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九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讨厌——真令人厌恶!跟你们说吧,她这是咎由自取!事情很棘手吧,呃,波洛先生?知不知道是谁干的?或者说,我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韦斯顿上校带着淡淡的微笑说:“哎,你知道,应该是由我们来发问才对。”

布拉特先生挥着手里的香烟。“抱歉,抱歉——是我的错,请问吧。”

“你今天早上驾船出海,是几点钟?”

“九点四十五分离开这里的。”

“有没有谁和你一起?”

“一个人也没有,完全孤零零一个人。”

“你去了什么地方呢?”

👑 鲲`弩`小`说w w w . ku n Nu . c o m .

“沿着海岸往普利茅斯那个方向。我带着午餐,风不太大,所以我其实没有驶出多远。”

再问过一两个问题之后,韦斯顿问道:“关于马歇尔夫妇,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有助于我们破案的事?”

“啊,我已经发表过意见,这是情欲引起的犯罪啦!我能说的就是:与我无关!漂亮的艾莲娜对我没有意义,这方面我们扯不上关系。她有她自己的蓝眼睛小伙子!要是你们问我的意见,我得说马歇尔已经觉察此事了。”

“你有什么证据说他觉察了?”

“我看到他有一两次恶狠狠地瞪着年轻的雷德芬。马歇尔可是匹黑马呀,看起来很软弱温顺,整天像没睡醒似的——他在伦敦的名声可并非如此。我听说过他的一两件事。他有次差点吃上伤害官司,我告诉你。对方的生意手段卑鄙下流,马歇尔信任他,他却欺上瞒下。我想,那种做生意的手法太卑劣了,马歇尔发现后去找他算账,揍得他半死。那家伙没敢提起上诉,怕事情闹出来。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是因为你们应该了解他的为人。”

“那你想有没有可能,”波洛说,“是马歇尔掐死他太太的?”

“根本没这意思,我从来没这么说。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他偶尔会大发雷霆。”

波洛说:“布拉特先生,出于某种原因,我们相信马歇尔太太今天早上到精灵湾去会见一个人。你知不知道她可能会去见谁呢?”

布拉特先生眨眨眼说:“我都不用猜,肯定是去见雷德芬!”

“那个人不是雷德芬先生。”

布拉特先生似乎大吃一惊。他犹犹豫豫地说:“那我就不知道了……哎,我想不出来……”他略微恢复了些平日的自信,继续说道,“我先前也说过,反正不会是我!我没那么好的福气!我想想看,不可能是加德纳——他老婆盯他盯得可紧呢!是巴里那个老家伙吗?该死!也不大可能是那个牧师。不过,我提醒你们,我曾经看到那位牧师老盯着她看。他总说她不好,可是和别人一样也喜欢饱饱眼福,是不是?世界上口是心非的人可多着呢,大部分人都是这样。你们知道不知道上个月那个案子?牧师和教堂执事的女儿暧昧不清?可真让人大开眼界。”

布拉特先生咯咯地笑起来。

韦斯顿上校冷冷地说:“你还能想到什么对我们有帮助的事吗?”

布拉特摇了摇头。“没有,想不起什么了。”他说,“我想,这总会有点轰动吧。新闻记者一定会像抢刚出炉的热蛋糕一样跑来。以后海盗旗旅馆就没什么好夸口的了,还说这里是什么隐居之地,哪里还算得上呀?”

赫尔克里·波洛轻声细语地说:“你在这里过得不开心吗?”

布拉特先生的一张红脸变得比先前更红。他说:“呃,我的确不开心。驾船出海还不错,此地的风景也不错,还有服务和餐饮——可是这里的人不够随和,你懂我的意思吧!我要说的是,我的钞票跟别人的钞票一样好使,我们都是到这里来寻欢作乐的,那为什么不大家在一起娱乐娱乐呢?总是三个一群两个一伙地各玩各的,几个人坐在一起,冷冷淡淡地跟你说——早安,晚安,是呀,天气真好。一点儿也不热闹开心,全是些木偶布娃娃。”布拉特先生停了下来——他的脸现在真是相当红了。他又擦了一下额头,有点儿抱歉地说:“对我的话不要放在心上,我一下子太激动了。”

 

 

赫尔克里·波洛轻声细语地说:“我们该怎么看布拉特先生?”

韦斯顿上校咧嘴笑道:“你认为他怎么样?对他你比我了解得多了。”

波洛柔和地说:“你们英国人有不少俗语可以用来形容他。未切割的钻石!白手起家的创业者!一心钻营的人!他是怎么样的人,取决于各人对他不同的看法,有人会觉得他可怜、可笑、可厌,可是我也觉得他还有另外一面。”

“那又是什么呢?”

赫尔克里·波洛两眼望着天花板,轻声细语地说:“我想他是——紧张。”

***

科尔盖特警督说:“我已经把时间问题盘查过了。从旅馆走到通往精灵湾的直梯一共三分钟,也就是说,只要走到脱离旅馆客人视线的地方,再拼命跑过去,需要三分钟。”

韦斯顿眉毛一挑,他说:“比我想象得要快多了。”

“从直梯下到海滩,需要一分钟又四十五秒。上来的话是两分钟。做这个试验的是弗林特警员,他有运动员体质。照一般人走路和上下梯子的速度来算,全部过程需要十五分钟左右。”

韦斯顿点点头说:“还有一件事我们必须调查清楚,就是烟斗的问题。”

科尔盖特说:“布拉特抽烟斗,马歇尔也一样,还有那位牧师。雷德芬抽香烟,那个美国佬喜欢雪茄,巴里少校根本不吸烟。马歇尔房间里有一根清烟斗的通条,布拉特房间里有两根,牧师房里有一根。女佣说马歇尔有两只烟斗,另外一个女佣不太机灵,说不上来另外两个人有几只烟斗,只含含糊糊地说她注意到他们房间里有两只或三只。”

韦斯顿点了点头。“还有什么别的吗?”

“我也查过旅馆的职员,好像都是清白的。在酒吧间的亨利证实了马歇尔的话,说在十点五十分时见过他。负责管理海水浴场的威廉,早上大部分时间都在整修岩石上的梯子,他好像也没问题。乔治在网球场上画线,然后在餐厅外面整理花木。要是有人从堤路上岛的话,他们几个都不会看见的。”

“堤路上的潮水什么时候退尽?”

“九点半左右。”

韦斯顿摸着胡子。“真可能有人从这条路过来。我们又有了新的发现,科尔盖特。”他把在洞里找到那个三明治盒子的事告诉了这个警督。

有人在敲门。

“请进。”韦斯顿说。

来的人是马歇尔,他说:“你能告诉我什么时候可以安排葬礼吗?”

“我想我们后天就要验尸,马歇尔先生。”

“谢谢你。”

科尔盖特警督说:“对不起,这几件东西还给你。”他把那三封信递了过去。

肯尼斯·马歇尔有点挖苦地笑了笑。他说:“警方有没有试验过我打字的速度?我希望可以还我清白了吧。”

韦斯顿上校毫不介意地说:“是的,马歇尔先生,我想我们可以给你开张健康证明书。打出这些信上的内容至少要花一小时,而且,女佣听到了你在打字,一直到十点五十五分。二十分钟之后,另外一位证人又看到了你。”

马歇尔小声说:“是吗?这样一来大家都满意了。”

“是的,达恩利小姐在十一点二十分的时候到了你房间里。你当时正忙着打字,所以根本没注意到她进来。”

肯尼斯·马歇尔表情冷冷地说:“达恩利小姐这样说的吗?”他停了一下,“其实她错了,我看到了她,不过她不知道而已。我是从镜子里看到她的。”

波洛轻声细语地说:“但你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

马歇尔干脆地说:“没有。我想把信赶完。”他停了一下,然后突然问道,“没有什么别的可以效劳的地方了吧?”

“没有了,谢谢你,马歇尔先生。”

肯尼斯·马歇尔点了点头,走出房间。韦斯顿叹了口气说:“这下我们最有希望的一个嫌疑犯没有了——排除了。啊,尼斯登来了!”

法医很兴奋地走进来。他说:“你们送来的东西真不得了。”

“是什么呢?”

“是什么?二乙酰吗啡,俗称海洛因。”

科尔盖特警督吹了声口哨。他说:“这下我们可搞对方向了!太好了,根据现在的情况,这案子后面还有毒品交易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