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七章 进一步调查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把贝罗迪案子完整地讲了一遍。当然,我不可能回忆起全部细节,不过,我对此案的叙述还是比较准确的。在当时,这个案子引起了广泛的注意,英国的报纸也详细报道了此事,所以我不费力气就能记住主要细节。

此时的我激动不已,整件事情似乎已经清楚了。我承认自己很容易冲动,波洛就为我轻易下结论的习惯感到痛惜,但这一次我有自己的理由。这个发现证实了波洛的观点,而他使用的非同寻常的方法让我大为赞叹。

“波洛,”我说,“祝贺你,现在我全都明白了。”

波洛以一贯的精确动作点燃了他的小香烟,抬起头看着我。

“既然你都明白了,我的朋友,那你究竟明白了什么?”

“呃,多布罗尔夫人,也就是贝罗迪夫人,杀了雷诺先生。两个案子非常相似,可以证明这一点。”

“那么你认为贝罗迪夫人被宣判无罪是错误的了?其实她犯下了杀害丈夫的罪行?”

我睁大了眼睛。

“当然!你不这么想吗?”

波洛走到房间的另一端,心不在焉地摆正了一把椅子,然后若有所思地说:“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的朋友,这里面没有‘当然’这一说。从法律上来讲,贝罗迪夫人是无罪的。”

“那个案子中也许无罪,但不是这个案子。”

波洛坐了下来,看着我,心事更重了。

“那么,黑斯廷斯,你认为多布罗尔夫人杀了雷诺先生?”

鲲。弩。小。说。w ww…k u n N u…co m

“是的。”

“为什么?”

被他忽然这么一问,我愣住了。

“为什么?”

“为什么?”我结结巴巴地说,“为什么?哦,因为——”我说不下去了。

波洛冲我点点头。

“你瞧,你马上就碰到障碍了吧。多布罗尔夫人(为了清楚起见,我姑且这么叫)为什么要杀死雷诺先生?我们找不到半点动机。他死了对她可没什么好处,情妇也好,勒索者也好,她再也捞不到好处了。没有动机就没有谋杀。第一个案子不一样——有个富有的情人正等着做她的丈夫呢。”

“金钱不是谋杀案的唯一动机。”我反驳说。

“没错。”波洛平静地表示同意,“还有两种动机。一种是因爱生恨。第三种则不太常见——凶手的精神不正常。杀人狂和宗教狂就是这一类型,在这里我们可以剔除。”

“那么因爱生恨而杀人呢?你能排除吗?如果多布罗尔夫人是雷诺的情妇,发现他对她的爱变得冷淡了,或者是醋意大发,难道不会由于一时愤怒而杀人吗?”

波洛摇摇头。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注意——多布罗尔夫人是雷诺先生的情妇,他还没来得及厌倦她呢。而且你误解了她的性格,她是个很善于伪装自己情感的人,是个非凡的演员。冷静地观察一下,她的生活跟她的外表截然相反。如果我们从头审视,她的动机和行为都是冷酷无情、深谋远虑的。她杀死丈夫,不是为了跟那个年轻的情人在一起。也许她根本就不爱那个有钱的美国人,但他却是她的目标。如果她犯了罪,一定是为了某种利益。在这个案子里,没有利益可言。而且,怎么解释挖墓穴的事?那可是男人的活儿。”

“也许她有个同伙。”我不愿放弃自己的想法。

“我再说另外一点异议。你说过两个案子很相似,那么哪里相似呢,我的朋友?”

我惊愕地瞪着他。

“啊,波洛,这是你说的啊!戴面具的人,秘密啊,文件啊。”

波洛微微一笑。

“别这么愤慨,我的朋友。我并没有否认,这两个故事的相似之处必然把这两个案子联系在一起。可是,还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值得一想。告诉我们这个故事的不是多布罗尔夫人——如果是,那破案就轻而易举了——而是雷诺夫人。她会是多布罗尔夫人的同伙吗?”

“我不相信,”我缓缓地说道,“如果是这样,她真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演员了。”

“哎呀,”波洛不耐烦地说,“你又在感情用事、不讲逻辑了!如果一个罪犯必须是个完美的演员,当然可以假设她是个优秀的演员,可是有这个必要吗?我不认为雷诺夫人和多布罗尔夫人是同谋,理由有好几个,其中一些我已经告诉过你了,另外一些则很明显。所以,排除了这种可能性,我们离真相就非常近了,而真相往往都是很奇妙、很有趣的。”

“你还知道什么,波洛?”

“你得自己得出结论,我的朋友。你已经获取了全部事实,让你的灰色脑细胞运作起来,思考……别像吉劳德那样,而是学学你的朋友波洛!”

“你确定吗?”

“我的朋友,在很多事情上我都很傻,但是,最后,我全都看清了。”

“你什么都知道吗?”

“我发现了雷诺先生让我找的东西。”

“你知道凶手是谁?”

“我知道其中一个凶手是谁。”

“什么意思?”

“我觉得我们俩谈论的不是一件事。这里有两起而不是一起谋杀案。第一起我已经解决了,第二起——好吧,我承认我不确定。”

“但是你说棚屋里的那个男人是自然死亡。”

“哎呀,哎呀,”波洛说,“你不明白。一个命案中可能没有凶手,但如果有两个命案,那肯定会有两具尸体。”

波洛的话太奇怪了。我焦虑地瞪着他,可他看起来再正常不过。忽然,他站起身,来到窗前。

“他来了。”他说。

“谁?”

“杰克·雷诺先生。我派人送了一张字条给别墅,请他过来一下。”

这下我的思路全变了。我问波洛是否知道在案发当晚,杰克·雷诺就在梅林维尔镇。我希望抓住我那个小个子朋友的把柄,但是他跟平常一样,什么都知道。他也在车站打听过了。

“毫无疑问,我们不是第一个产生这种想法的人,黑斯廷斯,那个优秀的吉劳德可能也打听过。”

“你不认为——”我打住了,“啊,不,太可怕了!”

波洛询问地看着我,但我没再说下去。刚才我忽然想到,有七个女人间接或直接跟这件案子有关系——雷诺夫人、多布罗尔夫人母女、神秘的访客和三个女仆——可是,除了老花匠奥古斯特可以排除在外,只有一个男人——杰克·雷诺。而且只有男人才能挖得动那个墓穴。

我还没来得及深入地思考这个惊人的、突如其来的念头,杰克·雷诺已经被门房引了进来。

波洛客气地问候了他。

“请坐,先生,很抱歉打扰你了,不过你大概也知道,别墅的氛围不太适合我。吉劳德先生和我在每件事上都有不同的意见,而且对我也不是非常礼貌。所以,你知道,我可不想让我的任何小发现为他提供方便。”

“正是这样,波洛先生。”年轻人说,“吉劳德那家伙是个坏心眼的野蛮人,要是有人能灭一下他的气焰,我倒是很高兴。”

“那我可以请你帮个小忙吗?”

“当然可以。”

“现在我要你去车站,坐火车去下一站,阿巴拉克,问一下寄存处,在案发当晚是否有两个外国人寄存手提箱。这是个小车站,肯定有人记得他们。你愿意去吗?”

“当然愿意。”虽然男孩准备去执行任务了,但还是感到不解。

“你明白的,我和我的朋友在别的地方还有事情要办。”波洛解释道,“再过十五分钟就有一趟火车,请你不要回别墅了,我不希望吉劳德知道你的任务。”

“好,我直接去车站。”

说着,他站了起来。波洛叫住了他。

“等一等,雷诺先生,有件小事我想不通。今天早上你为什么没对阿尔特先生说,案发当晚你在梅林维尔?”

杰克涨红了脸,但他极力克制住自己。

“你错了,我在瑟堡,已经跟法官说了。”

波洛盯着他,两眼像猫一样眯缝着,只露出一丝绿光。

“那我可犯了一个奇怪的错误——而且车站的员工也弄错了。他们说你是坐十一点四十分那班车到这儿的。”

杰克·雷诺犹豫了片刻,然后下定了决心。

“如果是,那又怎样?我猜你不是在指控我谋杀我父亲吧?”他的脑袋傲慢地往后一仰。

“我需要你回来的理由。”

“很简单。我来看我的未婚妻玛尔特·多布罗尔。我就要出远门了,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走之前我想见见她,向她保证我永远不变的忠诚。”

“那你见到她了吗?”波洛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

停了好大一会儿,雷诺才说:“见到了。”

“后来呢?”

“我发现自己误了最后一班车,便走到圣博韦,敲了一家车行的门,租了一辆车把我送回瑟堡。”

“圣博韦?少说也有十五公里。很长的一段路啊,雷诺先生。”

“我……我想散步。”

波洛点点头,表示接受这个说法。杰克·雷诺拿起帽子和拐杖走了。忽然,波洛跳起来。

“快,黑斯廷斯,我们跟上他。”

我们和目标保持一定的距离,穿过了梅林维尔的街道。但是当波洛看见他转身去车站的时候,我们便停下来了。

“一切顺利。他已经上钩了。他肯定会去阿巴拉克,打听那两个神秘的外国人留下的神秘手提箱。没错,朋友,这是我的一个小发明。”

“你想让他离开!”我惊叫道。

“你的洞察力真令人惊叹,黑斯廷斯!现在,要是你愿意,我们去热纳维耶芙别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