鲲弩小说

第十二章 · 2

[英]阿加莎·克里斯蒂2019年08月01日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罗莎蒙德·达恩利叫道:“我不信,我绝不相信是琳达杀了她,以各种证据来说——绝无可能。”

克莉丝汀急忙说:“不错,不可能是她干的,她一定是受惊过度,想象出来了这些事情。”

门打开,韦斯顿上校走了进来。他说:“我听说了,是怎么回事?”

尼斯登从马歇尔手里将纸条拿过来,交给警察局局长。

韦斯顿看了一遍,难以置信地叫道:“什么?简直是胡说八道——完全是胡说,绝无可能。”他很有把握地重复道,“绝无可能!是吧,波洛?”

赫尔克里·波洛这才有了点动静。他以低沉而悲伤的声音说:“不,恐怕并不是绝无可能。”

克莉丝汀·雷德芬说:“可是我一直和她在一起的呀,波洛先生,我和她在一起,一直到十一点四十五分,我跟警方也说过了。”

波洛说:“你的证词给了她不在场证明——不错,可是你的证词是以什么为根据的呢?你的根据是琳达·马歇尔的手表。你离开她的时候,自己并不确切知道那是十一点四十五分——你之所以知道,只是因为她这样说。你自己也说过,觉得时间过得好快。”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哑口无言。

波洛说:“你好好想一下,夫人,在离开海滩之后,你走回旅馆的速度是快,还是慢呢?”

“我——呃,我想,相当慢吧。”

“你还记不记得走回来路上的事?”

“恐怕不记得了,我——我当时正在想心事。”

波洛说:“很抱歉,我不得不问你这个问题。你能不能告诉我们你在走回来的路上想的是什么呢?”

克莉丝汀的脸红了。“我想——如果非得要说出来的话……我当时想的是——是离开这里的问题。我想不告诉我丈夫就一走了之。我——当时心情很不好,你知道的。”

帕特里克·雷德芬叫道:“啊,克莉丝汀!我知道……我知道……”

波洛插进来说:“你说得很清楚,你正在考虑采取一项很重要的行动。我想,那时候你对周遭的一切可以说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你说不定走得很慢很慢,偶尔还停下来几分钟,想想事情。”

克莉丝汀点点头。“你真聪明,事情正像你说得那样。我像梦游一样走着,从梦中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旅馆门口。我赶紧进去,认为我大概要迟到了,不过等我看到大厅里的钟,才知道还有的是时间。”

赫尔克里·波洛再次说:“你说得很清楚。”他转身对马歇尔说,“我现在必须告诉你一些事情。谋杀案发生之后,我在你女儿的房间里找到几样东西。壁炉里有一大块熔了的蜡、一些烧焦的毛发、硬纸板和碎纸,还有一根普通的针。那些碎纸和硬纸板也许没什么特别,可其他三样东西却表明了某种含义——尤其是后来我在书架上发现一本藏在后面的小书,那是从本地租书店里租来的,书里谈的是巫术和魔法。

“这本书一下子就翻到了其中一页,在那一页上谈的是各种杀人的方法,比方说用蜡做成人形,来代表诅咒对象,再将人形蜡慢慢烘烤至熔化——也可以用一根针刺进蜡人心脏部位,这样就可以让那个人丧命。我后来从雷德芬太太那里听说,琳达·马歇尔在谋杀案那天一早就出门去买了包蜡烛,被人发现她买了什么之后,她好像很尴尬。我可以很清楚地想象出之后的情节。琳达用蜡烛的蜡做了一个人形——也许在其中还加上了一小束艾莲娜的红发,以加强魔法的力量——然后用针刺进心脏,再放进壁炉里,将一些碎纸和硬纸板放在底下,点着了火,把蜡人熔掉。

“这种行为很孩子气,也很迷信,可是却显示出一点:谋杀的欲望!如果这种欲望不仅仅存留在心里呢?琳达·马歇尔是不是有可能真的杀了她的继母?起先看起来,她好像有很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可实际上,正如我刚才指出的,时间证据是由琳达本人提供的,她很可能把时间说得比实际的时间晚上十五分钟。

“很可能等雷德芬太太一离开海滩,琳达就跟在她后面上了山,越过那道窄窄的山脊,跑到直梯那里,飞快地沿梯而下,在海滩上找到她继母,将艾莲娜掐死,再赶在布鲁斯特小姐和帕特里克·雷德芬的小船划过来之前,爬梯子回去。她可以再回到鸥湾,游游泳,然后在她觉得合适的时候返回旅馆。

“但要做到这样必须有两个前提。首先她必须确定艾莲娜·马歇尔在精灵湾,其次,她必须有能够将杀人付诸实施的能力。第一点是有可能的——比方说,琳达·马歇尔可以假借别人的名义写信约艾莲娜去。至于第二点,琳达手很大,而且很有力,像男人的手一样。至于杀人需要的那种力量,她这个年龄的孩子精神状况常常很不稳定,而精神刺激通常会使人产生出乎意料的力量。还有件小事情也应该提一提,琳达·马歇尔的母亲曾经因涉嫌谋杀而被起诉和受审。”

肯尼斯·马歇尔抬起头,气愤地说:“而她被判无罪开释了。”

“她是被判无罪开释了。”波洛表示同意。

马歇尔说:“我可以告诉你,波洛先生,露丝——我的太太——是无辜的,这件事情我一清二楚,确定无疑。在我们共同生活的那段时间里,如果她确实做过什么的话,是绝对骗不过我的。她是个无辜的人,清白无辜,却被周围环境所逼迫。”他停下来喘口气,“我不相信琳达杀了艾莲娜,这太荒唐——太匪夷所思。”

波洛说:“那你认为这封信是伪造的了?”

马歇尔伸出手,韦斯顿把信交给他。马歇尔仔细地看了一遍,摇摇头说:“信倒不是伪造的,”他满心不情愿地说,“我相信这的确是琳达亲笔所写。”

波洛说:“如果真是她写的,那只有两种解释。要么她在写这封信时心中有数,明白自己就是杀人凶手,要么就是——我是说,否则就是——她故意这样写,替什么人做掩护,某个她认为会被人怀疑的人。”

鲲~弩~小~说~w w w -k u n n u - co m 💨

肯尼斯·马歇尔说:“你是说我?”

“有这个可能,不是吗?”

马歇尔考虑了一下,然后很平静地说:“不对,我认为你这种想法不可理喻。琳达起初也许会以为我受到怀疑,但现在她肯定知道这种嫌疑已经排除了——她知道警方已经认可我的不在场证明,不再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了。”

波洛说:“如果她并不认为你被怀疑,而是知道你有罪呢?”

马歇尔瞪视着他,发出一声短笑:“荒唐。”

波洛说:“未必吧。你知道,关于马歇尔太太之死,有几种可能性。有个说法是她受到了勒索。她那天早晨就是去和那个勒索者见面,而勒索者掐死了她。也有种说法是精灵湾与妖精洞是贩毒组织用来将货转手的地方,而她被杀,是因为碰巧遇上了这些事。还有第三种可能——就是她是被一个宗教狂热分子所杀。另外第四种可能——你会因为你太太的死而得到一大笔钱,对不对,马歇尔先生?”

“我刚才跟你说过——”

“是的,是的——我同意你不可能杀害你太太的说法——不过那是说如果你一个人行动的话。可是假设有人帮你的忙呢?”

“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沉静的人终于被激怒了。他从椅子上欠起身,声音咄咄逼人,眼睛里燃烧着怒火。

波洛说:“我是说,这件罪案的凶手不止一人,总共有两个人牵扯在里面。是的,你不可能一面打那封信,同时又到那个海滩上去杀人——但你有时间以速写的方式拟好信稿——让另外一个人在你房间里打字,自己则跑出去杀人。”

赫尔克里·波洛望向罗莎蒙德·达恩利。他说:“达恩利小姐说她在十一点十分的时候离开阳光崖,看到你在房间里打字。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加德纳先生回旅馆楼上替他太太找一束毛线。他既没遇到达恩利小姐,也没有看到她。显而易见,达恩利小姐若不是根本没有离开过阳光崖,就是她早就离开了那里,在你房间里卖力地打字。

“另外一点,你说达恩利小姐十一点一刻在你房间门口探头时,你在镜子里看到了她。可是凶案发生的那天,你的打字机和纸都放在房间角落的写字台上,而镜子则挂在两扇窗子之间。所以你的那句证词其实根本是谎言。后来,你把打字机搬到镜子下面那张小桌子上来,好印证你所说的故事——可是已经太晚了。我已经发现你和达恩利小姐两个人都在说谎。”

罗莎蒙德·达恩利开了口,她声音清晰地小声说:“你这个人真是鬼精灵!”

赫尔克里·波洛提高了嗓门说:“可是还不如杀艾莲娜·马歇尔的凶手那么鬼,那么精明!回想一下,当时我相信谁会是——每个人都相信谁会是——艾莲娜·马歇尔那天早上要去相会的人?我们都异口同声地断定是帕特里克·雷德芬。她并不是要去见勒索她的人,她脸上的神情让人一目了然,啊,不是勒索者,她去见的是情人——至少她以为要去见的是情人。不错,我对这一点确信无疑,艾莲娜·马歇尔要去见的人就是帕特里克·雷德芬。可是一分钟之后,帕特里克·雷德芬却出现在海滩上,而且很明显地在找她。那是怎么回事呢?”

帕特里克·雷德芬强忍住怒气说:“某个浑蛋冒用了我的名字。”

波洛说:“你当时明显地表露出不快,为她一直没出现而不解。也许,你实在表露得太明显了。我认为,雷德芬先生,她到精灵湾是去和你约会,她也的确见到了你,而你按照蓄谋已久的计划杀死了她。”

帕特里克·雷德芬睁大眼睛,用他那充满高度幽默感的爱尔兰腔调说:“你脑子有毛病吗?我起先一直和你在海滩上,然后我和布鲁斯特小姐一起划船过去,发现了她的尸体。”

赫尔克里·波洛说:“你是在布鲁斯特小姐划船回来报警之后把她杀死的。你到海滩上的时候,艾莲娜·马歇尔还没死,她正躲在妖精洞里,要等外面风平浪静之后再出来。”

“可是那具尸体!布鲁斯特小姐和我都看到了尸体。”

“是一个人的身体——不错,但不是尸体。是那个帮助你的女人活生生的身体,两腿和两臂涂成黑黝黝的日晒色,脸藏在绿色的硬纸帽子下面。克莉丝汀,你的妻子——也许不是你妻子——但肯定是你的同谋,帮你完成了这起罪案,正如过去她帮你完成过另一次谋杀。当时就是她‘发现’了艾莉丝·科里根的尸体,至少在她死前二十分钟。而杀艾莉丝·科里根的凶手是她的丈夫爱德华·科里根——也就是你!”

克莉丝汀开口说话,语气严峻冰冷。她说:“小心点儿,帕特里克,别发火。”

波洛说:“你应该有兴趣知道你和你的太太克莉丝汀是怎么被萨里郡的警方认出来的。他们从我们这里住客的一张合照里,很容易就辨认出你们两个是爱德华·科里根和克莉丝汀·戴维里尔,也就是当时发现尸体的女老师。”

帕特里克·雷德芬已经站起来,那张英俊的脸扭曲不堪,涨得通红,完全被怒火蒙住了眼睛。那是一张杀手的脸——像一头猛虎。他大声叫道:“你这该死的多管闲事的混账!”

他整个人扑了过来,十指拳曲,一面咒骂,一面用手指扼住赫尔克里·波洛的脖子……

 

发表评论