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九章 波洛分析案情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第二天一早,由我来给杰普打电话。

他的声音听起来相当沮丧。

“哦,是你啊,黑斯廷斯。好吧,这是吹的什么风?”

我转达了波洛的口信。

“十一点过来?行啊,我是没问题。关于罗斯的死,他没有什么可以帮到我们的?我倒是不介意承认,我们正需要些帮助。什么线索都没有,真是件神秘的案子。”

“我想他是有事情要告诉你的。”我不置可否地说,“他似乎对一切都很满意。”

“这比我强了,我向你保证。行了,黑斯廷斯上尉,我会来的。”

我的下一个任务是打给布赖恩·马丁。对他说的也是波洛吩咐我说的话:波洛发现了一些挺有趣的事情,他觉得马丁先生也会想听听。当他问我是什么时,我说我也不知道,波洛并没有告诉我。他听到后沉默了一阵。

“好的。”布赖恩最后还是说,“我会到的。”

他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令我惊讶的是,波洛又给珍妮·德赖弗打了电话,邀请她也出席。

他话不多,相当严肃的样子,我也就什么都没有问。

🐠 鲲+弩+小+说+ w w w ~ k u n n u ~ co m-

布赖恩·马丁是第一个到的。他看起来气色不错,很有精神,但是——当然也许是我在瞎想——有一点点不安。珍妮·德赖弗几乎是紧跟其后,她看起来对布赖恩·马丁在场有些惊讶,他好像也有同感。

波洛搬来两把椅子请他们坐下,然后看了看自己的表。

“杰普警督一会儿就到了,我想。”

“杰普警督?”布赖恩似乎吃了一惊。

“是的——我让他过来的——非官方的,作为朋友而已。”

“我明白了。”

他又恢复了沉默。珍妮迅速看了他一眼,又瞄向别处。今天上午她看起来有些心事。

过了一会儿,杰普走进了房间。

我猜,他见到布赖恩·马丁和珍妮·德赖弗的时候是有些吃惊的,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他和波洛打了招呼,还是平常嘻嘻哈哈的样子。

“好啊,波洛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儿?我想你是有了什么了不起的假设?”

波洛对他笑了笑。

“不,不——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个简单的小故事——简单到我真是很惭愧没有一眼看出来。如果你允许的话,我想从头开始带着你把整个案子过一遍。”

杰普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的表。

“如果不超过一小时的话——”他说。

“放心吧。”波洛说,“不会花那么长时间。你看,难道你不想知道是谁杀了埃奇韦尔男爵,谁杀了亚当斯小姐,谁杀了唐纳德·罗斯?”

“最后一个,我想知道。”杰普小心地说。

“听我说下去,你就会知道一切了。你看,我会很谦逊的。”(不太可能吧!我不以为然地想。)“我会把案子的每一步都指给你们看——我会告诉你们我曾被如何蒙蔽过,以及我的表现是怎样愚蠢;还有我的好朋友黑斯廷斯,加上偶然听到的,完全陌生的路人说出的话是怎样帮我回到了正轨。”

他停了停,清清嗓子,用那种被我称做“授课”的声音开始说话了。

“我会从那晚在萨伏依饭店的晚餐说起。埃奇韦尔男爵夫人遇见了我,要求和我单独谈谈。她想要摆脱自己的丈夫。在谈话快要结束的时候她说起——我曾以为这很不明智——她也许会去找一辆出租车,自己过去杀了他。这话布赖恩·马丁先生也听到了,他当时刚好走了进来。”

他转过身去。

“嗯?是这样,不是吗?”

“我们都听到了。”这位男演员应道,“威德伯恩夫妇、马什、卡洛塔——我们都听到了。”

“啊!我同意,我完全同意。那么,我始终没办法忘掉埃奇韦尔男爵夫人说过的这句话。布赖恩·马丁先生在之后的某个上午过来拜访,就是想把这句话的意思表达得更明白一些。”

“完全不是这样。”布赖恩·马丁生气地叫出来,“我来是——”

波洛抬起一只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你过来,从表面来看,是为了告诉我那个被人跟踪的奇妙故事。其实那是个孩子都可以看穿的把戏。你可能是从某部过时的旧片里面借鉴过来的。说是要征求一位女子的同意——还有什么镶金牙的男人。我的朋友,没有什么年轻人会有金牙了——已经有很长时间没人这么干了——特别是在美国。金牙是老派到不行的牙科手术。啊!这套玩意儿——可笑!在讲了这个无聊的故事之后,你才开始说到你真实的目的——想让我对埃奇韦尔男爵夫人有一个坏印象。再说得明白点,你在为渲染她谋杀自己的丈夫做好铺垫。”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布赖恩·马丁低声说。他的脸变得像死人一样惨白。

“你对埃奇韦尔男爵会同意离婚这个说法大加嘲讽。你以为我会在之后的一天去见他,但其实我们的会面改期了。我在那天上午见到了他,而且他已经同意了离婚。埃奇韦尔男爵夫人这一边就不存在任何动机了。此外,他告诉我,他已经写信给男爵夫人告知了这个决定。

“但是埃奇韦尔男爵夫人说她从没有收到这封信。要么是她在说谎,要么是她丈夫在说谎,或者是有人扣下了这封信——会是谁呢?

“于是我问我自己,为什么布赖恩·马丁先生不辞辛苦地过来对我撒这些谎?到底是什么内在的力量驱动着他?于是我有了一个想法,先生,你曾经狂热地爱着这位女士。埃奇韦尔男爵说过,他的太太告诉他,她想嫁给一名演员。那么,不妨假设这是真的,只不过男爵夫人又改了主意。等到埃奇韦尔男爵同意离婚的那封信寄到的时候,她想嫁的人已经不同了——不再是你了。这是一个理由,于是你扣下了那封信。”

“我从没——”

“待会儿你可以说你想说的,现在请先听我的。

“接下来,你想做什么呢?你是个被观众宠坏的偶像,从不知道被拒绝的滋味。在我看来,你会非常愤怒,想要尽可能伤害埃奇韦尔男爵夫人。还有什么会比让她被指控谋杀,甚至是因此上了绞刑架更好的办法呢?”

“仁慈的主啊!”杰普说。

波洛转身面对他。

“但是,这是真的,这就是我脑中逐渐形成的想法。有好几件事情可以支持这个推断。卡洛塔·亚当斯有两位主要的男性朋友——马什上尉和布赖恩·马丁。那么有可能,就是布赖恩·马丁这个有钱人建议搞个恶作剧,愿意给她一万美元来办成这件事。在我看来,卡洛塔·亚当斯不会相信罗纳德·马什能有一万美元给她。她知道他是极度窘迫的。布赖恩·马丁更像是那个人。”

“我没有——我告诉你——”那位电影演员声嘶力竭地喊着。

“等到亚当斯小姐写给她妹妹的信从华盛顿电传过来的时候——天哪!哎,我非常不开心。看起来我的推断是完全错误的。但是之后我有了新的发现。信的原件寄到了,那不是一封完整的信,中间有一页不见了。所以,这个‘他’并不一定是指马什上尉。

“还有另外一个证据。马什上尉被逮捕的时候,他清楚地声明,他看到布赖恩·马丁走进了那所房子。因为他是被指控的一方,所以这个证词毫无分量。而且,马丁先生有不在场证据。那是自然的,这种证据一定会有。如果是马丁先生犯下了命案,有一个不在场证明是绝对必须的。

“但是那个不在场证明只有一个人可以支持——德赖弗小姐。”

“那又怎么了?”女孩针锋相对地说。

“没什么,女士。”波洛笑着说,“只是在我碰到你和马丁先生共进午餐的那一天,你不嫌麻烦地走过来,试图让我相信你的朋友亚当斯小姐对罗纳德·马什特别感兴趣——不,就像我之前就很肯定的那样——她感兴趣的人其实是布赖恩·马丁。”

“这不可能。”那位电影明星断然地说。

“你可能根本不知道这一点,先生。”波洛平静地说,“但是我想这是真的。这就解释了她对埃奇韦尔男爵夫人的厌恶,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原因。这种厌恶是因为你。你把被拒绝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她了,不是吗?”

“那个——是的——我觉得我必须得和人谈谈,而她——”

“是个很有同情心的人。是的,她是很有同情心的,我也注意到这一点了。那么,接下来呢?罗纳德·马什,他已经被捕了。你的情绪马上好起来了,任何曾有过的忧虑都烟消云散。虽然你的计划因为埃奇韦尔男爵夫人在最后一刻改变主意去参加了那个晚宴而出了岔子,但还是有人成了替罪羊,解除了你所有的担忧。在那之后——在午餐会上——你听到唐纳德·罗斯,那个讨人喜欢但是又有些愚蠢的年轻人对黑斯廷斯说了些什么,好像让你又不是那么安全了。”

“这不是真的!”那演员怒吼着。汗珠在他的脸上流淌,两眼因恐惧露出狂乱的光,“我告诉你,我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做。”

接下来,发生了那个上午我认为最为震惊的一幕。

“这也是真的。”波洛镇定地说,“你居然跑到我,赫尔克里·波洛的面前编故事——我希望你也受到了足够的教训。”

我们都吓了一大跳。波洛继续像做梦一样说着。

“你们看——我给你们讲了我犯的所有错误。我曾问过自己五个问题。黑斯廷斯知道是哪些问题。其中有三个问题的答案和事情的发展完全吻合。谁扣下了那封信?布赖恩·马丁显然是个很好的答案。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导致埃奇韦尔男爵忽然改变了主意同意离婚?这个我曾有一个想法。要么是他也想另外结婚——但是我找不到证据支持这个假设——要么是有什么敲诈的情况。埃奇韦尔男爵是个品位怪异的人。有可能关于他的什么事情被发现,虽然不足以让他的妻子得到一次英国式的离婚,但是可以被她用作筹码,威胁要公之于众。我想这就是真相了。埃奇韦尔男爵不想让自己的名字和什么丑闻摆在一起。他放弃了,不过他对此的愤怒还是被自以为无人注意时脸上的凶恶表情表露无遗。这也解释了他甚至在我提到这种可能性之前就飞快地说‘反正和那封信没有任何关系’。

“还有两个问题了。其中一个是亚当斯小姐手袋里那副根本不属于她的奇怪的夹鼻眼镜;另一个是,为什么埃奇韦尔男爵夫人在齐西克参加晚宴的时候会有一通电话找她。我看不出布赖恩·马丁先生会和这些有什么关系。

“所以我不得不得出这样的结论,要么我对马丁先生的怀疑是错的,要么就是这两个问题问得不对。绝望之下,我又一次读了亚当斯小姐的那封信,非常仔细地读。我又发现了新的东西!是的,我发现了新的东西!

“你们自己看看吧。信在这儿。你们看到被撕的那一页没有?边缘很不齐,这很平常。现在想想,如果在信首那个‘h’之前还曾有一个‘s’⋯⋯

“啊!明白了吧!你们看,不是‘他’——而是‘她’!提议卡洛塔·亚当斯去搞这个恶作剧的是一个女人。

“那么,我把和这件案子哪怕有一点点关系的女性列出了一个名单。除了简·威尔金森,还有四个人——杰拉尔丁·马什,卡罗尔小姐,德赖弗小姐和默顿公爵夫人。

“这四人当中最引起我注意的是卡罗尔小姐。她戴眼镜,案发当晚在房子里;她急于归罪给埃奇韦尔男爵夫人而给出了不准确的证词,而且她是一个非常能干、非常有胆量,足以犯下这一罪行的女人。动机还不是很清楚——不过毕竟她为埃奇韦尔男爵工作多年了,这中间可能有什么动机,只是我们完全不知道而已。

“我还觉得不应该完全排除杰拉尔丁·马什的嫌疑。她恨她的父亲——她亲口对我说过。她有些神经质,很容易冲动。假设那晚她走进房子,刺死自己的父亲之后再冷静地走上楼去取那些珍珠首饰;想象一下她发现自己深爱的堂兄没有留在外头的出租车里等着,而是走进了房子之后,该有多懊恼。她那激动的态度可以得到很好的解释。可以说是因为她自己不是无辜的,也可以说是她担心杀人的真是她的堂兄。还有一个小问题。在亚当斯小姐手袋里找到的那个金匣子有一个首字母D。我曾经听到她被她的堂兄称呼为‘黛娜’。还有,她去年十一月的时候在巴黎的一间寄宿学校,很有可能会在巴黎碰到过卡洛塔·亚当斯。

“你们也许会想,把默顿公爵夫人加到这个名单里面实在是太荒唐了。但是她曾找过我,我发现她是一个偏执的人。她把自己一生的爱全部投注在儿子身上,她可能设计这么一个圈套来毁了那个她觉得会耽误自己儿子人生的女人。

“接着,就是珍妮·德赖弗小姐了——”

他停下来,看着珍妮。她头歪向一边,也望着他。

“你对我有什么设想?”

“什么都没有,小姐。除了你是布赖恩·马丁的朋友——还有你的姓是D开头的。”

“这理由不够充分吧。”

“还有一件事。你有犯下这起罪行的头脑和勇气。我很怀疑其他人有没有这样的条件。”

女孩点燃一根烟。

“继续说。”她高兴地说。

“马丁先生的不在场证明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是我需要作出判断的。如果是,罗纳德·马什看到走进房子的人是谁?然后,忽然间我想到了一些事情。摄政门那个英俊的管家和马丁先生看起来非常相像。马什上尉看到的其实是他。所以围绕这一点我又有了一个设想。我认为,他发现了主人被杀,而且主人的尸体旁边有一个装着法郎的信封,价值一百英镑。他拿走了那些钱,溜出了房子,把钱放到某个无赖朋友那儿,然后回来用埃奇韦尔男爵的钥匙打开门,等着女仆在第二天上午发现凶杀案。他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危险,因为他很相信是埃奇韦尔男爵夫人犯下了这桩命案。钱已经不在房子里,可能在有人发现它们不见之前就兑换成英镑了。不过,当埃奇韦尔男爵夫人有了不在场的证据,苏格兰场开始调查他的来历时,他察觉到了风声,于是逃走了。”

杰普赞成地点着头。

“我还有那个夹鼻眼镜的问题需要解决。如果卡罗尔小姐是眼镜的主人,那么这案子就可以了结了。她可以扣留那封信;她可能在与卡洛塔·亚当斯商量细节,或者是在谋杀发生那晚见面的时候,不小心把夹鼻眼镜掉到了卡洛塔·亚当斯的手袋里。

“但是显然,那副夹鼻眼镜和卡罗尔小姐毫无关系。那晚我和黑斯廷斯一起散步回家,有些沮丧,试图在脑子里重新按照条理把线索都梳一下。就在那时,奇迹发生了。

“首先是黑斯廷斯谈到了几件事情。他说起了唐纳德·罗斯是参加蒙塔古·康纳爵士晚宴的十三人中的一个,而且是第一个离席的。我当时在按自己的思路想事情,没有注意到这个。我只是在刹那间想到,严格说来这个说法并不正确。他可能是晚餐结束之后第一个离开的,但其实埃奇韦尔男爵夫人因为中途被叫去听电话,她才是第一个离席的人。想起她,我忽然想起一个谜语——我觉得这个谜语和她有些孩子气的心态很契合。我跟黑斯廷斯讲了这个谜语。他像维多利亚女王一样不为所动。接着我就想起,应该找谁才能问到关于马丁先生对简·威尔金森感情的事儿。她自己不会告诉我,这个我知道。接着,就在我们过马路的时候,一个路人说出了一句非常简单的话。

“他对自己的女性朋友说,某人‘应该去问问埃利斯’。于是整件事情就那么一下子展开在我面前了。”

他转身看了看。

“是的,是的,那副夹鼻眼镜,那个电话,去巴黎取了小金匣子的矮个子女人。埃利斯,当然了,简·威尔金森的女仆。我一步一步检查了所有过程——蜡烛——昏暗的灯光——范·杜森夫人——一切的一切。我完全明白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