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二十五章 “我很害怕”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突然出现的新情况使午餐桌边的三人惊呆了,它为此案打开了全新的可能性。安妮·莫里索不再是一个远离悲剧的无关人物,事实上,案发时她就在现场。每个人都花了一两分钟重新调整自己的想法。

波洛胡乱挥了挥手,他闭着眼睛,脸由于痛苦的思索而扭曲了。

“再给我一两分钟,”他对另外两个人说,“我得好好想想,想想这一事实会对我的理论产生什么影响。我得回溯一下……我一定还记得……当时我的胃极不舒服,顾不上观察周围的情况。”

“所以她当时就在飞机上。”福尼尔说,“我明白了,我开始明白了。”

“我想起来了,”简说,“一个高个子,皮肤有点黑的女孩。”她半闭着眼睛回忆着,“玛德琳,霍布里夫人是这么叫她的。”

“没错,玛德琳。”波洛说。

“霍布里夫人让她到机舱后面去拿个盒子——一个深红色的化妆盒。”

“你的意思是,”福尼尔说,“她经过了她母亲的座位?”

“对。”

“动机,”福尼尔长叹了一口气,“还有机会……是的,都齐全了。”

接着,以一种和平时忧虑的样子不符的突发热情,他拍了一下桌子。

“但是,”他喊道,“为什么没人提到这一点?为什么她没有位于嫌疑人之列?”

“我告诉过你,我告诉过你,”波洛疲倦地说,“我倒霉的胃。”

“是的,我理解。但还有不受胃疼困扰的人啊——乘务员,还有其他乘客。”

“也许,”简说,“是因为时间上不对。那是飞机离开布尔歇机场不久发生的,而吉塞尔在之后一小时还好好地活着,她一定是很晚之后才被谋杀的。”

“这很有意思,”福尼尔沉思着说,“有没有可能毒药存在某种延续效果?有时候会发生这种事……”

波洛哼了一声,双手捂着脸。“我得想想,我得想想……难道我以前的推论都错了吗?”

“别在意,”福尼尔说,“这种事情时有发生。在我身上就发生过,也许你也会遇到。因此人需要偶尔将自尊心隐藏起来,重新调整思路。”

“说得对。”波洛说,“也许我对其中一件事的重要性过分依赖了。我期待找到一件东西;我果然找到了,于是我把整个推论都建立在那上面。但是,假如我一开始就错了,那件东西只是偶然出现在那里的,那么……是的,我就得承认我错了,完全错了。”

“我们无法忽视这样的一个逆转。动机和机会都出现在一个人身上,你还想要什么呢?”

“没有了,你一定是对的。延迟发作的毒药确实不同寻常——在实际操作中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一涉及毒药,不可能的事情确实会发生。需要考虑个体差异……”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

“我们现在要定出一个行动计划。”福尼尔说,“首先,我觉得我们目前不能惊动安妮·莫里索。她并不知道你认出了她,她仍被当成是无辜的。我们已经知道她住的酒店,蒂博会帮我盯住她。法律上的事总有办法拖延。我们已经找到了动机和机会,现在我们要证明安妮·莫里索持有蛇毒。还有那个买过吹管、贿赂过佩罗特的美国人,也许他就是安妮的丈夫理查兹。我们只是听他自己说他在加拿大。”

“没错,她丈夫——那个丈夫……哦!等等。”波洛用双手按住了太阳穴,“都错了,我没有运用脑子里的灰色小细胞,没有遵从条理和方法。我直接跳到了结论上。我得出了别人希望我得出的结论。不,那是错误的。如果我最初的假设是正确的,我就不应该这么想……”

他停了下来。

“对不起,你说什么?”简问。

有一两分钟,波洛没有做出任何回答。然后他把手从太阳穴上移开,坐直了身体,摆正了眼前让他恼火的两根叉子和盐瓶。

“让我们来推理一下。安妮·莫里索要么有罪,要么无辜。假如她是无辜的,那她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不愿说出自己是霍布里夫人的女仆?”

“是啊,为什么呢?”福尼尔说。

“所以我们就此判定她有罪,因为她说谎了。但是,等等,假如我的第一个假设是正确的呢?那么安妮·莫里索有罪,或者说安妮·莫里索撒了谎这一点,是不是能与之吻合?是的,确实有一种可能性使之吻合,那就是——安妮·莫里索本来不应当出现在飞机上。”

其他人带着礼貌而敷衍的兴趣看着他。福尼尔想:现在我知道那个英国人杰普是什么意思了。这老家伙的确喜欢把事情弄复杂,他宁愿坚持自己的先入之见,也不愿接受直截了当的答案。

简想: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为什么那个女孩不应该在飞机上?霍布里夫人让她去哪儿她就得去哪儿。他实在像个江湖骗子……

波洛猛然深吸了一口气说:“当然,有这种可能,并且非常容易证实。”

他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福尼尔问。

“我去打个电话。”

“打到魁北克的越洋电话?”

“这次只不过是打到伦敦去。”

“给苏格兰场?”

“不,是给霍布里夫人在格罗夫纳广场的公寓,看看我能否幸运地找到夫人。”

“当心啊,如果安妮·莫里索发现了任何针对她的怀疑,对正在开展调查的我们,都是极其不利的。我们一定不能让她警觉起来。”

“放心吧,我会谨慎行事的。我只是问一个小问题,一个完全无害的小问题。”他微笑起来,“如果担心,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不,不用了。”

“但我坚持如此。”

两个人一起去了,留下简独自坐在那里。

电话花了一点儿时间才接通。波洛很幸运,霍布里夫人正在家用午餐。

“您好,请告诉夫人,是赫尔克里·波洛,从巴黎打来的电话。”停顿了一会儿,“……是霍布里夫人?……不,不,都还好,我向你保证。不是为那件事。我有个小问题想问你……对……你从巴黎乘机去英国,通常要带上仆人吗?还是让她乘火车?火车……所以这次是个例外……我明白了。啊,她离开你了,我明白了,非常突然……哦,哦……对,对,别担心。好了,谢谢。”

他放下听筒,转向福尼尔,绿眼睛闪闪发光。

“听好了,我的朋友。她的仆人通常乘船或是火车。吉塞尔夫人被害那一天,她临时决定让仆人也乘飞机。”他一把抓住福尼尔的手臂,“我们赶快去她的饭店。如果我的想法是正确的——一定是正确的——已经没有时间了。”

福尼尔瞪着他,但还没等他开口提问,波洛已经跑到了饭店的旋转门旁。

福尼尔赶紧追上他。“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门卫为他们打开出租车的门。波洛跳进去,给了司机安妮·莫里索下榻的饭店的地址。“开快一点儿!越快越好!”

福尼尔也连忙跳上车。“你被什么虫子咬到了?为什么像发了疯一样着急地赶过去?”

“因为,我的朋友,如果我的想法是正确的,安妮·莫里索此刻有生命危险。”

“你这么认为?”福尼尔忍不住怀疑地问。

“我很害怕,非常害怕。哎呀,这辆车简直是在爬行。”

然而,此刻出租车的时速达到了四十英里,司机正靠着敏锐的眼睛迅速穿梭于车流中。

“它爬得这么慢,我们迟早会出事的。”福尼尔讽刺说,“还有格雷小姐,她还在等我们打完电话回去,我们却不辞而别,这可不太有礼貌!”

“有没有礼貌不要紧,现在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生死攸关?”福尼尔耸了耸肩。他想:本来进展顺利,但这个顽固的老疯子可能会把一切都搞糟了。万一那个女孩发觉我们正在追踪她——

他试图劝说波洛:“你看,波洛先生,我们得理智一点。我们必须小心行事。”

“你不明白,”波洛说,“我很害怕,非常害怕——”

出租车猛地发出刹车声,停在安妮·莫里索所往的那个安静的饭店门前。波洛一个箭步冲了进去,差点撞上走出饭店的一个年轻人。波洛站住了,寻找着他的身影。“我记得这张脸,是在哪儿?对,是那个演员,雷蒙德·巴勒克拉夫。”

当他要走进饭店的时候,福尼尔拉住了他的手臂。“波洛先生,我对你的思维方法表示赞赏和钦佩,但我强烈请求你不要贸然行事。我是这件案子的法国方面负责人——”

波洛打断了他。“我理解你的顾虑。我当然不会贸然行事。让我们问问前台,如果理查兹夫人在这儿,一切安好,那就不会造成任何影响,我们可以进一步探讨之后的计划,你不反对吧?”

“不,当然不。”

“很好。”

波洛穿过旋转门,走向前台,福尼尔跟着他。

“你们这儿住了一位理查兹夫人?”波洛问。

“不,先生,她原本住在这儿,但是今天离开了。”

“她离开了?”福尼尔问。

“是的,先生。”

“什么时候?”

职员看了一眼钟。“差不多半个小时前。”

“她是突然离开的吗?去哪儿了?”

职员听到这个问题僵住了,拒绝给出答案,直到福尼尔出示了证件,他才变得热心起来。

据他说,这位夫人没有留下地址。他认为她是突然改变计划离开的,她本来说要在这里待一周。

他们招来了门卫、行李员和电梯工,问了更多问题。门卫说一位先生来找过她,当时她出去了,他一直等到她回来,然后一起吃了午饭。他像是个典型的美国人。她见到他的时候很吃惊。吃过饭,她要求把自己的行李送下来,叫了辆出租车走了。

她去的是火车北站,至少当时她对司机是这么说的。那个美国人没有和她一起去。

“火车北站,”福尼尔说,“这意味着她打算去英国。两点钟的火车。不过这也许是避人耳目的手段。我们得立即和布伦方面联系,同时找找那辆出租车。”

此时,似乎波洛感受到的恐惧也感染了福尼尔,法国人的脸色焦急起来。他迅速有效地联系了警方,开始行动。

五点钟时,简还在咖啡厅里坐着,拿了一本书看。她抬起头,看到波洛走了过来。

她张开嘴,想责备波洛,但什么都没说。她被波洛的表情制止住了。

“怎么了?”她问,“发生了什么事?”

波洛把她的两只手都握在了手里。

“生活是非常残酷的,小姐。”他说。

他的语气让简感到害怕。

“发生了什么事?”她又问了一遍。

波洛慢慢地说:“当联运火车到达布伦时,他们发现一个女人死在头等舱里。”

简的脸失去了血色。“安妮·莫里索?”

“安妮·莫里索。她手里拿着一个蓝色的小瓶,里面装着氢氰酸。”

“哦!”简说,“是自杀?”

波洛没有回答。过了一会儿,他小心翼翼地选择着词汇说:“对,警方认为是自杀。”

“那你呢?”

波洛慢慢地摊开双手。“我还能怎么想呢?”

“她自杀了?为什么?因为懊悔,还是因为害怕被发现?”

波洛摇摇头。“生活是残酷的,人需要很大的勇气。”

“去实施自杀?我想是这样。”

“去继续生活。”波洛说,“人需要勇气来活下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