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八章 在莱利医生家喝茶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离开之前,波洛又在考古队营地及其周围转了一圈。他间接地问了仆人们几个问题,莱利医生负责把他的问题翻译成阿拉伯语,再把仆人们的回答翻译成英语。

这些问题主要是关于那个陌生人的长相,也就是莱德纳太太和我撞见的那个从窗户向里窥探,并且第二天又和拉维尼神父说话的人。

“你真的认为这个家伙和这件案子有关吗?”我们坐在莱利医生的车里,一路颠簸着去往哈沙尼的途中,医生问道。

“我想知道所有的信息。”这就是波洛的回答。

说真的,这个回答恰到好处地说明了他的调查方法。后来我发现没有任何事情是他不感兴趣的,即使是那些鸡毛蒜皮的闲言碎语也不例外。男人通常是不会这么八卦的。

我必须承认莱利医生家的茶非常好喝,这让我很高兴。而我注意到波洛先生往他的茶里加了五块方糖。

他一边小心翼翼地用茶匙搅着他的茶,一边说:“现在我们可以畅所欲言了,对吗?我们可以最终确定谁有可能是凶手。”

“拉维尼、莫卡多、埃莫特还是莱特尔?”莱利医生问。

“不,不,那只是针对我的第三种理论而言的。现在我想把精力集中在第二种理论上,把那些和多年不见的神秘前夫或者小叔子突然现身有关的问题统统放到一边。我们只是简单地讨论一下,考古队的哪个成员有方法,也有机会杀死莱德纳太太,以及谁可能真的付诸行动了。”

“我还以为你不重视这个理论呢。”

鲲·弩^小·说

“才不是呢。但是我也要顾及别人的感受啊,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波洛带着几分责备说道,“我怎么能够当着莱德纳博士的面,讨论他的考古队里谁可能有动机杀死他的妻子呢?那样太不厚道了。所以我才不得不维护这种他太太很讨人喜欢,而且人人都喜欢她的假象!

“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现在我们终于可以丝毫不留情面地说些心里话了。我们也不用再考虑他们的感受了。而那正是莱瑟兰护士可以帮助我们的地方,因为我确信她是个一流的旁观者。”

“噢,我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我说。

莱利医生递给我一盘热松饼。“给你打打气儿。”他说。那可真的是很好吃的松饼。

“那么来吧,”波洛先生以聊天的口吻友好地对我说道,“护士小姐,你可以告诉我,考古队的每个成员到底是怎么看待莱德纳太太的。”

“波洛先生,我到那儿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说。

“对于像你这么聪明的人来说已经足够了。护士都能很快地搞清楚局面,做出自己的判断并且坚持主见。所以来吧,我们从谁开始呢?要不,拉维尼神父怎么样?”

“哦,他呀,这个我真的说不好。他和莱德纳太太看起来很愿意在一起说话,但他们通常都说法语。虽然我小时候在学校也学过一些,但我的法语确实不太好。我觉得他们主要是在谈论书籍。”

“如果要你说的话,他们在一起很友好,对吗?”

“嗯,是的,可以这样说。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她让拉维尼神父感觉很困惑,而且会因为这种困惑而烦恼,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然后我告诉他,我第一天到那里的时候在挖掘场和神父有过一次谈话,当时他说莱德纳太太是个“危险人物”。

“这一点很有意思。”波洛说,“那么她呢,你觉得她是怎么看神父的?”

“这个也有点儿难讲。想知道莱德纳太太怎么看待其他人不太容易。我猜有时候他也让她感到困惑。我记得她对莱德纳博士说过,他和她所认识的任何一个神父都不像。”

“看来得给拉维尼神父准备一段儿大麻做的绳子了[1]。”莱利医生开玩笑地说。

[1]大麻做的绳子可被用作绞索。

“我亲爱的朋友,”波洛说,“你会不会有病人需要去看?再怎么说我也不愿意耽误你的工作。”

“我有整整一个医院的病人呢。”莱利医生说。

接着他站起身,说他对波洛的意思其实心知肚明,然后就哈哈大笑着走出去了。

“这样更好了,”波洛说,“现在我们可以进行一次有趣的密谈了,只是你别忘了吃你的茶点。”

他递给我一盘三明治,并且提议我再喝一杯茶。我觉得他的为人确实是既亲切又周到。

“那么现在,”他说,“我们继续说说你对他们的印象吧。照你看来,那儿的人里面有谁不喜欢莱德纳太太呢?”

“好吧,”我说,“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是我说的。”

“当然不会。”

“依我看来,年轻的莫卡多太太相当恨她!”

“啊!那莫卡多先生呢?”

“他有点儿钟情于她。”我说,“除了他妻子以外,我不认为还有哪个女人会很留意他。而莱德纳太太很亲切友好,对别人以及别人告诉她的事情总是表现得很感兴趣。我猜,这让那个可怜的男人有点儿沾沾自喜了。”

“那么莫卡多太太呢?她不高兴了吗?”

“她非常嫉妒,这是明摆着的事情。当你周围有一对夫妇的时候,你就得特别小心,这也是实情。我告诉你一些令人吃惊的事情吧。要是遇到跟她们丈夫有关的问题,你绝猜不到那些女人的脑子里都会想些什么。”

“我对你说的这些事实毫不怀疑。也就是说莫卡多太太吃醋了?而且她还恨莱德纳太太?”

“我曾经看到她看她的样子,就好像想要杀了她一样——哦,我的天哪!”我连忙住嘴,“说真的,波洛先生,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其实从来没有——”

“是的,是的。我很理解你的意思。这句话只是脱口而出的,顺嘴就说出来了。那么莱德纳太太会因为莫卡多太太的敌意而担心吗?”

“嗯,”我想了想说道,“我觉得她一点儿都不担心,实际上,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否注意到了这一点。有一次,我想哪怕就是提醒她一下也好,但我还是没有。言多必失,这是我的想法。”

“毫无疑问,你这么做很聪明。你能给我举一些例子,说说莫卡多太太是怎么表达她的感受的吗?”

我给他讲了我们在屋顶的那次谈话。

“那么她提到了莱德纳太太的第一段婚姻。”波洛沉思地说,“你记不记得,在提到这件事的时候她看着你的样子,是不是很好奇?就像她在想你是否还听到过其他不同的版本?”

“你认为她有可能知道实情,是吗?”

“有这种可能。也许是她写了那些信,然后又想方设法弄出了一只敲窗户的手,以及其他那些东西。”

“我也有过类似的怀疑。这些看起来像是她能做得出来的恶意的报复行为。”

“是的,我得说这是一种残忍的秉性。但你很难说这是那种能够实施冷酷无情的谋杀的人所具有的气质,当然了,除非——”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有件事很奇怪,就是她对你说的那句令人费解的话。‘我知道你为什么来这里。’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不出来。”我坦率地说。

“她认为你到那里去,除了所宣称的目的之外,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她又为什么对这件事如此关注呢?此外,还有一点也很奇怪,就是你告诉我在你到达的当天用茶点的时候,从始至终她盯着你看的那种眼神。”

“哦,波洛先生,她可不是什么淑女。”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护士小姐,这只是一个借口,但不能作为解释。”

那一刻我并不十分肯定他话里的意思,但是很快他又说下去了。

“那么其他人呢?”

我思考了一下。

“我觉得约翰逊小姐也不是特别喜欢莱德纳太太。但是她很坦率,对此也并不隐瞒。她实际上承认对莱德纳太太抱有成见。你知道,她对莱德纳博士忠心耿耿,在他身边工作已经很多年了。当然啦,婚姻的确改变了一些事情,这是无法否认的。”

“是啊,”波洛说,“从约翰逊小姐的角度来看,这桩婚姻是不合适的,莱德纳博士要是娶了她就会好得多。”

“应该是吧,”我表示同意,“但男人就是这样,一百个里面也不会有一个去考虑合适不合适的问题。所以我们也没法儿去责怪莱德纳博士。可怜的约翰逊小姐,长得也确实不算好看。而莱德纳太太真是漂亮,尽管不年轻了,但是,哦,你要是见过她就知道了。她身上有一种特别的东西……我记得科尔曼先生说过,她就像是那种专门把别人引诱到沼泽中去的什么什么。这种说法不是特别贴切,但是,啊,你肯定会笑话我的,我就是觉得她身上有些特别的东西,很超凡脱俗。”

“啊,我理解,她有一种魔力——”波洛说。

“我还觉得她和凯里先生也不太合得来。”我继续说道,“我认为凯里先生就像约翰逊小姐一样,有些嫉妒她。他对她的态度总是很生硬,反过来也一样。你知道吗,她递给他东西的时候极其客气,和他说话也总是很正式地叫他凯里先生。当然,他可是她丈夫的多年老友了,而有些女人就是不能忍受丈夫的老朋友。她们还不愿意相信别人其实早就看出来了。我觉得至少这是一种说法,尽管有点儿混乱——”

“我很明白你的意思。那另外三个年轻人呢?照你所说,科尔曼先生似乎一提到她就变得充满诗意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