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九章 贵妇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我看来,第二天上午的访客是整个事件中最令人意外的部分了。

那时我正在起居室,波洛两眼发亮地溜了进来。

“我的朋友,有客人到了。”

“是谁?”

“老默顿公爵的遗孀。”

“真想不到!她要做什么?”

“如果你肯陪我下楼,我的朋友,你就会知道了。”

我赶紧照办,我们两人一起进了客厅。

公爵夫人是个矮小的女人,高鼻梁,眼睛看起来就很专横。虽然长得矮小,但也没人敢用矮胖来形容她。她穿着毫不时髦的黑色,浑身上下都带着贵妇的气派。她给我的另一个印象就是几乎残忍的个性。虽然她的儿子很消极,她倒是很积极。她的意志力非常强大,我几乎可以感受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意志力波浪。怪不得这个女人总是能够控制住所有和她打交道的人。

她举起长柄眼镜,先是打量了一下我,然后看看我的同伴。接着,她开口和他说话了。她的声音清晰而咄咄逼人,是那种惯于发号施令,让人服从的声音。

“你就是赫尔克里·波洛先生?”

我的朋友躬身致意。

“愿为你效劳,公爵夫人。”

她又看了看我。

“这是我的朋友,黑斯廷斯上尉。他协助我办案。”

她的眼中流露出片刻的怀疑,然后微微低头以示默许。

她在波洛让给她的椅子上坐下。

“我这次来是向你咨询一件非常微妙的事情,波洛先生。我必须要求你,今天我对你讲的事是需要绝对保密的。”

“这自不必多言,夫人。”

🐏 鲲*弩*小*说ww w_k u n n u_c o m _

“亚德利夫人向我推荐了你。从她说起你的样子,还有她对你的感激之情,我感觉你是唯一有可能帮到我的人。”

“请你放心,夫人,我会尽全力的。”

她还是有些犹豫。最后她终于下定决心说明来意,但是那种简单直接的风格以一种奇怪的方式让我想起了那个难忘的晚上,在萨伏依饭店的简·威尔金森。

“波洛先生,我想请你确保我的儿子不会娶那个女演员,简·威尔金森。”

如果说波洛也感到惊讶,那他一定掩饰得很好。他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并不急于作答。

“你能说得更具体一些吗?夫人,你想让我做些什么呢?”

“确实不太容易说出口。我觉得这场婚姻会是一个悲剧,它会毁了我儿子的一生。”

“夫人,你是这样想的?

“我十分确信。我的儿子有非常高远的理想。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真的太少了。他从未中意过与他身份相当的年轻女孩,总是觉得她们头脑简单,行为轻浮。但是说到这个女人——我得承认,她的确非常漂亮,有那种令男人臣服的魅力。她迷住了我儿子。我曾希望这段痴情能够自然冷却,好在她是个有夫之妇。但是现在,她的丈夫死了——”

她忽然停下了。

“他们计划在几个月后结婚。我儿子的终身幸福已经危在旦夕。”她一股脑儿地说出来,“这件事必须被阻止,波洛先生。”

波洛耸了耸肩。

“夫人,我并不是说你说得不对。我同意,这场婚姻是不合适的。但是我们又能做什么?”

“现在就是要求你做点什么。”

波洛慢慢地摇着头。

“是的,是的,你必须帮我。”

“夫人,恐怕没什么用。我得说,你的儿子不会听从任何对那位女士不利的话。同样,我不认为能有多少不利于她的话可说。我想从她的过去也发掘不出什么有损她名誉的事件。她一直都是——让我们这么说吧——很小心的。”

“我知道。”公爵夫人冷酷地说。

“哦!这么说,在这方面你已经做过调查了。”

在波洛热切的目光下,她的脸有一点红。

“波洛先生,为了从这桩婚姻中拯救我的儿子,没有什么是我不愿做的。”她又用力地重复了这几个字,“没有什么。”

她停了停,然后继续说:“在这件事上钱不是问题。你要多少报酬尽管开口,只是这桩婚事必须被阻止。你是担当这项工作的唯一人选。”

波洛继续慢慢摇着头。

“这不是钱的问题。我实在是爱莫能助——我现在就可以向你解释一下原因。而且,我可以说,我看不出有什么可做的。我帮不了你,公爵夫人。如果我给你一些建议,你不会认为我是无礼的吧?”

“什么建议?”

“不要和你儿子作对。他已经到了自己做主的年纪。他的选择不合你的意思,并不是说你就一定是对的。如果这是不幸的——请接受这个不幸。准备好在他需要帮助的时候帮助他,但是不要逼他反对你。”

“你完全不明白。”

她站起身,嘴唇直发抖。

“不,公爵夫人,我非常明白。我理解你作为母亲的心,没有人比我赫尔克里·波洛更理解这个了。我以我在这个领域的经验告诉你——请耐心。耐心,冷静,掩饰住你的感受。现在这件事还有一线希望可以自己了结。反对只会让你儿子更加固执。”

“再见,波洛先生,”她冷冷地说,“我很失望。”

“夫人,没有办法帮上你,我也非常遗憾。我处在很难做的位置。你要知道,埃奇韦尔男爵夫人已经向我咨询过了。”

“哦,这样我就明白了。”她的声音像刀一般锐利,“你是在对方阵营里的。这就说得通了,没错,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埃奇韦尔男爵夫人还没有因为杀害自己的丈夫而被捕。”

“这从何说起呢,公爵夫人?”

“我想你听得很清楚。为什么她还没有被捕?她那晚到过现场,被人看到走进那房子——走进他的书房。没有别的人再接近过他,然后他就死了。结果她还是没有被抓!我们的警察真是彻头彻尾地腐化了。”

她颤抖着用围巾围住脖子,只是微微一欠身,便甩手走出了房间。

“哇!”我说,“好个彪悍的人物。不过我敬佩她,难道你不这么觉得?”

“因为她希望按照她的思路安排整个宇宙?”

“她只是一心惦念着儿子的福祉。”

波洛点了点头。

“这倒是没错。不过呢,黑斯廷斯,公爵大人娶了简·威尔金森真的会是件坏事吗?”

“怎么,你不会认为她是真的爱他吧?”

“可能不是。几乎肯定不是。但是她倒是非常爱他的地位。她会小心谨慎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也很有野心。这也不是什么大灾难。公爵要想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年轻女孩可能是非常容易的,对方也会因为同样的原因选择他——但是以后又有谁会为这事树碑立传,让它流传千古呢。”

“这倒是真的,但是——”

“假设他娶了一位极爱他的女孩,那这桩婚姻就有很大好处了?我常常看到的是,一个男人娶了真心爱他的太太,反而是极大的不幸。她会嫉妒,会让他显得滑稽可笑,会坚持要占有他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哦!不说了,这可不是玫瑰花床啊。”

“波洛,”我说道,“你可真是个无可救药的愤世嫉俗者。”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我只是随便想想。你知道的,其实我是站在那位好母亲一边的。”

听到他这样形容那位飞扬跋扈的公爵夫人,我忍不住大笑起来。

波洛倒是依然一本正经的样子。

“你不该笑的。这很重要——所有的一切。我得想想,得好好想想。”

“我不知道这件事上你能做些什么。”我说。

波洛没有理会我。

“黑斯廷斯,你注意到没有,公爵夫人的消息有多灵通?她又是多么的怀恨在心?她知道所有对简·威尔金森不利的证据。”

“那是检方的看法,被告这边还没有说话。”我笑着说。

“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可能是简告诉了公爵,公爵告诉了她。”我这么猜着。

“是的,有这个可能。不过,我有——”

电话铃忽然响起。我接了起来。

我这边只是以不同的间隔反复说着“是的”。最后我放下听筒,兴奋地转身面对波洛。

“是杰普打来的。首先,你还是一如既往地‘了不起’;其次,他收到了美国来的电报;第三,他找到了出租车司机;第四,你想不想过去听听出租车司机怎么说;第五,又说一遍,你‘真是了不起’,现在他完全相信了,你说这一切事情有一个幕后人物的推断是完全正确的。我没有告诉他,刚刚有位客人过来大骂警察已经腐败了。”

“所以杰普终于还是被说服了。”波洛小声说道,“奇怪的是,幕后黑手这个猜想就要被证明的时候,我又倾向于另一个可能的情况了。”

“什么情况?”

“这个假设里面,凶手的动机可能和埃奇韦尔男爵本人根本没有关系。想想吧,某个憎恨简·威尔金森的人,恨意强到想要让她上绞刑架。这也是一个可能啊!”

他叹了口气,然后站起来继续说:“来吧,黑斯廷斯,让我们去听听杰普有什么要说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