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九章 拜访珀维斯先生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波洛要来账单,付了钱。

“接下来我们干什么?”我问。

“我们去你今天早晨提议的那个地方。去哈彻斯特拜访珀维斯先生。我刚刚在杜伦酒店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件事。”

“你打给了珀维斯先生?”

“不,打给了特雷萨·阿伦德尔,请她帮我写一封介绍信。想要成功地和这位律师打交道,我们首先要得到阿伦德尔家族的引荐。她同意亲自把信送到我公寓,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我们到公寓时,发现介绍信是查尔斯·阿伦德尔送来的。

“真是个不错的地方,波洛先生。”他环顾客厅后评价道。

我的视线瞬间被书桌的一个抽屉吸引住了,抽屉没有关严,被一沓纸卡住了。

用这种方式关抽屉是波洛最不可能干的事!我若有所思地看着查尔斯,我们到达之前他一直都在这里等。毫无疑问,这段时间里,他偷偷翻看了波洛的文件。真是个无耻之徒!我怒火中烧,愤慨极了。

查尔斯倒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给你,”他说着递过介绍信,“都写在这儿了,准确无误——希望你们和老珀维斯打交道时能比我们顺利。”

“我想,他肯定觉得没什么希望吧?”

“他完全不赞成……在他看来,那个姓劳森的女人完全是无辜的。”

“你和你妹妹从没有考虑过向那女人求求情?”

查尔斯咧嘴一笑。

“我考虑过——没错。但好像没什么用。我滔滔不绝地长篇大论了半天也不起作用。努力把自己塑造成一个丢了继承权的可悲败家子——并不是像人们所说的那么一无是处(我努力尝试这么暗示)——根本打动不了那个女人!你知道,她很不喜欢我!不知道为什么。”他笑了笑,“大部分她这样的老女人都很容易搞定。她们都会相信我一直被人误解,没有得到公平的机会!”

“的确是个有用的主意。”

“哦,在这之前一直都很管用。但就像我刚说的,对那个劳森一点儿用也没有。要我说,她一定是个对男性反感的人,战前肯定常常把自己用铁链子绑在栏杆上,大摇女权主义旗帜。”

“啊,这样啊,”波洛一边摇头一边说,“如果简单点儿的办法不奏效的话——”

“我们必须采取一些法律外的手法。”查尔斯欢快地说。

“啊哈,”波洛说,“现在,既然说到法律以外,年轻人,你是不是曾经威胁过你姑姑——说你会让她‘翘辫子’或者类似的话?”

🤡 鲲`弩-小`说

查尔斯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脚向前伸开,难以置信地看着波洛。

“谁告诉你的?”他说。

“那不重要,到底是不是真的?”

“呃,有些部分是事实,没错。”

“来吧,让我听听完整的经过——注意,要真实的经过。”

“哦,告诉你就是了,先生。没什么特别夸张的,我一直想尝试和阿伦德尔姑姑沟通一下——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明白。”

“呃,事情并没有按原先计划的发展。艾米莉姑姑暗示说,任何企图骗走她钱的举动都是徒劳的!呃,听她这话我一下子没了耐心,但我还是清楚明白地告诉她了。‘听着,艾米莉姑姑,’我对她说,‘你惹上了一些麻烦事,要不了多久就会翘辫子!’她相当轻蔑地问我是什么意思。‘就是这个意思,’我说,‘你的亲戚朋友们全都张着嘴围在你身边,一个个穷得像教堂里的老鼠一样——无论教堂里的老鼠有多穷——都希望你能施舍些钱。可你呢?死守着钱,一点儿也不松手。那些被谋杀的人通常都像你这样。记住我说的,如果哪天你翘辫子了,全是你自己的错。’

“然后她透过眼镜的边缘斜眼盯着我,那眼神真讨人厌。‘哦,’她的语气特别冰冷,‘你这么想的,是吗?’‘没错,’我回答,‘稍微松松手吧,这就是我给你的建议。’‘太感谢了,查尔斯,’她说,‘感谢你善意的建议。但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那你自便吧,艾米莉姑姑。’我说。我一个劲儿地咧着嘴笑——我想她应该是看不太清楚,所以表情很严肃。‘到时候别说我没提醒你。’‘我会记住的。’她说。”

他停了一下,说:

“这就是全部的情况。”

“所以,”波洛说,“你就拿走了在抽屉里发现的几英镑。”

查尔斯盯着他,突然狂笑起来。

“我向你致敬,”他说,“你真不愧是个名侦探!你是怎么知道的?”

“所以都是真的,是吗?”

“哦,千真万确!我当时手头实在太紧了,必须得想方设法弄点儿钱,在抽屉里发现了点儿钞票,就自己动手拿了几张。我很节制——压根儿没想到,少了这么点儿钱会被发现。就算发现了,他们没准儿也会怀疑是下人干的。”

波洛冷冷地说:

“他们如果真这么想,对下人们来说,问题可就严重了。”

查尔斯耸了耸肩。

“人不为己。”他嘟囔道。

“天诛地灭,”波洛补充道,“这是你的座右铭,是吗?”

查尔斯好奇地看着他。

“我确定老太太肯定不会发现——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还有关于‘翘辫子’的谈话内容?”

“劳森小姐告诉我的。”

“那只狡猾的老母猫!”在我看来,他似乎有些不安,“她压根儿不喜欢我,也不喜欢特雷萨,”他随即又说,“你认为——她还有没有别的伎俩?”

“她能有什么伎俩?”

他顿了顿,“哦,不知道。她在我看来,就是个邪恶下作的老魔鬼。”随即又补充一句,“她恨透了特雷萨……”

“阿伦德尔先生,你是否知道,你姑姑去世前的那个周日,塔尼奥斯医生曾去拜访过她?”

“什么——我们在那儿的那个周日?”

“是的。你没看见他?”

“没有。下午我们俩出去散了一会儿步。估计他是那个时候来的。真奇怪,艾米莉姑姑只字未提他来的事情。谁告诉你的?”

“劳森小姐。”

“又是劳森?她简直是个情报矿。”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道:

“你知道,塔尼奥斯是个很不错的人。我喜欢他,总是那么愉快,满脸笑容。”

“他的确很有魅力,没错。”波洛说。

“我要是他,早在几年前就会把那个阴郁的贝拉杀了!你看她像不像那种人,好像命中注定就是个受害者?你知道,要是哪天她的尸体在马盖特或其他什么地方的水箱里被人发现,我一点儿都不会惊讶!”

“像她丈夫那么正直的医生,应该干不出你说的这种事吧。”波洛语气有些严厉。

“应该干不出来,”查尔斯想了一会儿,说,“我觉得塔尼奥斯连只苍蝇都不会伤害。他实在太善良了。”

“那你呢?如果有利可图的话,你会去杀人吗?”

查尔斯大笑起来——笑声真诚、响亮。

“是想敲诈吗,波洛先生?没有,我向你保证,我从没有往阿伦德尔姑姑的汤里放过——”他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放过番木鳖碱。”

他随便摆了摆手就离开了。

“你是想恐吓他吗,波洛?”我问,“如果是,我不认为你成功了。他压根儿没流露出一丁点儿犯过罪的样子。”

“没有吗?”

“没有。他看上去很镇定。”

“他刚才说话时的那个停顿很有意思。”波洛说。

“停顿?”

“对,在他说出番木鳖碱这个词之前。好像他原本打算说的是另一个词,想了一下才改口。”

我耸了耸肩。

“他没准儿在想一种更高效、听起来更厉害的毒药。”

“有可能,有可能。我们还是先出发吧。我想,我们今晚可能要住在贝辛市场的乔治饭店了。”

十分钟后,我们驱车疾驰,穿过伦敦,再一次驶向乡下。

四点左右我们到达哈彻斯特,直接前往珀维斯先生的办公室,也就是珀维斯·查尔斯沃思律师事务所。

珀维斯先生身材高大结实,一头白发,面色红润,看上去有点儿乡村绅士的派头。他举止客气,但也很沉默。

他看了看介绍信,又隔着桌子上下打量我们。那眼神很精明,像是在搜寻什么。

“我当然听过你的名字,波洛先生。”他彬彬有礼地说,“阿伦德尔小姐和她哥哥请你协助处理这件事,但我真想不出,你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我们姑且说,珀维斯先生,他们请我更详尽地调查一切相关情况,怎么样?”

律师语气相当冷淡:

“我已经从法律角度告诉过阿伦德尔小姐和她哥哥我的看法了。情况再清楚不过,容不得任何歪曲与诬告。”

“太对了,太对了,”波洛紧接着说,“但我肯定,你应该不介意把情况再重复一遍,好让我有个更清晰的视角。”

律师点点头。

“愿意为你效劳。”

波洛开始问:

“阿伦德尔小姐曾在四月十七号给你写过一封信,是这样吧?”

珀维斯翻阅了一下桌上的文件。

“是的,没错。”

“能告诉我她在信中都说了些什么吗?”

“她请我起草一份遗嘱。遗产的一小部分留给两个仆人和三到四个慈善机构。剩下的全部留给威廉米娜·劳森小姐。”

“请原谅我这么问,珀维斯先生,你难道不惊讶吗?”

“我得承认——是的,我很惊讶。”

“阿伦德尔小姐之前已经立过一份遗嘱了,是吗?”

“是的,五年前立的。”

“那份遗嘱中规定,除了一小部分遗产,其余全部留给她的甥侄们,对吗?”

“大部分财产被平分成三份,留给她哥哥托马斯的两个孩子和她妹妹阿拉贝拉·比格斯的女儿。”

“那份遗嘱去哪儿了?”

“我按照阿伦德尔小姐的要求,四月二十一号那天带去利特格林别墅给她了。”

“珀维斯先生,如果你能详细地告诉我当时发生的一切,我将不胜感激。”

律师停顿了一两分钟,接着开口,用词非常精确:

“我下午三点到达利特格林别墅,带着一个我的文员。阿伦德尔小姐在客厅接待了我。”

“在你看来,她看上去如何?”

“看起来似乎身体不错,尽管她走动的时候需要拄拐杖。这我倒能理解,她之前摔了一跤。我得说,她的健康状况总的来看还不错,不过举止稍稍有些焦虑,也有些过度兴奋。”

“劳森小姐和她在一起吗?”

“我到达的时候在一起,但她马上就离开了。”

“然后呢?”

“阿伦德尔小姐问我是否按她说的那样做了,并问我是否带来了新遗嘱,好让她签字。”

“我回答已经都照做了。我——呃——”他犹豫了一会儿,接着有些拘谨地说,“我还是都说了吧,可以说我尽了自己的本分,极力劝说阿伦德尔小姐不要这么做。我向她指出,这份新遗嘱对于她的亲人们非常不公平,毕竟,他们可是她的血肉之亲。”

“那她的回答是?”

“她问我,钱是不是她自己的,是不是她想怎么处理就能怎么处理。我当然回答是。‘那很好。’她说。我提醒她,她和劳森小姐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并警告她,一旦这么做了,遗嘱就会产生法律效应。她回答我:‘亲爱的朋友,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你刚才说,她当时显得很激动。”

“肯定是这样,但你应该理解,波洛先生,她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完全有能力处理自己的事情。尽管我非常同情阿伦德尔小姐的家人,但我必须履行义务,在法庭上全力维护那份遗嘱。”

“完全理解,请你继续说吧。”

“阿伦德尔小姐通读了一遍之前的那份遗嘱,然后伸手要拿我起草的那份新的。我本打算先给她看草稿,但她之前一再强调,要拿我准备好正式的遗嘱带过去让她签字。里面的条款很简单。她通读一遍后,点了点头说她即刻就签。我觉得自己有义务最后一次劝说她,她耐心地听我说完,说她心意已决。我把文员和园丁叫进来,作为遗嘱签署的见证人。根据法律规定,当然,仆人们都无法承担这个角色,因为他们都是遗嘱的受益人。”

“之后呢?她有没有把遗嘱交予你保存?”

“没有,她放进书桌的抽屉里,然后锁了起来。”

“原先那份遗嘱呢?被她销毁了?”

“没有,和新的那份一起锁起来了。”

“她死后,遗嘱是在哪儿找到的?”

“在同一个抽屉里。作为遗嘱执行人,我有她的钥匙,并仔细查看了她的文件和生意上的资料。”

“两份遗嘱都在抽屉里?”

“是的,原封不动在原位。”

“你询问过她,这种令人吃惊的行为的动机吗?”

“我问了,但并没有得到真正的答案。她只是再次向我保证:‘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尽管如此,这个做法还是让你很惊讶,对吗?”

“很惊讶,在我看来,阿伦德尔小姐一直是个家庭观念非常强的人。”

波洛沉默了一会儿,接着问道:

“就这个问题,我猜测,你应该没有和劳森小姐交流过吧?”

“当然没有,这样的举动是非常不合时宜的。”

仅仅这种说法就让珀维斯先生相当反感。

“阿伦德尔小姐有没有提过任何事情,暗示劳森小姐本人知道这个新遗嘱对她十分有利?”

“恰恰相反。我问她劳森小姐是否知道她的这个决定,阿伦德尔小姐高声说,劳森压根儿什么都不知道。”

“我想,不让劳森小姐知道是非常明智的,我尽力向阿伦德尔小姐暗示,她似乎也很同意。”

“你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珀维斯先生?”

珀维斯表情庄重地看了波洛一眼。

“在我看来,这种事情还是尽可能少谈论为好。而且很有可能会导致将来的失望。”

“啊,”波洛深吸一口气,“我揣测,你是不是认为,阿伦德尔小姐不久之后又会改变主意?”

律师点了点头。

“的确是这样。我推测,阿伦德尔小姐肯定是和家人产生了激烈的争执,我想,等她冷静下来,应该会后悔自己如此鲁莽的决定。”

“如果真如你推测的那样,她会怎么做呢?”

“她应该会指示我起草一份新遗嘱。”

“她大可以简单地销毁新立的那份遗嘱,这样,原先的那份不就恢复法律效力了吗?”

“这样做存在争议,你要知道,所有先前的遗嘱,都是被立遗嘱人废止了的。”

“但阿伦德尔小姐应该没有足够的法律知识意识到这一点吧,她大概以为,只要销毁新立的那份遗嘱,旧的遗嘱就恢复生效了吧。”

“这很有可能。”

“事实上,如果没有遗嘱,她死后所有财产应该是由家人继承,对吗?”

“是的,一半属于塔尼奥斯夫人,另一半由查尔斯和特雷萨平分。但实际情况是,她没有改变主意!直到她死,都没有改变。”

“但这一点,”波洛说,“正是我有疑问的地方。”

律师很不解,疑惑地看着他。

“假设,”他说,“阿伦德尔小姐在临终前希望销毁那份新遗嘱。或者假设,她以为自己已经销毁了——可事实上,她只销毁了第一份遗嘱。”

珀维斯先生摇了摇头。

“这不可能,两份遗嘱都完好无缺。”

“那假设,她销毁的那份遗嘱是伪造的——而她认为自己销毁的是原件,你应该记得,她当时病了,很容易就会被蒙骗过去。”

“你必须能拿出证据来。”律师声音非常尖锐。

“哦!毫无疑问——毫无疑问……”

“有没有——请允许我问一句——有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

波洛略微有些惊讶。

“目前我无法向你说明——”

“当然,当然。”珀维斯先生表示同意的方法和波洛很像。

“但我可以告诉你,你一定要严守秘密,这中间确实有些异常!”

“真的?不会吧?”

珀维斯先生非常期待地搓着手。

“根据我想从你这儿知道的和已经得知的,”波洛继续说,“你认为,阿伦德尔小姐迟早会改变主意,宽恕自己的家人。”

“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观点。”律师强调。

“亲爱的先生,我非常理解。我想,你不会为劳森小姐辩护吧?”

“我劝她找一位与此事完全无关的辩护律师。”珀维斯先生说。

他的语气很决绝。

波洛和他握手告别,感谢他的好意以及他提供给我们的信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