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四章 一片碎指甲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怎么了?”福尼尔问,“你还在想着那个继承遗产的姑娘?你肯定是在核查这件事。”

“没有,没有,”波洛说,“但万事都要讲究顺序和方法。我必须完成一件事,才能开始下一件。”

他环顾四周。“简·格雷小姐在那儿。你可以先请她吃饭,我随后就来找你们。”

福尼尔勉强同意了,他和简走进餐厅。

简好奇地问:“她长什么样?”

“略高于中等身材,皮肤黑,不太光滑,尖下巴——”

“你的话跟护照上的相貌描述一样。”简说,“我护照上写的那些,简直就是在侮辱人,不是‘普通’就是‘中等’。鼻子:中等大小;嘴:普通(我倒想知道你能怎么描述一张嘴);额头:普通;下巴:普通。”

-鲲-弩-小-说w ww ^ k u n n u^ c o m. 🌂

“但是眼睛不普通。”福尼尔说。

“它们只不过是灰色的,也不是什么让人激动的颜色。”

“谁告诉你说不是的?”法国人倾身向前。

简大笑起来。“你对英语的运用真是娴熟。跟我再说说安妮·莫里索。她漂亮吗?”

“她现在不是安妮·莫里索,”福尼尔说,“是安妮·理查兹夫人。她结婚了。”

“她丈夫也来了吗?”

“没有。”

“为什么没有?”

“他在加拿大或是美国。”

他解释了一下安妮的生活状况。当他快说完的时候,波洛正好回来,加入了他们的讨论。他看起来有点沮丧。

“怎么了?”福尼尔问。

“我刚才和玛丽孤儿院的院长通了话。”波洛说,“越洋电话真是一种传奇性的工具,不是吗?和半个地球之外的人直接讲话。”

“传真照片也是传奇,科学就是我们最大的传奇。不过你刚才说到哪儿了?”

“我和梅瑞·安吉里卡通了话。她确认了安妮在玛丽孤儿院的经历。她很坦诚地说,她认为吉塞尔是和一个从事红酒贸易的法国人一起离开的。她很高兴吉塞尔没有对她的女儿产生什么影响,因为她觉得吉塞尔是在堕落。吉塞尔定期给女儿寄钱,但从未提出前去看望她。”

“你只是重复了今天早上我们听过的事情。”

“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些细节。安妮六年前离开孤儿院,去当一名美甲师。然后她给一位夫人当女仆,因此离开魁北克去了欧洲。她给院长写的信不多,不过一年至少两次。当院长从报上看到谋杀案的消息时,她意识到那个玛丽·莫里索就是曾住在魁北克的那个玛丽·莫里索。”

“那她丈夫呢?”福尼尔说,“既然我们知道了吉塞尔确实结过婚,那她丈夫也许是条很重要的线索?”

“我想到这个了。这也是我打电话的原因之一。乔治·莱曼,吉塞尔那个浑蛋丈夫,在战争早期就死了。”他停顿了一下,突然说,“我刚才说什么来着?不是最后那句,是之前那句。我产生了一个想法,但我没抓住。我说了什么有价值的事情。”

福尼尔把他的话大致重复了一遍,波洛不满地摇摇头。

“不,不,不是这些。好吧,算了……”

他转向简,开始和她交谈。

吃过饭,波洛建议大家去咖啡厅坐坐。简欣然同意,伸出手去拿桌上的手提包和手套。拿起那些东西时,她缩了一下手。

“怎么了,小姐?”

“哦,没事,”简笑了一下,“指甲折断了,我得磨一下。”

波洛突然坐了下来。

“我的天啊……”他小声说。另外两个人惊讶地看着他。

“波洛先生?”简叫道,“怎么回事?”

“我想起来为什么安妮·莫里索这样面熟了。我见过她,就在谋杀案发生当天的飞机上。霍布里夫人让她去拿修指甲的工具。安妮·莫里索是霍布里夫人的女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