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一章 药剂师;护士;医生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哦,当然没有,她态度很不好!神经兮兮的,你知道,她那样只会激怒病人。”

“这么说,所有的护理工作都是你独自完成的?实在太了不起了。”

“还有那个女仆——名字叫什么来着——艾伦,她给我帮过忙。艾伦人很不错,她熟悉病情,而且很擅长照顾老太太,我们相处得很好。事实上,格兰杰医生那个星期五本打算派一个夜班护士去的,但阿伦德尔小姐在她到达之前就去世了。”

“劳森小姐是不是也曾帮忙准备过病人的食物?”

“没有,她什么都没做。而且压根儿没什么好准备的。我好言好语地服侍老太太喝白兰地——还有白兰氏鸡精和糖浆等等。劳森小姐只会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大呼小叫,妨碍别人干活儿。”

护士的语气充满鄙夷。

“我能看出来,”波洛微笑着说,“你觉得劳森小姐用处不大。”

“在我看来,贴身女仆一般都是些废物。要知道,她们没有受过任何正规训练。都是些业余人士。而且这些女人肯定在其他方面一事无成,不得已才做这个的。”

💦 鲲 | 弩 | 小 | 说 | w w w |k u n n u | co M|

“在你看来,劳森小姐很喜欢阿伦德尔小姐吗?”

“看起来似乎是这样。老太太去世时,她看上去非常悲痛,完全不能接受,在我看来,表现得简直比自己亲戚死了还夸张。”卡拉瑟斯护士说完,轻哼了一声。

“那么,或许,”波洛一副颇有远见卓识的模样,点了点头,说,“阿伦德尔小姐决定把钱留给她的时候,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她是个非常精明的老太太,”护士说,“我敢说,她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

“她提过那只狗吗,鲍勃?”

“你这么说我倒真想起来了,的确很奇怪!她神志不清的那段时间一直对它念念不忘。不停絮叨它的球和她之前摔过一跤什么的。是只好狗,鲍勃——我很喜欢狗。可怜的小家伙,自己的女主人死了,它一定很伤心。它们很神奇,不是吗?那么通人性。”

在谈论过狗通人性这一话题后,我们告辞了。

“这人肯定没有嫌疑。”我们离开的时候波洛说道。

他的语气透露出一丝失望。

在乔治饭店,我们吃了一顿糟糕的晚餐——波洛喋喋不休地抱怨,他对汤尤其不满意。

“做好一道汤那么简单,黑斯廷斯。只要生好火、架好锅——”

我好不容易才把话题从烹饪技巧方面岔开。

晚餐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我们当时正坐在休息室里,因为餐厅里还有人用餐,不方便交谈——那位客人看上去似乎是个出公差的商人——但他晚餐过后就离开了。我懒散地翻阅着一本过期的《养畜者》杂志,突然听到有人叫波洛的名字。

声音似乎是从外面传来的。

“他在哪儿?这里面?好的——我能找到他。”

门被粗暴地推开了,是格兰杰医生。他激动得满脸通红,眉毛直立。关上门后,他径直大步走向我们。

“哦,你躲在这儿啊!说吧,赫尔克里·波洛先生,你跑到我那里说了一堆骗人的鬼话,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你耍了那么多只球,这应该是其中一只吧?”我不怀好意地小声说。

波洛拿出最圆滑的腔调,说:

“亲爱的医生,你必须要容我解释——”

“容你解释?容你?该死的!我要求你解释!你是个侦探,这就是你的真面目!一个爱管闲事,四处打探情报的侦探!到我这儿来,说什么要给阿伦德尔将军写传记!全是骗人的!我真是够蠢的,竟然被你这种拙劣的谎话欺骗!”

“是谁告诉了你我的身份?”波洛问。

“谁告诉我的?皮博迪小姐。她早就看穿你那些把戏了!”

“皮博迪小姐——是啊。”波洛似乎正思考着什么,“我还以为——”

格兰杰医生气愤地打断他。

“赶快,先生,我正等着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当然,我的解释再简单不过了,蓄意谋杀。”

“什么?你说什么?”

波洛平静地说:

“阿伦德尔小姐之前摔了一跤,没错吧?就在她死前不久,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没错,那又怎么了?她踩在那只该死的狗的皮球上滑倒了。”

波洛摇了摇头。

“不,医生。她没有。她是被系在楼梯顶端的一根线绊倒的。”

格兰杰医生瞪大了眼睛。

“那她为什么没告诉我?”他追问,“从来没和我说过这种事。”

“这似乎可以理解——设想,如果系那根绳子的是她的家人的话!”

“嗯——我明白了。”格兰杰医生冷冷地扫了波洛一眼,然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那么,”他说,“你是怎么牵扯进来的?”

“阿伦德尔小姐曾给我写过一封信,其中强调了这件极为私密的事。很不幸,信耽搁了很久才被寄出。”

接着波洛向格兰杰医生讲述了事情的详细情况,内容当然已经被他精心编选过了,并向他解释了自己在壁脚板发现钉子的经过。

医生听的时候表情十分严肃,怒气已经全消了,“你应该能理解,我的处境的确很难办,”波洛最后解释道,“你瞧,我受雇于一个已经死去的人。虽然情况如此,我仍有绝对的义务完成委托。”

格兰杰医生眉头深锁,陷入沉思。

“究竟是谁系了那根线,你一点儿头绪都没有?”他问道。

“我没有确切的证据,但我并不是没有头绪。”

“的确是件棘手的事。”格兰杰医生面色凝重。

“是的,现在你应该能理解了吧?起初着手调查的时候,我并不确定凶手会不会再次动手。”

“嗯?这话什么意思?”

“虽然目前整个事件看起来,阿伦德尔小姐是自然死亡,但谁又能肯定呢?曾经有人企图要了她的命,我怎么能够肯定没有第二次?成功的一次!”

格兰杰医生点了点头。

“我这么问请你不要生气,格兰杰医生——你确定阿伦德尔小姐的死没有什么异常,是自然死亡吗?我今天无意中发现一些证据——”

他详细地讲述了自己与安格斯的对话,查尔斯对除草剂异常浓厚的兴趣,以及园丁惊讶地发现除草剂的瓶子已经空了这一系列事件。

格兰杰医生全神贯注地听着,当波洛说完时,他语气镇定,平静地说:

“我明白你的意思。砒霜中毒常被误诊为急性肠胃炎,并使医生签发相应的诊断证明——尤其在没有什么可疑情况的时候。一般来说,砒霜中毒的诊断非常有难度——表现出来的症状各种各样。可能是急性的、亚急性的、神经性的或慢性的,也有可能完全没有任何显性症状,中毒者有可能突然倒地不起,然后迅速死亡,也有可能出现晕厥和麻痹。症状种类很多,差异很大。”

波洛说:

“这样啊,那综合这一切考量,你怎么看?”

格兰杰医生沉默了一两分钟后,缓缓地开口:

“综合这一切考量,不带任何偏见,我仍认为,阿伦德尔小姐当时的症状并不符合砒霜中毒。我很确定,她的死因是黄疸性肝萎缩。正如你所知,我照顾阿伦德尔小姐很多年了,这病她之前就得过。这是我深思熟虑后的看法,波洛先生。”至此,这个话题只能暂时放一放了。

不知为什么,波洛把刚才从药房里买的肝药胶囊拿出来的时候,似乎带着些许歉意,比起刚才连番轰炸的提问,现在的气氛变得截然不同。

“阿伦德尔小姐生前服用这种胶囊,没错吧?”他说,“我想,应该不可能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吧?”

“这东西?一点儿害处也没有。成分里有芦荟、足叶草脂——都是些温和无害的东西,”格兰杰医生说,“她喜欢尝试这些东西,我并不介意。”

说完后他站起来。

“你本人也给她开了些药,对吗?”波洛问。

“是的——一种温和的肝病药,饭后服用。”他的眼睛闪着光,“她就算一次吃一盒也不会有事。我开的药不会让我的病人药物中毒,波洛先生。”

说完这句话,他微笑着和我们俩握手,然后离开了。

波洛把他从药房买来的药拆开,每个透明胶囊里装着四分之三的深棕色粉末。

“看上去像我之前吃过的一种晕船药。”我说。

波洛打开一个胶囊,细细检查了里面的粉末,用舌尖小心地舔了一点儿,然后做了个怪相。

“好了,”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打了个哈欠,说,“无论是勒夫巴罗医生的特效药还是格兰杰医生开的那些小药片,看样子都没什么问题!格兰杰医生也明确否定了你砒霜中毒的理论。这下子你该信服了吧,固执的波洛先生?”

“我的脑袋顽固得像花岗岩一样——你应该会这么形容吧,我猜?没错,我的脑袋就是像花岗岩一样顽固。”我的朋友若有所思地回答。

“也就是说,尽管药剂师、护士和医生都不同意你的看法,你仍相信阿伦德尔小姐是被谋杀的?”

波洛平静地说:

“我是这么认为的。不——不是认为,黑斯廷斯,我确信。”

“看来只剩一种方法来证明了。”我慢慢地说,“掘墓验尸。”

波洛点了点头。

“这就是咱下一步的计划吗?”

“我的朋友,现在起我们得谨慎行事。”

“为什么?”

“因为,”他压低声音,“我担心会造成第二起悲剧。”

“你是说——”

“我担心,黑斯廷斯,我很担心。就说到这儿打住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