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四章 听证会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7月3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玛丽·莫里索谋杀案听证会于四天之后进行。这一轰动事件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关注,听证会场挤满了人。

第一位出场的证人是一个高大的、留着灰胡须的法国人,梅特·蒂博。

他的英文说得很慢,用词准确,虽然带有轻微的口音,但是很流畅。

说完开场的例行问题之后,法官问:“你看过了尸体,能认出她是谁吗?”

“是的。她是我的客户,玛丽·安杰利克·莫里索。”

“那是她护照上登记的名字,她还有其他为人所知的名字吗?”

“有的。吉塞尔夫人。”

场内激起一片骚动,记者们准备好奋笔疾书。法官说:“你能不能详细谈谈这位叫莫里索或者吉塞尔夫人的人?”

“我还是称她吉塞尔夫人吧,这是她的职业名字,专门用于开展业务。她是巴黎知名的放贷人。”

“她在什么地方开展业务?”

鲲。弩。小。说。

“乔里特街,她的私人住宅。”

“我听说她经常到英国来,她的业务也延伸到了这个国家?”

“对。她在英国有许多客户,在英国的某个社会阶层享有极高的声誉。”

“你说的某个社会阶层指什么,能描述一下吗?”

“她的客户大都是上层和专业人士。对待这种客户需要极其谨慎,这是非常重要的要素。”

“那么她在守口如瓶这方面的口碑怎么样?”

“非同一般。”

“如果你对她的生意了如指掌的话,能否请你详细谈谈她的各类业务情况?”

“那不行,我只负责处理她的法律事务。吉塞尔夫人是位一流的生意人,精明能干,具备优秀商业人士的所有素质,对自己的业务具有完全的掌控能力。让我评价的话,她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女士,在业内很有名望。”

“那么据你所知,她去世时是一位富有的女人了?”

“非常富有。”

“据你所知,她是否有仇人?”

“据我所知没有。”

梅特·蒂博走下台子,下一位证人是米切尔。

“你是亨利·查尔斯·米切尔,住在万德沃斯,舒柏克路十一号,对吗?”

“是的,先生。”

“你是寰宇航空有限公司的雇员,对吗?”

“是的,先生。”

“你是普罗米修斯航班上的资深乘务员,对吗?”

“是的,先生。”

“上周二,也就是十八日,你在从巴黎飞往克里登的十二点钟的航班上执勤。死者乘坐了这次航班。在此之前你见过她吗?”

“见过。半年前,我在八点四十五分的航班上执勤,她有一两次乘坐那趟航班。”

“你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

“我的名单上肯定有她的名字,不过说实话,我并没有特别留意过。”

“你听说过吉塞尔夫人这个名字吗?”

“没有,先生。”

“请从你的角度讲述一下周二航班上发生的事情。”

“我送完午餐之后便开始发送账单。我当时以为她睡着了,打算等到降落前五分钟再去叫醒她。等我去叫醒她时,发现她已经死了或者是晕过去了。我从乘客当中找到一位医生。他说——”

“布莱恩特医生将很快出庭作证。请您看看这个。”吹管被送到了米切尔跟前,他小心翼翼地接过来。

“你以前见过它吗?”

“没有,先生。”

“你肯定没有看见过哪一位乘客手持吹管?”

“肯定没有。”

“艾伯特·戴维斯。”

资历较浅的年轻乘务员站上证人席。

“你是艾伯特·戴维斯,住在克里登,巴卡姆街二十三号,是寰宇航空有限公司的雇员,对吗?”

“是的,先生。”

“你作为乘务员副手,在周二的普罗米修斯航班上执勤,对吗?”

“是的,先生。”

“你是怎么得知这件悲剧的?”

“先生,是米切尔先生告诉我说,有位乘客恐怕出事了。”

“你以前见过这东西吗?”吹管被送了过去。

“没有,先生。”

“你有没有看见哪位乘客手持吹管?”

“没有,先生。”

“在整个航程中,有没有你认为可以为破案提供参考的线索?”

“没有,先生。”

“很好,你可以下去了。”

“罗杰·布莱恩特医生。”

布莱恩特报告了自己的姓名、地址、作为耳喉科医生的职业等。

“请从你的角度描述一下上周二,即十八日航班上发生的事情。”

“飞机即将到达克里登时,值班乘务员前来问我是不是医生。我做了肯定回答后,他说有位乘客身体出了问题。我起身跟他走了过去。那个出问题的女人倒在座位上,已经死了有段时间了。”

“在你看来,她死了有多长时间了?”

“要我说的话,至少死了有半个小时了,我估计在半小时到一小时之间。”

“你对致死原因有什么看法吗?”

“没有经过详细的检验,我是不可能做出判断的。”

“那么你注意到她颈侧有一个针眼,是吗?”

“是的。”

“谢谢。詹姆斯·惠斯勒医生。”

惠斯勒医生体形单薄,个子矮小。

“你是本警区的法医?”

“是的。”

“你能谈谈你作为参与此案的法医,在本案中的发现吗?”

“十八日,也就是上周二,刚过三点钟,我被叫去克里登机场,然后上了普罗米修斯号飞机。有位中年女士倒在飞机座位上,已经死亡。据我判断,死亡发生在约一小时之前。我注意到死者脖子一侧有个小圆点——正好在颈静脉上。那个伤痕与黄蜂蜇叮,或者之后拿给我看的那枚小针扎刺的效果高度相似。尸体被移送到停尸间之后,我进行了详细的检查。”

“你的结论呢?”

“死亡是由毒素渗入血管,引发心脏骤然瘫痪所致。这肯定是猝死。”

“你能说出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毒素吗?”

“这种毒素我以前从未见过。”

凝神倾听的记者们赶紧记下:“未知毒物。”

“谢谢。有请亨利·温特斯普。”

温特斯普先生体格高大,表情和蔼。他看起来很善良,有点迟钝,人们很难想象他是重要的政府分析专家,研究鉴定罕见毒物的权威人士。

法官将毒针拿起来,问温特斯普先生是否见过。

“见过,并且已经对它做了分析。”

“能告诉我们你分析的结论吗?”

“当然可以。这种毒素起初是用来浸制毒箭的,就是某些部落经常使用的一种名为箭毒的毒物。”

记者们兴致勃勃地记下他的话。

“那么您认为死亡是由箭毒所致?”

“哦,不。”温特斯普说,“上面只有一点点微弱的痕迹。据我分析,针头上蘸的是一种名为布姆斯兰的毒汁,来自于一种多鳞蛇——也叫树蛇——的毒液。”

“什么是布姆斯兰?”

“那是南非的一种毒蛇,世上现存毒性最强、最致命的蛇类。它的毒素作用于人体到底有多强烈尚不能确定,但这种毒液的毒性有多大我们还是有些概念的。举个例子吧,将这种毒汁注射到鬣狗身上,还未拔出针头它就死了。注射给豺狗,豺狗就会像被子弹打中一样立刻毙命。这种毒汁会导致皮下大出血,波及心脏功能,导致心跳骤停。”

记者们写下:“离奇的故事。空中上演蛇毒大戏。比眼镜蛇更为致命。”

“你有没有听说过用此类毒汁蓄意杀人的案件?”

“从未听说过,这太耸人听闻了。”

“谢谢,温特斯普先生。”

威尔逊警长宣誓作证说,在座位后面发现的吹管上没有指纹。已经对吹管和毒素做了化验,吹管的最大射程,经试验相当精确地确定为十码。

“赫尔克里·波洛先生。”

尽管引起一点儿骚动,但波洛的证词是相当严谨的。在航程中他没有注意到任何特别的事情。对,是他发现了地上的小针,所发现的位置正好在死者颈部下方,如果它是从脖子那里掉下来的话,也只能掉在那里。

“霍布里伯爵夫人。”

记者们写道:“伯爵的妻子为空中死亡之谜出庭作证。”还有人写的是“……在蛇毒谜案中作证”。

为妇女报刊工作的人则写道:“霍布里夫人戴着一顶新款狐狸皮帽”,或是“霍布里夫人是城里最时髦的女士之一,全身黑衣,配一顶新款帽子”。要不就写“霍布里夫人,结婚前的闺名是塞西莉·布兰德,身穿黑衣,头戴新款帽子,风姿时尚地出庭作证……”

所有人都喜欢欣赏年轻漂亮的女子,尽管她的证词最简短。她什么都没注意到,以前也没见过死者。

在她之后是维尼蒂娅·克尔,但她显然没有前面那位引人注目。

妇女报刊记者首先乐此不疲地写道:“科茨摩尔勋爵的女儿穿着剪裁精致的外套和裙子……”并强调:“社会名流出庭作证”。

之后出庭的是詹姆斯·赖德。

“你是詹姆斯·贝尔·赖德,你的住址是布兰贝里大道十七号?”

“是的。”

“你的职业或者专业是什么?”

“埃利斯·韦尔水泥公司的总经理。”

“请仔细看看这支吹管,(短暂停顿)你以前见过吗?”

“没有。”

“在普罗米修斯航班上,你是否见过任何人曾经手持类似的东西?”

“没有。”

“你坐在四号座位上,正是死者前面的座位,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

“请不要用那种腔调回答我。你坐在四号座位上,从那个位置可以看见机舱里的每个人。”

“并非如此,我看不见我这列座位上的任何一位,因为座位都是高靠背。”

“但是假如有人走到过道上——走到一个适当的位置,能够将吹管对准死者的位置,你能看到他吗?”

“当然能。”

“那么你看到这种情况了吗?”

“没有。”

“你座位前面的乘客中有人离开过他们的座位吗?”

“唔,我座位前两排的一位男子站起来往洗手间方向去过。”

“他是往与你的座位还有死者座位相反的方向去的吗?”

“是的。”

“他回来时有没有朝你走来?”

“没有,他直接从洗手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手上拿着什么东西吗?”

“什么也没拿。”

“你肯定吗?”

“相当肯定。”

“还有谁离开过座位?”

“坐在我前面的那个人,他从对面走过来,从我身边经过,去了机舱后部。”

“我抗议。”克兰西先生从法院坐椅上蹦了起来,嚷道,“那时还早——早得很——是在一点钟的时候。”

“请坐下,”法官说,“会轮到你的。请继续,赖德先生。那么你是否注意到这位先生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支钢笔。他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本橙色的书。”

“朝你走过来到后舱去的人只有他一位吗?你自己离开过座位吗?”

“是的,我去过洗手间——不过我手上并没有拿着吹管。”

“你说话的态度有些失礼。请下去。”

诺曼·盖尔,就是那个牙医,他提供的证词几乎都是否定性的,很快他就被愤愤不平的克兰西先生代替了。

比起贵族夫人来,克兰西先生不是个很有新闻性的人物,对他的登场,记者们兴趣索然。能写的就是“侦探小说作家出庭。知名作家承认购买过致命武器,轰动了法庭。”

不过说“轰动”有点为时过早了。

“是的,先生,”克兰西厉声说,“我的确买过一支吹管,不仅如此,我今天还把它带到这里来了。我强烈抗议将杀人致死的吹管与我的吹管联系起来。这就是我的吹管。”

他得意地炫耀着自己的吹管。

记者们写道:“法庭上出现了第二支吹管。”

法官严肃地对克兰西说,请他出庭是为了帮助破案,而不是让他有机会来驳斥完全凭空想象的针对自己的指控。法官接着询问他在普罗米修斯航班上的情况,但是收效甚微。克兰西先生一直在唠唠叨叨,毫无必要地解释着他是如何被国外火车上的古怪服务搞得迷迷糊糊,如何度过长达二十四小时的艰难旅程,以至于对周围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丝毫不在意。就算整个机舱里的人都在用吹管放蛇毒,他也不会知道。

接下来是简·格雷出场,这位美发师的证词对记者们来说几乎没有任何意义。

随后是两位法国人。阿曼德·杜邦先生说他是前往伦敦皇家亚洲学会作学术发言的。在飞机上他和儿子一直都在探讨技术性的问题,没有注意到身边发生的事情。他也没有注意到那个死者,直到机舱里因为有人发现她死了而出现一阵骚动,他才将注意力转回身边。

“你认为这位莫里索夫人或吉塞尔夫人面熟吗?”

“没有,先生。我从未见过她。”

“据说她是巴黎的一位知名人物?”

老杜邦耸耸肩。“对我来说并非如此。不管怎么说,这些日子我经常不在巴黎。”

“据我所知,你刚从东方回来,对吗?”

“是的,先生——从波斯那边。”

“你们父子到许多神秘遥远的地方旅行过吧?”

“什么意思?”

“你们去过一些蛮荒地区吧?”

“哦,可以这么说。”

“你有没有见过有什么部族用蛇毒涂在箭头上作为武器?”

这句问话必须经过翻译他们才听明白。杜邦先生听懂后使劲摇头。

“没有,我从未碰到过诸如此类的事情。”

儿子的回答与父亲的大同小异。他不认识死者,也没有注意到飞机上的任何事情。他一直认为死者很有可能是被黄蜂蜇死的,他本人就被一只黄蜂骚扰过,最后终于弄死了那只小东西。杜邦父子是最后出庭的证人。

法官清了清嗓子,对陪审团说,这是本法庭所处理过的最难以捉摸的案子。他们可以排除自杀或发生意外的情况。一位女士在空中,在一个很狭小的封闭空间里遭到谋杀,除了乘客,不可能有任何局外人实施这种罪行。凶手或凶手们显然就在今天出庭作证的人当中,无法回避这一严酷而可怕的事实,即他们之中的某位凶手以极为狡猾的手段在说谎。

犯罪的方式及其残酷,在十位——加上乘务员有十二位——证人的众目睽睽之下,凶手将吹管举到唇部,在一定距离上将毒针吹射到死者的喉部,而在场的所有人对此都无所察觉。这件事听起来令人难以置信,但的确有吹管、地板上发现的毒针和死者脖子上的针眼作为证据,另有毒物测试作为进一步物证。无论这事儿多么令人难以置信,它还是发生了。

由于缺少更多的证据找出犯罪嫌疑人,他只能提请陪审团做出某个或某些未知身份的人犯了谋杀罪的裁决。既然出庭作证的人都否认认识死者,这件事只好交由警方进一步调查。鉴于对作案动机一无所知,他只能建议陪审团做出上述决定。陪审团现在可以考虑如何裁决了。

一位方脸的陪审员带着疑虑的目光欠身说:“您说吹管是在一个座位后面发现的,那是谁的座位?”

法官核对了一下文档,威尔逊警长凑上去在他耳边低语了些什么。

“哦,对,是九号座位,波洛先生的座位。我可以告诉大家,波洛先生是一位知名的、受人尊敬的私人侦探,他曾经多次成功地与伦敦警察厅合作。”

方脸陪审员将目光转向波洛先生,似乎有些怀疑眼前这位留着胡子的矮小的比利时人。

“外国人,”他的目光这样说,“你无法信任外国人,就算他们和警方有关系。”

他大声说:“正是这位波洛先生捡起毒针的,对吗?”

“是的。”

法庭休庭五分钟。当陪审员重新入座,并将陪审裁决书交给法官时,他皱了皱眉。“胡闹!我无法接受这份裁决。”

几分钟后,一份修正裁决书又递交了上来:“我们一致同意死者中毒而亡,然而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是谁下的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