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六章 塔尼奥斯夫人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有位先生找你,夫人。”

杜伦酒店的书房里,一位女士正坐在书桌前写着什么,她转过头,然后起身,表情略带怀疑地向我们走来。

塔尼奥斯夫人应该已经三十多岁了。她又高又瘦,深色头发,一双突出的眼睛看上去好像“煮熟的醋栗”,满脸担忧的神情。一顶时髦的帽子以很过时的角度戴在头顶。身着一件颜色暗淡的连衣裙。

鲲。弩。小。说。

“我想我不——”她含混不清地说。

波洛鞠了一躬。

“我刚从你表妹——特雷萨·阿伦德尔小姐那儿过来。”

“哦!特雷萨?是吗?”

“或许我们能私下聊几分钟?”

塔尼奥斯夫人一脸茫然地环望四周。波洛示意她去房间另一端那张皮沙发那里。

当我们正往那儿走时,一串尖锐的高喊声传来:

“妈妈,你要去哪儿?”

“我就在那边。宝贝,听话,继续写你的信。”

那声音来自一个七岁左右的女孩儿,瘦瘦的,看上去有些憔悴,听了她母亲的话,便又坐下,很显然是在做一项非常艰苦的工作,她嘴唇微微张开,露出一截舌头,费力地构思着。

房间的另一头很空旷。塔尼奥斯夫人坐下来,我和波洛也就坐了。她望着波洛,表情很困惑。

他开口说道:

“我来找你,是关于你刚去世不久的姨妈,艾米莉·阿伦德尔小姐。”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想,刹那间,我好像看见她那双突出、暗淡的双眼泛起一丝警惕。

“是吗?”

“阿伦德尔小姐,”波洛说,“曾在死前不久更改了遗嘱,新遗嘱中,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威廉米娜·劳森小姐。而我想知道的是,塔尼奥斯夫人,你的表兄妹——查尔斯·阿伦德尔先生和特雷萨·阿伦德尔小姐企图对这份遗嘱提出异议,你是否也参与其中?”

“哦!”塔尼奥斯夫人长呼一口气,“可我认为这根本不可能,不是吗?我是说,我的丈夫曾咨询过一个律师,告诫我们最好不要做这种尝试。”

“夫人,律师都很谨慎。他们的建议通常都是尽可能地避免诉讼——而且无疑,他们通常都是对的。但有些时候,冒险会有回报。我不是一名律师,所以用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件事。阿伦德尔小姐——我是说,特雷萨·阿伦德尔小姐已经准备好抗争了。你呢?”

“我——哦!我真的不知道。”她把手指拧在一起,看上去很紧张,“我想我必须要先和我丈夫商量一下。”

“当然,在做这样的决定时,你肯定得和你的丈夫商量,征得他的同意才行。但你自己对这件事是怎么想的呢?”

“呃,真的,我不知道。”塔尼奥斯夫人看上去已经忧虑到极点,“那都取决于我丈夫了。”

“可是你自己呢,夫人,你自己怎么想的?”

塔尼奥斯眉头深锁,接着缓缓地说:

“我不太喜欢这种想法。这似乎——似乎有些太不近人情了,不是吗?”

“你这么想,夫人?”

“是的——毕竟,如果艾米莉姨妈选择这样做,不给自己的亲人留任何遗产,我想我们也必须接受。”

“这么说,你不觉得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了?”

“哦,不,我觉得。”她的脸颊一下子红了,“我觉得这简直太不公平了!最不公平!而且太出乎意料了。这不像是艾米莉姨妈会做的事,而且对孩子们也非常不公平。”

“你觉得,这非常不像艾米莉·阿伦德尔小姐做事的方式?”

“我认为她这样做简直太不寻常了!”

“有没有可能,她这么做并非出于自愿?会不会是受到了不正当的影响?”

塔尼奥斯夫人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非常不情愿地说:

“可问题是,我看不出有任何人能影响艾米莉姨妈!她是个很有主见的老人。”

波洛赞同地点头。

“是,你说的没错。而且劳森小姐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是性格强势的人。”

“是的,她真的是个很善良的人——甚至有些傻乎乎的——但是非常非常善良。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觉得——”

“觉得什么,夫人?”对方突然止住了话头,波洛便追问道。

塔尼奥斯夫人又一次紧张地掰弄着手指。她回答:

“呃,也就是说,企图推翻遗嘱这种举动非常不好。我敢肯定这不关劳森小姐的事——她绝对干不出这种阴谋诡计——”

“再一次,我很同意你的看法,夫人。”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觉得走法律途径是——呃,是很可耻,很不正当的,而且也很贵,不是吗?”

“是会很贵,没错。”

“而且很有可能毫无用处。所以我必须要和我丈夫商量商量。他头脑比较好,更擅长处理这种事。”

波洛沉默了一两分钟,接着说道:

“你觉得修改遗嘱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塔尼奥斯夫人的脸一下子红了,她嘟囔着:

“我一点儿想法都没有。”

“夫人,刚才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我不是律师。但你一直没有问我的身份。”

她满脸疑问地看着他。

“我是一名侦探。而且,就在艾米莉·阿伦德尔小姐去世前不久,她曾给我写过一封信。”

塔尼奥斯夫人身子向前倾,两只手用力地握在一起。

“一封信?”她打断波洛的话,“是关于我丈夫的吗?”

波洛盯着她一两分钟,接着缓缓地开口:

“很抱歉,我没有权利回答你这个问题。”

“那就肯定是关于我丈夫的。”她的声音略微提高,“她都说了些什么?我向你保证,呃——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波洛,我叫赫尔克里·波洛。”

“我向你保证,波洛先生,如果那封信中有任何说我丈夫不好的话,都是假的!而且我知道是谁怂恿艾米莉姨妈写了那封信!这也就是为什么我宁愿什么都不做,也不愿与查尔斯和特雷萨的那些下作勾当扯上任何关系!艾米莉姨妈一直对我丈夫有偏见,因为他不是英国人,因此她肯定会相信特雷萨对她说的那些谣言。但那些都不是真的,波洛先生,我向你保证!”

“妈妈——我已经写完信了。”

塔尼奥斯夫人立刻转过身,对着女孩宠溺地笑了笑,接下她递过来的信。

“真是太棒了,宝贝,太棒了,真的。还有这只米老鼠,画得真是太好了。”

“妈妈,我接下来干些什么呢?”

“想不想去买一张印着漂亮图画的明信片?给,这是钱。你去找大堂里的那位先生,然后你可以把它寄给塞利姆。”

孩子走开了,我则想起了查尔斯·阿伦德尔说过的话。塔尼奥斯夫人毫无疑问是位非常称职的妻子和母亲。她也——如他所说——有点儿像一只蠼螋。

“你只有这一个孩子吗,夫人?”

“不,还有一个小男孩,这会儿和他父亲出去了。”

“你去利特格林别墅拜访时,他们没陪你一起去吗?”

“哦,有时候去,但你瞧,我姨妈年纪已经很大了,孩子会打扰她。但她对他们真的很好,圣诞节的时候都会给他们寄很棒的礼物。”

“让我想想,你最后一次见到艾米莉·阿伦德尔小姐是什么时候?”

“我记得应该是她死前十天左右。”

“你和你丈夫,还有你的两个表亲一起去的,对吗?”

“哦,不,你说的是再之前一周的周末——复活节。”

“你和你丈夫在复活节之后的那个周末也去了?”

“是的。”

“当时阿伦德尔小姐身体和精神状况都还不错?”

“是的,看上去和往常一样。”

“她并没有卧病在床?”

“她那几天的确躺在床上,因为之前摔了一跤。但我们一去,她就下楼来了。”

“她说过任何有关新遗嘱的事吗?”

“没有,什么都没说。”

“她对你的态度也没什么变化?”

这次,塔尼奥斯夫人停顿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然后说:

“是的。”

那一刻,估计波洛和我都确定了一件事。

塔尼奥斯夫人在说谎!

波洛稍做停顿,接着说道:

“或许我应该向你解释一下,我刚才问你阿伦德尔夫人对你的态度是不是没变。我并不是指你们夫妇。我是问你个人。”

她立刻回答。

“哦!我明白了。艾米莉姨妈对我非常好,给了我一个小小的珍珠钻石胸针,让我给两个孩子各捎了十先令零花钱。”

她似乎变得没那么拘谨了,话一下子多了起来。

“对你丈夫——她的态度也没有什么改变吗?”

刚才那种拘谨一下子又回来了,塔尼奥斯夫人避开波洛的视线,自顾自地回答:

“不,当然没有——为什么要改变?”

“但你刚才说,你表妹特雷萨·阿伦德尔一直在左右你姨妈的看法——”

“她就是这么干了!我可以肯定!”塔尼奥斯夫人急切地向前倾身,“你说的一点儿没错。的确有变化!艾米莉姨妈突然很疏远他,举止也很反常。他给她推荐了一种很特殊的开胃药——甚至不辞辛苦亲自去药店帮她配药。她感谢了他,仅此而已——而且语气相当冰冷,之后我真真切切地看见她把药倒进盥洗池里!”

她语气充满愤怒。

波洛的表现则相反,双眼闪闪发光。

“的确是很奇怪的举动。”他极力克制自己内心的兴奋,说话声音也尽量平静。

“我认为她压根儿不知道感激。”塔尼奥斯的妻子此刻语气无比激动。

“正如你说的,这些年长的女人时常怀疑外国人,”波洛说,“我想在她们的意识里,世界上只有英国医生才是真正的医生。这都是狭隘的偏见造成的。”

“是,我想应该是这样没错。”塔尼奥斯夫人的语气稍稍平缓下来。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回士麦那,夫人?”

“几周之后吧,我丈夫——啊!我丈夫来了,我的小儿子爱德华和他一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