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五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韦斯顿上校插嘴道:“呃,卡斯尔太太,我请你开列的旅客名单准备好没有?”

“好了,局长。”

韦斯顿上校拿过旅客登记簿,看了一眼和他们一起走进经理室的波洛。“现在该请你出马帮把手了。”他浏览了一遍名单,“工作人员呢?”

卡斯尔太太拿出另外一张纸。“一共有四个女佣、侍者领班和他的三个手下,还有酒保亨利。威廉负责擦皮鞋,还有个厨娘,带着两个助手。”

“侍者是些什么人?”

“哦,领班叫艾伯特,是从普利茅斯的文森特大饭店来的,在这里工作好几年了。他的三名手下也都来了三年——其中还有一个已经干了四年,都是很好的小伙子,体面人。亨利自从旅馆开业就一直在这里工作,能干得很。”

韦斯顿点了点头,对科尔盖特说:“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当然啦,你还是得再询问他们一下。谢谢你,卡斯尔太太。”

“你问完了?”

“暂时这样吧。”

卡斯尔太太走出房间。韦斯顿说:“首先我们要跟马歇尔先生谈谈。”

 

 

肯尼斯·马歇尔安静地坐着,逐一回答着警官的问题,除了表情比较僵硬之外,他表现得相当冷静。窗口透进的阳光从侧面照耀着他,可以看出他是个英俊的男人:五官端正,眼神沉静,嘴唇线条坚毅,声音低沉悦耳。

韦斯顿上校说:“马歇尔先生,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一定受到了沉重打击,感到非常震惊。但你知道我急于充分了解情况,尽快得到所有的资料。”

马歇尔点点头说:“我知道,你问吧。”

“马歇尔太太是你第二任妻子?”

🤡 鲲`弩-小`说ww w ,K u n N u ,c o m

“是的。”

“你们结婚多长时间了?”

“刚满四年。”

“她婚前的闺名是什么?”

“海伦·斯图尔特,艺名叫艾莲娜·斯图尔特。”

“她是演员吗?”

“她演滑稽剧和歌舞剧。”

“她是不是因为和你结婚而退出了舞台?”

“没有,她婚后还继续登台演出。她实际退休是在大约一年半以前。”

“她退出舞台有没有什么特殊原因呢?”

肯尼斯·马歇尔好像考虑了一下。“没有,”他说,“她只是说自己觉得厌倦了。”

“不是——呃,因为顺从你的意思吧?”

马歇尔眉毛一扬。“啊,不是的。”

“你对她在婚后继续演出的事没有意见吗?”

马歇尔淡淡一笑。“我当然希望她放弃演出,不过我并没有要求什么。”

“这件事没有引起你们夫妻不和?”

“当然没有,我太太可以随心所欲。”

“你们的婚姻——很美满吗?”

肯尼斯·马歇尔冷冷地说:“当然。”

韦斯顿上校停了一分钟,然后说道:“马歇尔先生,你觉得谁有可能会杀你太太?”

没有一秒钟的迟疑,他应声答道:“完全不知道。”

“她有没有敌人呢?”

“可能有。”

“怎么说?”

马歇尔很快接下去说:“别误会,局长,我太太是个女演员,她也是一个漂亮女人,在这两方面她都会招来某种程度的羡慕和嫉妒。有时为了争一个角色——肯定要和其他女人竞争——应当说,总会有人对她带点嫉妒、憎恨、恶意,而且也很无情,可那并不意味着有人会蓄意谋杀她。”

赫尔克里·波洛这时第一次插嘴:“你的意思是说,她的敌人大部分——或者说全都是女人?”

肯尼斯·马歇尔看了他一眼。“不错,”他说,“正是如此。”

警察局局长说道:“你知道有什么男人对她心怀恶意吗?”

“不知道。”

“这个旅馆的其他客人里,有没有人在来这里之前就是她的熟人?”

“我想她以前遇见过雷德芬先生——在一个什么酒会的场合。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

韦斯顿停下来,似乎在考虑是不是该就这个问题再问下去,之后他决定换个方向。他说:“我们来谈谈今天早上的事。你什么时候见到你太太最后一面的?”

马歇尔停了一分钟,然后说:“我在下楼吃早饭的时候到她房间去看了一眼——”

“对不起,你们各人有自己的房间?”

“是的。”

“那时候是几点钟?”

“应该在九点左右。”

“她当时在做什么?”

“她正在拆邮件。”

“她说了什么吗?”

“没有,就说了声早——今天天气很好——诸如此类的吧。”

“她的态度如何?有没有表现异常?”

“没有,完全正常。”

“她看起来有没有兴奋、沮丧或是不安之类的情绪?”

“我完全没有注意到。”

赫尔克里·波洛说:“她有没有提到邮件的内容?”

马歇尔嘴角又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说:“我记得她说那些全是账单。”

“你太太在床上吃早餐吗?”

“是的。”

“她总是这样吗?”

“一贯如此。”

赫尔克里·波洛说:“她通常几点钟下楼?”

“哦,十点到十一点之间吧——通常更接近十一点。”

波洛继续问:“那么要是她十点整下楼来,那会很出人意料吧?”

“不错,她很少会那么早下楼的。”

“可今早她却是如此。你想是因为什么事呢,马歇尔先生?”

马歇尔无动于衷地说:“我想不出来是怎么回事,恐怕是因为天气吧——今天的天气特别好。”

“你后来没有再见过她?”

肯尼斯·马歇尔在椅子上欠了下身子,说:“吃过早饭之后我又去看了一次,她房间里没人,我觉得有点奇怪。”

“然后你到了下面海滩上,问我有没有看到她?”

“呃——是的。”然后他略略加重了点语气说,“你说你没有……”

赫尔克里·波洛一脸无辜,眼睛连眨也没眨一下。他不紧不慢地摸着他既醒目又卷翘的胡髭。

韦斯顿说:“你早上去找你太太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马歇尔的目光转到这位局长脸上。他说:“没有,只是奇怪她到哪里去了而已。”

韦斯顿又停下来,将椅子微微挪动了一下,换了个语调说:“马歇尔先生,你刚才提到你太太和帕特里克·雷德芬先生以前就是熟人,他们两人究竟有多熟?”

肯尼斯·马歇尔说:“我可以抽烟吗?”他在口袋里摸索着,“该死!我又不知把烟斗放在哪里了。”

波洛递给他一支香烟。他接过去点上,说道:“你问到雷德芬,我太太告诉我,她是在鸡尾酒会或者类似的场合认识他的。”

“那么,只是点头之交了?”

“我想是的。”

“自那以后——”局长停了一下,“据我了解,他们之间的交往变得比以前亲密多了。”

马歇尔语气犀利地问:“据你了解?从谁那儿了解的?”

“旅馆里大家都这样说。”

马歇尔看看赫尔克里·波洛,目光冷峻而气愤。他说:“旅馆里传的闲话大多是胡说八道。”

“有可能。不过据我所知,雷德芬先生和尊夫人有些行为也给人提供了说闲话的材料。”

“什么行为?”

“他们一直形影不离。”

“就因为这个?”

“你并不否认有这种事吧?”

“就算有吧,我实在没有注意。”

“你并不——对不起,马歇尔先生——你并不反对你太太和雷德芬先生交往?”

“我没有干预我太太的习惯。”

“你既没有抗议,也没有反对?”

“当然没有。”

“即使在事情演变为丑闻,并导致雷德芬先生与他太太的关系越来越紧张的情况下,你也不表示任何意见吗?”

肯尼斯·马歇尔冷冰冰地说:“我只关心我自己的事,也希望别人只关心他们自己的事,我是从来不听闲话和谣言的。”

“你并不否认雷德芬先生很爱慕尊夫人吧?”

“有这种可能性,大部分男人都如此。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可是你本人却觉得他们之间的交往并没有什么暧昧之处?”

“我告诉过你,我根本不会往那儿想。”

“假如我们有个证人可以证明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非同一般呢?”

马歇尔的蓝眼睛盯着赫尔克里·波洛,平时不动声色的脸上,已然露出不悦的表情。

马歇尔说:“你如果愿意听那些闲话就听吧。我太太已经死了,她也不能再为自己辩白。”

“你的意思是说,你本人并不相信那些闲话?”

马歇尔的脑门上第一次渗出汗珠。他说:“我没打算相信这种事情。”他继续说,“你这不是扯得太远了吗?我相信什么或不相信什么,和我太太被谋杀这件显而易见的事有关系吗?”

赫尔克里·波洛趁着其他两人都没来得及开口,抢先说道:“你不了解,马歇尔先生,世界上没有所谓显而易见的谋杀案。十有八九,谋杀都与死者的性格和环境有关。因为被害的他或者她是某种类型的人,所以才会遭到谋杀!如果我们不能充分而且准确地了解艾莲娜·马歇尔是什么类型的人,我们就不能清晰而准确地判断凶手会是什么类型的人。而要充分了解她,我们必须要问清楚刚才这些问题。”

马歇尔转头问警察局局长:“你也这么认为?”

韦斯顿犹豫了一下,说:“呃,在某方面来说,我是同意的——也就是说……”

马歇尔短促地笑了一声,说:“我想你是不会同意的。我相信,只有波洛先生才擅长搞这些性格环境什么的玩意儿。”

波洛微笑道:“你没有给我提供任何有用的信息,至少这让你很开心吧。”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对我们说了什么有关你太太的情况了吗?基本上什么都没说。你说的那些,人人都看得见。她长得漂亮,人家很爱慕她,其他就无可奉告了。”

肯尼斯·马歇尔耸耸肩膀,就说了一句:“你疯了。”

他望向警察局局长,加重语气问道:“你还想让我告诉你什么?”

“不错,马歇尔先生,请你告诉我你本人今天早上的所有活动。”

肯尼斯·马歇尔点点头,显然他早想到会有此一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