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八章 旅程终点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波洛环顾四周。每一双眼睛现在都盯着他。本来大家已经松了一口气,紧张的心情也缓和了不少,但突然之间这种紧张的气氛又回来了。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了……重要的事情……

波洛用他平静而从容的声音继续说道:“匿名信、屋顶、‘窗户’……没错,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解释清楚了,而且丝丝入扣。

“我刚刚说过,有三个人在案发的时候有不在场证明。我已经说明了其中的两个并不可信。现在我看出了我自己的一个巨大的、令人瞠目的错误。第三个不在场证明同样一文不值。莱德纳博士不仅有可能实施谋杀,而且我确信真正的杀人凶手就是他。”

屋子里一时间鸦雀无声,那是一种困惑不解、茫然不知所措的寂静。莱德纳博士什么也没说,他看上去似乎仍然迷失在他自己那个遥远的世界里。还是大卫·埃莫特先不自在地动了一下并开口。

“波洛先生,我不明白你的话在暗示什么。我告诉你了,莱德纳博士至少在差一刻钟三点之前就从未离开过屋顶。这绝对是事实。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有说谎。而且他也绝对不可能在我没看见的情况下从屋顶上下来。”

波洛点点头。

“啊,我相信你。莱德纳博士并没有离开过屋顶,那是不争的事实。但我看出来的,同时也是约翰逊小姐看出来的,是莱德纳博士可以在不离开屋顶的情况下杀死他的妻子。”

我们全都目瞪口呆。

“窗户,”波洛大声说道,“她的窗户!那就是我意识到的东西,和约翰逊小姐意识到的一模一样。她的窗户就在那正下方,在远离院子的那边。而莱德纳博士一个人待在上面,没有人能看到他做了什么。那些沉重的石磨全都放在上面,伸手可及。如此简单,非常非常简单,只要假定一件事,那就是凶手在其他任何人看到之前有机会挪动尸体……啊,不可思议的简单,简直太漂亮了!

“听好,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莱德纳博士在屋顶上侍弄他的陶器。他把你叫上去,埃莫特先生,然后当他拉着你说话的时候,他注意到,跟往常一样,那个小男孩儿趁你不在就放下了手上的活儿,溜到院子外面去了。于是他留了你十分钟,接着放你下去。就在你刚下去叫那个男孩儿的时候,他便开始执行他的计划了。

“他从衣袋里拿出那个涂了黏土的面具——上次他就用这个面具吓唬过他的妻子,这次他又用绳子把它从护墙的边上吊下去,一直到它能够轻轻碰到妻子的窗户。

“要记住,就是那扇朝向田间,和院子方向相反的窗户。

“莱德纳太太那时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既平静又快乐。而突然之间,那个面具开始敲打窗户,这引起了她的注意。但当时可不是黄昏时分,而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所以一点儿都不可怕。她认出了那个面具,进而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儿,根本就是一出蹩脚的恶作剧!她不再害怕,转而觉得愤愤不平。于是她采取了任何其他女人遇到这种情况都会采取的行动——跳下床,打开窗户,把头从护栏之间探出去,扭脸向上。她想看看到底是谁在拿她寻开心。

“莱德纳博士正等在那里。他手里拿着一个沉重的手磨,做好了一切准备。时机一出现,他就把它扔了下去……

“莱德纳太太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微弱的呼喊(这被约翰逊小姐听到了),就倒在了窗户下方的地毯上。

“手磨上有个洞,莱德纳博士事先就在洞里穿好了绳子。他现在只需要拉住绳子把手磨拽上来就可以了。然后他把手磨沾了血的那面冲下,和屋顶上其他东西一起整整齐齐地摆好。

“接着他继续工作了一个小时或者更久,直到他认为可以采取下一步行动。他从楼梯上走下来,和埃莫特先生以及莱瑟兰护士说了话,穿过院子,进了妻子的房间。下面是他自己描述的他在那个房间里的举动:

“‘我看到妻子的尸体在床边蜷成一团。有那么一小会儿我感觉就像瘫痪了一样不能动弹。然后我终于能走过去,在她身边跪下来,把她的头抬起来。我看出来她已经死了……最后我站起身,感觉像是喝醉了一样头晕目眩。我想方设法走到门边,叫人进来。’

“对于一个因为悲痛而失魂落魄的男人来说,这是一份完全可能属实的行动报告。但现在听我来说说我所相信的事实真相吧。莱德纳博士进了房间,迅速来到窗前,戴上一副手套,把窗户关上并闩好,接着抬起他太太的尸体,把它搬到了床和门之间的位置上。然后他又注意到窗户那边的地毯上有一小块血迹。他不可能用另一块地毯来替换,因为大小不一样,但是他可以退而求其次。他把沾了血迹的地毯放在了脸盆架的前面,而把脸盆架旁边的地毯放在了窗户下面。即使血迹被发现了,也会和脸盆架而不是窗户联系在一起,这一点太关键了。绝不能让人联想到窗户和这件命案有关。接下来他来到门边,扮演了那个悲痛欲绝的丈夫的角色。我想,这对他来说并不困难,因为他是真的深爱着他的妻子。”

“我的老兄,”莱利医生迫不及待地叫道,“如果他爱她,那为什么还要杀死她?动机何在?莱德纳,你就不能说句话吗?告诉这个人他已经疯了。”

莱德纳博士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波洛说:“我不是从始至终都在告诉你们这是一桩情杀案吗?为什么她的前夫,弗雷德里克·博斯纳威胁说要杀了她?因为他爱她……而你看,到了最后,他夸口的事情兑现了……

“而事实正是如此,当我一想清楚凶手就是莱德纳博士,所有的事情便豁然开朗了……

“于是第二次,我要重启我的旅程,从最初莱德纳太太的第一段婚姻,到她接到恐吓信,再到她的第二段婚姻。那些信的阻挠曾经使她不能嫁给任何其他的男人,却唯独没有阻止她和莱德纳博士结婚。多简单的事情啊,假如莱德纳博士就是弗雷德里克·博斯纳的话。

“所以这一次就让我们站在年轻的弗雷德里克·博斯纳的角度开始吧。

“首先,他深爱着他的妻子路易丝,那种不可抗拒、压倒一切的爱也只有像她那样的女人才可能唤起。可她出卖了他,他被判了死刑,又逃走了。后来他遭遇了一起火车事故,这次事故也使他得以摇身一变,成了埃里克·莱德纳,而真正的埃里克·莱德纳,一个年轻的瑞典考古学家,已经在事故中不幸遇难。由于尸体被严重毁容无从辨认,于是很容易地就被当作弗雷德里克·博斯纳下葬了。

🐷 鲲`弩`小`说w w w . ku n Nu . c o m .

“这个全新的埃里克·莱德纳,对那个心甘情愿把他送上刑场的女人会采取什么态度呢?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依然爱着她。他开始着手逐步建立他的新生活。这份职业很适合他,加上他原本就是个能力很强的人,所以他在这个领域里大获成功。但他对那份一生的挚爱却从未忘怀。他时刻关注着妻子的一举一动。有一件事他已经冷酷无情地暗下了决心(还记得莱德纳太太是怎么亲口对莱瑟兰护士描述他的吗?温和宽厚,彬彬有礼但又冷酷无情),那就是她绝不能够属于任何其他的男人。只要他觉得有必要的时候,就会寄一封信过去。他有意模仿了一些她笔迹中的特点,以防她拿着这些信去向警察报案。女人们自己给自己写这种耸人听闻的匿名信的情况并不少见,因此即使她报了警,警察见到笔迹中的相似之处也肯定会得出同样的结论。同时这也让她搞不清他到底是不是还活着。

“最终,多年之后,当他判断时机已经成熟,就重新走进了她的生活。一切顺利,他妻子做梦也想不到他的真实身份。他现在是个知名人士。当年那个英俊挺拔的年轻小伙子如今变成了一个蓄着胡子、弓背垂肩的中年男人。我们可以看到历史在重演。就像以前一样,弗雷德里克依然能够控制支配路易丝,于是第二次她又同意嫁给他了,而这一次也没有恐吓信来阻止他们结婚了。

“但是后来又寄来了一封信。到底为什么?

“我认为莱德纳博士是想要确保万无一失。婚姻生活的亲密关系可能会唤醒一段尘封的记忆,而他希望能够彻底地给妻子留下一种印象,那就是埃里克·莱德纳和弗雷德里克·博斯纳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因此需要他去替后者写一封恐吓信。然后紧跟着就是那次有些愚蠢的煤气中毒事件,当然,这也是莱德纳博士出于同样的目的一手安排的。

“在这之后他满意了。不需要再有更多的信了,他们也终于可以安顿下来,一起过他们幸福的婚后生活了。

“然后,差不多过了两年以后,恐吓信又出现了。

“为什么?好吧,我想我知道其中的原因。因为恐吓信中的威胁一直都是名副其实的威胁。(这也是莱德纳太太一直都发自内心地害怕的原因。她了解弗雷德里克那种彬彬有礼但又冷酷无情的本性。)一旦她属于了除他之外的其他男人,他就会杀了她。而她现在已经迷恋上了理查德·凯里。

“同样,在发现这件事之后,莱德纳博士也开始冷静残忍地策划这起谋杀了。

“现在你们明白莱瑟兰护士在这中间扮演的重要角色了吗?莱德纳博士一定要确保由她来照顾他妻子,这种奇怪行为(这件事从一开始就让我困惑不解)现在也可以解释清楚了。找到一个可靠并且具备专业知识的证人,能够不容置疑地证实莱德纳太太的尸体在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去超过一个小时,这是至关重要的。那样一来,所有人就都可以发誓证明在她被杀害的时候,她丈夫是待在屋顶上的。因为也许有人会怀疑他在进入房间以后杀死妻子,然后装作发现了尸体。但如果有了受过医院培训的护士明确地断言她已经死了一个小时,那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另一件可以解释清楚的事情,就是今年以来弥漫在考古队中的那种奇怪的紧张不安的气氛。从一开始,我就不觉得这仅仅是因为受了莱德纳太太的影响。多年以来,这个考古队一直都以队员之间亲密无间而闻名,依我看来,一个团队的心理状态通常直接受到领导者的影响。莱德纳博士本人虽然寡言少语,却有着强大的人格魅力。也正是因为他的机敏,他的明断,以及他的平易近人,才使得考古队的气氛能够始终保持融洽。

“因此,如果说气氛发生了改变,这改变也必然是由领导者造成的,也就是说,是莱德纳博士造成的。不是莱德纳太太,而是莱德纳博士应该为这种紧张不安的氛围负责。也难怪队员们都感觉到了这种变化,却不明就里。这个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两样,依然亲切和蔼的莱德纳博士,只是在扮演着自己的角色而已。而那个真正的他已经在一门心思地痴迷于他的杀人计划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再看看第二起命案——约翰逊小姐的死。她在办公室整理莱德纳博士的文件时(这是她主动承担的工作,也是因为她当时希望找些事情来做),肯定偶然发现了一封没有完成的匿名信草稿。

“这件事对她来说无疑是既无法理解又令人极其难过的!原来是莱德纳博士一直在蓄意恐吓他太太!她想不明白个中原委,但还是感到无比沮丧。正是在这种心境之下,她忍不住开始哭泣,结果被莱瑟兰护士发现了。

“我觉得那个时候她还没有怀疑莱德纳博士就是凶手,但是我在莱德纳太太和拉维尼神父的房间里分别做的叫喊声的实验,对她也并非全然没有启示。她意识到如果她听见的是莱德纳太太的呼喊,那么后者房间里的窗户一定是打开而不是关上的。当时这一点对她来说看似并不重要,但还是给她留下印象了。

“她的头脑也一直没有停止思考,希望能够查明真相。或许她提及了那些信的事情,这让莱德纳博士心知肚明,他的态度也随之发生了改变。她能够看出他突然开始害怕了。

“但是莱德纳博士不可能杀害他妻子啊!从始至终他都是待在屋顶上的。

“然后有一天傍晚,当她站在屋顶上苦苦思索的时候,忽然灵光一闪,获悉了真相。莱德纳太太就是被人从这个屋顶上杀死的,通过那扇打开了的窗户。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莱瑟兰护士找到了她。

“顷刻之间,她内心的旧情又占了上风,于是她马上就打起了幌子。绝不能让莱瑟兰护士猜出她刚刚发现的这个让人震惊的事实。

“她故意向着相反的方向(也就是院子的方向)看去,恰好此时拉维尼神父正穿过院子,她就借题发挥说了那句话。

“接着她拒绝再多说什么,只说她必须 ‘彻底地想一想’。

“而莱德纳博士一直在焦虑地关注着她。他明白她已经知道了真相。她可不是那种能够把恐惧和悲伤对他有所隐瞒的女人。

“诚然,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把他的事情泄露出去,但他又能够相信她多久呢?

“谋杀是一种习惯。他用一杯盐酸替换了她放在床头的那杯水。别人说不定会以为她是有意服毒自杀,甚至还有可能会认为第一起命案就是她干的,而现在已经悔恨不堪了呢。为了强化后一种想法,他还从屋顶把那个手磨拿下来,放在了她的床下。

“也难怪可怜的约翰逊小姐在临死前的极度痛苦之中还要不顾一切地把她得来不易的信息透露出去。通过‘那扇窗户’,那就是杀死莱德纳太太的方法,不是经过门,而是经过窗户……

“到此为止,所有事情都可以解释了,真相大白了……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完美极了。

“但是,没有证据……一点儿证据也没有……”

***

没有一个人说话。我们还迷失在极度的震惊之中……是的,而且不止是震惊,还有怜悯和同情。

莱德纳博士既没有挪动也没有开口说话。他自始至终就坐在那里,俨然是一位心力交瘁、疲惫不堪的老人。

最后他终于动了动身子,抬起他温和而疲倦的双眼看着波洛。

“是的,”他说,“没有证据。但是那不要紧。你知道我不会否认事实的……我从来不否认事实……我想——其实——我倒觉得挺高兴的……因为我太累了……”

然后他又言简意赅地说道:“我对不起安妮。我做了错事,愚蠢至极,那不是我的本意!可怜的安妮,她也受苦了。没错,那不是我的本意。只是因为害怕……”

他因为痛苦而扭曲的嘴上浮现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波洛先生,你本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考古学家的。你有一种重现往事的天赋。所有的事情就像你说的一样。

“我爱路易丝,我也杀了她……如果你以前认识路易丝你就会明白……哦不,我想不管怎么样,你已经明白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