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三章 困难重重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上面所说的紧张形势过后,连锁反应开始来了。那天晚上,我以胜利者的心情进入了梦乡,但我醒来后,便意识到还未脱离险境。真的,那个我一时冲动说出的不在场证明倒也没有什么漏洞,我要做的就是坚称如此。倘若我不改口,有这样的证据,我认为谁都不能定贝拉的罪。不过无论如何,波洛不会甘拜下风。他将尽一切努力对我进行反击,而且是在最出乎我意料的时刻,以我意想不到的方式。

第二天,我们在早上吃饭的时间碰面,两人都装作若无其事。波洛依旧是一副和善的样子,不过我想我还是从他身上发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矜持。早餐过后,我说我想出去散散步,波洛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目光。

“如果你要打探消息,大可不必拐弯抹角。你想知道什么,我全部奉告。达尔西贝拉姐妹取消了表演,现在已经离开了考文垂,不知去向。”

“不是吧?波洛。”

“这些全部是事实,黑斯廷斯,一早我就打探过了。不管怎么说,你觉得还能是什么情况呢?”

是啊,在这种情况下我还能期待什么!灰姑娘利用我为她赢来的这些间隙,当然会一秒也不耽误,在追赶者到达之前迅速脱身。这也正是我的初衷。然而,我意识到我陷入了一个新的困境。

毫无疑问,我无法和灰姑娘取得联系,但有必要让她知道我为她准备好的防范措施。当然,她或许会设法传递消息给我,但又不太可能实现。她知道这是冒险,可能会被波洛截获,从而再次追踪到她。显而易见,她唯一的出路就是暂时销声匿迹。

但在这期间,波洛会采取哪些行动呢?我仔细观察过他,他现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经常出神地看着远方。他看起来太过平静,仿佛足以让我放下心来。但据我对他的了解,他越是表现得不动声色,就越危险。他的平静令我警觉。看到我眼神中的忧虑,他宽厚地笑了笑。

“你是不是很困惑,黑斯廷斯?你是不是在琢磨,我为什么不去追查她们?”

“嗯,就算是吧。”

“我能理解,如果换作是你,你肯定会这么做。但我不喜欢东奔西跑,像你们英国人说的,‘大海捞针’一般去寻人。让贝拉·杜维恩小姐去吧,毋庸置疑,到时候我能找到她。这会儿,我想安心等待。”

我有些怀疑地盯着他,难道他想迷惑我?我有些恼怒,即使现在,还是让他占了上风。我的优越感慢慢退去。我机智地让那女孩逃脱,巧设妙计让她不用为自己的鲁莽行为担责,但我的忧虑得不到缓解,波洛神色自若的态度引起我的万般猜测。

“我想,波洛,”我有些难为情地开口说,“我不能打探你的计划,我已经没有这个资格了。”

“哪儿的话啊,我们之间没有秘密。我们现在立即动身去法国。”

+鲲-弩+小-说 👗 w ww· k u n n u· c om ·

“我们?”

“对,就是‘我们’。你很清楚,你不能让老波洛从你视线里消失,嗯?是吧,我的朋友?但是如果你实在想留在英国……”

我摇摇头。他说到要害了,我不能让他离开我的视线。虽然经历这起事件后,我不指望波洛能信任我,但我可以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是对贝拉唯一的威胁,吉劳德和法国警察并不知道她的存在。不管付出何种代价,我都得守着波洛。

我脑中闪现这些念头时,波洛仔细打量着我,并且对我满意地点点头。

“我说对了吧?与其让你滑稽地装个假胡子——这个伎俩人人都能识破——跟踪我,我宁愿让你和我一起乘船赶赴法国。我可不愿意你被别人嘲笑。”

“好啊!不过,为了公平起见,我得提醒你——”

“我知道,我全知道,你是我的敌人。尽管做我的敌人好了,我一点也不在乎。”

“只要是公平正当的,我就不介意。”

“你可真是饱含英国式‘公平比赛’的精神啊!现在你的疑虑已经打消了,我们立刻启程吧。得珍惜时间,虽然我在英国逗留得不久,也足以得到了我想得到的线索。”

从这些轻描淡写的话中,我感到其中隐藏着威胁。

“可是……”我欲言又止。

“可是——正是这样。你肯定对你目前扮演的角色很满意,但我得为杰克·雷诺跑腿了。”

杰克·雷诺!这名字让我愣了一下,我已经全然忘记了这件事——杰克·雷诺身陷囹圄,绞索的阴影笼罩着他。我看到了自己所扮演的不良角色。没错,这么做的确救了贝拉,但却冒着把另一个无辜的人送上绞刑架的风险。

我很恐惧,想把这个想法驱走。不会的,他一定会被释放的,一定的。可是没用,可怕的念头又袭上心头。万一他真的被判刑,那可怎么办,我岂不是要愧疚一生——这多么可怕啊!以何种方式结局?我必须尽快决定救贝拉还是救杰克·雷诺。为了救我深爱的女子,我甘愿牺牲自己;但是要牺牲别人,就另当别论了。

她是什么感受呢?我记得自己没提到杰克·雷诺被捕的事。她暂时还不知道旧情人被关在狱中,无端顶着莫须有的大罪名。等她知晓此事,她会怎么做呢?她会不会不顾他的性命保全自己?她千万别干出傻事来。她不出面,杰克·雷诺也许会被开释,这样最好;如果他不能开释——那就太可怕了!我认为贝拉没有被处以极刑的可能。换作是她,案情就有所不同——她可以借口忌妒、受到挑衅而不得已出手,而她的青春美貌必然能够博得同情。虽然由于戏剧般的失误,她杀死了老雷诺而非他儿子,但这个作案的动机不会因为同情而改变。不管法庭如何仁慈,她都会坐很长时间的牢。

不,必须保护贝拉,同时也要救杰克·雷诺。我不知道怎样才能两全其美,我寄希望于波洛,他知道。不管怎样,他会努力营救一个无辜的人。他必须另找一些说法来掩盖真相,也许要经历颇多困难,但他一定可以办到:让贝拉洗脱嫌疑,杰克·雷诺无罪开释,一切都皆大欢喜。

我反复用这些话告慰自己,可是依然恐惧、心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