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五章 午餐会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记得是在之后的一天,我们去了克拉里奇饭店参加威德伯恩家的午餐会。

不管是波洛还是我都并不是很想去。事实上,这是我们第六次收到邀请。威德伯恩夫人是个很坚持的女人,她喜欢结交名人。虽然屡遭拒绝,她还是不停地提出邀请,直到我们不得不放弃抵抗。在这种情况下,越快去应酬一下了结这事越好。

自从得到巴黎那边传来的消息之后,波洛一直不太爱讲话。

每次我提起这事时,他总是给出一样的回答。

“这里面有些事情我还是不太明白。”

有一两次,他喃喃自语地提到了夹鼻眼镜。

“夹鼻眼镜。夹鼻眼镜在巴黎。卡洛塔·亚当斯包里的夹鼻眼镜。”

所以来参加这个午餐会倒是让我很高兴,也许可以换换脑筋。

年轻的唐纳德·罗斯也在,走过来和我打着招呼。餐会上的男士人数比女士多,所以他被安排坐在我旁边。

简·威尔金森坐在差不多是我们正对面的地方,她的旁边,在她和威德伯恩夫人之间,是年轻的默顿公爵。

🐆 鲲l弩x小x说s = w w w * ku n Nu * co m

我想——当然,可能只是我的想象——他看上去有点不自在。聚在他身边的这些人——当然这也是我的想象——并不合他的品位。他是个严格的保守派,但又是个带着一些反抗精神的年轻人——像是那种不知道什么原因从中世纪误入现代的人物。他对那个极端现代的简·威尔金森的迷恋就像是造物主特别喜欢开的那种不合时宜的玩笑。

看着简的美貌,听着她那沙哑的声音给任何陈词滥调加上迷人的魅力,我丝毫不好奇为什么公爵会成为她的裙下之臣。但是完美的外貌和迷人的声音总会被习惯。我忽然想到,即使就在当时,也正有一道常识的光线在驱散着那层迷恋的浓雾。那是因为一句偶然的谈话——简说的一句颇为丢脸的话,让我有了这样的想法。

有人——我忘了是谁——提到了“帕里斯的裁判”①,简立即用她迷人的腔调接话了。

“巴黎?”她说,“哦,巴黎现在已经没什么影响力了,伦敦和纽约才算得上。”

正如有时会发生的事一样,她的话马上让谈话冷了场。当时的情况很诡异。我听到右手边的唐纳德·罗斯倒抽一口凉气,威德伯恩夫人开始拼命讨论俄罗斯歌剧。每个人都急于找个什么人说几句话,只有简自顾自地左顾右盼,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恰当的话。

这时我才注意到公爵。他的嘴唇紧闭,满脸通红。我似乎看到他移了移,像是要远离简一点。他应该预见到,像他这样身份的人要是和简·威尔金森结了婚,这种尴尬的灾难性局面应该会时有发生。

如平时一样,我开始和我左手的邻座,那个矮矮胖胖、有爵位、为孩子们安排了游艺节目的女士讨论我脑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我记得当时的问题是:“坐在桌子另一头那个穿紫衣服,看起来怪里怪气的女人是谁?”当然了,是这位夫人的妹妹!我结结巴巴地道了歉,转过头开始和罗斯闲聊,他的回答也只是只言片语。

发现自己两边不讨好之后,我才注意到布赖恩·马丁也在。他应该是迟到了,所以之前我没有看到他。

他坐在桌子靠我这一侧的下方一点,正前倾着身体,起劲地和一位漂亮的金发女郎说话。

我有一段时间没有这么近距离地观察过他了,我第一时间发现他的容貌有了很大的改观。憔悴的皱纹几乎消失,他看起来更年轻了,从不管什么方面来看都更健康了。他正哈哈大笑,和对面那位女士说着话,看起来心情极好。

我没有时间再继续观察他了,因为那位矮胖的芳邻已经原谅了我,大度地允许我倾听关于她所组织的一次慈善性儿童游园会的美妙之处。

波洛因为另外有约而提前离开了。他正在调查一位大使的靴子神秘失踪的案子,约好在两点半见面。他让我代他向威德伯恩夫人道别。我等着要完成这个任务——这可是不太容易的事情,她被一些正要离开的朋友团团围住,他们都在深情地呼喊着‘亲爱的’之类的话——这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是年轻的罗斯。

“波洛先生不在这儿了?我想和他谈谈。”

我解释说,波洛刚刚离开了。

罗斯似乎有些吃惊。我仔细看了看,发现他好像被什么事情困扰着。他看起来脸色苍白,神情紧张,眼中有一种很奇怪的不确定的神色。

“你特别想见他吗?”我问道。

他回答得很缓慢。

“我——不知道。”

这个回答非常奇怪,我吃惊地看着他。他的脸红了。

“这听起来有些古怪,我也知道。事情是这样:有些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我——我想听听波洛先生怎么说。因为,你看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是想麻烦他,但是呢——”

他看起来非常困惑,不太开心。我赶紧安慰他。

“波洛必须得赴一个约。”我说道,“不过我知道他五点会回来。不如你到时候打电话给他,或者过来见他一面?”

“谢谢。你看,我会这么做的。是五点对吧?”

“最好是先打个电话。”我说,“过来之前先确定一下。”

“好的,我会的。谢谢你,黑斯廷斯。你知道,我想可能——仅仅是可能——这件事非常重要。”

我点点头,然后又去找威德伯恩夫人,她还在继续说着甜蜜的话语,有气无力地和客人握手道别。

我的任务完成,正要走开时,忽然有一只手挽住了我的胳膊。

“别不理我啊。”一个愉快的声音说道。

是珍妮·德赖弗——她看起来特别漂亮。

“你好。”我说,“你从哪儿冒出来的?”

“我在你旁边一桌吃饭啊。”

“我没看见你。生意怎么样?”

“兴隆得很,谢谢关心了。”

“汤盘子卖得还好?”

“你口中粗鲁称呼的那种汤盘子,卖得非常好。等大家都有这么一件东西之后,会有更可怕的东西出现。比如像是个插着羽毛的大水泡一样的东西马上就会被固定在大家的脑门正中了。”

“太不像话了。”我说。

“才不是呢。总有人要救救鸵鸟啊。它们都靠失业救济活着呢。”

她大笑着走开了。

“再见。我下午关了店休息,准备去乡间走走。”

“这个是好主意。”我赞同说,“今天的伦敦实在太闷了。”

我独自悠闲地穿过公园,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大约四点了。波洛还不在,他是五点差二十回来的。他两眼发光,明显是心情很好。

“依我看来,福尔摩斯,”我说,“你应该是找到大使的靴子了。”

“这其实是个偷运可卡因的案子。非常巧妙。刚才的一个小时,我是在美容院度过的,那儿有个褐发女孩一定可以马上迷住你这个多情的家伙。”

波洛总以为我喜欢褐色的头发,我也懒得和他争辩这件事情。

电话响了。

“可能是唐纳德·罗斯。”我一边向电话走去一边说。

“唐纳德·罗斯?”

“是的,那天晚上在齐西克见过的那个年轻人。他有点事情想要见你。”

我拿起听筒。

“你好,我是黑斯廷斯上尉。”

那边正是罗斯。

“哦!是你啊,黑斯廷斯。波洛先生回来没有?”

“是的,他就在这儿。你是现在和他说,还是要过来一趟?”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在电话里告诉他就行了。”

“好的,你等一下。”

波洛走过来接过听筒。我站得很近,能隐约地听到罗斯的声音。

“是波洛先生吗?”那声音听起来很急切——兴奋而急切。

“是的,是我。”

“是这样,我本不想打扰你,但是有件事我觉得挺奇怪的,和埃奇韦尔男爵之死有关。”

我看到波洛的身体忽然绷紧了。

“继续,继续说。”

“这件事在你听来可能会觉得无聊。”

“不,不。说吧,尽管说。”

“我是听到巴黎这个词才想起来的。你看——”这时我隐约听到那边有门铃的声音。

“稍等一下。”罗斯说。

接着是听筒被放下的声音。

我们等着。波洛拿着听筒,我站在他身旁。

就像我说的——我们等着⋯⋯

两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四分钟——五分钟。

波洛不安地在两腿之间转换重心,不时抬头看看钟。

然后他按下了电话机的叉簧,开始和总机说话。他转过来面对我。

“那边听筒还没有挂,但是没有人说话。总机也听不到回音。赶快,黑斯廷斯,在电话簿里查查罗斯的地址。我们必须马上过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