像是梦呓一般说,“你也许常常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你确实经常为我指明方向。”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说真的,波洛,”我结结巴巴地说,“我真是高兴极了,我想不管怎么说,我总归是从你那儿学到了些东西——”

他摇摇头。

“不是,并不是这样。你什么都没有学到。”

“哦!”我相当吃惊地说。

“这其实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人应该从另一个人那儿学东西。每一个人都应该尽力锻炼自己的能力,而不是试图模仿其他人。我可不希望你成为第二个波洛,而且是略次一点的波洛。我希望你成为一个最高等的黑斯廷斯。而且,你已经是一个最高等的黑斯廷斯了。黑斯廷斯,在你身上我可以看到正常头脑应有的表现。”

“我并不是不正常的,希望如此。”我说。

“不,不。你的头脑非常均衡,几乎完美。你就是健全精神的化身。你知道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吗?当罪犯要开始犯罪的时候,他的第一步就是欺骗。他会想要欺骗什么人?在他脑海中的形象应该就是一个正常人。也许实际上并没有这么一回事——这是一个数学上的抽象概念,但是你已经尽可能地把这个概念具象化了。有时候会有那么一刹那,你有超乎一般人智慧的表现,有时候(希望你能原谅我这么说)你会很奇怪地在愚昧这个方向陷入很深。但是大体上来说,你正常得令人惊讶。那么,我是如何从中受益的?很简单。就像在镜子里一样,我可以在你的脑子里精确地看到那个罪犯想让我相信的事情。这非常有用,非常有参考价值。”

我不是很明白。在我看来,波洛说的这些根本算不上是恭维。不过他很快打消了我的这种印象。

“我表达得很糟糕。”他很快说,“你对犯罪心理有一种洞察力,这是我没有的东西。你向我展示了罪犯希望我相信的东西。这是很伟大的天赋。”

“洞察力。”我若有所思地说,“是吧,可能我是有洞察力的。”

我看着桌子对面的波洛,他正在吸着那根小小的烟卷,一边很恳切地打量着我。

“我亲爱的黑斯廷斯,”他低声说,“我实在很喜欢你。”

我很高兴,但也觉得有些尴尬,赶紧转变了话题。

“来吧,”我一本正经地说,“我们还是讨论这个案子吧。”

“那好。”波洛头往后一仰,眼睛眯了起来。他慢慢地喷出一口烟。“我就问自己几个问题好了。”

“什么?”我急切地说。

“你也有问题,毫无疑问吧?”

“当然。”我也把头往后仰,眯着眼睛说,“是谁杀了埃奇韦尔男爵?”

波洛马上坐正,拼命摇头。

“不,不。根本不是这种问题。你是想问这个?你像是那种看侦探小说时把里面的每个人物都轮流当做凶手考虑,但是从不想想有什么迹象或者是理由的人。有一次,我得承认,我不得不这么做了。那是一件很特殊的案子,将来有时间我会讲给你听。那也算是我值得夸耀的功绩之一。不过,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说到你想问自己几个问题。”我淡淡地回应。我觉得自己对于波洛的真正用处就是陪着他,让他有个炫耀的对象。这话差点脱口而出,不过我还是忍住了。既然他喜欢指导别人,就由着他好了。

“来吧,”我说,“说来听听。”

这正是他需要的那种虚荣。他再次把身体往后仰,恢复了之前的态度。

“第一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了。为什么埃奇韦尔男爵会在离婚这件事情上改变主意?对此我有一两个想法,其中一个你也知道了。

“我想问自己的第二个问题是,那封信到底怎么了?埃奇韦尔男爵和他的太太继续被婚姻捆在一起,到底对谁有利?

“第三,昨天上午我们离开他书房时,你回头看到的那个表情到底有什么含义?你对这个问题有什么想法吗,黑斯廷斯?”

我摇摇头。

“我不明白。”

“你可以肯定那不是出于你的想象?黑斯廷斯,有时候你的想象力是很丰富的。”

“不,不。”我用力地摇头,“我很确信没有看错。”

“那好。那么这就是尚待解释的事实。我的第四个问题是关于那副夹鼻眼镜的。无论是简·威尔金森还是卡洛塔·亚当斯都不戴眼镜。那么,为什么这副眼镜会出现在卡洛塔·亚当斯的手袋里?

“至于我的第五个问题——为什么会有人打电话来确认简·威尔金森是不是在齐西克,这个人又是谁呢?

“这些,我的朋友,就是我用来折磨自己的问题了。如果我能解答这些问题,应该会开心很多。甚至可以说,只要我能推导出一个理论来合理地解释这些疑问,我的自尊心也不会感到那么难过了。”

“还有些别的问题。”我说。

“比如?”

“谁唆使卡洛塔·亚当斯参与这个恶作剧的?那晚十点之前和之后她分别在什么地方?给她金匣子的那个D又是谁?”

“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自证的。”波洛说,“这些问题并没有什么微妙之处,只是些我们还不知道的事情。这些是和事实有关的问题,可能随时都能得到答案。而我列出的那些问题,我的朋友,是心理层面的。大脑的那些灰质细胞——”

“波洛!”我不顾一切地打断他。我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该阻止他继续,我没办法忍受再次听到这个理论了。“你不是说过还有个地方要去吗?”

波洛看了一下自己的表。

“没错。”他说,“我先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方便。”

他起身离开,几分钟之后又回来了。

“来吧,”他说,“安排好了。”

“我们去哪儿?”我问道。

“去蒙塔古·康纳爵士在齐西克的府邸。我想多知道一些关于那通电话的事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