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二章 大卫·埃莫特,拉维尼神父和一个发现 · 1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凯里突然转过身去,怒气冲冲地迈着大步离开了。

波洛坐在那儿看着他的背影,接着小声说道:“不错,我明白了……”

然后他并没有转过头,而是提高了一点儿声音说道:“护士小姐,先别急着从那后面出来,我怕他会回头看到你。现在可以了。你找到我的手绢儿啦?太感谢了。你真是太可亲了。”

对于我在那里偷听的事他只字未提,我也猜不透他是怎么知道的。他甚至从来都没往那个方向看过一眼。不过他什么都没说,也让我轻松了很多。我的意思是说,我自认为我所做的是正确的,但要真的让我跟他解释,还是会让我有些尴尬。不过,他似乎并不需要我的解释,这样太好了。

“你认为他真的恨她吗,波洛先生?”我问道。

波洛慢慢点点头,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回答道:“是的,我想他确实是。”

然后他轻快地站起身,朝工人们正在工作的土丘顶部走去。我跟在他后面。起初除了一些阿拉伯人之外我们看不到别人,后来我们发现埃莫特先生正脸朝下趴在地上,用力吹掉一具刚出土的骸骨上的灰尘。

他看见我们的时候,露出了他一贯愉快却又严肃的笑容。

“你们是来这里到处看看吗?”他问道,“我马上就能腾出空儿来了。”

他坐起来,拿着他的小刀,开始很讲究地把遗骨周围的泥土去掉,还不时地停下来吹一吹,有时用风箱,有时直接用嘴。我总觉得直接用嘴吹是很不卫生的。

“埃莫特先生,你这样会把各种病菌都带到嘴里的。”我提出异议。

“病菌对我们来说可是家常便饭啊,护士小姐。”他严肃地说,“细菌对考古学家是无能为力的,再怎么厉害也没用。”

他又在这根大腿骨周围刮掉一些泥土,然后对旁边的工头交代了几句,告诉他应该做什么。

“好了,”他说着站起身,“这样就可以给莱特尔,让他在午饭后照相了。她的墓里可颇有些好东西呢。”

他给我们看了一个长着锈的小铜碗和几枚饰针。还有一些金色和蓝色的东西,那是她项链上的珠子。

遗骨和其他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刷过并且用小刀刮干净,现在摆好位置就等着照相了。

。鲲。弩。小。说。🍒 w ww…k u n N u…co m

“她是谁?”波洛问道。

“从第一个千年期出土的。可能是个挺有研究价值的贵妇。她的头骨看起来有点儿怪,我得让莫卡多也看看。似乎是死于某种暴行。”

“一个两千多年前的莱德纳太太?”波洛说。

“也许吧。”埃莫特先生说。

比尔·科尔曼正在用镐在墙面上弄什么东西。

大卫·埃莫特冲他喊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然后他就开始带着波洛先生四处看了。

结束了这次简短的参观讲解之后,埃莫特看了看表。

“十分钟以后就收工了,”他说,“我们走回营地好吗?”

“正合我意。”波洛说。

我们慢慢沿着那条破烂不堪的小路往回走。

“我想你们应该都很高兴重新回来工作吧。”波洛说。

埃莫特神色凝重地回答:“是的,这是最好的办法了。毕竟整天在营地周围转悠,找人谈话,这也不好过。”

“而且还是在知道你们之中的一个人就是凶手的情况下。”

埃莫特没有说话,也没有表示异议。我现在知道了,其实从一开始他询问那些营地的仆人们的时候,他就已经产生了这样的怀疑。

又过了几分钟,他平静地问道:“你查出什么结果了吗,波洛先生?”

波洛严肃地说:“你愿意帮我查出来吗?”

“当然愿意了。”

波洛紧紧地盯着他说:“这个案子的焦点就是莱德纳太太,所以我想要了解关于莱德纳太太的事情。”

大卫·埃莫特缓缓说道:“你说要了解关于莱德纳太太的事情是什么意思?”

“我并不是指她从哪儿来的,结婚以前叫什么名字,也不是指她的脸型是什么样子,眼睛是什么颜色。我指的是她,她这个人。”

“你认为这个对案子很重要吗?”

“我非常确定这一点。”

埃莫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也许你是对的。”

“这就是你能帮助我的地方。你可以告诉我,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我能吗?我自己还常常想不明白呢。”

“那你后来想清楚了吗?”

“我觉得最后我想明白了。”

“哦?”

但是埃莫特先生又陷入了沉默,片刻以后他说道:“护士小姐怎么看待她呢?别人都说女人能够很快地评判其他女人,而作为护士就更有机会阅人无数了。”

就算我想说,波洛也没有给我任何机会。他马上接口说道:“我想要知道的是一个男人怎么看她。”

埃莫特微微一笑。

“我想男人们的看法应该都差不多。”他顿了一下,然后说,“她已经不年轻了,但我认为她大概是我所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这不能算是个回答,埃莫特先生。”

“但也离我的答案不远了,波洛先生。”

他又沉默了片刻,接着继续说道:“我小的时候曾经读过一个童话故事。那是一个北欧童话,关于白雪皇后和小加伊的。我想莱德纳太太就有点儿像那个白雪皇后,总是欺骗蒙蔽小加伊。”

“啊,没错,是汉斯·安徒生的童话,对吗?好像里面还有一个小女孩儿,名字叫小格尔达,是吗?”

“也许吧,我记不太清楚了。”

“你能再进一步说说吗,埃莫特先生?”

大卫·埃莫特摇摇头。

“我甚至不知道我这么评判她对不对。她不是一个容易被看懂的人。她某一天也许做了一件很可恨的事,第二天可能又会做一件非常善良的事。但我认为你说她是这个案子的焦点应该是没错的。这也正是她始终想要做的——成为一切事物的中心。而且她喜欢抓住其他人——我的意思是,她不会满足于你只是把烤面包和花生酱递给她,她就是想让你全心全意地对待她。”

“那么,如果她的这个愿望得不到满足呢?”波洛问。

“那她就会变得很阴险!”

我看见他说完这句话后嘴唇毅然紧闭,脸上的表情也凝固了。

“埃莫特先生,我想你也许不会介意明确地告诉我们你个人的想法吧。你认为是谁杀了她?”

“我不知道,”埃莫特说,“我真的一点儿都想不出来。我倒是觉得,如果我是卡尔,我是指卡尔·莱特尔,我可能会想要杀了她。对他来说,她就是个漂亮的魔鬼。但是当然了,那也是因为他太敏感才自找的。有时候他简直就是故意给你理由让他难堪。”

“那么,莱德纳太太让他——难堪过吗?”波洛又问道。

埃莫特突然咧嘴一笑。

“没有。顶多也就是用绣花针扎他两下,那是她惯用的法子。当然啦,他也确实挺惹人生气的,就像个又哭又闹又懦弱的孩子。不过,绣花针还真是个能把人扎疼的东西呢。”

我偷眼看了波洛一下,似乎看到了他的嘴唇微微一颤。

“但是你并不真的相信是卡尔·莱特尔杀了她吧?”他问道。

“对啊,我并不相信一个人会因为一个女人总是在饭桌上让他出丑就把她给杀了。”

波洛若有所思地摇摇头。

当然,埃莫特所说的话使莱德纳太太显得相当残忍。但一个巴掌拍不响,另一方面的事情也得说说。

莱特尔先生的态度中确实有特别让人生气的地方。每当她对他说话的时候,他就像受了惊吓一样跳起来;要不就是做一些很愚蠢的事情,比如明明知道她从来不吃果酱,却一次次地递给她。连我有时候都忍不住想要数落数落他。

男人们并不理解,有时候他们的言谈举止确实可以惹女人生气,逼女人们不得不恶语相向。

我想有机会我得向波洛先生提提这一点。

现在我们回到了营地,埃莫特先生请波洛去他的房间洗把脸。而我则匆忙穿过院子回到我的房间。

我再走出房间的时候,他们正好也出来,我们一起朝餐厅走去。这时,我们看到拉维尼神父站在他的房门口,招呼波洛进去。

埃莫特先生继续走过来,和我一起进了餐厅。约翰逊小姐和莫卡多太太已经到了,没过一会儿,莫卡多先生、莱特尔先生和比尔·科尔曼也来了。

我们刚刚坐好,莫卡多吩咐阿拉伯男仆去告诉拉维尼神父午餐已经准备好了。就在这时,我们都听到了一声微弱、沉闷的叫声,令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我猜大家的精神应该都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因为我们全都跳了起来。约翰逊小姐脸色煞白地说道:“什么声音?出什么事儿了?”

莫卡多太太瞪着她说:“亲爱的,你怎么啦?那应该就是外面田地里传来的声音啊。”

话音未落,波洛和拉维尼神父走进来了。

“我们以为有谁受伤了。”约翰逊小姐说。

“万分抱歉,小姐,”波洛叫道,“都是我的错。拉维尼神父给我讲解了一些碑文,我想看得清楚一些,就拿了一块去窗户边,结果呢,好嘛,我没注意脚底下,蹬到了脚指头,当时疼得太厉害了,我就叫了一声。”

“我们还以为又发生了一起谋杀案呢。”莫卡多太太边笑边说。

“玛丽!”她丈夫叫道。

他的语气中充满责备,她咬着嘴唇,脸涨得通红。

约翰逊小姐连忙把话题转到挖掘工作以及当天上午的有趣发现上。结果整个午饭时间,谈话都被严格限制在了考古学范畴里。

我想我们都觉得那才是最安全的话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