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六章 第一晚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天哪,当然不是,”我说,“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她沉默了片刻,然后说:“你知道她最近这段时间有多奇怪吗?莱德纳博士没告诉你?”

我并不赞成在背后讲病人的闲话。此外,根据我的经验,通常你也很难从病人的亲戚那里听到实话。在得知真相之前,你只能在黑暗中摸索,毫无头绪。当然,如果有一位医生负责病人的治疗就不同了,他会告诉你所需要知道的所有事情。但是目前的情况是并没有医生负责。他们从来没有正式地邀请过莱利医生给她看病,并且在我内心深处,我也并不完全确信莱利医生把所有能告诉我的都告诉我了。我必须承认,考虑到面子问题,做丈夫的常常会对妻子的实际情况有所隐瞒。但是不要紧,我了解得越多,就越清楚应该怎么做。莫卡多太太(我心里认定她是一个不怀好意的女人)显然是迫不及待地想说出来。而且抛开职业的考虑,就人的本性而言,我也很想听听她要说些什么。如果你愿意,也可以认为这是我的好奇心在作祟吧。

我说:“就我所知,莱德纳太太最近一段时间变得有些不太正常?”

莫卡多太太令人生厌地笑起来。

“不正常?何止啊!都快把我们吓死了。有一天晚上,她说有人用手指敲她的窗户,然后就看到一只没有胳膊的手,到后来就变成一张黄色的脸贴在她的窗户上,可是当她跑到窗户那儿却又什么都没发现。好吧,你说说可怕不可怕,我们都觉得毛骨悚然。”

“也许是某个人想和她开玩笑呢?”我提议道。

“哦,不会的,所有这些都是她的想象而已。就在三天以前,晚饭的时候,他们在村子里放枪,差不多离这儿有一英里远,她吓得跳起来大喊大叫,把我们所有人都吓坏了。而莱德纳博士马上冲过去,不停地对她说:‘没事儿,亲爱的,什么事儿都没有。’表现得极其可笑。你明白吗,护士小姐,我觉得男人有时候是在鼓励女人有这种歇斯底里的妄想。很遗憾,这是件糟糕的事情。妄想是不应该被鼓励的。”

“如果是妄想,确实不应该鼓励。”我不动声色地说。

“不是妄想还能是什么?”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c o m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件事情挺有意思。对于任何一个处于紧张情绪中的人来说,枪声引起尖叫都是很自然的反应,但是那个关于鬼脸和手的奇怪故事就不同了。在我看来,无外乎两种可能性,要么是莱德纳太太捏造的(就像小孩子为了成为焦点常常会撒谎,编造一些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来吸引别人的注意),要么就像我前面提过的,是一个蓄意的恶作剧。我想,这就是那种像科尔曼先生一样缺乏想象力的年轻人会认为很有趣的事情。我决定密切地注意他,因为精神紧张的病人是有可能被一个愚蠢的玩笑吓得发疯的。

莫卡多太太斜着眼睛看着我说:“她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你不觉得吗,护士小姐?那种注定会遭遇很多事情的女人。”

“在她身上发生过很多事情吗?”我问。

“嗯,她的前任丈夫在她只有二十岁的时候就死在战场上了。我觉得这是特别令人同情,同时也很有传奇色彩、很浪漫的事情,你觉得呢?”

“我觉得这就好比非要把一只鹅说成是天鹅一样。”我冷冷地说。

“哦,护士小姐!这是多么独到的见解啊!”

实际上这是千真万确的。你会听到很多女人说:“如果唐纳德——或者亚瑟,或者不管叫什么其他名字的人——还活着该有多好啊。”有时我就会想,即使他还活着,很可能也已经变成一个既胖又平庸,脾气还不好的中年丈夫了。

天色渐渐暗下来,我建议我们应该下去了。莫卡多太太表示同意,并问我是否愿意参观一下实验室。“我先生会在那里做他的工作。”

我说我非常乐意,于是我们向那里走去。屋子里亮着一盏灯,但没有人。莫卡多太太给我看了一些仪器装备和几件正在处理的铜饰,还有一些涂了蜡的骨骼标本。

“约瑟夫去哪儿了呢?”莫卡多太太说。

她要去绘图室找一下,凯里先生正在那里工作。当我们走进去的时候他几乎没有抬头,但我还是注意到了他脸上那种不寻常的紧张表情。我突然产生了一种想法:“这个人的神经已经到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很快这根弦就会绷断的。”而且我还想起另一个人也曾经注意到他身上这种相同的紧张情绪。

当我们再次走出来时,我扭过头最后看了他一眼。他正低头看着绘图纸,双唇紧闭,更加深了他的头骨给人的那种骷髅头的感觉。我异想天开地觉得,他看上去就像一个旧时的骑士,正奔赴战场,而且深知自己将一去不回。

我再一次体会到了他具有的那种非比寻常,而他本人又丝毫意识不到的吸引力。

我们在客厅找到了莫卡多先生,他正在向莱德纳太太解释一些关于新方法的点子。她坐在一把直背木椅上,在精美的丝绸上绣着花。我又一次被她那非同寻常的、精致的、超凡脱俗的外表所打动,她看上去不像是血肉之躯,而更像是仙女下凡。

莫卡多太太用又高又尖的声音说道:“啊,约瑟夫,原来你在这儿啊。我们还以为你在实验室呢。”

他一跃而起,显得惊慌失措,仿佛她的到来破解了咒语一般,然后结结巴巴地说:“我……我现在得走了,我正在……正在……”

他并没有说完就转身向门口走去。

莱德纳太太用她温柔的、拉得长长的声音说道:“你必须找时间给我讲完,实在是太有趣了。”

她抬头看看我们,心不在焉地甜甜一笑,又继续埋头刺绣了。

过了一小会儿,她说:“护士小姐,那边有一些书。我们的藏书相当精美,挑一本坐下来看看吧。”

我来到书架前,莫卡多太太呆立了片刻,然后突然转过身,走出去了。她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脸,带着狂野的愤怒。我不喜欢她的这个样子。

我不由得想起凯尔希太太说过的一些暗指莱德纳太太的事情。我不愿意相信那些是事实,因为我喜欢莱德纳太太。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怀疑那里面会不会有一些是真的。

我并不认为这些应该全部归罪于她,但事实是,那个和蔼可亲但其貌不扬的约翰逊小姐,以及粗俗且脾气乖戾的莫卡多太太,无论在相貌还是魅力上都无法和她匹敌。而归根结底,全世界的男人都一样。如果你干我这一行,很快就能看清这一点。

莫卡多是个又愚蠢又可怜的人,我并不认为莱德纳太太会真的在意他对她的崇拜,但是他的太太会在乎。假如我没有搞错的话,实际上她十分介意,只要有可能,她肯定非常乐意报复莱德纳太太。

我看着莱德纳太太坐在那里绣她漂亮的花,显得很清高,给人以很强的疏离感。我觉得无论如何我应该提醒她,她也许并不知道人的愚蠢、不理智、妒火中烧和憎恨能够发展到何种程度,也不知道使它们郁积在别人心中又是何其简单。

然后我又对自己说:“艾米·莱瑟兰,你就是个傻瓜。莱德纳太太又不是小孩子,她已经是快四十岁的人了,生活中该懂得的事情她肯定都懂得。”

可是我仍然觉得她有可能真的不懂。

很奇怪,她看起来是那么无动于衷。

我开始好奇她以前的生活是个什么样子。我知道她和莱德纳博士结婚刚刚两年,而按照莫卡多太太的说法,她的第一任丈夫差不多十五年前就死了。

我拿了一本书,走过去坐在她旁边。又过了一会儿,我去洗手准备吃晚餐。晚餐非常可口,尤其是咖喱,简直棒极了。餐后他们都早早地回房间休息,我很高兴,因为我也已经很累了。

莱德纳博士送我回到房间,顺便看看我是否还需要什么东西。

他热切地和我握了握手,热情洋溢地说:“护士小姐,她喜欢你。她几乎是立刻就喜欢上你了。我特别高兴,现在我觉得一切事情都会好起来的。”

他那热切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个孩子似的。

我也同样觉出莱德纳太太已经喜欢上我了,这让我感到很愉快。但我并不像他那样信心十足,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有更多的东西他还不知道。

这里有什么事情不对头,我一时还弄不清楚,但我能感觉到它确确实实存在。

床很舒服,但我睡得并不安稳,因为我做了很多梦。

济慈某一首诗中的词句反复在我脑海中浮现,那是我儿时不得不读的。我总是把它们记错,这让我非常苦恼。我以前很讨厌那首诗,可能是因为不管想不想学,我都必须去学的缘故吧。不过当我在黑夜中醒来,不知什么原因,我平生第一次发现了它的美妙之处。

“啊,骑士,告诉我你因何哀伤,孤单无助(后面是什么来着?)沮丧彷徨?[1]

[1]选自济慈诗作《无情的美人》。

我头一次在脑海中看见了骑士的脸。那是凯里先生的脸,一张阴森、紧绷、古铜色的脸,就像是记忆中在少女时代所看到的战场上那些可怜的年轻人。我为他感到难过。然后我再次坠入梦乡,这次我看到诗中那个无情的美人就是莱德纳太太,她侧身斜倚在马背上,手里捧着绣好的鲜花。忽然马失前蹄,仆倒在地,只见遍地都是涂满了蜡的森森白骨。我从梦中惊醒,吓得满身鸡皮疙瘩,颤抖不已。我只好告诉自己,那是我晚饭从来不习惯吃咖喱的缘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