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六章 巴黎?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几分钟后,我们跳上了一辆出租车。

波洛的面容非常严肃。

“我很害怕,黑斯廷斯,”他说,“我很害怕。”

“难道你是说——”我刚开头又停了下来。

“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已经两次出手杀人的家伙——他会毫不犹豫地继续杀人。他就像老鼠一样东躲西藏,四处乱窜,只为了能活下来。如果罗斯是一个威胁,那么他就会被设法铲除。”

“他要说的东西真的那么重要?”我有些怀疑地问,“他自己好像并不这么认为。”

“那么他就是想错了。很明显,他想说的事情至关重要。”

鲲。弩。小。说。

“但是怎么会有人知道的?”

“他和你说过话,你说过的。就在克拉里奇饭店,周围都是人。疯狂——太疯狂了。啊!你为什么没有把他带回家——保护起来——不要让任何人靠近他,直到我听到他要说的事情!”

“我没想过——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我结结巴巴地说。

波洛飞快地做了个手势。

“不要责备自己了——你怎么会知道呢?我——我应该会想到。黑斯廷斯,你看,凶手像老虎一样狡猾,残忍。啊!我们是永远到不了吗?”

我们终于还是到了。罗斯住在肯辛顿一个大广场旁一幢公寓的二楼,门铃旁的小槽里插着一张卡片,上面有住户的姓名。大厅的门开着,一进去就能看到一个大楼梯。

“这么容易就能进来,还不会有人看到。”波洛在踏上楼梯时喃喃自语道。

二楼有一个像是另外隔开的房间,窄窄的门上挂着一把耶鲁锁。罗斯的名片就插在门中间。

我们站在那儿,四周一片死寂。

我推了一下门——出乎我意料,门开了。

我们走了进去。

里面有一个狭窄的门厅,其中一边有一扇开着的门,另一扇门就在我们面前大开着,看起来是通向起居室的。

我们继续走进起居室。这是一个大前厅被隔出来的一半,里面的家具看起来很廉价,但是很舒适。房里空无一人。一张小桌上放着电话,听筒还放在话机的旁边。

波洛迅速向前走了一步,四下打量了一番,然后摇摇头。

“不在这儿。这边,黑斯廷斯。”

我们沿来路走回门厅,走进了另一扇门。这是一间小巧的餐厅,在桌子一侧的椅子上坐着的正是罗斯,身体歪斜着倒在桌子上。

波洛俯身查看他。

再次直起身时,波洛的脸色灰白。

“他已经死了。刀是从后脑根部刺入的。”

那天下午的经历就像是一场噩梦,在之后很长时间都留在我的心里无法被忘记。我无法摆脱那样一种可怕的感觉——我应该对此负责。

那天晚上,我们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我难以启齿地把这种内疚向波洛倾诉。他的反应很快。

“不,不,不要责怪自己。你怎么会想到这种事情的发生?仁慈的上帝一开始就没有给你多疑的性格。”

“你会怀疑吗?”

“这是不同的。你看,我的一生都在追查凶手。我知道那种杀人的冲动是如何一次比一次强烈,直到最后,会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原因动手——”他就此停了下来。

下午那个糟糕的发现之后,他一直非常沉默。从警察出现,询问公寓的其他人,到完成一起谋杀案所需经历的全部可怕的例行公事期间,波洛一直保持着好像置身事外的态度——奇怪地沉默着——眼中有一种遥远的、思考的神色。现在,他忽然停下不再说话的时候,那种遥远的、思考的神色又再次浮现。

“没有时间浪费在懊恼上了,黑斯廷斯。”他平静地说,“没有时间说什么‘如果’了——死去的这个可怜的年轻人有话想要告诉我们。现在我们知道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不然他不会被杀。既然他已经没办法再说话——我们必须猜。我们必须猜——只有一条小小的线索作为指引。”

“巴黎。”我说。

“是的,巴黎。”他站起身,开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整件事里已经有很多次涉及巴黎了,但很可惜都是在不同的情况下。那个小金匣子上刻着‘巴黎’的字样,去年十一月在巴黎。亚当斯小姐去过巴黎——可能罗斯也在那儿。是不是还有什么罗斯认识的人也到过巴黎?他是不是在什么特别的场合下看到某个人和亚当斯小姐在一起呢?”

“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了。”我说。

“不,不,我们可以知道的。我们一定会知道的。人类头脑的力量几乎是无限的。这个案子里还有什么地方提到过巴黎?有个带着夹鼻眼镜的矮小女人在巴黎的珠宝店取了那个小金匣子。她是不是就是罗斯认识的那个人?案发的时候默顿公爵正好在巴黎。巴黎,巴黎,巴黎。埃奇韦尔男爵正在准备去巴黎——啊!我们可能找到了一点线索。杀死他是不是就是要阻止他去巴黎?”

他又坐了下来,眉头皱在一起。我几乎可以感觉到他正高度集中起来的思考力。

“那个午餐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低声说,“有人无心说起的话让唐纳德·罗斯明白了他所知道的事情的重大意义,在那之前他并不了解这一点。是提到法国了?还是巴黎?我是说,在你坐的那一桌上。”

“是提到了巴黎这个词,但是和那些事情无关。”

我跟他说了简·威尔金森出的丑。

“这也许说明了什么。”他若有所思地说,“巴黎这个词就已经足够了——只要和其他东西放在一起考虑。但是这其他的东西又是什么?罗斯当时在看什么?或者说,当这个词被人说出来的时候,他正在谈论什么?”

“他正在说苏格兰式的迷信什么的。”

“他的眼睛呢——在看着哪儿?”

“这我就不太肯定了。我想他是在看着桌子的上座,威德伯恩夫人坐着的那个位置。”

“谁坐在她的下手?”

“是默顿公爵,然后是简·威尔金森,接着是几个我不认识的人。”

“公爵大人。巴黎这个词出现的时候,他看着的可能是公爵大人。公爵,记得吧,命案发生的时候正好在巴黎,或者说,据说是在巴黎。也许罗斯忽然想起什么事情,可以证明默顿公爵当时不在巴黎。”

“我亲爱的波洛!”

“是的,你觉得这很可笑。每个人都会这么觉得。默顿公爵会有杀人的动机?是的,有一个非常强的动机。但是要假设他确实杀了人——哦!荒唐。他是如此富有,地位如此崇高,还有众人皆知的孤傲品格。没有人会去仔细考证他的不在场证明。话说回来,在一间大酒店伪造一个不在场的证据也不是那么难。下午搭船过去——然后回来——这就行了。告诉我,黑斯廷斯,提到巴黎这个词的时候,罗斯有没有说什么?他有没有什么情绪激动的样子?”

“我好像记得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么他在之后和你说话时候的态度呢?莫名其妙?困惑?”

“就是你说的那样。”

“一点不错。他想到了什么事情。他觉得这实在荒谬!太可笑了!但是——他很犹豫要不要说出来。他先是想告诉我,但是,可惜啊,等他打定主意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

“要是他对我再多说一点点就好了。”我惋惜地说。

“是的,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当时谁在你身旁?”

“怎么说呢,几乎就是所有人。他们正在和威德伯恩夫人道别,我没有特别注意到谁。”

波洛又站起身来。

“难道我猜错了?”他又开始在房间里踱步,同时低声说道,“难道我一直都想错了?”

我同情地看着他。他脑子里到底在想着什么,我是完全不知情的。“像贝壳一样严严实实”,杰普这么说他,苏格兰场的这位大侦探可一点都没说错。我只知道,现在,就在这一刻,他正在和自己交战。

“不管怎么说,”我说道,“这起谋杀绝对不能安到罗纳德·马什头上。”

“这一点对他是有利的。”我的朋友心不在焉地说,“但是目前我们并不需要考虑这一点。”

和之前一样,他又忽然坐了下来。

“我不可能完全错了,黑斯廷斯,你还记得我曾经给自己提出了五个问题吗?”

“我似乎还模糊记得这回事。”

“这五个问题是:为什么埃奇韦尔男爵在离婚的问题上改变了主意?他说他写给妻子的那封她声称从未收到的信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那天我们离开他家的时候他会有那种愤怒的表情?卡洛塔·亚当斯的手袋里怎么会有一副夹鼻眼镜?为什么有人打电话到齐西克找埃奇韦尔男爵夫人,然后又马上挂断?”

“是的,就是这些问题。”我说,“现在我想起来了。”

“黑斯廷斯,我脑子里一直有一点小想法。关于那个人,那个幕后人物到底是谁的想法。这五个问题中的三个我已经有了答案——这些答案和我的想法是吻合的。但是,黑斯廷斯,剩下的两个问题,我没有办法解答。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要么我对这个人的猜想是错的,不可能是这个人,要么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一直都在。是哪一个呢?黑斯廷斯,是哪一个呢?”

他站起身走向书桌,打开抽屉的锁,拿出露西·亚当斯从美国寄给他的那封信。他要求杰普让他把这封信多保管几天,杰普也同意了。波洛把信放在桌上,又仔细地看起来。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我打着哈欠拿起一本书开始看。我不觉得波洛能再研究出什么结果。我们已经一遍又一遍地看过那封信。就算上面提到的那个人不是罗纳德·马什,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看出到底是谁。

我翻着书页⋯⋯

我也许是睡着了⋯⋯

忽然波洛发出一声低吼。我猛然坐了起来。

他用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我,眼睛发绿,闪着光芒。

“黑斯廷斯,黑斯廷斯。”

“怎么了,是什么?”

“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如果那个凶手是一个计划周密、准备周全的人,他就应该剪掉这一页,而不是撕掉?”

“怎么了?”

“我想错了。整件案子都是有条有理的,这页信纸必须被撕下来,而不是剪开。你自己看看。”

我看着信纸。

“怎么样,看到没有?”

我摇摇头。

“你是说他赶时间?”

“不管赶不赶时间,都是一回事。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我的朋友?这页纸必须被撕下来⋯⋯”

我摇着头。

波洛低声说道:“我真傻,真是瞎了眼。但是现在——现在——我们找到了方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