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一章 怪事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坚持尽可能只讲述这次事件中我亲身经历的部分,因此我不再赘述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中发生的事情。梅特兰上尉、他带来的警察,以及莱利医生先后来到考古队的营地,到处都乱哄哄的,警察询问了很多问题,我想,这都是些例行公事。

在我看来,我们开始讨论一些实质性的问题是从大约五点钟莱利医生叫我和他一起去办公室开始的。他关好门,坐在莱德纳博士的椅子上,示意我坐在他对面,然后轻快地对我说:“来吧,护士小姐,我们来好好讨论一下吧。这里有些事情实在是很奇怪。”

🐴 鲲 kun弩nu小 xiao说 shuo = w w w * ku n Nu * co m

我整理了一下袖口,用探询的眼光看着他。

他掏出一个记事本。

“这是我想弄清楚的。莱德纳博士发现他妻子尸体的确切时间是几点?”

“应该说是正好在差一刻钟三点的时候。”我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

“哦,我起床的时候看了一眼表,那个时候是两点四十。”

“让我看看你的手表。”

我把表从手腕上退下来递给他。

“真是了不起的女人,一分钟都不差。很好,这一点就可以确定下来了。那么你觉得她死了有多久呢?”

“哦,天哪,医生,”我说,“我可不想发表看法。”

“不要那么固守着你的职业本分啦,我就是想看看你估计的时间和我估计的一致不一致。”

“好吧,我想我看见她的时候她应该已经死了至少一个小时了。”

“正是如此。我四点半的时候检查了尸体,倾向于把死亡时间推定在一点一刻到一点四十五分之间。我们不妨先猜测是在一点半吧,这已经很接近了。”

他停下来,一边思考一边用手指敲着桌子。

“太奇怪了,这件事。”他说,“你能给我讲讲当时的情况吗?你说你那时正在休息,你没有听到什么吗?”

“您说在一点半的时候?没听到啊,医生。无论是在一点半还是在其他时间,我都没听到任何声响。从差一刻钟一点一直到两点四十我都是躺在床上,除了那个阿拉伯男孩又低沉又单调的歌声,以及偶尔埃莫特先生冲着屋顶上的莱德纳博士喊几句话之外,我什么都没听到。”

“阿拉伯男孩……嗯。”

他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门开了,莱德纳博士和梅特兰上尉走了进来。梅特兰上尉是一个挑剔的小个子男人,有一双精明的灰色眼睛。

莱利医生站起身,把莱德纳博士推到他的椅子上坐好。

“请坐,先生。我很高兴你能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这件事里有些地方非常奇怪。”

莱德纳博士低着头。

“我知道,”他看着我说道,“我妻子向莱瑟兰护士吐露了实情。在这个时候我们就不能再隐瞒任何事情了,所以,护士小姐,请你告诉梅特兰上尉和莱利医生昨天我妻子都对你说了些什么。”

于是我把我们的谈话内容尽可能一字不落地告诉了他们。

听我说的时候梅特兰上尉偶尔会发出一声惊呼。当我讲完以后他转向莱德纳博士。

“这些都是真的吗,莱德纳,嗯?”

“莱瑟兰护士告诉你们的句句属实。”

“多么离奇的故事啊!”莱利医生说,“你能把这些信拿出来吗?”

“我毫不怀疑你们会在我妻子的个人物品中找到的。”

“她是从她桌子上的一个小手提箱里拿出来的。”我说。

“所以它们很可能还在那儿。”

他转向梅特兰上尉,他一向温和的脸庞此时变得冷峻而坚毅。

“用不着对这件事再遮遮掩掩的了,梅特兰上尉。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抓到这个男人,让他受到应有的惩处。”

“你相信这实际上就是她前夫干的?”我问。

“你不这么想吗,护士小姐?”梅特兰上尉反问道。

“嗯,我觉得这里还有可疑的地方。”我犹豫着说道。

“无论如何,”莱德纳博士说,“这个男人是个杀人犯,而且我认为他还是个很危险的疯子。必须找到他,梅特兰上尉,必须找到。我想应该不会很难的。”

莱利医生慢吞吞地说:“这可能比你想象中要难,对吗,梅特兰?”

梅特兰上尉用力揪着他的小胡子,没有回答。

突然我跳起身来。

“对不起,”我说,“也许有一件事我应该提一提。”

我向他们讲了那天我们遇到的那个试图向窗户里面窥探的伊拉克人的事,以及我如何在两天以前发现他仍在这附近徘徊,并且试图和拉维尼神父攀谈的全部经过。

“很好,”梅特兰上尉说,“我们会把这个记下来,这可以成为警方追查的一条线索。这个男人可能和这个案子有些牵连。”

“也许他是被人收买了充当耳目呢,”我提议道,“为了探听一下什么时候下手最方便。”

莱利医生焦躁地揉了揉鼻子。

“这才是难题所在,”他说,“假如正好有人在那附近呢,嗯?”

我有些困惑地盯着他。

梅特兰上尉转向莱德纳博士。

“我要你仔细听我说,莱德纳。我来回顾一下到目前为止我们所掌握的所有证据。午饭在十二点开始,十二点三十五分结束。饭后莱瑟兰护士陪着你太太回到房间,并把她舒舒服服地安顿好。你自己去了屋顶,并且一直在那儿待了两个小时,我说得对吗?”

“是的。”

“那段时间里你从屋顶上下来过吗?”

“没有。”

“有人上去找过你吗?”

“有,埃莫特上去过好几次。他在我和下面那个清洗陶罐的男孩儿之间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

“你自己往院子里面看过吗?”

“有一两次吧,都是因为有事要叫埃莫特。”

“每次你往下看的时候,那个男孩都是坐在院子中间清洗陶罐,是吗?”

“是的。”

“埃莫特和你待在一起而不在院子里,最长有过多久?”

莱德纳博士思索着。

“这个很难说,也许有十分钟吧。要是依我说也就是两三分钟,但是根据我的经验,当我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时候,对时间的概念并不是特别准。”

梅特兰上尉看了看莱利医生。后者点点头。“我们最好把这个弄清楚。”他说。他掏出一个小记事本,打开它。

“听着,莱德纳。我要给你念念下午一点到两点之间考古队的每个成员究竟都在做些什么。”

“但是显然——”

“等等,你马上就会知道我想说明什么。首先是莫卡多夫妇,莫卡多先生说他在实验室工作,莫卡多太太说她在自己房间里洗头。约翰逊小姐说她在客厅里拓印圆筒印章上的刻痕。莱特尔先生说他在暗房里洗相片。拉维尼神父说他在卧室里工作。剩下的两个人,凯里和科尔曼,前者去了挖掘场,而后者在哈沙尼。这就是考古队所有成员的情况。接下来看看仆人们。厨师,就是你那个印度小伙子,他就坐在拱门的外面,一边和卫兵聊着天,一边在给鸡拔毛。易卜拉欣和曼苏尔,那两个男仆,在一点一刻的时候过去和他们一起聊天。他们在那儿有说有笑地一直待到两点半,而那个时候你太太已经死了。”

莱德纳博士倾身向前。

“你把我说糊涂了。我没明白你想暗示什么?”

“除了通向院子的门之外,还有其他方法可以进入你太太的房间吗?”

“没有。有两扇窗户,但是都装着很结实的护栏,况且,我觉得窗户也都是关好的。”

他询问似的看着我。

“窗户是关着的,而且从里面闩上了。”我立刻说道。

“而且不管怎么说,”梅特兰上尉说,“就算窗户是开着的,也不可能有人从那儿进出房间。我手下的人和我本人都已经确认过这一点。其他所有开向外面的窗户也都是一样的,都装着铁护栏,所有护栏也都完好无损。要想进入你太太的房间,这个陌生人必须经过拱门进入院子。但是卫兵、厨师和男仆都异口同声地向我们保证,绝对没有任何人进来过。”

莱德纳博士一跃而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究竟想说什么?”

“冷静一下,老兄,”莱利医生平静地说,“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个打击,但你必须面对。凶手既然不是从外面进来的,那他只能是从里面来的。看样子,莱德纳太太一定是被你考古队里的某个人杀死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