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八章 夜半惊魂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我到达雅瑞米亚遗址之后的一周时间里,要想确切地知道自己应该注意些什么事情,是有些困难的。

以我现在所了解的情况回过头来看,可以发现许多我在当时完全没有看出来的蛛丝马迹。但是为了把这个故事讲述得更合理,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努力去重新找回当时所持有的那种感觉——迷惑、不安、并且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有些事情不对劲。

首先有一件事情确定无疑,就是那种奇怪的紧张局促的氛围绝非想象,而是真实存在的。即使像比尔·科尔曼这样迟钝的人也对此发表了议论。

“这个地方让我浑身不舒服,”有一次我听到他说,“这堆人总是这么闷闷不乐的吗?”

这是他对另一个助手大卫·埃莫特所说的话。我已经有点儿喜欢上埃莫特先生了,我确信他的沉默寡言绝不是带有敌意的。他身上似乎有一种坚定不移、令人安心的气质,尤其是在这种每个人都不知道其他人的感觉和想法的情况下。

“不,”他回答科尔曼先生,“去年就不是这样的。”

但他并没有多说这个话题,也没再说什么其他的。

“我搞不懂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科尔曼先生愤愤地说。

埃莫特耸了耸肩,什么也没说。

我和约翰逊小姐之间有过一次颇有启发性的谈话。我很喜欢她,她很能干,人既聪明又务实。而且显而易见的,她非常崇拜莱德纳博士。

这一次她给我讲了他从年轻时代起的生活经历。她了解他曾经挖掘过的每处遗迹,以及所有的挖掘成果。我几乎敢打赌,她能够引用他每次演讲所说过的话。她告诉我,她认为莱德纳博士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考古学家。

“而且他很单纯,全然不谙世故,也不知骄傲自负为何物。只有真正伟大的人才可能如此单纯。”

“这一点千真万确,”我说,“真正的大人物并不需要盛气凌人。”

“他的性格特别无忧无虑。他、理查德·凯里还有我,我们到这儿工作的头几年里,好玩儿的事可多了,讲都讲不完。我们是一个非常快乐的团队,理查德·凯里和他一起在巴勒斯坦工作过,他们俩的交情差不多有十年了。噢,对了,我认识他也有七年了。”

“凯里先生多英俊啊。”我说。

“是啊,我想是的。”她简短地回答道。

“不过他有点儿沉默,你觉得呢?”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约翰逊小姐马上说,“只是自从……”

她突然停下来。

“自从……”我提示道。

🍟 鲲|弩|小|说|w w w |k u n n u | co m|

“啊,算了,”约翰逊小姐以她标志性的动作动了动肩膀,“如今很多事情都已经改变了。”

我没有答话。我希望她能继续说下去,她也确实说下去了,只是她在说话之前先笑了一声,仿佛在告诉我她下面所说的并没有那么重要。

“恐怕我自己是个思想保守的老顽固。有时候我总想,如果一个考古学家的妻子对考古并不真的感兴趣,那么比较明智的做法就是不要跟着考古队一起出来,因为这常常会导致矛盾。”

“你是指莫卡多太太……”我提示道。

“噢,你说她呀!”约翰逊小姐并没理会我的意见,“实际上我想说的是莱德纳太太。她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套句俗话来说,你很容易理解莱德纳博士为什么会‘为她神魂颠倒’。但我总是觉得她和这里格格不入,她会把这里搅乱的。”

看来约翰逊小姐和凯尔希太太的意见是一致的,莱德纳太太是造成这里气氛紧张的原因。可是莱德纳太太自己的那种焦虑恐惧又怎么解释呢?

“她把他搅得心神不宁。”约翰逊小姐认真地说,“当然,我这么说让我自己看起来就像一个忠诚但又有些嫉妒的老家伙。我不愿意看到他那么疲惫不堪、忧心忡忡的样子。他应该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而不是整天陪着太太,还得为她那愚蠢的恐惧操心!如果来到这么偏远的地方让她觉得紧张,那她就应该留在美国。对于这种到了一个地方却什么都不做,只会发牢骚的人,我实在是无法忍受!”

接着,也许是担心自己说得太多,可能会让我误会她的本意,她又继续说道:“当然了,我很喜欢她,她是个很可爱的人。只要她愿意,她就可以散发出巨大的魅力。”

然后这个话题就戛然而止了。

我心里暗想,事情总是这样的。无论在哪儿,只要把女人们关在一起,她们彼此之间就一定会产生嫉恨。很显然,约翰逊小姐并不喜欢她老板的太太(这也许是很自然的事情),而除非我完全搞错了,我觉得莫卡多太太对莱德纳太太简直就是痛恨。

另一个不喜欢莱德纳太太的人是希拉·莱利。她来过挖掘场两次,一次是坐车来的,另一次是和一个年轻男子一起骑马来的——当然,是分骑两匹马。在我心底有种隐约的感觉,她有点儿喜欢那个沉默寡言的美国小伙子埃莫特。当他在挖掘场值班的时候,她就会停下来和他说话,而且我觉得,埃莫特也有点儿喜欢她。

有一天吃午饭的时候,莱德纳太太谈起了这件事,我觉得她有点儿考虑不周。

“莱利家的女孩儿还在追大卫呢。”她微笑着说道,“可怜的大卫,她追你都追到挖掘场去了。这些女孩儿多可笑啊!”

埃莫特先生没有答话,但是他黝黑的面孔有些泛红。他抬起眼睛,以一种非常奇怪的眼神和她对视,那目光直率、坚定,带着一股挑战的意味。

她淡淡一笑,扭头看向了别处。

我听见拉维尼神父在嘟囔什么。当我问他“你说什么?”的时候,他只是摇摇头,并没有重复之前所说的话。

那天下午,科尔曼先生跟我说:“说实话,开始的时候我不怎么喜欢莱德纳太太。每次我一开口说话她就呵斥我。但是现在我已经比较了解她了。说到亲切待人,她算是我所见过的女人当中数一数二的。有时候你会不知不觉地把你遇到的所有困难都讲给她听,到最后,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讲到哪儿去了。我知道,她跟希拉·莱利不对付,但希拉也有几次对她特别粗鲁。那是希拉最大的问题,她一点儿礼貌都不懂,而且脾气还很大!”

这一点我绝对相信。莱利医生把她宠坏了。

“当然,作为这个地方唯一的年轻女性,她难免会有点儿唯我独尊,但就算这样也用不着像对待老姑婆那样对莱德纳太太讲话啊。莱德纳太太虽然不如她年轻,却是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人。就像个打着灯笼从沼泽地里面走出来的仙女一样,能把你的魂儿勾走。”他带着几分痛苦补充说,“你不会觉得希拉有这种本事,她就会骂人。”

我只能记起两件可能有些意义的事情。

一件是有一次我去实验室取一些丙酮,想洗掉修补陶器的时候粘在手指上的胶。我看见莫卡多先生坐在角落里,头枕在胳膊上,我想他可能是睡着了。我找到我要的瓶子之后,就拿上它出了屋。

令我大吃一惊的是,那天晚上莫卡多太太把我拦住了。

“是你从实验室拿了一瓶丙酮吗?”

“是啊,”我说,“我拿了。”

“你明明知道总是有一小瓶放在文物室的。”

她说话的时候怒气冲冲的。

“那儿有吗?我不知道啊。”

“我想你肯定知道!你就是想到各处暗中监视,我知道医院里的护士都是什么样子的。”

我瞪着她。

“莫卡多太太,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严正地说道,“但我能确定我没有暗中监视任何人。”

“啊,没有!你当然没有,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吗?”

说真的,那一刻我觉得她肯定是喝醉了。因此我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开了。但我还是觉得这件事非常奇怪。

另一件就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儿了。我想试着用一片面包把一只小野狗引过来,但它就像所有阿拉伯狗一样,很胆小,觉得我一定不怀好意,于是转身就跑。我一路跟着它,出了拱门,一直转过了营地的拐角。我跑得太急了,还没来得及看清就撞上了拉维尼神父和另一个男人,他们正站在那里。很快我就意识到,另外那个人正是那天莱德纳太太和我遇见的试图从窗户往里看的人。

我表示了歉意,拉维尼神父冲我微笑,然后跟那个人道了别,和我一起返回营地。

“你知道吗,”他说,“说起来我觉得很惭愧。我正在学习东方的语言,但是挖掘工地上没有一个人能听懂我在说什么!你不觉得这实在是有点儿丢人吗?刚才我正试着用我学过的阿拉伯语和那个城里来的人交谈,看看我有没有进步,但还是不太成功。莱德纳说我的阿拉伯语太正式了。”

原来如此。但是我的脑中还是闪过一个念头:这个人居然还逗留在营地的周围,实在是太奇怪了。

那天夜里,我们受到了惊吓。

那应该是在大约凌晨两点钟的时候。跟大多数护士一样,我睡觉很轻。当我的房门被推开的时候,我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

“护士小姐,护士小姐!”

是莱德纳太太的声音,又低又急。

我划着一根火柴,点亮了蜡烛。

她穿着一件蓝色长睡衣,站在我的门边,看上去被吓坏了。

“有人,有个人在我隔壁的房间里……我听见他在刮墙。”

我跳下床,来到她身边。

“不要紧,”我说,“有我在这儿呢,别害怕,亲爱的。”

她低声说:“去叫埃里克。”

我点点头,跑出去敲他的房门。没一会儿他就过来和我们在一起了。莱德纳太太坐在我的床上,大口喘着气。

“我听见了,”她说,“我听见他在刮墙。”

“有人在文物室里?”莱德纳博士叫道。

他立刻跑了出去。有种想法在我心里一闪而过:这两个人的反应是多么不同啊。莱德纳太太的恐惧完完全全是关于她个人的,而莱德纳博士的心里却立刻想到了他那些珍贵的宝藏。

“文物室!”莱德纳太太喘着粗气,“对啊,我多傻啊!”

她站起身,把睡衣下摆围好,叫我和她一起过去。这时候她所有那些惊慌失措的恐惧表现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们来到文物室的时候,发现莱德纳博士和拉维尼神父在里面。后者也是听到了一些声响,所以准备起床来查看。他觉得他看见了文物室里有灯光。穿好拖鞋抓起手电耽误了他一点时间,等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一个人都没有,而且门也锁得好好的,就像平时夜里一样。

就在他确认什么东西都没丢的时候,莱德纳博士也来了。

没有什么别的需要知道的了。外面的拱门是锁好的,卫兵发誓没有人能够从外面进来,不过因为他们刚才睡得很熟,所以也不敢那么确定。我们没有找到任何有人闯入过的迹象,也没发现丢了什么东西。

很有可能吵醒莱德纳太太的声音就是拉维尼神父把盒子从架子上拿下来的声音,那时他正在检查文物室,看看一切是否安然无恙。

而另一方面,拉维尼神父自己非常肯定:第一,他听见了脚步声从他的窗前经过;第二,他看见有灯光在文物室里闪动,可能是支手电筒。

这件事在我的叙述中意义重大。正是由于这件事,才使得莱德纳太太在第二天向我吐露了隐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