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章 出租车司机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杰普正在询问一个胡子乱糟糟、戴着眼镜的老头。他的声音嘶哑,有种自悲自叹的调子。

“啊!你们来了。”杰普说,“行了,一切进展顺利,我是这么觉得。这人——乔布森——六月二十九日晚在长亩街载过两个客人。”

“是的,”乔布森哑着嗓子接过话,“很好的一个夜晚,月色不错。那位年轻的女士和先生在地铁站附近叫住了我的车。”

“他们是穿着晚礼服吗?”

“是的,那位先生穿着白背心,女士全身白色,上面绣着鸟的图案。是从科文特加登皇家剧院出来的,我猜。”

“那时候是几点?”

“十一点以后了。”

“哦,然后呢?”

“让我去摄政门——他们说到地方的时候告诉我是哪幢房子,还叫我快点。客人们总是这么说,好像我愿意慢吞吞似的。到得快,才能马上有下一趟活儿,对我们也好。但客人从不这么想。还有啊,要是出了什么车祸,他们又要怪我们开车太快、太危险了。”

“别废话。”杰普不耐烦地打断他,“这次没出事,对吧?”

“没——没有。”老头虽然是这么说,但好像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没,确实是没有出车祸。总之,我到了摄政门——没超过七分钟。那位先生敲敲车窗,我就停下了。停车的位置大概是在八号门牌。那位先生和女士下车,先生就等在原地,让我也别走。那位女士过了马路,在街那边往我们来的方向走。先生等在车旁——就站在人行道上,背向我,望向她。他手插在口袋里。大概过了五分钟,他说了点儿什么——好像是低声叫了一句,然后也走过去了。我一直盯着他,免得被人赖了账。以前出过这种事情,所以我得看好他。他走向街对面的一座房子,上了台阶进了门。”

“他是推开门的?”

“不,他有钥匙。”

“那房子是几号?”

“十七号还是十九号,我觉得。反正呢,他们让我停在那个位置确实也有些奇怪,所以我就一直看着。大概过了五分钟,他和那位女士一起出来了。他们回到车上,让我再开回科文特加登皇家剧院。快到的时候他们让我停下,付了车钱。我得承认,小费给得很大方。我想跑这趟车是惹上什么麻烦了——看起来是挺大的麻烦。”

“你没事的。”杰普说,“现在请你看看那边,告诉我那位女士在不在里头。”

他拿过五六张看起来很相似的照片。我饶有兴趣地从他肩膀上观望着。

“就是她。”乔布森说。他肯定地指着杰拉尔丁·马什穿着晚礼服的照片。

“确定?”

“相当确定。她脸色苍白,但是皮肤有点黑。”

“现在再认认那个男的。”

👻 鲲·弩^小·说w W W…k u n N u…c o m …

杰普又把另一组照片拿给他看。

他很用心地看着照片,摇了摇头。

“这个,我说不好——不是很肯定。这两个都有点像他。”

这些照片中有一张是罗纳德·马什,但是乔布森没有挑出它。他点出来的两个人都是和马什不同类型的。

乔布森离开了,杰普把照片摊在了桌上。

“很好。要是能得到更明确的指证就好了。这是一张旧照片了,七年还是八年之前拍的。我也只能搞到这一张。是啊,要是有更明确的指证就好了,不过现在案情也相当清楚了。以前那些不在场的证明砰的一声就没了。波洛先生,幸好你够聪明,想到了这一层。”

波洛看上去很谦逊。

“当我发现她和她的堂兄都在歌剧院的时候,就觉得他们在幕间休息的时候有可能在一起。分别陪他们来的那些人自然以为他们不会离开歌剧院。但是半小时的幕间休息已经足够他们去到摄政门再赶回来了。新的埃奇韦尔男爵那么强调他的不在场证明时,我就知道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你还真是个疑心重的家伙,不是吗?”杰普亲切地说,“总之,你大概是对的。在这样的世道里,怎样疑心都不过分。男爵大人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了。看看这个。”

他递过来一张纸。

“来自纽约的电报。他们联系上了露西·亚当斯小姐。那封信今天上午才寄到。除非是绝对必要,否则她不愿让出原件,但是她同意让警察抄下了信的内容,然后用电报发给我们。就是这个了,同你想的一样。”

波洛带着极大的兴趣接过电报,我站在他身后看到了电报内容。

以下是六月二十九日伦敦SW3玫瑰露大厦八号致露西·亚当斯的信件内容:

最亲爱的小妹,很抱歉上周的信中只草草写了几句,实在是太忙,有好多事情要亲自解决。那么,亲爱的,演出是个巨大的成功!评论反响巨大,票房很好,每个人都很帮忙。我在这儿已经有了一些真正的好朋友。我想在明年找一家剧院演两个月。俄罗斯舞者那个独幕剧反应很好,《美国女人在巴黎》也很不错,但是我想大家最喜欢的还是《外国旅馆》中的几幕。我太激动了,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再等一会儿你就能知道原因了,不过我得先告诉你大家都是怎么说的。赫格斯海默先生人非常好,他邀请我去吃午餐,以便见见蒙塔古·康纳爵士,他可能对我很有帮助。之前一个晚上我还遇到了简·威尔金森,她对我的表演和模仿也是赞不绝口。这就要说到我得告诉你的事情了。我倒不是很喜欢她,因为最近我从一个认识的人那里听到了不少她的事情,好像是说她行事残忍,而且总是用那种不堪的手段——不过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你知道吗,其实她是埃奇韦尔男爵夫人。男爵这个人我最近也听说了很多,这么跟你说吧,他也不怎么好。他对自己的侄儿,那个我跟你提过的马什上尉,非常不好——居然真的把他赶出了家门,还停了他的生活费。他跟我说了这些,我很为他感到难过。他倒是很喜欢我的演出。他说:“我敢说这能骗过埃奇韦尔男爵本人。来吧,敢不敢打个赌?”我笑着问:“多少钱?”亲爱的露西,这答案简直让我喘不上气。一万美元。一万美元啊,想想吧——只是帮人赢一个无聊的赌局。“噢,”我说,“为这一万美元,让我冒着触怒君主的风险去白金汉宫和国王开个玩笑都行啊。”就这样,我们就算成交了,开始商量细节。

我下周再把详情都告诉你——我有没有被认出来。不过不管怎么说,亲爱的露西,不管我成功与否,我都能拿到这一万美元。哦!露西,我的妹妹,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没时间继续了——我得去准备玩这个“恶作剧”了。千千万万个爱给我亲爱的小妹。

你的,

卡洛塔

波路把信放下。我可以看出他颇受感动。

不过杰普呢,他的反应则是截然不同。

“我们可逮到他了。”他兴高采烈地说。

“是的。”波洛说道。

他的声音平淡,令人奇怪。

杰普好奇地看着他。

“你这是怎么了,波洛先生?”

“没什么。”波洛说,“不知道为什么,这和我所想的不太一样。就是这样。”

他看起来确实是不太高兴。

“但是看起来只能是这样了。”他像是在对自己说,“是的,只能是这样。”

“当然是这样。怎么了,你不是一直都这么认为的?”

“不,不。你误会我了。”

“不是你说的,这些事情幕后有一个人,是他让这女孩毫不知情地参与了这些吗?”

“是的,是的。”

“那么,你还想要些什么呢?”

波洛叹了一口气,什么都没有说。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什么都不能让你满意。要我说,这女孩写了这封信还真是件幸运的事情。”

波洛稍微提起一点精神来表示赞同。

“我的朋友,这是凶手没有想到的事情。亚当斯小姐接受这一万美元的时候,她已经签下了自己的死亡证。凶手以为已经采取了万全之策——结果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胜过了他。死人开口说话了。是的,有时候死人是会说话的。”

“我倒是从未想过她能给自己报了仇。”杰普大言不惭地说。

“是啊,是啊。”波洛心不在焉地说。

“行了,我得开始办事了。”

“你要去逮捕马什上尉?我是说,埃奇韦尔男爵。”

“为什么不?案子已经确定对他完全不利了。”

“确实。”

“你好像对这个结果不是很起劲啊,波洛先生。问题是,你喜欢那些很困难的事情。现在你的假设得到了证实,但这还是不能令你满意。你能说说我们拿到的证据里面还有什么问题吗?”

波洛摇摇头。

“马什小姐是不是同谋,这个我还不知道。”杰普说道,“看起来她肯定是知情的。她陪着他从歌剧院去了现场。如果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带着她去呢?总之,我们要听听他们两人会怎么说。”

“我可以在场吗?”波洛几乎是谦卑地问。

“当然可以,这想法还是你提出来的。”

他拿起桌上的电报。

我把波洛拉到一边。“波洛,这是怎么了?”

“我很不开心,黑斯廷斯。进展似乎太顺利了,事情都清清楚楚的。但是有些东西不对头。某个地方有我们没有注意到的情节,黑斯廷斯。事情都对上了,和我预想中的一样,但是,我的朋友,这里面还是有些不对头。”

他可怜巴巴地望着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