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章 约翰逊小姐,莫卡多太太,莱特尔先生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然后她很困惑地看着波洛说道:“但是,波洛先生,这些事儿和命案有关系吗?”

波洛先生用很法国式的方式举起了双手,表示放弃。

“小姐,你说得我都脸红了,”他说,“你让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只爱说闲话的人。但不管你怎么想,我总是对年轻人恋爱的那些事儿很感兴趣。”

“是啊,”约翰逊小姐轻叹一声说道,“真爱如果能够一帆风顺是多美好的事情啊。”

波洛叹了口气作为回应。我在想,约翰逊小姐是不是也正在回忆自己年轻时候的爱情经历呢?我不知道波洛先生有没有妻子,他会不会也像我们经常听说的外国人那样,有很多情妇?不过他的样子看起来太滑稽了,我很难想象他有。

🍀 鲲*弩*小*说* W ww … ku n Nu … c om

“希拉·莱利很有性格,”约翰逊小姐说,“她很年轻,有点粗鲁,但就是那种典型的现代女孩儿。”

“我相信你说的话,小姐。”波洛说。

他站起身说道:“还有其他考古队的成员在营地吗?”

“玛丽·莫卡多应该就在这附近。今天所有的男士都去挖掘场了。我觉得他们就是想离开营地,这也不能怪他们。如果你也想去挖掘场的话——”

她走出客厅来到门廊里,微笑着向我说道:“我保证,莱瑟兰护士不会介意带你过去的。”

“啊,当然不会,约翰逊小姐。”我说。

“波洛先生,你会回来吃午饭的,对吗?”

“非常乐意,小姐。”

约翰逊小姐回到客厅继续做她的分类编目工作。

“莫卡多太太在屋顶上,”我说,“你想先去见她吗?”

“我觉得这样也不错,我们上去吧。”

上楼梯的时候我说:“我按照你的吩咐做了,你听到什么了吗?”

“什么也没听到。”

“不管怎么样,至少可以让约翰逊小姐放下心理负担了,”我说,“她一直都在懊悔她当时本应该能够做点儿什么的。”

莫卡多太太正坐在护墙上,低着头沉浸在思绪当中。她并没有听到我们上来,直到波洛站在她对面向她说早安的时候她才发现。

她吃惊地抬起头看着我们。

我觉得今早她看上去病怏怏的,一张小脸干枯憔悴,眼睛周围还有大大的黑眼圈。

“又是我,”波洛说,“我今天来有个特殊的目的。”

接着他就像对约翰逊小姐那样,用差不多同样的方式向她解释了他是多么需要了解一个真实的莱德纳太太。

然而,莫卡多太太可不像约翰逊小姐那么坦诚。她突然之间就变得满口溢美之词,但我敢担保,这些话和她的真实想法相去甚远。

“哎呀,亲爱的路易丝啊!要想跟一个不认识她的人说清楚她实在是太难了。她是个很独特的人,相当与众不同。我想你也能感觉到吧,护士小姐?当然啦,就是深受精神紧张的折磨,满脑子的怪想法。要是别人这样我们肯定忍受不了,不过因为是她,我们也就能够接受了。她对我们所有人都特别亲切,是吧,护士小姐?而她自己又特别谦逊,我是指她其实对考古学一窍不通,却特别热衷于学习,总是向我丈夫请教关于金属制品的化学处理问题,还帮助约翰逊小姐修补陶器。哦,我们所有人都很喜欢她。”

“那么夫人,我听人说这里弥漫着一种紧张的让人不舒服的气氛,看来并不是真的了?”

莫卡多太太那双黯淡无光的黑眼睛睁得大大的。

“哦,谁会告诉你这些?护士小姐?莱德纳博士?我相信那个可怜的人从来都没有注意过。”

她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瞟了我一眼。

波洛轻轻一笑。

“我有我的耳目,夫人。”他很愉快地宣布。在那一瞬间,我看到她的眼皮眨了眨。

“难道你不觉得,”她用一种特别温和的语气说道,“在发生了这样的悲剧之后,每个人都会装作知道很多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吗?就像你说的,什么紧张啊,气氛啊,有种‘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感觉’啊之类的。我觉得好多人就是事后聪明。”

“夫人,你说得很有道理。”波洛说。

“这些都不是真的!我们这群人在这里非常开心,就像个大家庭一样。”

“这个女人真是我所见过的最彻头彻尾的骗子之一。”当我和波洛先生远离了营地,走在去往挖掘场的小路上时,我愤愤不平地说道,“我确信她就是痛恨莱德纳太太!”

“她绝不是那种能问出实话的人。”波洛表示同意。

“跟她说话就是浪费时间。”我怒气未消。

“也不能这么说,不全是浪费时间。有时候即使一个人对你说了谎,她的眼睛也会泄露真相的。这个小女人莫卡多太太,她究竟在害怕什么呢?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没错,毫无疑问,她在害怕什么事情,这一点很有趣。”

“波洛先生,我有些事情要告诉你。”我说。

然后我对他如实讲述了前一晚我回来以后发生的事情,以及我是如何确信是约翰逊小姐写了那些匿名信的。

“所以,她也在撒谎!”我说,“还记得她今天早上在回答关于那些匿名信的问题时是多么冷静吗?”

“是啊,”波洛说,“这也挺有意思的,因为她无意中暴露了她知道所有这些匿名信的存在。而到目前为止,这些信的事儿还没有当着考古队队员的面提到过。当然,很有可能是莱德纳博士昨天告诉她的。他们俩可是故交了。但是如果他没告诉过她呢,那这件事就很奇怪,也很有意思了,对吗?”

原来他用了那么聪明的方法引诱她提起了那些匿名信,这让我对他的敬意油然而生。

“您准备和她开诚布公地谈谈这些信的事儿吗?”我问道。

波洛先生似乎对我这个想法感到很吃惊。

“不,不,当然不会。通常情况下,让别人知道你手里的牌是不明智的。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这儿,直到最后一刻,”他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儿,“等到适当的时候,我就会突然跳出来,像只豹子一样——然后,我的上帝啊!他们会惊慌失措的!”

一想到小个子的波洛先生要扮演豹子的角色,我就忍俊不禁。

说着话我们正好来到了挖掘场。第一个看见的就是莱特尔先生,他正忙着给一些墙体拍照。

我总觉得那些挖掘工人的工作很单纯。你让他们在哪里挖,他们就从哪里挖出一些墙来,至少在我眼里看来是这样的。凯里先生给我解释过,用一把挖掘镐,你就可以立刻感觉出挖到东西的不同,他还试图给我演示,但我根本搞不明白。当他说“Libn”,也就是泥砖的时候,在我眼里看来也不过就是些平常的泥和土而已。

莱特尔先生拍完了照片,把相机和底版交给他的仆人,吩咐他带回营地。

波洛先问了他几个关于曝光和盒装胶片之类的问题,他都对答如流。看起来他很乐于被问及和他工作有关的问题。

就在他借机准备离开我们的时候,波洛立刻又拿出了他那一整套说辞。事实上这一套话也并非是一成不变的,每一次他都会根据谈话对象的不同做一些小小的改动,但我不打算把他每一次的话全都写下来。对约翰逊小姐那样比较通情达理的人,他会选择开门见山,而对其他那些人就不得不拐弯儿抹角一些,不过到最后也都是八九不离十。

“是啊,是啊,我明白你的意思,”莱特尔先生说,“但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能帮你什么。我是这个考古季才来这儿的,一共也没跟莱德纳太太讲过几句话。很抱歉,但我确实没什么可告诉你的。”

他的言语之间带着一点点生硬的意味和外国腔,但是当然了,我的意思是,他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口音,除了有些美国味儿。

“至少你可以告诉我,你是喜欢她,还是讨厌她?”波洛面带微笑地说。

莱特尔先生顿时脸红了,磕磕巴巴地说道:“她是个迷人的女人——非常迷人,也很聪明,她的头脑很聪明——是的。”

“很好!你喜欢她。那么她喜欢你吗?”

莱特尔先生的脸更红了。

“哦,我……我并不觉得她很注意我,有一两次我很倒霉,每次我想为她做点儿什么的时候总是很倒霉。我恐怕我太笨了,会招她烦,但那都不是有意的,其实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看着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波洛显得很同情。

“很好,很好。我们再说点儿别的吧。你觉得营地里的气氛快乐吗?”

“你说什么?”

“你们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快乐吗?你们会有说有笑的吗?”

“不,不——也不全是那样,有一点点——拘谨。”

他停顿了一下,内心似乎在斗争,然后接着说道:“你知道,我不是很善于和人交往。我笨手笨脚的,还很害羞。莱德纳博士一直对我特别好,但我就是不能克服我的害羞和胆怯,虽然我知道这样很傻。我总是说错话,还打翻水罐子,总之我的运气就是很背。”

他看起来活脱脱就像一个笨拙无比的大孩子。

“我们年轻的时候都是这样,”波洛边说边微笑着,“那份沉稳自信,还有本领才干,以后慢慢地就会有了。”

和他道别之后,我们继续往前走。

他说:“护士小姐啊,那个人要么是个极其单纯的年轻人,要么就是个非常出色的演员。”

我没有回应他。那个危险的冷血杀手就在这些人当中,我的心再一次被这种怪诞的想法攫住。不知为什么,在这个美丽、宁静、阳光灿烂的早晨,我总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