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抵达哈沙尼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天以后,我离开了巴格达。

离开凯尔希太太和她的女儿让我有些伤感。小家伙特别可爱,茁壮成长,体重每星期都在增加。凯尔希少校送我到车站并目送我离开。我预计在第二天早上到达基尔库克,在那儿会有人接我。

我睡得很不好;在火车上我从来都睡不好,总是做梦。然而次日清晨当我向车窗外望去的时候,发现天清气朗,这也让我对即将见到的人感到有些好奇,有些期待。

我站在站台上犹豫地东张西望时,看见一个年轻男子向我走过来。他有一张圆脸,粉扑扑的。说实话,我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什么人看起来这么像是P.G.伍德豪斯先生[1]书中的人物呢。

“哈罗,哈罗,哈罗,”他说,“你就是莱瑟兰护士吗?我觉得你肯定是,我能看出来。哈哈,我叫科尔曼,莱德纳博士派我来接你的。你还好吗?旅途辛苦吧?我可知道坐这种火车的滋味!好,我们走吧,你吃过早饭了吗?这是你的行李吗?我得说,相当简单啊,是不是?莱德纳太太有四个手提箱和一个大行李箱,这还没算上一个帽盒、一个新奇的枕头,以及一大堆五花八门的东西。我是不是话太多了?来吧,上那辆老爷车去。”

[1]佩勒姆·格伦威尔·伍德豪斯爵士(Sir Pelham Grenville Wodehouse18811975),英国幽默小说家。

车站外面停着一辆车,后来我听他们称它为旅行车。它看上去既有点儿像四轮轻便马车,又有点儿像运货汽车,还有点儿像小汽车。科尔曼先生把我扶上车,并且叮嘱我最好挨着司机坐,说这样不至于太颠簸。

颠簸!我真不知道这个新奇的玩意儿会不会被颠成碎片!马路也完全不像一条马路,根本就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小道。这真是灿烂辉煌的东方文明吗?我不禁想起英国那些平整的公路,思乡之情油然而生。

科尔曼先生坐在我后面。他把身体向前探过来,冲着我的耳朵大喊。

“这路况相当不错!”他喊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刚刚被颠起来,脑袋几乎碰到了车顶。

而显然他这句话是当真的。

“让你的肝脏活动一下,对身体是有好处的。”他说,“你应该知道这个吧,护士小姐。”

“我不觉得如果头都撞裂了,让我的肝脏兴奋起来还能对我有什么好处。”我刻薄地回应。

“你应该下过雨之后再来,那时候的车打起滑来就更刺激了,多数时间我们都得横着走。”

对于这个我无话可说。

很快就需要过河了。我们乘坐的是你能想象到的最疯狂的渡船。我觉得我们能渡过去简直应该庆幸,但看起来似乎所有人都觉得这很正常。

我们在路上花了四个小时才到达哈沙尼。出乎我的意料,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地方。在我们过河之前,从对岸看这里也很漂亮,白色的尖塔矗立着,看起来像仙境一般。但是当你走过桥来到这里的时候就显得有些不一样了。所有的东西看上去都摇摇欲坠、破败不堪,散发着难闻的气味;泥泞遍地,一片狼藉。

科尔曼先生带我到莱利医生的住处。他说医生正等着和我共进午餐。

莱利医生还是像往常一样亲切,连他的房子都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房子里有浴室,一切都收拾得焕然一新。我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当我穿好工作服走下楼时,感觉好极了。

午饭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进餐厅,医生为他的女儿总是迟到表示了歉意。她进来的时候我们刚好吃完一道美味的卤蛋。医生对我说:“护士小姐,这是我女儿希拉。”

她和我握了握手,希望我的旅途还算愉快,然后摘掉帽子,冲着科尔曼先生冷冷地点点头,坐了下来。

“嗨,比尔,”她说,“一切都还好吧?”

他开始跟她说一些即将在俱乐部举行的晚会之类的事情,我借机打量起她来。

我不能说很喜欢她,依我看她有点儿冷冰冰的。虽然长相不错,但显得没有礼貌。黑头发蓝眼睛,面色苍白,嘴上涂着口红。她那种冷嘲热讽的说话方式着实令我厌恶。曾经有一个跟随我的实习生就像她一样,虽然我不得不承认,那个女孩活儿干得很漂亮,但她的举止总是会惹怒我。

看上去科尔曼先生对她很着迷。他变得有点儿结巴,而且所说的话也比以前显得更愚蠢可笑。他这副模样让我联想到一条摇着尾巴讨人欢心的狗。

午饭以后莱利医生去了医院,而科尔曼先生要去城里买一些东西。莱利小姐问我是愿意到城里随便逛逛,还是宁可留在家里。她说科尔曼先生差不多一个小时以内就会回来接我。

“有什么东西可看吗?”我问。

“是有一些挺别致的地方,”莱利小姐说,“只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因为它们都特别脏乱。”

她这样说话让我受不了,因为我根本无法理解怎么能够用别致来形容脏乱。

最终她带我去了俱乐部,那里足够舒适,既可以俯瞰河流,还有英文的报纸和杂志可供翻阅。

鲲*弩*小*说* 🐱 … K u n N u … c om

我们回到住所的时候,科尔曼先生还没有到,于是我们坐下来说话。不知为什么,这并不是一次轻松的闲聊。

她问我是否已经见过了莱德纳太太。

“还没有,”我说,“我只见过她丈夫。”

“啊,”她说,“我想知道你会怎么看她。”

对这个问题我没吱声,她继续说下去:“我非常喜欢莱德纳博士,每个人都喜欢他。”

我想这就等于在说,你并不喜欢他的太太。

我仍然没说话。一会儿,她突然问我:“她到底怎么了,莱德纳博士没告诉你吗?”

我并不想在见到病人之前就说她的闲话,所以只是含糊其辞地说:“我只知道她身体不太好,需要人照顾。”

她笑了,那是一种很恶毒的笑,既刺耳又粗鲁。

“天哪,”她说,“有九个人照顾她难道还不够吗?”

“我觉得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我说。

“工作?他们当然有工作,但路易丝才是最重要的,她就是要确保这样。”

“没错,”我心想,“你就是不喜欢她。”

“就算这样,”莱利小姐接着说,“我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找一个医院里的专业护士。我总认为找一个业余的帮手更对她的路子。她又不需要别人帮她测体温数脉搏,然后把每件事都做得滴水不漏。”

我得承认,我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

“你认为她根本就没病?”我问。

“她当然没病!那女人结实得像头牛。‘亲爱的路易丝还没睡。’‘她都有黑眼圈儿了。’当然会有了,用蓝铅笔涂一涂就有了!反正只要引人注意就可以,让所有人都围着她转,为她大惊小怪!”

我知道她说的也不无道理。我曾接触过不少多疑病症的病例(护士有什么没见过的?),他们就喜欢让一大家子人围着他们转来转去伺候着。假如医生或者护士对他们说:“其实你什么毛病都没有。”你看吧,他们肯定首先是不相信,然后就会大发雷霆,那个生气劲儿绝对是要多逼真就有多逼真。

当然,莱德纳太太很可能就是这类病人。这种情况下,她的丈夫自然会成为第一个上当的人。我发现,一旦涉及生病的问题,丈夫们总是表现得很轻信。但即使这样,我仍然觉得和我所听到的话不太吻合。就比如说,她怎么也不会用到“安全多了”这种说法吧。

很奇怪,这几个字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想着这些,我问道:“莱德纳太太是个容易紧张的女人吗?比如说,她会不会因为出门在外,来到如此偏僻的地方而觉得紧张?”

“天哪,有什么可紧张的?他们那儿有足足十个人呢!而且他们还有守卫,因为要保护那里的古迹。绝对不会的,她没什么好紧张的,至少——”

她看起来像是被什么思绪打断了,想了一小会儿才慢慢往下说。

“你那样说挺奇怪的。”

“为什么?”

“前几天我和空军中尉杰维斯到他们那里去,他们大多数人都到挖掘场去了。她正坐在那里写信,我想她可能没听见我们来。平时领客人进去的仆人那天正好不在,我们就一直走到走廊里。很显然她是看见了墙上杰维斯中尉的影子,于是开始尖叫起来。当然,后来她道歉了。她说她以为是个陌生的男人。还是有点儿奇怪吧,我是说,就算是个陌生男人,也用不着这么害怕吧?”

我沉思着点点头。

莱利小姐沉默了片刻,突然又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们今年都是怎么了,个个都有点儿不对劲。约翰逊小姐看上去总是闷闷不乐,不愿意说话;大卫也是能不开口就不开口;当然了,比尔的嘴还是闲不住,不过不知怎么的,他那些喋喋不休的话似乎搅得其他人更烦。凯里的那个样子就像是有一根弦随时都会绷断似的。他们都相互提防着,好像是——唉,我也说不清,反正就是很奇怪。”

确实挺奇怪的,我想,莱利小姐和彭尼曼少校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居然会有如此相同的感觉。

正在这时,科尔曼先生手舞足蹈地走了进来,用手舞足蹈来形容他的样子再合适不过了,假如他把舌头伸出来,又突然变出个尾巴冲你摇啊摇,你也不会有丝毫的惊讶。

“哈罗,哈罗,”他说,“这个世界上最好的采购者绝对是我。你带着我们的护士小姐去欣赏这个城市的美景了吗?”

“没给她留下什么好印象。”莱利小姐干巴巴地说。

“那也难怪,”科尔曼先生兴高采烈地说,“这儿其实就是最破烂不堪的穷乡僻壤!”

“你不是那种喜欢别致的东西或者古董的人,是吧,比尔?我真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干考古工作。”

“这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我的监护人。他可是个博学的人,大学里的研究员,在卧室里穿着拖鞋都要看书的那种。对他来说,有我这样一个被监护人绝对是种打击。”

“我觉得被迫从事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才真是愚蠢透顶。”女孩尖刻地说。

“不是被迫,希拉,好姑娘,我可不是被迫的。那个老先生问我心里有没有什么特别向往的职业,我说没有,所以他才想方设法让我到这里来干一段时间。”

“但你难道一点儿都不知道你究竟喜欢干什么吗?你必须得知道啊!”

“我当然知道。我的愿望就是完全不用工作。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拥有很多钱,然后就能去参加赛车比赛了。”

“你真荒唐!”莱利小姐说。

她听起来非常生气。

“啊,我当然明白这是不可能的,”科尔曼先生满不在乎地说,“所以我不得不做点儿事情。只要不是整天待在办公室里,我才不介意干什么呢。我很愿意到世界各地去转转。就像我说的,走着瞧,于是我就来了。”

“我觉得你肯定什么忙也帮不上!”

“这你可错了。我可以和任何人一起站在挖掘场大喊‘安拉’!而且实际上,我的画儿画得也不是很差劲。上学的时候我还特别擅长模仿别人的笔迹,单凭这个我就能成为一流的伪造专家。啊,没准儿我真会干这一行呢。如果哪天你在等公共汽车的时候我的劳斯莱斯溅你一身泥,你就会明白我已经上了道儿了。”

莱利小姐冷冰冰地说:“你不觉得你应该动身了,而不是在这儿说这些废话吗?”

“我们这里的人很热情吧,护士小姐?”

“我确信莱瑟兰护士现在急于安顿下来。”

“你总是对所有事情都很确信。”科尔曼先生咧嘴一笑,反驳道。

我心想,这倒是真的。你这个过分自信的小姑娘。

我干巴巴地说:“也许我们该走了,科尔曼先生。”

“好嘞,护士小姐。”

我和莱利小姐握了握手,向她表示感谢,然后我们就出发了。

“这个希拉,真是个招人喜欢的姑娘,”科尔曼先生说,“但就是爱责备人。”

我们的汽车开出城外,很快就走上一条小路,路两旁都是绿油油的作物。这条路崎岖不平,到处都是车辙。

大约半个小时以后,科尔曼先生指着我们前方河岸边上一个大土丘说:“雅瑞米亚遗址。”

我可以看到黑色的小小人影在那里走动,就像蚂蚁一样。

就在我眺望的时候,那些人突然一起从土丘的一边跑下来。

“忠实的伙计们,”科尔曼先生说,“是收工的时候了。我们在日落前一个小时收工。”

考古队的营地就驻扎在离河岸边不远的地方。

司机开着车转了个弯,颠簸着通过一道很窄的拱门,我们就到了。

营地的房子是围绕着一个庭院搭建的。起初的房间只占据了庭院的南面,还有几间不太重要的小屋子在东面,后来考古队在另外两面又续建了一些房间。由于房子的平面图到后来被证明有特别的意义,因此我在这里附上一张草图作为说明。

所有的房门都对着庭院,大多数窗户也是如此,仅有的例外是南面那些最初的房间,这些房间另有对着外面田野的窗户,不过这些窗户也都从外面装上了金属护栏。庭院的西南角上有一段楼梯,这段楼梯向上通往一个长长的带护墙的屋顶露台,护墙占据了整个建筑南面的长度,而南面的房间也比其他三面都高。

科尔曼先生领着我从庭院的东面绕过去,来到位于南面正中的大门廊。他推开门廊一侧的一扇门,我们走进房间,里面有几个人正围着茶桌坐着。

“好多好多人!”科尔曼先生说,“这位就是莎瑞·甘普[2]。”

[2]英国小说家查尔斯·狄更斯的小说《马丁·翟述伟》(Martin Chuzzlewit)中的人物,是一个放荡、邋遢、总是醉醺醺、喜欢带着一把伞到处炫耀的护士。

坐在桌首的女士站起身,走过来欢迎我。

于是,我第一次见到了路易丝·莱德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